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弓箭手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代宋之锋镝长歌在线阅读

代宋之锋镝长歌

历史 / 两宋元明

11.5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2-12-23 23:47

书籍摘要: 宋帝佶政和元年,拓土千里,朝堂上下弹冠而庆,却不知危机已显露。不过十六年,天下动荡,南北群雄并起,西军杯水车薪,无济无事,繁华东京,沦为人间地狱,乱世之中,何人能袖手旁观,何人不为帮凶,民如草芥,谓之两脚羊而此时,庆州一名年轻的弓箭手,正随第一军玖指挥,朝河湟而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花开了呀2015.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lilyclaudia.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咖啡色我的.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隐驸马在线阅读
“大哥,我,我冤枉啊!……”杜安一脸无奈的看着嘉靖皇帝。 “闭嘴!你还敢说冤枉?朕把你当兄弟,你倒好,把朕的亲妹妹肚子都搞大了,还叫冤枉?……来人!拉他去净身!” 嘉靖皇帝怒不可遏的盯着杜安。
蜗牛写天书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郑1652在线阅读
永历六年,西元1652年,大西军出滇,连战连胜,复地千里,天下震动,掀起了第二次抗清高潮。 同年,闽南漳州,亦是风起云涌,在前一年获得了磁灶战役、钱山战役和小盈岭战役的胜利,克复平和、漳浦、诏安、南靖等地之后,郑成功亲统大军合围漳州城,郑军声势日益高涨,俨然成为了东南抗清的主力。 不过,就在清军固山额真金砺率领万人大军开抵福建,进入泉州府,东南再次陷入危局之际,作为郑军领袖的郑成功却忽然病倒了,军中甚至传言其得了癔症。 “海贼?这天下,只有海贼能救!”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在郑成功的心中呐喊道。
胜者即正义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回到南明当王爷在线阅读
崇祯十五年,农民起义军席卷中州大地,势如破竹。 同年,明军在松锦之战惨败,清军再度入关劫掠。 内忧外患之下,这个蹒跚走过两百余年的帝国即将轰然崩塌。 就在此时,一个来自三百多年后的灵魂,夺舍成为唐王世子,被卷入了这乱世涡流之中。
鱼窝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家父九千岁在线阅读
穿越永乐十九年,楚萧因为他爹是督主而稀里糊涂成了恩科状元,而他的人生格言就是以后想舒舒服服的躺平,首先自己必须得成为一名大佬。  从此,献制盐法、研发军粮、北征瓦剌、治疗鲁疮瘟疫、郑和带回土豆、设立武研院,一桩桩,一件件经天纬地的大事全都因他而起。  我们这个民族从没有退出历史的牌桌,而如今的大明因为有我楚萧,所以在世界的牌桌上拿到了满手王炸!  多年后,东厂督主高声大喊:“我儿流芳万古,是这大明盛世的第一功臣!”
狗头大将军啊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在线阅读
主角穿越,掉到了崇祯皇帝面前,时间是崇祯十五年三月初,明军主力在塔山之战全军覆没之后,怎么办? 新书《超凡大明》已发布,求支持,谢谢!
叫天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我姐夫是朱由校在线阅读
穿越成为天启朝外戚张贵,因不想将来被李自成拷掠致死,不得不走上祸害大明朝权贵官僚的道路。 言官骂他挟君乱礼。 藩王骂他贪得无厌。 官绅恨他刻薄狠辣。 但无奈九边总兵多是他门下走狗,连九千岁都是他干儿子,皇帝也拿他没办法。 所以,大明朝就这么被他任意摆布着。
庭外有棠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在线阅读
唐帝国若是打赢了会对对手说:“你特么以后老实一点,小心老子灭你全族,每年乖乖进贡!”  弱宋若是打赢了会对对手说:“哎呀,你看我都打赢了,我是不是有资格谈议和了?我是不是有资格进贡了?什么?有资格了?哇,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朕要改变这一切!谁再敢提议和!朕诛他九族!QQ 群:795347607
唐晓非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皇叔在线阅读
我是大明汉王朱高煦,我爹是朱棣! 当皇帝? 当个皇叔不香吗? 读者群:1014851727,欢迎前来吐槽!
煜泽守护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开局沙盘演练,黄河决堤!在线阅读
大明弘治十六年。 距离方羽穿越而来已经过了三个年头,原本他只想靠着系统安安静静的做个大财主。 可他好不容易在系统那兑换的一点辣椒种子,悉心培育,秧苗刚开始结辣椒,却在今天被微服私访的太子朱厚照给连根拔起。 这让方羽怎么能忍,抄起柳条招呼家丁把朱厚照绑回家,就要教训一顿。 面对皇帝朱佑樘和阁老刘健,方羽不但开口索要十两银子的赔偿,还无意中开口预言黄河决堤,更是拿出一种叫沙盘的大明地图模型开始演练…… 没过多久,黄河真的决堤,开封爆发大洪水! 朱佑樘:“难道这小子是隐居民间的世外高人?”
潜水的叮当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代宋之锋镝长歌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弓箭手

  公元1111年,宋帝佶政和元年春,一月。

  时至正月之初,江南之地仍处于新年之始终,位于宋国边境之地的环庆路庆州之地,此刻却一片萧条,自蔡京在陕西路货币改革以来,当十钱的出现,令陕西路百姓备受穷困。

  陕西路,环庆路庆州,庆州府建于高山之阜,东西北三面环山,二面环水,削山为城,土台部旁侧为陡壁,其上设土墙,赫然是一所天然防御之所。

  庆州城内核心为庆州府署,在其一两里之处有一布满霜雪的庞大建筑,门前有匾额,提举弓箭手司。

  昔日荒凉的弓箭手提举司,今日却格外热闹,放眼望去场内约莫有五六十人,有中年男子,亦有面容青涩的少年,他们脚踩未扫尽的残雪,身着简陋的衣裳,浑身上下最宝贵的唯有背负的弓箭,脸上带着焦虑、忧愁、或者兴奋,种种表情不一而足。

  男人们依次排列为三组,在提举司小吏这建立档案,以七斗弓、八九斗、一石,六十步八中五为上中下三等,只要建立档案后,自由再也不属于自己,终生不得转业,无法脱离弓箭手的户籍,唯有退役,找到子侄代替,才可卸下弓箭手的职责,但却无法脱离军籍,世代皆为军籍,因此若非万不得已,无人愿意成为弓箭手。

  寒风吹过,犹如刮骨刀,不少男人们身子顿时一抖,面色发白,一边咒骂这鬼天气,一边裹紧单薄的衣裳,想寻求一些温暖。

  队伍之中,一名身材中等,身着单薄简陋衣服的青年,面对寒冷的天气无动于衷,唯有握着微微颤抖的身子,以及握着发白的指节,可见亦如是。

  前排队伍不断减少,终于轮到了青年。

  提举司贴书小吏抬头看了一眼青年道;“姓名、年龄、籍贯,可有两人担保。”

  刘然拿出凭证递过去道;“庆州安化县刘然,民籍,16岁。里正担保。”

  宋王朝预防弓箭手里出现奸细,需家世清白,且有两名熟知亲密之人担保才可参加。

  贴书小吏看了一眼刘然道;“弓箭手只招募17岁至30岁。”

  刘然在选择弓箭手时,便已知晓,面对贴书小吏的问题,拿下背负的弓箭平静回道:“我的箭术很不错。”

  贴书小吏望着刘然手中的弓道,凝思片刻,随后起身与旁侧贴小吏交谈片刻,对刘然道;“可去射场一试。”

  摸着粗糙的弓,刘然平静的内心泛起了涟漪,而后再度平静,徐徐朝射场而去。

  射场很大,里面有六个虎侯,宋人称靶为侯,虎皮为虎侯,虽名为虎侯,却并非虎皮为靶,而是以杂草充之,为之不损箭头,此刻在这些虎侯十八丈处,亦有不少中年男子提弓射箭,中者咧嘴而笑,不中者愁眉苦脸,一人刚下,便有小吏拔出箭矢,换另一人上场。

  刘然将手中的弓箭,将其交给监看的小吏,小吏拿过官府的特制,以考试的黑漆弓,交给刘然。

  刘然接过黑漆弓与箭矢,感受陌生的手感,以及略微重些的分量,来到距离虎侯六十步处,望着远处的虎侯,闭上双眼,聆听寒风呼啸之声,而后猛然张开,此刻耳边再无吵闹之声,眼前也无任何人,唯有前方十八丈的虎侯,从背后的箭囊迅速掏出箭矢,没有任何犹豫,拉弓就放,一切都那么自然,犹如刻在骨子里的记忆。

  “中!”

  远处报号的小吏,发出喊声。

  在场所有人听闻报号的小吏之语,纷纷为之侧目,望着场中射箭的青年,露出了意外神色,在场的可谓是射术行家,但却无一人在十八丈试射之时,能做到第一箭便能射中虎侯,此次招募唯有眼前青年一人。

  在场所有人都是善射者,初次接手陌生弓箭,分量有所不同,射道亦有所偏离,必然有所不适,且今日寒风凛冽,较之平常更为难中,所以第一箭皆为试射,找回感觉,但此青年却一击必中,由不得众人侧目。

  刘然眼中无任何人,依旧是重复刚才动作,从箭囊取箭,而后望着虎侯没有丝毫停顿,对于娴熟射手,过多的犹豫和动作,只会妨碍命中,再次拉弓射箭。

  嗖的一声,正中靶心。

  “再中!”

  第二次射中,无论是应募弓箭手的男人,还是招募的官吏,都停下手中的动作,于宋人而言,军器三十有六,而弓为称首,武艺一十有八,弓为第一,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皆以观看射术为乐。

  刘然继续保持姿势,再次拔箭,没有任何犹豫拉弓射箭。

  嗖的一声,再度正中靶心。

  三次命中,刘然没有任何喜色,应募者只要八中五就算通过,但他的情况,有所不同,差了一岁,若是不出色,或有被淘汰的危险,若是淘汰,那.......

  因此,虽然三射中三,但刘然依旧不敢有丝毫松懈,而是继续准备拉弓射箭,此前一直默不作声的考官,此刻忽然出声道:“退之二十五丈。”

  刘然闻声,缓缓退于距离虎侯二十五丈的距离,眉宇间没有任何神色,再度望着前方的虎侯,拉弓射箭。

  前方报号的小吏,继续高声大喊道:“再中!”

  监考的考官未曾出声,刘然深吸一口气,没有任何停留,拉弓射箭。

  “中!”

  监考官又再度发声道:“退三十丈。”

  其余射手望着监考官露出疑惑神色,他们来此之前就已经打听过,应募者只要十八丈八中五就好,眼前这监考官却连串的让那青年加强难度,显然是在刻意刁难。

  来至三十丈,刘然从箭囊拔箭,冷风迎面,令他变得更加精神,但握弓的手也因此变得更加寒冷僵硬,深吸一口气,搭弓射箭,一气呵成。

  “再中虎首。”

  此刻,场内的射手与官吏也忍不住露出了惊奇的神色,目光里满是波澜,陕西五路与西夏交际,民风彪悍,民众从小习武学射,有天赋异禀者,不算太稀奇,但眼前少年,犹如闲庭散步,无任何紧张。

  监考官眼中露出喜色,十八丈中五者,为招募弓箭手标准,但眼前少年在军中,也算善射,尤其是那毫无紧张的心态,他可做包票,此少年定然会成神射手。

  而招募弓箭手越多,等次越好,身为招募官吏的他们,奖赏也会越多。

  虽是如此,但监考官再度出声道:“退于三十三丈。”

  他们想看看眼前的青年,究竟何时不中。

  刘然此刻来到三十三丈处,三十三丈的距离,常人看那靶子只能看到一点微黄,正中虎侯是难上加难,唯有常年习弓之人,才能勉强射到虎侯,但射中虎侯中心那也是极难的。

  望着那微黄的靶子,刘然腹从传来咕咕叫的声音,那是胃部因为缺少食物产生的蠕动声。

  今早虽吃了点栗米粥,但长途跋涉,再拉弓几次,早就令他饥肠辘辘。

  但他那发红的右手,依旧没有任何动摇,紧紧握着弓,左手拿起箭羽,拉弓放箭。

  嗖......

  箭离靶子半尺处跌落。

  小吏眼中闪过一抹可惜的神色,未中,直射三十三丈,这是一名神射手和普通弓箭手的分水岭。

  能够直射三十三丈,还能箭中靶心,那需要超乎寻常的技艺,以及过人的臂力。

  眼前青年只要臂膀再强一丝,便能射中靶子,到那时招募一名上等射手,他们就能赏赐一千文。

  “未中,再射。”

  听见小吏的声音,刘然不动声色,拔箭,再射。

  “未中,再射。”

  拔箭,再射。

  “未中。”

  直至八箭射完,也未曾中一箭。

  对于刘然的结果,监考官皱眉思量片刻,三十三丈,足够上等,但考虑其年龄未满,便给了中等的木牌。

  对这结果虽在意料之中,但刘然仍有少许遗憾,不仅仅是等次问题,而是在应募成功之后,会有一场赏赐,这是宋帝的恩赐,换取弓箭手的忠心,但能拿多少赏赐,则以等次来换取。

  拿过木牌,再度回到提举官处,将中等木牌递上。

  望着刘然的牌子,贴书小吏最终点头道:“前去等长丈处丈量身高。”

  在等长丈处有监吏在此等候,指引刘然到一木头处,木头上刻着尺数,而后写下五尺四的数字,交给刘然,又令其力,一切完毕之后,刘然再度回到贴书小吏处。

  一切完毕,贴书小吏,适才在书页上写下记录,将民籍改为军籍,又写上姓名、贯处、身高、肤色,而后在这些资料后面,写上庆州军第一将玖指挥。

  接过代表弓箭手的军籍,刘然望着手中的木牌,略微出神,这木牌此后代表了他的一生,若是日后有妻、子,那他们也为军籍,不得转业,在他因死伤无法从事弓箭手,那就由儿子来接任。

  随后摇了摇头,这世道,活着不易,若当下无法苟活,何谈日后。

  ......

  庆州军第一将玖指挥。

  一名发色花白的老者,拿着一张纸端详了一会,拿出一枚铁针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对刘然道:忍着点。”

  火烤过的铁针带着灼热扎在手背上,熟练的刺字吏,如同在纸张写字般,一针一针刻画。

  不多时,粗糙的手背上已经血肉模糊,不见肤色,刺字吏拿出一瓶带着浓重气味的黑色药水,倒在手背上。

  “好了,这几日切莫沾水,两日后便会痊愈,”而后不再看刘然一眼,对其余人道:“走上前来。”

  刘然起身看了看手背,有点疼,但更多的是无奈,历代以来除却五代和宋代,就没有别的时代当兵需刺字。

  这刺的不是字,而是人格,就连后面的武穆岳飞,也因不愿在脸上刺字,才以武勇之实,得以效用军,刺手背为效用二字。

  随后便转身离开此地,漆黑的药水和鲜血混合,滴落在地。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