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内应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在大楚斩妖邪在线阅读

我在大楚斩妖邪

历史 / 架空历史

39.6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3 23:41

书籍摘要: 大楚巡狩司,代天巡狩,监百官,探奇闻。然楚国新立,内忧外患,巡狩司难有作为。陈羽魂穿至此,却有招黑体质,只得用手中短刀,惩奸除恶,还一方太平,安悠悠之心。但是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陈羽却并不孤单,他发现了不合理的事,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疑惑。这里,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他们,又因何而来。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斑马z.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书友161101153051490.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书友20221128211002189.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大唐:我成了玩家眼中的bug在线阅读
高水寒穿越到大唐天宝年间,成了高仙芝的儿子。 离家出走的高水寒,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召唤玩家。 安西种田,朝堂争斗,安史之乱。 高水寒领军入关,逐鹿中原。 玩家们:“活捉李……呸!活捉杨贵妃!” 高水寒:“诸位辛苦了~” 玩家们:“我们带来公平自由!” 高水寒:“我带来核平~” 玩家们:“这npc出bug了吗?竟然比我们还要猛!” 高水寒:“让这个世界插满唐旗!”
风味饮品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狠巫在线阅读
作品类型∶玄幻、修真、架空历史、言情… 主角进场∶红楼世界,贾蓉开局 作品特点∶全程高能。 上车须知∶主角自带降维打击光环,考究党绕行!
专车老司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的姐姐们文武双全在线阅读
新书【重生之繁花似水】已发布,望君移步。  又名【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中文系高材生魂穿古代,父母双亡,七个义姐流落在外,而仇人却是当今王爷!  文能纸笔书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  看少年如何孤身入京、诗会扬名、入朝为官。再看少年如何荡平诸国、迎娶女皇、自立为王!  架空历史,轻松诙谐。
重楼不要粉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不拼爹时代在线阅读
园林设计专业的大学生吴卫,意外身亡穿越到铁器时代的一个农家子弟身上,为了改变命运入伍做了一个火头军。 从最底层开始,面对各种困境他始终没有退缩,他知道无论什么时代都只能靠自己。
在人间渡劫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秦:开局成弃婴,始皇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本书无系统,无女主。 作为一名弃婴,突然遇到大佬怎么办? 离谱,这大佬竟是始皇帝! 此时不舔,更待何时! 舔! 身为万古一帝,皇位无人继承怎么办? 震惊,天上掉下个亲孙子! 此时不教,更待何时! 教!
月下落笔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前女友背着我登基为帝在线阅读
五年前,纪东第一次订婚,一个路过的厉害妇人,直接将他的夫人带走了。  四年前,纪东第二次订婚,一个恐怖的老者闯入家中,将他的夫人给带走了。  三年前,纪东第三次订婚,一群神秘人不问缘由的闯进来,将他的夫人又带走了。  ……  一次次夫人被夺走的教训让纪东成了天煞孤星的代名词,再也没有人敢将自家的女儿嫁给他。  就在纪东以为自己将注定孤独一生之时,新皇登基了。  而与此同时,原本已经消失了的夫人,却逐渐的再次与纪东产生了交集。  什么,皇帝是女扮男装的,其实是我的未婚妻,要我帮她隐藏自己的女儿身?  ……
爱吃肘子的小郎君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宋安乐侯在线阅读
“娘,儿子只想一世平安快乐,便知足了。”范宇拱手说道。 “好好好,我这便让官家,赐我儿一生富贵。”李太后笑意漾然的哄道。 仁宗皇帝赵祯黑脸默然不语,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马来福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明末之草原为王在线阅读
新书《明末乞丐皇帝》已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一下,感谢! 崇祯四年,明末丧钟已经敲响。 陕西乱民已经蔓延到了山西,草原诸部即将被后金彻底征服,归化城中的林丹汗惶惶不可终日。 安内必先攘外。 赵锐重生到大同府境内的小秀才身上,既没有造反,也没有妄想辅佐崇祯力挽狂澜,而是选择在草原筑城,招募流民垦荒开矿,逐步吞并草原诸部,阻止后金铁骑绕道入关掠劫。
梦里捉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唐第一郎在线阅读
大唐十七年。  锦花堆绣,香阵冲城的长安。  一位英俊仅次于读者的青年,以私生子的身份闯入了长安城。  林秀以为,他此生做一个相爷庶子便好,逍遥自在,每日勾栏听曲。  但世道告诉他:不可能!  在这繁华安定的盛世之下,暗流汹涌让人沉浮不定。  有些人、有些事,总是会背道而驰。林秀只能坚守本心,十年众生牛马,终将会成诸佛龙象!
景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在大楚斩妖邪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内应

  松林中光线昏暗,阳光穿过密集的枝叶点点漏下,在遍布腐败枝叶的地上留下大小不一的圆晕。

  陈羽蹲在一颗粗壮的松树旁,被绳索捆缚的双手搭在双膝上,斑驳的光点洒在他的身上,隐隐能看到脸上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在光点的照射下,红的有些诡异。

  他茫然的注视着散坐在不远处的两个男人,不理解自己到底经历了何种神奇,才到了这个地方。

  不过穿越这件事,从一苏醒就确认了,不仅仅因为记忆中身中数颗7.62口径的子弹,神仙难救,更直观的是当他再度睁眼,便亲眼看到一个穿着囚服的家伙,徒手撕烂了一个青年的喉咙。

  那青年穿着与他相同的黑色短衣,鲜血喷洒在脸上,湿润温热的感觉与血液独有的腥气,都在告诉他,这是真实的世界。

  不远处。

  “二当家,我们已经进了黑松林,干脆把这小子宰了吧,他已经知晓我们有内应了,留着是个祸患。”穿着杂色短衣的精瘦汉子凑近了另外一个穿着囚服的魁梧汉子,小声说道。

  “你慌个甚,押囚队里有个高手,兄弟们估计都死净了,拿这小子当人质,待出了林子再宰。”被称作二当家的魁梧汉子很是不耐。

  精瘦汉子缩了缩脖子,似乎很畏惧,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可这小子太邪性了,刚才挨了您的一拳都没气儿了,这会儿又醒了。”

  “啪!”二当家牛眼一瞪,一巴掌把精瘦汉子扇倒在地:“瓜皮,废话这么多,老子做事还用你教!”

  没再理会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精瘦汉子,二当家捡起身旁的长刀,便起了身。

  陈羽看了一眼一直没起身的精瘦汉子,又看了一眼正缓缓向自己走来的二当家,便低下了头,用右脚掌在地上磨出了一个便于蹬踏的小坑。

  ......

  “小子,挨爷爷一拳还能不死,你也是命硬。自己起来走,等出了黑松林,给你个痛快,不然的话,现在就戳你百十个窟窿。”

  当二当家粗豪的声音传来,陈羽才缓缓抬起了头。

  刀尖就在离自己鼻子寸许的位置,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管眼前的长刀,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对方,那双乌黑深邃的双眼没有一丝情绪,似乎能看穿人的灵魂。

  天上的云彩似乎遮住了阳光,这一刻,松林变得更加幽暗,二人就这么对视着,谁也没有避开对方的目光。

  片刻之后...

  “又是这种眼神。”二当家皱了皱眉,心里犯起了嘀咕,觉得精瘦汉子说的话好像有几分道理,眼前这小子确实有些邪性。

  突然,他看到陈羽的眼珠子动了动,看向自己身后,下意识的便扭身看了一眼,但是身后只有密密麻麻的松树。

  “坏了,这小子使诈!”二当家心头一颤,暗呼不妙,刚想转头,却已经晚了。

  陈羽突地弹起,这一刻他等待许久,终于等来了机会。

  他左脚斜的跨出一步,抬手借面前的刀刃划断了手中的绳索。

  二当家反应也是极快,察觉不对,身子还没扭过来,握刀的手已经动了,手腕一转,就想横劈一刀。

  但陈羽的双手已经脱离束缚,他左手快速往前一伸,稳稳抓住刀柄,右手更是迅捷,如一把铁钳,牢牢扣紧了持刀那只手的手腕。

  出刀被阻,二当家心中一紧,此刻他的身子已经转了过来,借着扭腰的力量,左腿也已经抬起。

  但先他一步的陈羽那蓄势已久右腿已经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裆部。

  “嘶!”

  二当家倒吸一口冷气,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嚎,双腿不自觉的夹紧,腰也弯了下去。

  陈羽的嘴角不自觉的弯起,撩阴腿的威力世人皆知。随后,他左手轻松一扯刀柄,长刀就进了手中。

  利器入手,二当家的威胁程度更低,陈羽出手也没了顾忌,抬起左腿膝便顶向对方面门。

  “啊…”

  二当家一声惨嚎,这一下膝撞撞得结实,不仅撞碎了他几颗牙齿,还撞断了鼻梁骨,眼泪瞬间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一脸。

  二当家一手捂着裆,一手捂着脸,想直起腰杆反击,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却看到寒光一闪,右腿膝盖已经被厚重的刀背砸碎。

  “呜…”难以忍受的疼痛,令他再也站立不住,倒向地面。

  这一套凶狠的连击只是一瞬,陈羽看到二当家暂时没了威胁,转身便冲向刚刚起身,还有些迷糊的精瘦汉子,举刀劈了过去。

  “死!”随着他一声怒吼,寒光已至!

  精瘦汉子大惊失色,怪叫一声,慌忙向后一跃,躲开了这一刀。

  但是陈羽右脚踏地猛地一冲,一记铁山靠已经撞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这一撞正中胸口,势大力沉,随着咔嚓一声脆响,精瘦汉子已经如同一颗炮弹般倒飞出去,撞在了一颗粗壮的松树上,发出一声闷响,震落一片松枝,然后软软的滑落至地面,没了声息。

  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的精瘦汉子,陈羽有些诧异自己的力量,但他没有多想,反身便冲了回去。

  “小兔崽子…”二当家嘴里骂着,艰难的爬起来,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但是右腿的膝盖骨已经碎裂,根本无法发力。

  只一个照面,那个残破膝盖又被陈羽用刀背狠狠的砸了一下。

  “啊……小畜生,我要杀了你!”二当家再次倒在地上,发出了更加凄惨的嚎叫,但是没叫两声,脑袋一痛,就晕了过去。

  一脚踢晕二当家,陈羽啐了一口:“白痴…”

  然后,他举着刀后退了几步,才转身走向精瘦汉子,随手补了一刀,结束了这个垂死之人的痛苦。

  确认身边再无威胁之后,他将手中长刀往地上一插,伸手捏了捏身上的肌肉,似乎并不发达,又做了几个舒展动作,感觉不可思议。

  前世他当过特种兵,后来去做了雇佣兵,可如今这具看上去肌肉还没练到位的身体,竟然比曾经那具经历过千锤百炼的身体更加强大。

  一时兴起,忍不住又挥舞了几下拳脚,更细致的感受了一番。

  许久之后,他感觉差不多已经适应了新的身体,才想起脸上如糊了泥一般的不适感,伸手开始清理粘在脸上的血痂,逐渐露出了俊美的脸庞。

  ......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惨嚎划破了松林的宁静,惊起了树上的飞鸟,二当家捂着膝盖坐了起来,抬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一小片光亮之地的陈羽。

  看到那个小白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他觉得自己被嘲笑了。

  想到被偷袭的经历,想到那一记土匪都不屑用的撩阴腿,原本因疼痛微微发白的丑脸瞬间变得通红,浑身的伤痛这时似乎也不是那么疼了,张口便骂,嗓门极大,言语粗鄙。

  叫骂声有些刺耳,陈羽抠了抠耳朵,他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没兴趣管面前这个丑东西如何问候原主的祖宗和女性亲戚。

  但是这骂声太聒噪了,他皱了皱眉,冲了过去,抬脚便踢。

  二当家抬眼一看,对方又打过来了,下意识就想起身反击,但情急之下显然忘记了自己断腿的事实。

  刚一发力,右腿就传来一阵剧痛,他闷哼一声,力气瞬间就泄了,身子又歪在了地上,再想变招已然不及,只得抬手护住头脸。

  但陈羽这一脚却并没有踢他的脸,而是抽在他碎了膝盖的右腿。

  随着一声惨叫,二当家的右腿彻底断了,变成了一个很诡异的样子,通红的脸颊再次变得惨白,浑身都在颤抖,冷汗从额头和鼻尖冒出。

  又过了许久,他才缓过来劲儿,忍痛摆正了自己的右腿,一抬头就看到陈羽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二当家气的气得浑身发抖,张口便骂:“你这个王八蛋...”

  “啪!”

  巴掌声十分清脆,骂声也戛然而止,陈羽收回手掌甩了甩,刚才那一巴掌有点用力过猛,一边甩,一边张口说道:“再骂我就把你右腿的小腿骨也踩断,如若还不服气,我再踩碎你的大腿骨,然后是左腿,然后是双臂,然后...”

  陈羽像报菜名一般细细的说着,二当家开始还有些不屑,但越听,心里越寒。

  陈羽说得太细致了。

  此刻的二当家,右腿已断,他自知,逃是逃不掉了,再次沦为了阶下囚,可令人无法接受的是,面前这青年似乎还是个疯子。

  思来想去,越想越恼,明明都已经逃到了黑松林,然后不用很久就能回到山寨,然后...没有然后了...

  最终,他发出一声叹息,直接往地上一躺,颇为光棍儿的说道:“随你,我是重犯,是大人物点名公审的重犯,你不能这样对待我,你得送我去西川郡。”

  闻言,陈羽停止了对人体骨骼的讲解,皱了皱眉。

  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应该是个官差,正在执行押送囚犯的任务,可信息量太小,而且眼前这个情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不论是弄清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搞明白自己在哪,都需要这个二当家配合,这也是他一直未下杀手的原因,于是他冷冷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刚才你听到了,第二个,配合我。”

  二当家嗤笑一声:“老子都不选。”刚想再骂几句,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打得他有点懵,自己刚才那句话,明明是在服软,只是想谈谈条件而已。

  陈羽哪里有闲心思考对方的心理活动,他十分不耐烦,举起长刀,再次开口问道:“不选我现在就捅你百十来个窟窿。”

  听到不久前自己刚说过的狠话,二当家很愤怒,他梗着脖子吼道:“那你来啊,给爷爷个痛快。”

  这一吼,却把陈羽吼明白了,对方既然想死得痛快,他自然要让对方不痛快。

  他走到近前,抬脚便踩断了二当家右腿的小腿骨,不顾对方的哀嚎,阴恻恻的说道:“我砸碎你全身的骨头,再把你吊在树上,等你被吃的差不多了,带着你面目全非的脑袋回去,是一样的。”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