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朕的大秦亡了?(求收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退伍老兵厉枫穿回赵国,开局就在刑场等待斩首。这个世界的赵国,不是熟悉的战国时代。北方草原有辽有金,厉枫似乎拿到北宋末年的剧本,但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乱世颠沛流离,最后走上抗金战场,无形中似乎有条线,牵引着厉枫一步步向前,直到朝廷给他爹下了十二道金牌,厉枫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谁。命运的棋谱早已写好,二十三岁是厉枫的大限,归属仿佛是那冰冷的断头台。野蛮的金国,崛起的蒙古,内斗的赵国,企图复辟的李唐后裔,神秘的文庙、武庙势力...厉阳崇拜武庙名将,厉枫在逆天改命的同时,要亲手让父亲进入武庙,做十哲之上的圣王。厉枫:若命由天定,我就破了这个天。本书又名《武庙圣王是我爹》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就硬怼.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歆0118.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吃货好饿.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啃老有术在线阅读
看着眼前的人怎么和自己很像呢?一样是个不着调的啃老族。可看着自己,这还不满周岁的小身板,想自力更生实在太难了。 好吧,咱就好好动动脑筋,看看能不能培养出一个能供自己生存的人来。 爹呀,你得努力啊!这辈子就靠你了。
帝九彦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最强大昏君系统在线阅读
许风偶获最强大昏君系统,从此开始了他的大昏君穿越争霸之旅。  寄主第一站,秦二世,看他如何挽救将亡的大秦,将二世大秦变成万世。
玉龙三太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在线阅读
新书:《大夏贤相》! 求收藏! 简介: 林峰从地球穿越大夏朝。 小皇帝刚登基,绝美太后和倾城长公主左右辅政。 朝廷中暗流汹涌,神秘黑手谋夺天下。 如此时势之下,林峰岂能甘于寂寞? …… 小皇帝:林峰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襟,真乃股肱之臣! 长公主:林峰的心愿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此乃圣人之志也! 太后:林峰是个小混蛋!不想理他!(≧∇≦)/ …… 林峰:本人郑重声明,我不是君子,我不想做贤相!
景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别惹这位公子在线阅读
一个受够了勾心斗角生死打拼的金融巨头回到了古代 成为了最没用的逃卒之子 被昔日主公好心收留,却又连累他被罢官免职 家中主母不待见,在外他人瞧之不起 已经不欲掺和这些是是非非的他又怎能躲得过去? 家国天下事,本就一体。 空有一颗向往悠闲日子的心,可这混蛋世道又岂能如你所愿? 陌路同途并肩沦陷 最廉价是数不清的妒忌与羡艳 逃不过的,是墓碑下那孤独的长眠 书友群:1147720953 新书《重生在全球觉醒时代》,期待您的赏光
高帅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之庶子风流在线阅读
外科医生贾琮过劳而卒,魂穿荣府。  谱一曲红楼幽梦,唱一世庶子风流。
屋外风吹凉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开局一座城镇中心在线阅读
穿越乱世,人不如狗,李旭瑟瑟发抖。 幸好,金大腿从天而降,一座城镇中心拔地而起。 李旭火铳在手,火炮在后,高呼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开炮!“ 一个崭新的时代在炮火轰鸣中徐徐拉开了大幕……
猫爵士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唐腾飞之路在线阅读
“萧寒,你金子掉了!”“懒得捡……”“萧寒,突厥又来了!”“哎,来进贡的!不老实,立刻大嘴巴扇他!”“萧寒,有人来认祖了!”“快!乱棍给我打出去!!!”唐朝,一个空前强大的王朝!灿烂绚丽的文化,万国来朝的盛况,儿女情长,英雄辈出!梦回大唐,长安的夜空是否依旧让我们着迷?且看一个来自现今社会的平凡青年,回到这个有欢笑有泪水的伟大时代,在这大唐的盛世里写下最华丽的篇章,如何以一己之力,推动整个唐朝滚滚向前!本书轻yy 走轻松诙谐路线,与正规历史有出入,敬请谅解~
青岛可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假庶子在线阅读
假作真时真亦假,一个穿越者机缘巧合冒充贾赦的庶子混进了荣国府。 给邢夫人上眼药,抢贾宝玉的风头,挑战贾母的权威,改变十二钗凄苦的命运。 兴利除弊,扶大厦之将倾,拯救贾府的颓败。 也有风花雪月,也有笑里藏刀,只是这个红楼再没有那些泪尽人亡的遗憾
猿程旭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在线阅读
我是叶君。 重生异世夏国,成了夏国三皇子。 我真没想当皇帝啊。 奈何实力不允许。 我太难了! 普通群:661021365 vip群:1059452835(弟子以上加)
梵如风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虎士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001章 朕的大秦亡了?(求收藏)

  天空灰蒙蒙,像受了委屈孩子的脸。

  滴答…滴答…

  不争气的泪水滚落下去,起初还一颗颗孤独无依,不一会儿便如断了线头的珠帘,大珠小珠坠落到人间。

  楼上漏水了?

  厉枫慵懒地睁开眼睛,雨珠儿打在头发、耳朵上,他不经意间的低头,发现自己衣服上有个奇怪的字。

  我没有这样的衣服,身体...手臂...怎么都动不了?

  厉枫虎躯一震,猛然发现自己跪在地上,而且双手被绑缚于后背,全身上下没一丝使得上的力气。

  厉枫用尽全力抬起头,眼前却是异样的世界。

  简易搭建的木台下面,挤满了穿着古代装束的人,人群中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人在摇头晃脑、指指点点,更多的是神情肃穆地看向自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这些吃瓜群众不能给点提示?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阴柔的叫喊,仿佛来自九幽冥泉。

  厉枫听到是身后传来的声音,紧接着后背被一股推力驱动身体向前,虚弱的状态让他完全没法反抗。

  “少将军,我们来世再相见。”

  厉枫闻声将头转向左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头发凌乱,脸上有几道血痕的汉子,虽然状态很是狼狈,但他眼中却写满了坚毅。

  少将军?他在和我说话?

  厉枫出神的瞬间,旁边一道寒光闪过。

  赤膊的刽子手挥舞鬼头刀急速落下,刚才与厉枫说话的汉子头颅离体,随后滚落在木台上,齐整的脖颈切口热血喷涌,厉枫的眼睛瞪得有如铜铃。

  厉枫还来不及吃惊,便已察觉到脖后生风,然后就是刀刃嵌入骨的感觉。

  呼呼...呼呼...我不要死...

  厉枫喘着粗气挣扎而起,猛然发现自己坐在床上,而刚才那应该是古代的刑场。

  这梦太尼玛真实了,自己居然梦见被砍头,得赶快用手机周公解梦。

  紧接着一转身,厉枫直接傻眼。

  手下撑着的床铺,不远处窗边的桌凳,凹凸不平的地面,房梁上的瓦片等等细节,仿佛都在告诉厉枫,这里不是他的出租屋。

  梦中梦?那我现在是第几层?

  卧槽...

  厉枫翻身下床,脑袋还嗡嗡作响。

  举起双手打量自己,这细胳膊细腿还有这身高,分明就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这是小时候的自己?

  “枫儿,睡醒了就去烧饭,今儿怎么起得这般迟?”屋外传来一个老妇的声音。

  厉枫还在打量四处,根本没有回应对方,小时候家人都唤他小枫,他不认为枫儿是在喊自己。

  看着周遭的一切,心说真是家徒四壁,老家也没这么穷吧?到底是哪儿见过的场景,被嫁接到了自己的梦里。

  厉枫发呆的时候,屋外腾起急促的脚步声。

  少顷,一个满脸沧桑的老妪走到门口,只见她皱着眉呵斥:“磨蹭什么呢?等老身来伺候你吗?”

  “你谁啊?”厉枫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是谁?你这孽障睡迷糊了是吧?老身让你清醒清醒...”老妪听完瞬间脸色大变,只见她摇晃着矮小的身子,转身之间手里就多了根藤条。

  啪的一声,藤条在空中留下残影,直接抽到厉枫的腿上。

  细藤条韧性十足,抽打在身上十分贴肉,厉枫根本没来及反应,已经被老妪抽了好几下。

  疼痛产生的条件反射,让厉枫在原地直跳脚,这是小时候常吃的竹笋炒肉,但自己分明在梦中梦,梦中不是没有痛苦吗?

  “清醒了吗?还说胡话吗?”老妪气得双手叉着腰喘气。

  “什么胡话?你到底是谁啊?这是什么地方?”厉枫虽然吃痛,但根本不认识眼前老人。

  老妪不可思议地看着厉枫,正打算拿起藤条继续抽打时,突然听到屋外好像有人在喊,所以便停止了‘虐童’行为。

  “你给我等着。”老妪丢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去。

  厉枫纳闷地坐到床边,通过掐、揪等方法体会疼痛,心说什么梦这么真实?

  他把手中放在嘴边用力一咬,鲜血马上从指尖冒了出来,再放到鼻子下面嗅了嗅,也真是血液的腥味...

  几番‘自残’后,厉枫得出了惊人的推断,自己似乎是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回了小时候。

  在原来那个世界,厉枫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人,他因为不是读书的料,根本没考上大学,复读时看到招兵宣传就去参军。

  两年义务兵表现中上,老班长了解到厉枫家里条件差,想推荐他转为士官留在部队,但厉枫却选择了放弃,义无反顾退伍回到地方。

  厉枫家乡在偏远山区,退伍后在养父的建议下外出打工,随后便怀揣对未来的幻想来到城市,与刚毕业的大学生竞争工作。

  没有大学文凭,厉枫只能凭当兵经历做保安,后来因为工资低转去进厂、送外卖等工作。

  长期生活在城市的阴暗角落,每日庸庸碌碌地工作,厉枫并没有怨天尤人,反而很努力地活着。

  每个人的起点都不一样,从小被遗弃的厉枫不能摆烂,因为他根本没有退路。

  厉枫努力要留在城市,只不过想与世界更近一些,总好过回家乡去种地。

  厉枫与养父关系平淡,之所以毅然决然离开部队,也因家里没条件支持他转士官。

  村里熟悉的人际关系,让厉枫感到烦恼,现在农村还有多少年轻人?他回乡自己难受,养父也要连带被人嘲笑。

  试问得混多差,才会选择回乡种地?

  厉枫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沧桑的心田燃起了小火苗。

  多了十几年的人生经历,就算靠有限的记忆赌几个球,这一世至少也能活成个富翁。

  想到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厉枫腿上一点也不疼了,脸上甚至露出美滋滋的笑容。

  “枫儿,你没事吧?”老妪的呼喊打断了厉枫的幻想。

  厉枫兴奋地摇头:“没事,没事,奶奶,今年是哪一年?”

  奶奶?老妪听到这的称呼眉头蹙起,心说这孩子指定脑子出了点问题,于是伸手放在厉枫的额头上,喃喃自语道:“没发烧啊,怎么还在说胡话...”

  “...不是...您是我...”厉枫用手指了对方,然后再指向自己。

  老妪沉声回答:“你该称呼老身为娘娘...”

  噗嗤...

  厉枫很失礼地笑了,心说就您这身装束,不过就一农家老妇,该不是魔怔了吧?

  “有什么可笑的?老身是你祖母,不该叫娘娘么?”老妪皱眉不散。

  娘娘就是祖母?这是什么神奇展开?厉枫眼珠一转,继续问:“那孙儿叫你祖母可好?”

  “汝父虽然成了军汉,但我们厉家毕竟不是书香门第,不用这些文绉绉的称呼,此间孙儿都唤祖母为娘娘,听说别的地方也称婆婆...”老妪耐心解释。

  老妪口音跟后世中原口音相似,但是遣词用语比较古朴,但婆婆这个对祖母的称呼,却是南方某些地方在用,他得弄清自己到底处在什么时代。

  “娘娘,咱们国号是什么?现在又是什么年号?”厉枫违心地吐出那两个字,搞得自己好像出演宫斗剧一般。

  老妪脑袋嗡嗡的,考虑到孙儿已经病了,也只能耐心回答:“老身只是普通百姓,哪晓得什么年号?但咱们国名为赵,你问这些干什么?”

  赵国?厉枫疯狂开动脑筋,虽然学习不怎么用功,但对历史却意外的感兴趣,课本上的年代表出现在脑海。

  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一统秦两汉...

  大一统的国家中没有赵国,厉枫只记得战国七雄之一的赵,自己莫非拿到了项少龙的剧本?那内容可是非常酣畅的。

  “娘娘,长平之战结束没?秦国的大王现在是谁?是不是嬴政?”厉枫如连珠炮般追问。

  老妪神奇更加奇怪,喃喃说道:“看来必须给你找郎中去,怎么我厉家好好的孙儿,一觉醒来就傻了?”

  “娘娘,求求您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它对我实在太重要了...”厉枫作揖哀求。

  老妪冷哼:“你让我回答什么?那什么长平之战,我一介老妇人哪里晓得?等你爹回来问他,他指定知道,但那秦国和嬴政老身是知道的。”

  “娘娘快讲。”厉枫大喜。

  老妪回答:“秦国早就灭亡了,嬴政死得更久...”

  “什么?”厉枫惊得合不上嘴。

  厉枫以为自己拿了项少龙的剧本,没想到‘朕的大秦居然亡了’。

  不对,秦国都已经亡了,那这赵国怎么还在?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