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难越在线阅读

关山难越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1.24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11-16 12:37

书籍摘要: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荒草萋萋,风倦马蹄,滚滚车轮声压过留下道道褶痕,两辆并停在驿站门口,牧修固坐一辆,牧瑾桐坐一辆。

  车帘掀开,牧瑾桐好奇的张望着四处的景象,欢喜的跑去接牧修固:“爹爹,京城的驿站好大啊,瑾桐想在京城多玩几天。”

  慈爱的父亲看着雀跃的女儿宠溺揉上人的发顶,壮年的鬓角点缀着银丝,声音沉冗:“好,你想住久些我们就住久些。”

  牧瑾桐高兴的跑出去,带着身边丫鬟秋词做的点心游山玩水,她一会儿蹦跳在路上,一会儿晃脚在水面一会儿旋转在竹林,一会儿漫步在树下。

  终于走累了才坐下来拿出点心填饱肚子,一口一口吧唧吧唧吃得好不欢快,小腮帮子一鼓一鼓可爱极了,吃得正噎,牧瑾桐取水下食,仰头猛然看见一条花蛇嘶嘶朝他吐信子。

  “啊”的一声,牧瑾桐丢了点心撒开小腿儿就跑,一头撞进坚硬铠甲之间,凌青觉意外的看着怀里这个慌得不成样子的人儿,只见他巴掌大的小脸两边腮帮子一动一动的还在吃点心。

  她见到凌青觉抓起自己胳膊的点心盒塞他一块:“你想吃啊?给你,那边有蛇,我给你吃点心,你帮我抓蛇,我怕。”说完牧瑾桐已经躲进凌青觉身后。

  菜花蛇毒性不大,凌青觉捡了块石头砸过去蛇就从七寸处烂成了两半,牧瑾桐惊魂未定找了根树枝过去戳它,发现他真的死了才又在树下坐下来:“吓死我了,块吃点点心压压惊。”

  凌青觉缓缓走过去,嘴里嚼着手里也拿着方才咬一半的点心,牧瑾桐异常大方的分他几块,还给他水:“人生在世,吃喝大事,一定要吃好点,对自己好点吃完了还有,不够我回去做。”

  凌青觉扶额抬手制止牧瑾桐无尽送点心的行为,看天色不早谢过牧瑾桐归队回京。

  凌青觉,家中世代为将征战无数边疆战事告捷年仅二十岁已经上阵杀敌近十年的凌青觉回京,鲜花满天喝彩万千,随着军队行进护卫官兵都快拦不住的地步,除了欢悦庆贺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个鲜衣怒马风姿绰约战功赫赫的年轻儿郎还未定亲。

  世家贵女抢昏了头,还有传言说陛下想让凌青觉做驸马的,一时间流言漫天谣传四走,终于永宁王妃提出在王府举办赏花宴,请京城世家儿女参宴,凌青觉自己来看上一眼,都觉得好,谣言这才止住。

  凌青觉一入京还不等回凌府宫里的召文便来了,大部队回京还未走入城中传圣旨的太监就已经亦步亦趋赶来:“凌将军。”他亲切的笑着“凌将军万福,老奴恭贺凌将军回京。”顿了顿他立正站好展开圣旨理了理嗓子:“陛下有旨。”

  所有人立刻跪拜,密密麻麻的匍匐下来甚至有站不下的,凌青觉等官兵也都下马跪礼接旨,太监念道:“家国兴乐,臣民安康,疆土稳固,朕心甚慰,特邀帝后母族亲眷凌氏主族入宫赴宴,庆家和国盛,钦此。”

  得,一家人都被陛下叫去了,这下也不用回家,直接进宫。“微臣接旨。”

  风尘仆仆去往皇宫喜宴,凌青觉一入内宫便看见衡妃易妃站在旁边张望,前脚刚踏入后脚易妃就端着各种点心过来:“小帆,来来来,到本宫这儿来,你看本宫给你准备了你小时候最爱吃的果子,饿了吧,这小脸儿瘦得哟。”

  旁边衡妃一翻白眼小细步子走过来驳斥:“这殷勤献得,我们景帆身强体壮哪有你说的小脸?说这话您自己个儿信吗?”一边来拉凌青觉的手就往里走:“咱不理他,嘴里说不出一句实诚话来,余带你到处看看,你十年没回来了,一回来个子也高了不少,不是看着你长大的还就真快认不出了。”易妃哼一声虚伪跟在他身边。

  凌青觉受宠若惊随着两位后妃在宫中浏览,宫里物件添了不少,大致也还没变,小时候玩的秋千都在,不知道母亲父兄是否都好。

  衡妃一边拉着凌青觉一边跟他说体己话:“陛下啊就是太想你,想着反正都是一家人,皇后也怪心疼你的,此次你回京的庆功宴就在宫里办,大家都来,也免得你宫里家里的两头跑,他也好好看看你,我们谁都是十年没见你的了,任谁不想?所以就下了这个召,我和易妃妹妹老早就等着了。”

  凌青觉不好意思的道了句:“多谢,有劳衡娘娘,易妃娘娘。”

  衡妃手帕轻甩:“嘿,你我客气什么,都是应该的,你的样子啊,一看就是吃过了,嘴角还有点心屑呢,也就易妃这没眼色的竟然还喂你果子,你说是不是假关心。”

  凌青觉一塞,抬手摸自己嘴角,显得更不好意思了。

  易妃在一旁打圆场:“小帆怕是在军营待久了没回家,好生腼腆,没事的,都是小时候见过的姨娘姑母,没谁敢说你的不是。”

  衡妃松开凌青觉专心跟易妃吵起来:“那你的意思就是我说景帆的不是了?你真是好生歹毒,这一句是要说我有意取笑了?”

  易妃也不甘示弱:“我送个果子都是错,你个甩空手来的还有理了?”

  衡妃被怼得胸闷气短:“你你你,你就仗着你会做两个果子俘获人心!”

  易妃洋洋得意:“那是,小帆小时候最爱吃我做的点心了,你就是纯粹嫉妒!”

  凌青觉左右为难,这两位吵那么多年也不曾有弱真的令人头疼,浅拉一下安抚道:“两位娘娘都宠我,我心里是一直知道的,不用为我吵了,以和为贵。”

  两人还是听得进话的,便就不吵了,并着凌青觉到殿内,庄严恢宏满堂亲朋,确实如二妃所说,都是亲熟的。

  望了一眼,凌青觉疑惑道:“怎么不见恪怀?”

  易妃可惜道:“大概是又被追杀了吧。”

  “追杀?”凌青觉惊极,转身就要去救自己的好友,衡妃赶紧拉住他:“没事的,孩子间打闹而已,不伤大雅,你坐,指不定一会儿他就回来了。”

  凌青觉还是不安,正要出去,一风流公子推门进来,手执折扇眉眼勾人嘴角含笑的往凌青觉那儿瞟:“你可算回来了,多年未见,想我不想?”

  凌青觉反复察看他的身上有无伤痕,那人一挥手爽朗道:“嘿,没事,你怕什么?耍人的功夫我可未必比你差,三两下就逃脱了,还想追我?”

  没什么大碍凌青觉也不是八卦好奇之人,坐在位置上定下了。

  凌青觉这一坐,宴会上就说开了:“小时候啊,看着那么大点。”那人还比划一番,双手之间隔了点距离,大概就是孩子襁褓里的长度,他说:“哎呀,一转眼哟,都长这么高了。”

  四下纷纷应和:“谁说不是呢,长成大人喽,该议亲的年纪喽。”

  凌青觉小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些人依旧没打算停:“从小就觉得这孩子乖巧,机灵得让人看了就喜欢。”

  邻座用袖子挥他:“嘿!你家又没有女儿,你喜欢个什么劲?”

  “我没女儿怎么就不能喜欢了,爱才之心人皆有之!”

  ……

  你一言我一语的听得凌青觉很不好意思的时候总算来了个救星,哥哥凌青与,青与和青觉不同,青觉习武,青与喜文,如今是中书令,地位也不低,青与大青觉两岁,已经娶了一位贤德兼备的嫂嫂,所以青与身边跟的女子便应该是叫元庭玉,确实婷亭如玉温婉清丽,出水芙蓉一般。

  两兄弟对视一眼,凌青与上去拍凌青觉的肩:“长壮了,也确实老大不小,不过你的夫人定然是要你喜欢才行的,只要你喜欢,家里都会支持。”

  那些窃窃私语的就闭嘴了,听完这些话还不清楚吗?不用多想,凌青觉看上看不上都是他自己的事,旁人无需多言。

  对着兄长宽慰一笑,凌青觉脑中浮现出树下小路旁喂他吃点心的人的模样,娇小可人,应当才刚满十六,有些太小了,心下怜惜,只傻傻发笑什么都没说。

  柏鉴坐在凌青觉旁边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等凌青与走开私下撞凌青觉的肩:“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不是试探的语气,几乎是笃定,带些调侃:“军营里可见不着,刚回来的路上遇到的?”

  猜得很对,凌青觉与之心照不宣,柏鉴百无聊赖:“你个军营里的都找到心仪之人了,我的姻缘在哪儿啊……”

  拍肩宽慰,凌青觉望着柏鉴,柏鉴也看向凌青觉,突然眼神就不对劲起来,眼波流转的,看得凌青觉心里发毛,赶紧转过脸:“你这样子不是早该将女子撩得五迷三道的吗?还担心这个?”

  柏鉴正经了些:“不是眼高手低嘛,京城女子都被家里宠得肆意放纵,我没一个看得上的。”

  无奈耸了耸肩:“一定是从小认识景帆这种奇才,把我的眼界也养得高了,看不上别人。”

  凌青觉恶寒拍拍自己肩头:“别闹这些有的没的,我对你没兴趣。”

  柏鉴撇嘴收敛:“越发不经逗。”

  “陛下到,皇后到。”

  所有人正襟危坐行礼迎接,凌青觉和柏鉴的神色都规矩了不少,陛下和皇后却并不庄严,和乐的模样看得人亲切,皇帝抬手让大家放松:“家宴,家宴,随性就好,随性。”

  自觉走到位置上坐好,一眼看到凌青觉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转眼,当初那么大点的孩子,长这么大了。”

  凌青觉走出来行礼:“见过陛下,皇后,陛下万安,皇后千秋。”

  皇帝赶紧叫他起来:“不用这些虚礼,凌将军辛苦了。”

  凌青觉道:“为陛下分忧是臣子的本分,不辛苦。”

  知道是规矩话,皇帝自己噎了噎也不客套,伸手道:“坐吧,坐坐,没事,就是好久没见,大家聚一聚,聚一聚。”

  凌青觉垂着眼睑不知道该说什么,皇帝也没为难他,缓和气氛道:“都随意,不用拘谨,家宴。”

  歌舞开场,整个宴会才真的轻松些,大家各吃各的,聊些家常,凌朔和明娴跟着皇后一起进来的,此时才得空当去看一看凌青觉。

  战场危急凌朔应当身先士卒的,可是为了交付家族就得让他自己好生历练历练,凌朔先是带了凌青觉五年,后来便将事务全权交与了,再后来他自己也上奏请命退居京城,只时不时父子间还有书信交流,跟母亲倒是实打实十年不见了。

  母亲看着孩子都是心疼的,眼睛一瞬不瞬盯了好久,泪水在眼珠子里打转:“黑了,瘦了,结实了,长大了。”

  凌青觉也是百感交集,安慰母亲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凌朔怪他:“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这样哭哭啼啼丢不丢人。”

  皇帝适时插嘴道:“一别经年,情真意切,难免动容,应该的,应该的。”仰着头,伤怀深感一般,下面一众臣子都道:“久别重逢,人之常情啊。”

  凌朔不说话,明娴也擦擦眼泪,破涕笑道:“高兴的。”

  皇帝见势举杯:“来来来,庆祝一下,愿家国和乐,众爱卿康健,人民平安,土地富饶。”

  下面祝贺声一片,随后各自攀谈,易衡两妃向来不穆为抢一盘菜也能吵起来,元庭玉同凌青与恩爱有加,举案齐眉,凌朔和明娴出完风头便安静退下压着情绪吃酒,只时不时还是关切的看向凌青觉,柏鉴坐得离他最近,跟他讲京城趣事。

  “我跟你说郁南王府又添了小十八了,听说是个女儿,淮阳王的小公主,就是老八,娇蛮任性得很,你别招惹,一惹就哭,不过你在外征战晒黑了,别人应该看不上你,你也不必担心。”

  柏鉴一耸肩,凌青觉白他一眼,哪里黑了,这叫健康,而且他平时都穿黑衣,不显黑好吗?

  柏鉴知自己言辞不当赶紧弥补:“我是说你劳苦功高,受苦了。”

  凌青觉跟他说正事:“最近进京的人有哪些。”

  柏鉴勾唇坏笑着看他:“那那那,我有啥好处?”看凌青觉不想理他才说:“进京的可多了,因你回京,谁都想一睹尊容,好几个附近县城的名门贵女搬进了京城大道附近的酒楼,爆满知道吗,都快塞不下了,好几次为了争位置打起来,你真的好抢手。”

  凌青觉打断他:“别说有的没的。”

  柏鉴认真思索一番:“有,彰德县令带了个女儿进京述职,十六岁大,模样娇俏可人,你看上她了?”

  凌青觉瞥他一眼:“娇俏可人?你见过?”

  柏鉴惊了一声:“我可是……”话到嘴边那么一顿:“牧修固家教也忒严,我没见着,但是听过声音,如悦耳黄莺,清脆婉转。”

  也不怎么样,凌青觉见过听过,知道柏鉴都是为了引人眼球故意夸大,并不当真,喃喃道:“姓牧?”

  两人压低声音的私下交流并没人听见,宴会过去凌青觉随父兄回府休息,就此一宴也算见过各位亲族,不用再拜,回京以来就没什么大事了。

  永宁王妃的宴请在半月之后,时间还早,凌青觉去城外射猎游玩。

  青软覆地,马踏印一重叠一重,野草生长不及反复窜芽,和风旭日叶隙漏晕清新凉爽,凌青觉散步间见到野兔蹦跳,张弓搭箭正欲射,另一个方向抢先击中:“景帆,谢过了。”

  柏鉴驾着他的青墨过来翻身下马去提兔子,两只耳朵一拎,箭一拔两腿儿还在扑腾,凌青觉的眼神有些晦涩,柏鉴还是笑得爽朗挤眉弄眼看他:“比不比?我让你两箭。”

  凌青觉转身就走,柏鉴丢了兔子跟上去:“这么小气干什么?抢你个兔子不至于!”

  下一刻,箭如雨下,柏鉴立刻拔了佩剑抵挡,凌青觉也迅速找地方观察情况,柏鉴解释:“没事,他又追杀我来了,你小心点。”

  叮铃铃一串银铃清响,一个黑紫色的人从树林里飞出来:“打还是不打?”

  “不打。”柏鉴斩钉截铁“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没本事就少跟鼻涕虫似的纠缠不清。”

  凌青觉想到上次也是听说他被追杀,应该是同一个人,听他们说话已经渊源颇深,那人迅速打上来不跟他废话,柏鉴一边打一边抽空跟凌青觉解释:“林子里还有人,小心警惕,他们最爱丢虫子,别被缠上了,别冲动,打完就跑。”

  那人招招凌厉柏鉴被打得连连后退,都没下死手,凌青觉看得云里雾里,听柏鉴的并未插手,打了一阵对方明显不敌手在空中画了个符,柏鉴三两次轻功把自己扔到极远:“有本事别用这招。”

  那人向柏鉴步步靠近,柏鉴求救一样看向凌青觉:“带我走。”

  凌青觉迅速将柏鉴扔上马背策马离开,俩人找了个隐蔽的山洞休息,柏鉴喘了口气难受道:“不知道我肚子里有什么东西,他一画符我就肚子疼,离他远点就不疼了,他要跟我打生死架,开玩笑我柏少一辈子鸡都没杀过跟他打架?他又打不过我还紧追不舍,我也不知道是要干嘛,反正跑就对了。”

  凌青觉沉默着听柏鉴发牢骚,想起什么缓缓道:“我见过一书描述诸虫,明日带给你看。”

  “好。”柏鉴不跟他客气,简单喝水休息等那群人离开再出去:“真是麻烦。”

  凌青觉无奈摇头:“你若想不那么麻烦又怎会没有办法,当局者迷吗?还是有意为之?”

  柏鉴不作解释,只淡淡道:“他那符咒我应付不了,你要帮我。”凌青觉认真点头,跟着柏鉴一同出洞,两位少年结伴往回走,打猎一天空手而归不是一次两次了,柏鉴早已习惯,凌青觉并不在意成果,心下坦然,两人约定了信号引灯为示,赏花宴很快就到了。

  各家名门贵女相聚永宁王府,凌青觉和柏鉴早早就到场等着了,牧瑾桐随父亲进来的时候明显感觉有道视线在自己身上。

  凌青觉盯着牧瑾桐看,柏鉴也心领神会出去端了盘点心:“是他不?长的挺可爱,不过我娘十六岁就嫁给我爹,如果他太小你大不了再等他两年。”

  凌青觉跟柏鉴所在的地方离人群较远,他俩的话旁人并听不见。

  凌青觉没说话便是默认了,柏鉴一边吃着点心一点端详牧瑾桐的样貌:“脸蛋倒是不错,身材差了些啊,根据你柏哥纵横情场的经验,听我的,给他吃这个。”

  柏鉴从端来的果盘里挑了一块橙黄色带走特殊气味的软瓜给凌青觉看,并向他解释:“外族进供之物,吃了保准丰腴圆满,三年抱俩不在话下。”

  凌青觉很不想听他胡话,转身去另一席场,没成想刚走过去就被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盯着,看什么稀奇异兽一样看他。

  先前两人所在偏僻,这些贵女找半天也没找见人,这下凌青觉身边一刻也不缺人跟,各种理由都能让他们用来作借。

  凌青觉烦躁无比,柏鉴才赶来救场:“哎哟我肚子疼你扶我一下,是不是方才吃坏了肚子,不行受不了。”随即一个轰天震地连环屁放在原地,名门贵女们的脸色突然就变了,纷纷拿手帕捂脸表示再也不想同此人有交往。

  “柏鉴你要死啊,有没有点礼仪,简直道德败坏!”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柏鉴先前提过的淮阳王府小八郡主,柏鉴如临大敌拉着凌青觉就跑,凌青觉也觉得柏鉴此事做得不地道。

  奔跑途中凌青觉腰间玉佩掉落,那是母亲给自己从小戴在身上的,可不能弄丢,一回头,玉佩正乖乖巧巧躺在路边,正当凌青觉打算回去捡的时候牧瑾桐从旁边走过来小心拾起。

  一抬头,凌青觉和柏鉴早就跑没影了,柏鉴一边跑一边跟凌青觉讲解:“这时候你就得让他急,让他找不到你,自然下次见面就显得弥足珍贵,舍不得玉佩套不着媳妇啊。”

  凌青觉认为柏鉴实在是无所事事,整天研究些有的没的,但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玉佩暂时在牧瑾桐那里也应该安全。

书友还看过

古代情缘小说推荐

诗梦绾情在线阅读
鱼玄机的爱恨情仇……
路人甲一个小姑娘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王爷家的美娇娘又软又撩在线阅读
扶桑公子身边有一侍女,天资貌美,一颗七窍玲珑心令人称赞。 木瑾家的公子……最是会欺负她! 扶桑公子前脚前往皇城,木瑾后脚就被人逮去了。 扶桑公子扶额:时刻都不能省心。 木瑾乖乖认错,转眼间就答应了别人的请求——协助办案。 从此,小侍女端茶倒水的无聊生活,有了拨开重重迷雾的快乐。 ……
烛止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重生后,神医王妃成团宠了在线阅读
许子衿作为江南神医,却死于非命! 原以为自己死了却发现自己魂穿在王妃,楚乔冉身上。 刚魂穿“许子衿”就搭上了一条人命,狗王爷不仅不帮王妃,还看热闹! 好啊,那我许子衿就独自美丽! 王爷不爱? “王爷,咱们王府都快踏破门槛了!都是替王妃求和离的!” 小妾诬陷? “王爷,求和离!” 奸臣捣乱? “王爷,和离了我就与你再无关系!” 某男冷着脸,咬着牙:“本王的王妃,当然是跪着也得供!”
妍和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福宝三岁半,被全城大佬争着宠在线阅读
【团宠+三岁半+甜宠】 小韶华一出生就是渣爹维系权势的工具人,一家子用着小韶华阿娘的嫁妆,还要嫌小韶华是丧门星,抱着继室的女儿当宝。 一朝临安侯世子战死沙场,手握兵权的临安侯也重伤濒死。 渣爹将小韶华丢到偏院,任由她被百般磋磨,险些丧命。 得知外孙女受苦的临安侯急了。 你们不要,我要! 小韶华到了朔北,立刻成了一城大佬的掌中宝!
云中桑叶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夫君,饶命在线阅读
天下群雄割据,大夏内乱四起。 沈玉瑟作为宗室女,被无实权的皇帝封为公主,赐婚给了权臣韩陟嫡长子韩戟为妻。 这本是就一场谋划已久的阴谋,新婚之夜便是计谋实施之日。 屋内新娘龙凤花烛,墙外新郎殊死搏斗。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沈玉瑟如何在君臣斗争中活下来,只希望夫君,饶命!
甜柚西瓜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穿成恶女后,冷冰冰战神被我惊艳了在线阅读
(新文《权臣家的仵作娘子》已发,欢迎关注~) 首席女法医傅时瑾穿成了大庆朝一个人人喊打的恶女。  未来婆婆不喜,未来小姑伙同盛世白莲嚣张跋扈,所有人都嘲笑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傅时瑾撸起袖子就是干,打脸虐渣,经商致富,验尸查案,每天都在惊艳世人。  顺便霸气地退个婚,男人哪有事业可爱!  某将军:“……要退婚,除非我死了。”  最后,还要可怜巴巴地撒个娇,“夫人,你到底什么时候愿意看我一眼?”  ……  面对某将军的穷追不舍,傅时瑾面容冷酷:“要我嫁你也行,必须先通过我的考核。”  某将军:“考核时间多长?”  傅时瑾:“看我心情。”  某将军:“如何才能通过?”  傅时瑾:“看我心情。”  某将军:“……”  当晚,韩大将军周围的仆从都震惊了。  他们将军竟然在连夜学习打动女子的一百种技巧!
细雨鱼儿出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重生之盛宠嫡女在线阅读
前世,她不顾父亲反对,嫁给最高位的皇帝,最后,惨死于宫中,甚至,差点死无葬身之地。  她带着仇恨重生,她要手刃仇人,让所有前世的仇人生不如死,既然上天再给了她一次生命,那么她就要用这次机会讨回自己所有的一切。
鸢溯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王妃她命犯桃花在线阅读
晏姻穿越三年,一朝被迫嫁人。 嫁给了一个寡居三年的克妻王爷。 她没啥追求,只想晚起早睡好好活着,没想招惹谁。 奈何命犯桃花,总有奇奇怪怪的人来招惹她。 她能怎么办,有钱豪横又得宠,占尽上风不输人。 反派都得在她身后老实窝着。 还有那个谁,麻溜的,快,双手抱头蹲下。 李钧:我是你夫君! 晏姻:知道,说的就是你。
文火慢炖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庶女撩人,诱得病娇王爷面红耳赤在线阅读
【重生复仇的苏氏庶女×隐忍蛰伏的落魄皇子】  苏家有女,娇纵跋扈。苦追尚书大人三年,终于得偿所愿嫁得良人。  可谁能告诉她,她心心念念的夫君为何会是陷害苏家通敌叛国的罪魁祸首?  大梦一生,重活一世的苏婉清发誓:弄死他们。  渣男想制造接近自己的机会?  苏婉清眉眼含笑照单全收。  白莲花渣女想牺牲自己助渣男成就大业?  不好意思,只要她苏婉清不答应,他这一辈子都只能活在污泥里。  “清儿,从头至尾,你从未真的爱过我?”  渣男心如死灰的呐喊,是她大仇得报最好的回应。  只是上一世她从未留意的落魄五皇子,为何会逆袭成为新皇?  某人目光灼灼的眼神似要将她灼出一个洞,“天地为媒,江山为聘,卿可愿嫁我?”  “为何不愿?”  逆袭成大雍皇后,苏婉清笑的花枝招展。
梨王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当前位置: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关山难越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