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们都要幸福

我们都要幸福在线阅读

我们都要幸福

北甘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14.4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2-07 00:00

如果给你一次改变结局的机会,你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大部分时候,我们在面对命运时只能站在原地看着,看着结局潦草的摊开,却无能为力。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鼻腔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混杂着一丝植物的气味,说不上好闻还是难闻,却从心里生出一些熟悉,耳边有平稳的呼吸声,似乎是睡得很沉,我挣扎了一下,眼睛睁开一条缝,白色,入目就是刺眼的白色,有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刺的我眼睛生疼。

  “醒了?”轻微挪动身体的声音吵醒了身边的人,男人努力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按下呼叫铃,然后凑近我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有医生进了病房,被人安排着做了各种检查和化验,脑袋还是混沌着,看着身边的男人在家属那个位置签上了字,我才慢慢清醒过来,瞧着面前这人笑了笑,喊了声:“哥。”

  其实我并不是面前这人的妹妹,与他真正见面,也只是几个月前的事,为了走到他的面前,我将我的感情作为筹码,换取了这短暂的七年时光。

  我还没来得及往下回忆,宋羲和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杯温水:“怎么样,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我接过水杯,润了润嗓子说:“已经好了,又麻烦哥照顾我了。”宋羲和轻叹了口气,揉着我的脑袋温柔的笑了笑:“傻晚晚,你不麻烦我,麻烦谁啊。”

  今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距离下午出院还有一段时间,宋羲和就陪着我在楼下的花园里散步,说起来,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进医院了。

  除夕的烟火高高地炸上天空的时候,宋羲和的表妹从高楼上重重坠落了,我也因此来到了这里,那个在推搡中失手将尚晚推下高楼的父母,在我苏醒一周后立刻办了离婚手续。

  尚晚的头部受了重创,记忆也变得断断续续,唯一记得最清楚地,就是心里受伤最深的那部分。

  玻璃落地的破碎声十分刺耳,伴随着尖利的吵架声,男人和女人在公寓里骂出了多少伤人的话,男人伸手,打碎了桌上孩子的玩具,尚晚没敢出声,只是缩在角落里无声的哭泣,女人看见了,指着女孩骂:“哭哭哭,就知道哭,再哭我把你嘴扯烂你信不信,还哭,滚出去哭。”

  女人刺耳的声音狠狠地刺入尚晚的心里,她的大脑几乎要缺氧了,抱着头踉跄着挪出门外,靠在门框上还是没敢出声。

  只是咬着嘴唇,流了好多血。

  男人在屋子里狠狠地拍着桌子:“你吼孩子干什么?别把你在公司的臭脸摆家里,谁欠你了吗?”女人睁大眼睛看着男人的脸,满脸的不可置信,指着他的鼻子骂:“谁欠我了?你说谁欠我了?我跟着你这么多年你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吗?家里哪一样不花钱,我月子都没出就上班,哄孩子喂奶哪一件不是我干的?你一天天就知道出去鬼混,谁知道你一天跟哪些骚货在一块。”

  女人骂着骂着开始哽咽,捂着脸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继续骂着男人王八蛋。

  男人烦躁的伸脚,踢开了一边的高凳,在房间里发出巨大的声响,然后又一次吼了起来:“我天天在外面应酬忙工作,你竟然这么看我?我跑工地的时候差点腿都被砸断了你知道吗?我没给你买车吗?不是你嫌不好看不要的吗,你不要了那我出门开那车怎么了?别人哪个出门不开车?我买什么你都不满意,你还嫌我没给家里花过钱?”

  再激烈的争吵也有终止的那天,日子还在继续浑浑噩噩的往下过着,只是尚晚再也没看见爸妈同时出现,用胶布粘好的玩具被锁在柜子里没舍得扔,那是五岁生日时爸爸送的生日礼物。

  尚晚成绩优异,是老师的偏爱,但在同学中永远像是局外人,坐在最后一排靠着窗,无论春夏秋冬,都在望着远方林立的高楼。她摊开记着笔记的厚本子,在最后一页的角落里写下三个字:离开这。

  尚晚拼了命的学习,在书桌前一直熬到半夜,女人有时候会端着水果和牛奶进来看她,亲昵的把她抱在怀里说我们晚晚真努力。她只是应付般的笑了笑,直到女人拉上房门,才抱着自己哭起来,这样的温暖让她感觉到害怕和陌生,曾经伤人的话语还在耳边,这么多年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她已经不知道母亲的怀抱是什么感觉了,高三这年短暂的温暖,是以人生轨迹为代价换来的。

  “我就是要学医,现在已经过了填志愿时间了,改不了了。”尚晚颤抖着声音,她双拳紧握,咬着嘴唇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站着。

  “啪!”尚晚被男人的巴掌掀翻在地,宽大的手掌打在脑袋上,她眼前一瞬间的发黑,晕着往后仰了一下,却被男人狠狠地拽着胳膊拉起来,摔在沙发上:“翅膀硬了是不是,不经过我们同意谁让你改志愿的,你的成绩学什么专业不行非要学医?还想让我养你到三十岁?”

  女人坐在一边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失望:“让你学经济你也不学,公务员你也不考,计算机你一个也没报,以前也没听你说想学医,又是三分钟热度的事情,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公寓里又只剩下女孩一个人,女人走时的声音还回荡着:“大学不是能转专业吗,大一结束就立刻转,学经济。”

  尚晚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猛地瘫在沙发上,剧烈颤抖的身体看得出她在哭,从心缝里挤出来些痛苦的呢喃:“你们当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学医了,我喝牛奶会肚子疼你们也不知道,我常常发着烧去上学,你们也不知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去知道。”

  坐上去上海的飞机时,这个单纯的尚晚以为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可是,连着血脉的东西,是永远也断不干净的。

  “你跟你爸说呀,项目被骗了钱是亲戚就能不要吗?”左边又响起女人愤怒的声音,“别人家的孩子都知道粘合父母关系,你就盼着这个家散了是不是?”

  尚晚举着电话坐在学校的树林里长久的沉默,她将手机从耳边挪开,深深地将脑袋埋起来,瓮声瓮气地呢喃:“你们两个人的婚姻关我什么事啊,明明是你们自己不想要这个家了。”这样的电话不知道打过来多少次,抱怨着身体不好,抱怨着工作太累,抱怨着,无止境的抱怨着,尚晚眯了眯自己酸涩的眼睛,竟连一滴泪都挤不出来。

  学医的苦哪怕是个外行也看得出,只有电话那头的那个人,以为她整天没事干。

  已经多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尚晚忘记了,整夜的胡思乱想已经成了常事,导师看出来她的状态不好,强制她休息了三天,可是仍然没有好转。

  研究生毕业几乎已经拼尽了尚晚所有的生命力,她进入医院开始实习,高强度的工作学习也没有压垮她,她恍惚间觉得自己已然是一个机器了,看着来来往往的病人,她心里只有程序化的语言和步骤,专业能力做到无可挑剔的位置。但是无论多少次汇报,她的指导老师永远也不满意。

  直到那天,她被安排心肺复苏。

  双手贴在那个人胸膛的时候,女孩觉得自己突然被什么东西重击了,她没有犹豫,立刻做起抢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孩汗如雨下,可面前这人没有丝毫好转的表现。

  宣布临床死亡的那一瞬间,尚晚像是终于回了魂,猛地回头看那个机器,滴滴滴的声音响起来了,眼泪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砸下来,病人被推走后,只剩下尚晚一个人留在原地,她不断地喃喃道:“没救回来,没救回来,没救回来……”

  “我早就猜到你要走了,你啊,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救别人呢?”尚晚离开医院的时候,带她的老师只是坐在办公室里跟她告别,看着她叹了口气,似乎也在惋惜。

  浑浑噩噩的生活一直延续到年前,坐上回家的火车,小区里挂满了红彤彤的灯笼,有小孩子在院子里放烟火,绚丽的仙女棒伴着孩童欢乐的笑声,尚晚看得呆了,干脆在长椅上坐了下来,不远处的公寓里住着她最熟悉也最陌生的人,她和那座公寓隔着那些欢声笑语,还有头顶鲜艳的灯笼。

  公寓里的灯光忽然闪烁了一下,三楼的窗口似乎有什么砸在上面,尚晚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连行李都忘了拿,直直朝那座公寓跑去,推开三楼的卧室门,母亲正扒着围栏的边缘准备往下跳,父亲迅速拉住了她,却还是没办法将母亲拉回来,母亲疯狂的哭喊,父亲低沉的骂声,尚晚只觉得头晕目眩,想也没想冲上去拉住母亲的手臂,却在拉扯中被推下了阳台。

  落地之前尚晚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就这样死掉吧,或者再也醒不过来也好。

  于是,尚晚留给我的,只有在BJ的一个出租屋和银行卡里从小到大所有的存款。

  我索性将手里这些年的存款全都投资给一个小音乐公司,成为了这个音乐公司唯二的老板。投资的原因无非两个,其一我需要一个可存身的地方,其二宋羲和签在这个公司。

  我第二次进医院正是昨晚的事。

  我第一次走进那个曾经期盼了很多年,却从未走进,甚至再也没理由走进的地方。里面的陈设和我在网上流传的古早视频里看见的没什么区别,而他们站在舞台上弹唱的那首《与你》,也依然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

  “我知道已经没有退路,孤注一掷走上独行的路途,当我路过你时,所有缺口都被填补,那时候我就明了,我已无法回头。”

  “走向远方和未来,请允许我和你同行。”

  我没出息的晕倒在剧场的后台,那段旋律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重播,就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初春,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眼泪就夺眶而出,好像找到了此生唯一的知音,心里所求所愿都被说尽了。

  “晚晚,起风了,我们回去吧。”宋羲和打断了我的回忆,体贴的替我披了一件外套。他总是这样温柔体贴,对朋友,对家人,对粉丝,都是这样。唯独面对即将永别的那个人,他好像将所有的体贴和周到全都抛之脑后了。

  宋羲和替我办理了出院手续,并同时约好了复查的时间,将我送到了家,他又唠唠叨叨的叮嘱了好多才放心的离开。

  “看来,你和这个身体融合的还不够好啊。”

  “毕竟这个平行世界的我和原本的我相差太大了,几乎可以说完全相反了,任何意义上的。”

  一只黑色的猫咪跳上沙发,懒懒地趴下来对着我说话,幽蓝色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中泛着诡异的光芒,我叹了口气,打开了房间所有的灯,到它身边坐下来,趴在我身边正优雅的舔爪子的黑猫叫做空,据它所说,它自宇宙诞生初始存在,维护各个平行宇宙之间的平衡。或许是广袤的宇宙太过寂寞,它竟也贪玩到冒着打破平衡的风险,给我一次改变未来的机会,人的执念有时候也很无趣,我想改变那个我不喜欢的结局,只要达到我的目的,是不是原来的时空,也没那么要紧。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娱乐明星小说

我们都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