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尚飨人间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飨食人间香火,我这竟是阴间在线阅读

飨食人间香火,我这竟是阴间

仙侠 / 幻想修仙

36.93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3 23:36

书籍摘要: 一座道炉,三支供香。我应众生香火,历人间劫难,从地狱到仙界,在人间渡劫。……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穷是因为上面没人烧纸?都说,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们这里就是……阴曹地府,无垠幽冥?那天,我听到上香烧纸呢喃,终于看清世界真面。——(双穿,以异界修仙为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一书一梦顶梦主.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灵枫01.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有人占我呢称.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神话降临在线阅读
【作者2020年新书《系统向我借能力》已发,求推荐求收藏!】  西游记,封神演义,聊斋志异,搜神记,山海经……这些古老的神魔传记,原来竟然是某些神魔世界,与现实世界发生接触时被人留下的零星记载。  邵阳,从一个普通学生,逐步接触到一个个神魔世界,探索隐秘时光之中的历史,挖掘背后真相,逐渐成长为诸天神皇!  【已签约,作者有200万字高订6000完本作品!信誉良好,请放心收藏!】
如履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山我作主在线阅读
师父闭关去了,现在千里仙山都由陈景来作主。 一个穿越者,带着宠物们,一步步建造出想象中的乐园,并顺手拯救了修仙界的故事。 种田,宠物,经营,养成,穿越,单女主,无系统,日常文
五龙海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丹修之道在线阅读
丹修、器修、体修、剑修……这是一个修炼体系繁多的修真大世界。 —— 标签:种田流、炼丹、轻松向、小搞笑、谨慎。
断剑沉心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人在神墓,开局加入聊天群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处异世,一番打听之后,发现自己处于炼狱级难度的世界! 面对不久之后的灭天大战,他又该何去何从? 聊天群的降临,让他看到了那一丝曙光,绝望的心中,也燃起了希望! 【我来、我见、我征服!】
以毒证道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在凡人养了一只旅行青蛙在线阅读
问:养了一只旅行青蛙是什么感受! 答:随时可能社死! 又名《为了防止社死,我在凡人努力修炼》
我不是胖胖胖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原来我真是圣人转世在线阅读
比天赋?我是世上最快金丹期。 比血脉?我是圣人真灵转世。 比法宝?我手持人形bug级仙……尸。 比后台?我爸是至高神之一。 比女人?抱歉,我走……。 这是一个仙人如过江之鲫,个个都是人精的世界。 要想在这个世界生存且滋润,法宝可以没有。血脉也可以没有,但一定不能没有后台。 有强大的后台,死人也可复生……对,我就是这样。
家乡的萤火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综武:开局获得九阳神功在线阅读
高欢阴差阳错,穿越综武世界,觉醒摸尸系统! “你触摸了火工头陀的尸体,获得九阳神功。” “你触摸了云中鹤的尸体,获得云中鹤的三成功力。” “你触摸了叶孤城的尸体,获得天外飞仙。” “你从田伯光的手中救下仪琳,获得了仪琳的倾慕。” “你触摸了阳顶天的骸骨,获得了乾坤大挪移。” 重活一世,高欢总结前世经验,吸取前世的教训:发誓不可再将自己置身于进退失据的局面。 这一世,在其位,谋其政。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得意时,需多加警惕,多为自己谋条后路。 失意时,需坚守本心,从失败中汲取经验,奋发图强。 进则封侯拜相,权倾天下。 退则归隐江湖,诗酒琴茶。
李奉先字孔明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有一本道经在线阅读
世有万千界。 妖魔鬼怪,神魔仙佛。 主角韩硕一觉醒来携带一本不知名道经魂穿异世界。 这里功法残缺,道法不全。 韩硕凭借道经以武入道,混于江湖,游于朝堂,本想想安安静静修炼以求长生不死。 奈何。 他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凡人流+无后宫+不圣母+搞笑多怪)
吃包子只吃皮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修仙从河鲤开始在线阅读
穿越异界,重生成一条大鲤鱼,为了不被斩妖除魔,变成一条死鱼,周元只能拼命的凝聚功德、封神、化龙。
中原书童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飨食人间香火,我这竟是阴间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尚飨人间

  “列祖列宗在上,裔孙——谨以刚鬣柔毛,清酌庶馐之奠,敬祭太宗,求祖保佑我陈家渡过这无妄之灾……”

  又来了!

  躺在床上正要睡觉的莫川拧着眉头,眸含怒火。

  这该死的幻听,竟然又出现了。

  也不知他最近撞了什么邪?

  自打一周前,他莫名其妙就会听到类似若有若无的呢喃幻听。

  初时,还以为是谁家看电视声音太大。

  后来,才发现竟是自己的幻听。

  这医院也去了,脑子也查了,结果啥也没查出来。

  逼不得已,他甚至连住几晚不同旅店。

  结果幻听依旧。

  而且越来越清晰!

  尤其是眼下,已然能听清每一个字词。

  “日你个仙人板板,哪个狗日的作祟,给我出来!!!”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莫川彻底毛了,厉声怒喝!

  “唔——”

  斥声方落,他神情一僵。

  只见在他正前方,蓦然悬浮起一枚香炉。

  香炉质地类紫铜,双耳三足,龙纹瑞兽,上插三根供香,袅袅青烟冒出,竟在空中抛了一个弧线,直扑他面庞而来。

  青烟入鼻间,朦胧尘雾也在眼前蕴散而开。

  在烟霾恍惚间,莫川竟在青烟中,看到了一个重叠于卧室之间的世界!

  这是一间类古制式房间,房屋雕梁画栋,神龛朱红,满工雕刻,有鹿有马,满桌供奉,令人脊背生寒。

  值得一提的是,供桌上的香炉,竟与那悬空双耳三足炉一模一样。

  此时,一名老人正跪在供桌前,尚飨祭祀,呢喃不止。

  ——那熟悉的嗓音,正是莫川听到的幻觉。

  “爹,别拜了!别拜了!快逃吧,那黄皮子要来了!”

  一道舌头打颤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只见一名灰衣短打青年冲进祠堂里,一把拉住老人就要往外走。

  “逃?往哪逃?没了家里的几亩薄田,去哪都是死啊!”

  老人说着,悲从心来,以头抢地,涕泗横流:“我对不起列祖列宗啊,陈家香火就要从我这断了啊……”

  “爹!要不,你把我交出去吧!”

  青年见状,心中不忍,咬牙发狠道。

  “啪!”

  不料,老人一個巴掌,甩在他脸上。

  “孽子,说的什么糊涂话!你给我跪下,向列祖列宗认错!你啊你,黄皮子讨封,你随它便是,还惹它作甚?”

  老人怒火攻心,将青年按在蒲团上,痛骂不止。

  “爹!随了他,我可就死了!”

  青年委屈大喊。

  老人浑身一僵,“噗通”一声瘫坐在地,双目失神,他也是一时气急,胡言乱语!

  哪里不知道,儿子没做错?

  祖宗有言:黄皮讨封,像人人亡,像神神衰。

  须知人乃万物之灵,其言含谶,谓:谶语、符谶、符命。(谶,音同趁)

  正所谓:“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白日勿谈人,谈人则害生;昏夜勿说鬼,说鬼则鬼至。”

  说的正是谶言力量。

  黄皮所求正是这份箴言册封。

  此时,全程围观这一幕的莫川,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什么?

  感情他成了这一老一少的祖宗?

  这么说,那所谓的幻听,乃是这老人尚飨求祖庇佑?

  莫川神色古怪起来。

  他一不曾婚娶,二不曾留种,哪来这么大的后裔?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老人自称陈家,他则姓莫,八竿子打不着啊?

  还是说,眼前所见,皆是一场病入膏肓的幻觉?

  “呜呜——呜呜——”

  倏然,一阵呜咽吠啼,打断莫川的满心荒谬。

  随着那呓语之言飘来,还有道道阴风刮入祠堂神龛,直吹得香灰飘洒,烛火摇曳,阴影张牙舞爪,好不骇人。

  “爹!它来了!它来了!”

  青年大惊失色,扭头看向门外,眼球凸起,爬满血丝。

  “我儿莫怕,莫怕!”

  老人下意识护着青年,只是双腿颤抖如筛糠,显然也早已被吓破了胆。

  在他们向门外看去时,一股白烟疯狂涌入。

  须臾间,弥漫祠堂,遮蔽烛火。

  在烟雾憧憧中,一头顶着门框横梁的庞然大物,缓缓从那浓烟中探首而出。

  它状如肿胀豺狼,尖喙獠牙,猩红双眸,大如铜钵,背后鬓毛根根戳天,煞是骇人!

  “咯咯咯……别别过来……别过来!”

  青年看着那在浓雾中若隐若现的怪物,骇得牙齿打颤,失神乱语,裆下裤布颜色骤深,一股骚臭味扑面而来。

  “大、大仙爷!我儿并非有意坏仙家好事……一切好商量,只求放过我陈家,我陈家愿意给仙家修庙供奉……”

  人老成精。

  老人咬着牙关,颤颤巍巍的哀求道。

  “我黄不语,修仙甲子有余,横渡四舍两劫,终于走到这去伪存真这一步!不想汝等贱人,坏我仙基,毁我道行……也是修庙供奉能弥补的?”

  那庞大精怪厉声怒斥,滚滚浓烟,若从龙之云,伴其左右好不骇人!

  “大仙爷,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没得商量!我只要这小子的性命,填我道行之缺!”

  老人看着这骇人一幕,满脸绝望,怆然悲呼:“列祖列宗啊,救救我儿……救救陈家吧!”

  祈求声响起时,供桌上双耳三足香炉上的供香愈燃愈裂,袅袅青烟直钻莫川口鼻。

  莫川下意识吸入口鼻,不想在吸入之时,一股玄之又玄之感,涌上心头。

  ——飨食香火,解人灾殃。

  “谁?”

  一声厉喝,打断莫川念头。

  探首祠堂的庞大精怪,猛然昂首,看向神龛牌位,满脸凶煞之中,带着几分惊悚。

  “刺啦——”

  祠堂外,一道虬龙闪电击碎黑暗,透过雕花木窗,照亮室内。

  朱漆神龛上,供香青烟缭绕其间,如焰如尘,一尊不辨形体之峥嵘之物若隐若现,跃然其上。

  身后,聻冥幽境,渊渟岳峙。

  一道至阴秽气,拔曜而起,直通九霄!

  “你是……陈家老祖?”

  庞大精怪,声音惊疑不定,身影更是踌躇不定,进退踌躇。

  陈家老祖?我?

  莫川心神一动,微微低头看向自身。

  只见自己正飘荡在一面牌位之上,身体透明飘忽,腰部以下更是若有若无,不可洞察。

  旁边豆大烛火,将牌位照出长长阴影,唯独不见他的影子。

  我、我这是……变成鬼了?

  莫川心中悸动不已,不知这是幻觉,还是离奇穿越?

  “难怪陈家不躲不逃,原来是仗着先祖庇佑!可惜可惜,你形散尽消,已然鬼死作聻,鬼见怕之,但我可不是鬼。”

  黄不语冷声道。(聻,音同剑。)

  然而话虽如此,它死死盯着莫川,不动如山。

  聻?什么意思?

  莫川心脏骤然悬起。

  不过,结合黄皮子语境,他隐隐还是猜出几分意思。

  这精怪怕不是误会了什么?

  现在显然在试探着他,一旦发现情况他外强中干,必然痛下杀手!

  怎么办?

  这若是幻觉一场也就罢了;

  若真是离奇穿越,可不能马虎大意!

  “你倒是好眼力,竟然认出我的真身。”

  莫川没有正面回应黄皮子的话,不动声色间转移话题。

  “你当我是荒冢野兽,目不识丁?”

  精怪冷笑,旋即带着几分自得吟诵起来:

  “《五音集韵》曾记载:人死作鬼,人见惧之。鬼死作聻,鬼见怕之。聻失形体,唯享香火,方可再度凝形,进而为鬼。”

  淦!

  鬼还能再死一次?

  感情我比鬼还低一级?

  莫川心中发苦,这状态怎么“解人灾殃”?

  “那你可知,我来自何处?”

  莫川心中忐忑,不得不继续转移话题,套话之余,寻找破局线索。

  “哼,你食陈家香火,自然是陈家祖宗……”

  黄皮子说话间,突然神色大变,那是兽面也无法掩饰的愕然:“伱、你来自……幽冥地府?”

  它谨小慎微一甲子,既然敢赴约取陈家小子性命,自然是有了详实的调查。

  或者说,在决定讨封,去伪存真时,便查清了陈家村。

  陈家根本没有先灵庇佑。

  它蹲守陈家,也从未见到外来之聻!

  此人又是凭空冒出,那从未见过的可怕异象,除了幽冥地狱这一点,别无解释。

  至于会不会是被哪个孤魂野鬼占之?

  那更不可能!

  人有谶言,香火有疏。

  供奉谁的香火,那就是属于谁的,旁人根本窃取不得!

  否则那漫天道庙佛寺,岂不是早就成了魑魅魍魉的安乐窝?

  “阁下倒是见多识广!”

  莫川回道。

  心想,既被认为是陈家祖宗,自然来自幽冥地府,索性认了。

  “敢问先生,这幽冥地府是何模样?”

  黄不语问道,纵然心中已经猜到真相,生性谨慎的它,还是下意识问道。

  既是求证,也留退路。

  作为天生地养的精怪,仙道茫茫,道阻且艰。

  即便去伪存真,凝了人形,铸了仙基,也不过是站在人族起跑线上。

  它经历太多劫难,反而失了锐气,多了谨慎。

  若是能提前探知幽冥地府模样,将来功败垂成之时,也能早做打算。

  “阁下认为地府是何等模样?”

  莫川问道,各种念头在心中翻滚迸发。

  “世人说,幽冥阴森可怖,到处是孤魂野鬼,骸骨嶙峋,惨不忍睹。”

  “可我居住之,却人烟攘攘,盛世如华,好不自在。”

  莫川语不惊人死不休,这精怪既然问出这话,要么是求证之言,要么是不耻下问。

  他无论怎么答,都有一半概率赌错。

  既然如此,不如赌了!

  “什么?这、这不可能?!”黄不语大惊失色。

  “哦,怎么不可能?”莫川问道,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赌对了。

  “我听闻,幽冥地府,乃鬼帝阎罗审讯惩戒罪孽之徒的监狱和刑场,怎么可能盛世如华,好不自在?”

  “所谓幽冥地府之说,不过是民怨不得伸张,求诉无门,杜撰而出的自我慰藉之言,汝为大妖,也信这以讹传讹之言?”

  莫川顿了顿又道:

  “再者说,这鬼帝阎罗既有审判之能,何不从根而断,偏偏做那亡羊补牢的无用功作甚?”

  黄皮子瞠目结舌:“先生……不是诓我?”

  莫川笑道:“我若诓你,这不正合你心意?”

  黄不语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心中顿时百感交集:“让先生笑话了!”

  它追问幽冥地狱,究其本质,也是一种怯懦。

  甲子修行,虽不曾害人性命,但也时常汲人精气,若幽冥地府存在,它死后境遇将不堪设想。

  此时,它也正欲杀陈家小子,竭泽而渔,补其道行。

  如果陈家老祖有意阻止它,何必说出“盛世如华”之言?

  依民间传说,恫吓一番,岂不美哉?

  如此看来,陈家老祖此举既是坦诚之言,恐怕也是有恃无恐!

  也对,凭一缕香火便能从幽冥地狱横渡而来,岂会是庸手?

  念头至此,黄不语心中一动,祠堂内滚滚浓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它那骇人狰狞形态,亦猛然如泄气的猪尿脬,化为一头半人高的黄鼠狼。

  它身穿宽袍大袖,从怀中取出一叠透明之物,献上道:

  “今日承蒙先生不计前嫌指点,黄某受之有愧,此画皮乃我取暴毙之人肌肤所制,阴煞缠绕,可为先生代步之用。”

  声落,画皮飞向神龛。

  “有心了,莫某便留着了。”莫川笑道。

  “莫、莫某?”黄不语愕然,不是陈家老祖吗?怎么姓莫了?

  莫川见状,不慌不忙,更无解释。

  “悬崖勒马,善莫大焉,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他身躯骤然透净,竟在黄不语和陈家父子面前,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双耳三足香炉上的供香,“啪嗒”掉下一缕香灰,最后一抹余烬悄然熄灭。

  笼罩其上的青烟,亦在这一刻,失去源头,逐渐烟消云散。

  黄不语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待回过神来,只觉得双腿发软,近乎瘫软在地。

  幽冥地府,来去自如。

  这、这是何等的大能!

  感情他老人家刚才所言,皆是考验?!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