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赵国余孽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战国之末,乱世行将结束,他重生后却成了荆轲车队中的一员。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亲身参与荆轲刺秦的千古大戏,他将如何抉择?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王半仙.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水梦初醒.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乔贞.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秦汉三国小说推荐

秦时:开局成为始皇亲弟在线阅读
【扣群:191973073(维天有汉)】 穿越成为秦始皇的亲弟弟,赢渊心中还是很有压力的。 当忽然想到始皇驾崩后的江山破碎,他就觉得,得为秦国、为这座天下做些什么。 若干年后,大秦二世中兴。 这注定是一个一爽到底的故事。 …… 盖聂:他们兄弟二人,皆是自古从来不曾出现过,未来可能也不会再出现的人物。 注:架空玄幻世界,天行九歌世界,不是正史,内容存在无限夸张成分,想看秦史的出门左拐谢谢,最后说一遍,不是写史的小说,是架空秦时同人小说!一个个瞎喷什么?
维汉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天纵英才麒麟儿在线阅读
姜小维魂穿蜀国麒麟儿姜维,开局秋风五丈原,继承诸葛亮一生绝学。 举目四望,蜀国五虎将无一人尚存,广厦将覆,正值危亡之秋矣。 姜维横空出世,挽狂澜之立倾。 收刘婵做小弟,退司马、收交州、兴盐铁以壮蜀汉,练精兵而伐天下。 威仪四方,我即蜀汉!
沧海逍遥乐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重塑大汉在线阅读
东汉末年,天下将乱。 李正穿越后成为了雁门郡马邑县的一名小兵。 若是回不去家乡,那就将这里打造成我的家乡。 李正想通了,他要用他前世的知识改变封建王朝。 且看李正如何在东汉末年的大浪潮中,兴风作浪。
爱吃蒸蛋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模拟器在线阅读
穿越东汉末年,成为袁术账下大将俞涉。 此时曹操刺董失败,携带假诏,与十八路诸侯在陈留会盟。 袁术乃袁家嫡系,第一路便响应诏令,可惜盟主之位被庶系袁绍所得。 俞涉身为袁术账下大将之一,自然也跟其袁术出现在陈留之中,掌管军中粮草。 然而熟读三国的俞涉知道,恐怕再过不久,俞涉就要三合之内,命丧敌将华雄之手。 不过就在俞涉焦急万分的时候,一款名为“三国模拟器”的金手指,猛然成为了俞涉的救命稻草! ………… 【三国模拟器】:模拟一切将要发生的事情。 吾乃俞涉,华夏之主,终将统一这乱世三国!
我真不是乱写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大秦之我是公子韩非在线阅读
秦、楚、赵、魏、齐、燕、韩,七个国家之中只有韩国没有过荣耀,当韩非说出那句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后…… 我的新书《从雄兵连开始的无限之旅》,我的第二本超神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王权初月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之季汉谋主在线阅读
当代大学生陈谦穿越了,作为一个熟读三国的季汉党,自然是要跟着昭烈走了,不过,现在才徐州时期,诸葛大神还是个12岁的小孩儿?那就让我来做谋主吧。 刘备:我得子诚,实乃天佑也 曹操:悔不该屠徐州,逼得那陈子诚投了刘大耳哟
不会飞的嘤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开局曹操来犯在线阅读
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后院,身边有一人磨刀霍霍,口中说道:缚而杀之,何如? 又名 《三国:我被系统托管了》
狒狒王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三国有君子在线阅读
穿越成了陶谦的长子陶商,居住在群狼四顾的徐州,今后当如何面对? 在汉末昙花一现的陶氏究竟会否有所逆转? 是接受无奈的结局,还是与群雄奋勇相抗?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书友群:9/2/4/4/1/3/2/4/6/
臊眉耷目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秦末之燕皇在线阅读
始皇末年,天降坠星,这件稀罕事碰上了更稀罕的人,某人在坠星上刻上了七个秦篆大字:“始皇帝死而地分”。 短短七个字,即诅咒自三代以来功劳最大的君王即将驾崩,又在诅咒这个君王最大的功劳也即将崩塌失败。 消息传出,顿时引起轰动。 轰动中,随坠星而降的燕南飞,还没来得及睁眼,就发现自己成了刻字人,而且还被抓起来关进监狱了。 还未搞清状况,甚至还未彻底清醒的燕南飞,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念头,那就是:“活下去。”
腊月青梅子
日更千字
秦汉三国
当前位置: 历史 秦汉三国 秦将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赵国余孽

  秦王政二十年(公元前227年),故燕赵边境。

  “等乃公发达了,一定要把纸造出来!”

  赵佗满脸悲愤,一瘸一拐的从枯草堆里钻出来,刚刚扔掉木片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此时正值日落西山,金色的霞光自天边抛洒,为大地罩上一层绚烂的轻纱。山间有风拂过,吹动落叶飘零的时候,也吹凉了赵佗的心。

  他看着不远处停歇的车队,忍不住叹了一声。

  “还是先活下去吧。”

  赵佗原是赵国贵族。他父亲曾为李牧谏言,得罪了权臣郭开,被下狱身死并祸连亲眷。

  赵佗狼狈出逃,在路上染了大病,一觉醒来病虽好了,却也换了一个灵魂。

  如今的赵佗身体还是原装,灵魂却来自两千多年后,因为一场意外而穿越。

  赵佗初来乍到,刚从记忆里得知自己的名字时,还惊讶了一下。

  “赵佗,难道是那个活了一百多岁的赵佗?”

  前世作为一名“网络历史爱好者”,他对秦末那位割据两广的南越王,不敢说多了解,名字还是听过的。

  “不对,历史上的赵佗是秦将。统一没几年就当了南征百越的副统帅,应该是个秦国人。我一个十多岁的赵国余孽,历史上不被杀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爬到那个位置上?”

  “天下姓赵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没错,肯定是同名!”

  赵佗运用逻辑法理性分析,排除了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现在是秦王政二十年。赵国已经亡了,下一个灭亡的应该是魏国。”

  “韩赵魏楚燕齐,嗯,记得是这个灭国顺序。”

  赵佗嘴里嘀咕着,突然感觉身上有些发凉,抬头一看,发现不远处的小土坡上站了个彪形大汉,正手按佩剑,冷冷的盯着自己。

  他连忙低下头,压了压被风吹动起伏的下裳,向车队走去。

  “佗,还不快些吃。等燕人食完飧(sūn),吾等就要上路了。”

  飧,是晚饭的意思。秦汉之前古人习惯一天只吃两顿饭,早饭为“饔(yōng)”,晚饭为“飧”。

  一个瘦黑青年正箕踞在辎车旁吃食,招呼着赵佗过去。

  赵佗眼皮跳了跳,他们两人上身穿的是短衣,下面是类似裙子的下裳。

  下裳里面则是“绔(kù)”,分别套在两条大腿上,是一种原始形态的裤子。

  但让人无语的是,这种绔是开裆的,平日跪坐还没什么,一旦张开双腿箕踞坐下,胯下风景便一览无余,十分的不雅观。

  “横,你这竖子还不起来,小心被人看到惩罚你。”

  赵佗走过去踢了踢瘦黑青年的脚,好心提醒。

  这青年名叫“横”,据说是因为他母亲生产的时候,他是横着出来的,所以被叫作“横”。

  和赵佗一样,横也是昨日被车队招进来的,自小生长于乡间,不懂正式的礼仪。

  箕踞虽然比跪坐舒服,但上不了台面,而且在一些人看来,露鸟就等于挑衅。

  听说燕地有游侠在酒肆见人箕踞饮酒,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当场拔剑而起,血溅三步。

  被赵佗一提醒,横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换了个跪坐的姿势。

  见此,赵佗才不慌不忙的从辎车上拿起盛满饭食的碗。

  “想念我心爱的小鸡炖蘑菇、土豆烧排骨、牛肉豆腐脑、加臭加辣螺蛳粉……”

  赵佗面无表情的抓起一团饭塞进嘴里,嚼出一串“咔咔”声。

  “佗,这乾饭要泡点水才好吃。”横出声提醒。

  “我知道!”赵佗咬牙切齿的咀嚼着。

  所谓“乾饭”,就是蒸熟的饭经过暴晒制成的干粮,可供人长途跋涉时食用,能够填饱肚子,但那味道就别提了。

  不过赵佗很知足,在加入车队前,他都快饿死了,能够有口饭吃,已经是天大的幸福了。

  只是这个车队……

  赵佗抬头,看向不远处车上飘扬的燕国旗帜,顿觉脑袋疼。

  他穿越后,因为怕赵相郭开派人将他斩草除根,一路逃跑,在里闾间艰难求生。

  好不容易挨到赵国灭了,他正准备投靠前途光明的大秦,结果还没动身,就听到那位让他“仰慕”的秦王政亲临邯郸的消息。

  秦王政一夜之间坑杀邯郸数十家贵族大户,将与他母家有旧仇的人尽数诛灭,其中就有两家与赵佗沾亲带故,甚至还有姻亲关系。

  同时因为公子嘉跑到代地称王的事,秦国正四处索拿赵国诸公子和许多赵国贵族。

  这可将赵佗吓坏了,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他可不敢冒头,只能跟着一群不愿降秦的难民往燕国方向跑。

  诸国连年征战,耗费粮草无数,百姓早已穷苦不堪,再加上这两年赵国除了兵祸之外,还接连发生了地震和大饥荒。

  赵佗一路逃难根本找不到食物吃,只能和其他人一样用树皮草根果腹,身上的衣服更是破到衣不蔽体,每一次闭眼都有一种明天醒不来的感觉。

  身边的难民不停有人倒下。

  易子而食,吞食尸体的事情更是经常见到。

  就在赵佗快要饿死的时候,活命的曙光出现了。

  几个燕地游侠在附近出现,寻找会驾车的御手!

  “这活我熟啊!”

  赵佗喜出望外,作为曾经贵族阶层的一份子,他可是自小修习君子六艺。

  礼、乐、射、御、书、数。

  其中的“射”和“御”可是赵氏男儿的必修课,特别是驾车赶马的御术,那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

  虽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但都快饿死了,赵佗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应募。

  他和“横”一起被招进车队,得了身衣裳和吃食,这才活了下来。

  “佗,你看到前面的那辆轺(yáo)车了吗?我听那些游侠说,坐在轺车上的贵人,是燕王派往秦国的使者。燕王已经被秦人吓怕了,这次是要将督亢之地献给秦国,以求定下和约!”

  “听说燕人还把投奔他们的秦国将军樊於期砍了脑袋,要一起送给秦王。”

  横凑过来,在赵佗耳边小声说着自己探听来的消息。

  赵佗深吸了口气,继续嚼着饭。

  “我呸!我赵人与秦人拼死战斗的时候,这些燕人在后面打我们,如今我赵国灭了,他们却像狗一样给秦人摇尾巴,乞求秦王的善心!”

  横越说越气,嘴里嚼的饭都喷了出来。

  他满脸心疼,连忙躬身把地上洒落的饭粒一颗颗捡起来,重新塞进嘴里。

  赵佗叹了口气,他知道横为什么怒火冲天,吃着燕人给的饭还骂着燕国。

  秦赵世代仇敌,每一户赵人的家里都和秦国背负着血海深仇。

  特别是三十多年前的长平之战,秦将白起坑杀赵军四十五万,堪称国殇,横的爷爷就是死在了那一战。

  而七年前,秦军攻平阳,杀死赵将扈辄,斩首赵军十万。

  横的父亲,那个曾教授他驾车马术的赵国士卒也在其中。

  代代血仇,让横在赵亡之后宁愿投奔燕国,也不做秦国子民。像他一样的人还有很多,这就是那支难民的来源。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去代地投靠称王的公子嘉,因为那里既是秦军的打击目标,也没有可供平民食用的粮食。

  去燕国,或许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听着横的愤慨之语,赵佗心中苦笑:“督亢之地……樊於期之首……这是荆轲刺秦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