返回

三国争霸从边塞开始

三国争霸从边塞开始在线阅读

三国争霸从边塞开始

眀志

历史·秦汉三国·20.1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5-24 17:23

穿越到三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中平二年,黄巾方定,曹操功迁济南相。一上任就大刀阔斧,整肃吏治,使“政教大行,一郡清平”。孙坚升别部司马,同样干的风生水起。刘备亦因参与平乱而崭露头角,在涿郡小有名声。耿成却窝在雁门关外,与胡人在大青山中打游击。天下将乱,英雄辈出,耿成不求闻达于诸候,只望能苟全性命于乱世。谁敢拦他,耶稣来了也照杀不误!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拦路虎

  “呜——吽”

  山风嘶吼,将幡旗抽的哗哗作响,忽又打了个旋,掀起车帘刮进了车厢。

  枯叶碎草迎面扑来,刮的脸皮生疼,车内尘雾弥漫,口鼻间尽是土腥味。

  车里显然是坐不成了,耿成一个箭步跳出车厢。还未站稳,脸色却倏的一僵,眼神也渐渐冷冽起来。

  一个浑身是血的老人直戳戳的躺在官道边,脖子被砍断了大半,露着糊满污血的断茬。

  两步外是个老妇人,腹部被豁了一刀,肠肚流了一地。一双大眼无神的对着天空。

  再往前的河滩边还有几具死尸,或扑或躺,已被河水泡的发胀。头发顺水飘舞,像一蓬蓬的水草。

  已经死了好多天,尸体已有腐败的迹像,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臭味。

  而道中的行人却视若无睹,如行尸走肉般的赶着路。

  一个汉子拉着一辆破车,粗糙的麻绳在肩上勒出了一道血槽。妇人跟在车后,布满裂口的双手抵着车板用力的往前推。车上堆积着瓦盆、陶罐及几件麻衣,车辕两侧还吊着一捆刚剥下不久的树皮。

  车顶上铺着一条破毡,一个小孩裹着麻衣坐在上面,头发散乱,小脸上积满了泥垢。

  手中抓着白嫩的草根,另一头喂在口中,机械的咀嚼着。两只大眼浑浊无光,木然的看着河中的浮尸。

  后面跟着一家五口,但没有车。所有的杂物全部背负在男人的背上,高壮的汉子被压的直不起腰。

  身后的妇人背着两只竹筐,一前一后各装着一个小孩。老人则走在最后,拄着树枝,脚步蹒跚。

  一根麻绳系在腰间,窜连着三个大人。突然,老人脚下一滑,一个趔趄扑倒在地。腰间的麻绳一紧,壮汉和妇人停下了脚步,却不作声,只是漠然的看着老人。

  直到老人用尽力气爬起身,一家五口才继续赶路。

  而如这般,流民乌央乌央的挤在道中,一眼看不到尽头。

  生死间有大恐怖,而这些人迈过尸体,更或是被绊倒时,却没有一丁点害怕,敬畏。

  只有麻木,冷淡,漠视。

  当车队与护卫经过,才会流露出一丝慌张,以最快的速度躲到大道两旁,探头探脑的觊觎着车队,目光贪婪而又锐利……

  “塞尉……塞尉?”

  耿成如梦初醒,慢慢转过头。

  车榬上站着一个壮汉,上身穿紧身短褕,下身着宽松的大袑,就像后世戴袖马甲配灯笼裤,很是潇洒。

  见耿成回头,郭景露出一丝憨笑:“车下风大,塞尉还是上车来的好!”

  耿成点点头,攀着车榬钻进车厢,又指着路边的流民:“怎么回事?”

  郭景透过窗纱看了一眼:“正月初,黄巾余贼再度起事,代郡(属幽州)人冯琮自称将军,于灵丘县聚众万余,一月连破狋氏、道人、平邑数县,破家者数万众……

  乡民四散逃亡,一部经治水(今桑干河)逃至平城(今山西大同),便是我等沿途所见的这些……”

  “既然是流民,为何死的大多是老弱?”

  “景也不知,已差耿义去问了……哦,来了……”

  话音未落,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骑着大马从北往南奔来。背上负弓,腰下佩刀,马腹下的铁钩上还挂着长枪,探手可取。

  耿义靳转马头,与车同行,又俯下身秉报:“二郎,仆已问的清楚:约半月前,有平邑人张大兄弟流窜至此,予山下聚众,抢夺流民之米粮、财货,后又挟数百丁壮、妇孺逃入白登山……因老弱无用,或是被杀,或是被弃,故而尸横于野……”

  已经整整半月,流贼都已占山为王,还杀了那么多的平民,为何只在五十多里以南的西部都尉府,或四十多里以北的平城障尉府都不管不问?

  不可能是两府主官并麾下近千兵卒都是睁眼瞎吧?

  两世为人,耿成已非懵懂少年,所以只是在冷笑,却未说出口。

  有些道理,哪怕隔着千年也是相通的:幽州的百姓,与并州的官何干?

  郭景也是满脸凝重,心中反复琢磨着八个字:聚众生乱,挟壮入山!

  这张大即便不造反,也定是要占山为王。而往强阴就只这一条官道可行车马,是以车队迟早都会与这伙强盗遭遇……

  “塞尉,前路叵测,不如先退回郡城。待幽州平定黄巾余贼,流窜而来的流民与贼盗自然也就散了,待那时再上路也不迟!”

  平定黄巾?

  再过二十年说这话怕是都嫌早!

  “郭景,死心吧。流民不但不会散,反而会更多,这条路上的流贼自然一日强过一日……除非我永不上任,不然终究要走这一遭,所以,晚走不如早走……”

  好像被风沙眯了眼,耿成眼帘微垂,眼缝中却闪过两点寒光,“耿义,去传令耿坚:全队披甲、上弦、备枪。再派人开道喊话:敢近车队丈内,杀无赦……”

  人如果饿疯了,没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民变匪也不过是一念间。何况足足三十多辆马车,即便盖的再严,也会有人闻到散出的粮味。

  而官道就这么宽,耿成也做不到将流民全部撵下河。只能退而求其次,严加防备。

  “诺!”

  耿义拱手应诺,催马离开,郭景看着耿成的侧脸,欲言又止。

  如去岁,张角等人声势何其浩壮,也不过旋起旋灭。而代郡与雁门皆为边陲,边军甚众,余贼定不能长久,耿成又为何敢如此武断?

  再者真如他所言,往平城与强阴的流贼若越来越多,就更不能以身犯险,贸然赴任才对?

  但只是在心里想了想,郭景最终还是没开口。

  只因耿成是属石头的,劝也是白劝……

  他也算是名门之后,烈祖耿况是开国元勋,功封愉糜候,天祖耿广,官至中郎将(秩比两千石)。

  高祖耿恭,官至长水校尉(东汉五校尉之一,秩两千石,位次列卿),也就是“十三将士归玉门”中的那位耿将军。

  曾祖耿溥,官至京都虎牙校尉(秩比两千石),祖父耿宏,官至骑郎(骑兵郎中,秩三百石)。然其父耿忠英年早逝,只做到二百石的小县县丞。

  当时耿成还年幼,只得投靠族叔耿援,被其收为养子。

  其实到祖父耿宏时,这一支已然中落,好在耿氏子弟遍布朝野,且养父耿援为河东太守,又尚长社公主(已故桓帝刘志之妹),所以耿成虽只是养子,但一份前程肯定是不缺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耿郭两家是世交,耿援与郭蕴更是挚友,所以耿成一到雁门,郭使君就举他为门下书佐。

  门下书佐秩只有百石,只掌阁下文书,但对于起家官而言已经不低了。再者郭使君对耿成另眼相看,不但视他为亲近侍从,更是时常与其谋议应对,可见栽培之心。

  可能是读书太多,耿成身上的迂腐气过重,行事刻板固执,少听人劝,所以予任上的风评不是很佳。

  即便如此,予年前考功,郭太守依旧授意功曹,给他评了个优上,欲擢其为督邮书掾。

  督邮书掾是督邮属官,秩虽只有两百石,但权柄极重:其所监之属县自县长以下无所不察,县内之事无所不督。是真真的位轻权重。

  本该是皆大欢喜,可惜天不遂人愿。

  临近年节,耿成一场大病,性情突变。迂腐气一扫而空,也不再墨守成规。但所谓过犹而不及,反倒变的轻浮而又狂妄,更有些不识好歹。

  一朝病愈,苦读十数载的五经、诗文皆被他弃如敝履,却好起了刀枪箭槊,逗鹰走马。

  更予年关聚饮之时,在使君及众官面前狂言:大丈夫当提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岂能久庇于长者翼下?这督邮书掾他不授也罢,只求使君迁他强阴塞尉,以守边安境……”

  既有如此大志,岂能不成人之美?

  郭使君有心劝诫,但众目睽睽之下,那些推心置腹之言又如何说得出口?

  郭太守的一番苦心就此付诸东流,更惊的满堂的雁门官吏爆了一地的眼球。

  塞尉虽也是二百石,但住的是四面漏风的土窑或关城,一年四季缺衣少食只是常态,烽卒时常要打猎贴补才能维持温饱。

  而艰苦只是其一。

  强阴悬于塞外,与鲜卑就只有一山之隔,就近诸部年年犯境,边将死伤甚众,风险不是一般的大。

  就如去岁,强阴塞尉以身殉国,部下候长两死一伤,三百戍卒生还者还不足四成。

  若只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耿成横插一脚,不知挡了多少人的上进之路,故而他这塞尉不但当的凶险,且凭空多了无数掣肘。

  所以无论是郭使君还是郭景,都断定耿成必然会被撞的头破血流,迟早都得打道回府……

  正自思忖,车中又响起稀哩哗啦的响动,郭景抬起眼帘,瞳孔倏的一缩:耿成竟自行披起了甲?

  这是要……上马拒贼?

  “塞尉怎就不怕?”

  怕?

  这个字对自己而言,真是太奢侈了。

  两世为人,却穿越到了东汉末年?

  乱世的人命连狗都不如,不然他何苦放着官轻权重的督邮书掾不做,而跑来边塞领军?

  无非只是为了想方设法的活下去而已……

  “怕就不用死了?”

  耿成轻轻一叹,“你也赶紧披甲,再换匹马!”

  不等郭景劝阻,耿成已经跳下了马车……

  ……

  仲春二月,中原已是花明柳媚,草长莺飞,塞北却还是山风怒吼,满目枯黄。

  偶尔才能在向阳的山坡下看到一两根细嫩的草芽。

  三十多辆双驾大车在驰道中缓缓行驶。

  加上驾车的车夫,护卫共有一百人,若看军容,无论步骑都是披甲负弓,很是齐整,当为精锐无疑。

  但耿成很清楚,两者的区别有多大。

  五十耿氏扈从倒是一水儿的骑兵,但大都是从河东郡兵中抽调的耿氏族人和佃户,勉强算是族中部曲,以保护耿成到雁门上任,而后侍奉其起居。

  倒非耿援对养子不重视,而是他压根没想到过,向来做事一板一眼,不知变通的耿成会脑子被驴踢了似的跑去关外送死?

  郭蕴倒是挺重视,虽只派了五十人,但全是郭氏私兵,且是百战余生的悍卒。

  更将亲卫都伯(百人将,秩比两百石)郭景也一并遣来,护送耿成上任。

  可惜,将粮车和耿成护送到强阴之后,郭景和这五十人就会打道回府。

  耿成转着眼珠,瞅了瞅踞坐在车顶,往四处瞭望的那些步卒,心里不停的打着算盘。

  这五十人可是真正的精锐,得想个什么办法留下来才行……

  想的过于入神,竟忘了勒马,双腿还时不时的磕一下马腹,马儿自然信马由缰,悠哉悠哉的晃出了车队。

  耿坚站在车上,昂着脖子往山上眺望,察觉一骑脱离了车队。他刚要喝骂,又觉不对,细瞅了一眼,登时目露狐疑。

  耿成如普通兵卒一般披着札甲,腰间挎刀,肩上负弓,丈二长的马槊斜担于马背,只是槊刃就有三尺长。

  看这模样,似是要上山?

  “二郎,可是要上山寻贼?”

  耿成如梦初醒,才发现已脱离了车队,连忙靳转马头,走了回来。

  “躲都来不及,我吃饱了撑的上山寻贼?”

  “那怎又下了车,为何不着全甲?”

  耿成笑骂道:“三十多辆大车,就那一辆是厢车,贼人再蠢也能猜到其中坐的是大人物!还有那鱼鳞甲,简直能亮瞎人眼……我得有多蠢,才会给人当靶子?”

  耿坚还未如何,刚刚下车的郭景却禁不住老脸一红,又低头瞅了瞅身上能照清人脸的明光铠。

  只顾担心有贼人劫道,竟忘了这一桩,怪不得耿成让他下车乘马?

  现在去换,岂不是显的更蠢?

  罢了,小命要紧。

  趁耿成不注意,郭景又钻进了马车。

  耿成眼观六路,自是看了个清楚,轻轻一笑,又低声道:“天亮时出的部都尉府,这走了近两个时辰,有无六十里?”

  “没那般多,至多五十里,距平城障还有近四十多里。过障城后再行一百三十里,才到强阴塞……”

  耿成不由的皱紧了眉头:还要走四十里?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秦汉三国小说

三国争霸从边塞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