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蒸汽大明剑雨

蒸汽大明剑雨在线阅读

蒸汽大明剑雨

阿鲤不是咸鱼

科幻·未来世界·28.0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01-15 21:56

「金甲予身,无坚不摧,骠骑冠军,驰骋沙场」「飞火腾霄,地撼山摇,玄冥水正,纵横海疆」「日出紫金,唯吾旷照,东方不落,鼎立不摇」「煌煌神州,号令八方,昭昭大明,威孚万邦」261年前,穿越者携带‘超级蒸汽科技’与‘武功’魂穿刚刚继位的建文帝朱允炆,改写历史,开启了一个长驱万里,犁庭扫穴的武勋时代。自此,大明的战舰与武士纵横天下,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明土,明人放眼世界,竟一败难求。261年后,一名楚地的游侠为了一个‘谁都不会相信’的理由,穷极700个日夜,遍翻大明的每一寸疆土,寻找一个西洋女孩。最终,他将目的地锁定在了万里之外的兰登,明租界。当他登上了远洋的客轮的一刻,一段血与火的传说拉开帷幕。穿越者建立的帝国雄霸天下三百年,历史来到了另一个风口,真龙的时代,该结束了。——这是一个蒸汽与武侠的世界。——这里有巨舰与大炮的浪漫。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 徐知行

  1 徐知行

  大西洋某处,喷涂浓烟的蒸汽巨轮上,水手们正清理甲板上的血迹。

  福昌号是大明最大的客轮之一,重万吨,可载3000人,一个月前自夷州港出发,前往万里之外的兰登。

  今天中午,船行至海伯尼亚岛近海时,前方突然出现了几艘黑帆三桅船。

  是水匪!

  海伯尼亚岛毗邻萨克逊王国,自西而来的海上航线必经此处,百余年来,萨克逊王国内乱不息,流民啸聚海上,占岛为王。

  大明朝虽有意治理,奈何乱不息,匪不止,加之这些海上乱匪倒也识时务,并未大肆掳掠过往船只,多数时候也只是索要一些过路的费用,也就听之任之了。

  而福昌号是大明的官船,船长陆沄民兼任航运司八品主事之职,自他跑海这十余年来,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的蟊贼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陆沄民即刻让福昌号减慢船速,横过船身,装填侧舷炮,同时通知护船武士穿戴动力甲,驾驶乌篷猎船前去交涉。

  他的任务是把福昌号安全带到兰登,剿匪,是水师衙门的事,要是这帮水匪要得不多,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刀兵一起,难免有所伤亡。

  当然,若是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福昌号作为大明首屈一指的客轮,舰载52门火炮,随船200名大明武士,就是遇上寻常战舰也未必不能一战。

  但是今天,情况有些不太寻常。

  乌篷猎船兀一出发,远方海天的尽头轰隆隆几声响。

  黑色的实心炮弹掠过天空,砸碎了福昌号船楼的一角。

  陆沄民一愣,随即听到了耳边披甲武士的呐喊:

  “重炮!大人,是重炮!”

  一股寒意袭上陆沄民的背脊,他扯着嗓子大喊道:

  “左满舵!全速回避!让所有武士上乌篷猎船,准备袭船!”

  海面不同于陆地,普通舰载炮的射程至多不过一千到一千五百丈——这也是大明许可威力最大的民船自卫武器,超过这个范畴,就会有很多问题,比如铸造工艺的艰难繁复,再比如持有一门即可抄家灭族。

  而那三艘贼船距离福昌号起码两千丈,这已经远远超过了福昌号侧舷炮的射程,也就是说,在至少五百丈的距离里,福昌号只能被动挨打。

  陆沄民久经阵战,退伍后凭借着彪炳的战功才谋得福昌号这么一个肥缺,他不觉得自己会输。

  可福昌号是一艘客轮,体积又如此巨大,就算最后打赢了,这船上3000名乘客,能活多少?

  唯有全速转向,凭借纯蒸汽动力带来的速度甩开他们,然后让武士们驾乌篷猎船进行袭船战。

  轰隆几声响,又是几枚炮弹砸在福昌号上,所幸钢铁的船身坚固无比,倒也没有造成太大损伤。

  锅炉燃烧,轮机轰鸣,巨大的烟囱向天空疯狂喷吐着浓烟。

  眼看福昌号就要脱离匪船的射程,前方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三条细长的白线。

  像是水面之下有什么东西在飞速接近。

  陆沄民心中咯噔一跳,纵横海疆三十年,他从未见过这东西,但直觉告诉他……

  “右舵六十度!避!”

  福昌号的船首在他一声令下后开始迅速转向,船楼右倾,巨大的船身压起了大片水花,如暴雨一般扑在甲板上。

  两条白线嗖的擦着船舷掠过,可第三条却结结实实撞在了船尾。

  火光闪现,船尾的铁甲轰然炸裂开来,整艘船都晃了那么一晃,然后,陆沄民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他心中一沉,这是船体破裂后,铁甲被水压挤弄的声音。

  “大人!右舷第三轮机组进水!”

  “大人!我们失去了左转动力!”

  “大人!……”

  “急什么!?”陆沄民一声大喝,“封闭进水舱室,让侧舷炮手瞄准……”

  他顿住了。

  因为他又一次看到了远方水面下的白线,这一次,是六条。

  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应该是某种水下的爆炸装置,他原本想让侧舷炮手下倾射角,射击那白线,同时让后备武士驾乌篷猎船拦截,但是……

  他太了解大海了,那种速度,就以福昌号上的火器装备,六条,是不可能全都拦截的,现在失去了右转动力,我们只能……站着挨打。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给我一艘快船。”

  很多年后,陆沄民依旧会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徐知行的那个中午。

  这个号称「楚地第一侠」的男人看上去并不是很大,约莫二十五六岁,背负一个巨大的黄铜匣子,浓眉大眼,黝黑的面庞有些粗粝,刻满了日晒与风霜的痕迹。

  他一手抓着船舷,立在自己身侧,无论如何颠簸身形都没有丝毫晃荡,笔挺得就像是一杆标枪。

  他看向自己,语调低沉,却又中气十足:

  “陆大人,给我一艘快船。”

  -------

  大西洋某处,喷涂浓烟的蒸汽巨轮上,水手们正清理甲板上的血迹。

  陆沄民看着船舷下,赤着上身泡在海水里,浑身热气蒸腾的青年,脑海里再次回想起刚才的战斗。

  那场战斗并不复杂。

  他要一艘船,陆沄民就给了他一艘乌篷猎船。

  他驾驶着乌篷猎船,就像是一只鱼鹰在海面上飞驰。

  乌篷猎船是大明水师的泛用型水上突击艇,锅炉内什么都可以烧:煤块、鲸油、火丹……甚至是木柴都可以。

  但在大明武士手中,他们可直接注入内气驱动。

  那般神速,意味着此人内气浑厚,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驾着船在海面上掠了一个圈,似乎从黄铜匣子里取出了什么兵刃,将那六条白线一一破坏。

  接着后发先至,迅速超过先行出发的袭船小队,冲向了两千丈外的黑帆水匪船。

  陆沄民只听得一声响彻天际的虎啸,当先的水匪船像是被某种无形的怪力击中,船首破开一个大洞,然后,他们便调转船头,逃之夭夭了。

  虎啸。

  陆沄民大约知道他是谁了。

  船舷下,青年顺着早已抛下的绳索攀上甲板,当他踩上甲板时,浑身滋滋作响,那是海水被高温迅速蒸发的声音,一阵海风吹来,吹散他身上的氤氲热气。

  就这么一刹的时间,他浑身上下竟然已经完全干了。

  大明武士以火丹修炼内气,发功之时体温上升,血液沸腾,所以大战之后往往会浸水降温,这里是大海,是以青年驾船归来后,并没有直接上来,而是脱下上衣,跳进了海里。

  陆沄民即刻迎了上去,递上早已准备好的伤药——青年的腰部裹着一块软皮革,似乎是个护腰,腰部以上,赤裸的胸膛遍布伤疤,右肩有两道新伤,涔涔渗血。

  “敢问大侠可是姓徐?”

  青年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伸手去接:“在下徐知行,皮肉小伤而已,药就不必了。”

  陆沄民纳头便要拜:

  “航运司主事陆沄民参见小侯……”

  他没能拜下去,因为徐知行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

  他看了一眼远处船楼上围观的人群,这场海战虽惊险,可于他们而言,如同一出好戏。

  大明开元以来,威孚万邦,近300年来水师舰队未尝一败,战火对明人来说没有痛苦,只有荣耀。

  即便是民船遇海盗,他们也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因为从未出过问题。

  无论何时何地,总有无敌的武士守着明人。

  是以徐知行驾船返回时,人群欢呼雀跃——武士神威!武士神威!武士神威!

  “我不喜喧嚣,你让他们散了吧。”

  “这……”

  陆沄民面露难色,但转念一想,眼前之人乃是那个徐知行,倒也合乎情理。

  “小侯……徐大侠,我这就给你准备一间上舱。”

  方才徐知行浸水时,他已问过副手,这位徐大侠一个月前自夷州港上船,住的是下舱。

  “也好。”

  …………

  上舱与下舱最大的差别,是巨大的明窗。

  徐知行关上舱门,感受着拂面的海风,目光眺望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几头虎鲸在不远处嬉戏打闹。

  这船有些古怪。

  那群虎鲸从一个月前夷州港出发时就跟着,方才海战之时也未远离,就像是在守着这艘船一样。

  还有刚才那几艘水匪船,重炮,以及……那怪异的水下白线。

  徐知行坐下,取出一把小刀挑起右肩伤口的皮肉。

  因为疼痛,他的眼角扯了扯——这不是小伤。

  适才奋力一击,生生打碎了海盗船上那门重炮,可飞溅的碎片也扎进了肩膀,如果不是及时卸力,这条手只怕是废了。

  但这些年来的江湖经历,让徐知行一向对他人的抱有警惕,特别是,大明官府。

  所以才未曾接药,演出一副皮肉小伤我还能打的样子。

  咬牙剖开肩膀,取出碎片,敷上伤药,一边运功止血,一边看向海面上的那群虎鲸。

  其实一开始他不打算出手。

  福昌号上有两百大明武士和大量乌篷猎船,就是遇到战舰也可一战,区区几艘装备了重炮的海盗船能奈它何?——要是没有那几门重炮,几艘乌篷猎船就足以清缴他们。

  可直到那怪异的水下白线击中船尾,徐知行抬头看了看这满船楼围观看戏的明人……

  他的想法和陆沄民一样,不是胜不能胜的问题。

  伤口闭合,血也止住了,但还是有隐隐刺痛感,完全使不上劲儿。

  伤筋动骨,看来一个月内,这条手是别想动了。

  徐知行关上窗,准备躺下睡一觉。

  原定于今夜抵达兰登,但右侧的一组轮机被毁,陆沄民说最快也得明天。

  他已经答应徐知行,这段时间里,不会让人前来打扰,毕竟明人对武士的狂热……

  看来说书先生的《楚地第一侠》又能多添一个章回了。

  念及此处,徐知行无奈苦笑。

  也罢,到了兰登,下了船,谁都不知道我是谁,不碍事。

  刚准备躺下,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不是说了不让人打扰么?

  徐知行皱皱眉:“谁?”

  门外没有回答,仍旧是咚咚敲门。

  徐知行背起床边的铜匣子,起身,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梳着双髻的少女,见到徐知行,她眯眼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公子,我们家小姐有请。”

  “不见。”

  “我们家小姐说:如果小侯爷不见我,就告诉他,我是大明朝的开阳长公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未来世界小说

蒸汽大明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