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剑阁外传之愁未酬酒在线阅读

鸣剑阁外传之愁未酬酒

武侠 / 传统武侠

1.5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10-27 13:57

书籍摘要: 回望江湖,一场故事付煮酒;静默岁月,片叶落花说江湖。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春夜喜雨

  夜风凄凄,白日的粉杏红花含羞带娇地躲进雨幕深处,只是偶尔闪动的一抹亮色才幽幽地诉说着,这场降临在芳春时节里的细雨,是多么的不合时宜。

  就在这像是被车轮碾过无数遍的泥泞云层下,一支闪动着金光点点的小软轿飘摇在道道看不见的细黑光线中。这个可以想象有多难走的小路上,眼前飘来的这顶软轿却摇曳得格外动人。

  小小的轿子在如夜海中不深不浅地以一种奇怪的韵律飘摇着,若是此刻有个少年书生看到它,兴许还能想起一幅泠泠雨夜、美人姗姗的动人画卷。

  就在这急促而平稳的行程中,一声渗透着金石交击的女声穿破软轿的绸花绣帘刺入雨幕,就像这场雨一般,十分地不合时宜。

  “这个破天气,为什么爹爹非要我十日内赶到长安,缓缓不行吗?”略带几分余怒的声音散入细细的风雨中,像是要漾开一圈漆黑的波纹。

  雨未息,人不停。回应她的是沙沙的细雨,沉默仿佛如水镜,波纹漾过一丝痕迹也未曾留下。

  “喂喂,你们就算是木头敲一下也该有响声吧。”

  “我说,你们真是木头吗?不,是石头。大石头!”

  “哎,我怕你们了还不成,就算行行好你们倒是吱一声啊。”

  ……

  这样单调而无聊的对话一直从山腰飘到山脊又有气无力地降落到僻静的小路上,在这样风雨凄厉的夜晚带着掩不住的俏皮。

  雨势渐渐大了,少了些许细密,多了几分沉重颇有些轰鸣的感觉。

  雨点一排一排地撞向大地激起朵朵泥花绽放,这朵未散那朵又开。

  幸好是深夜无人,否则未走几步路怕便成了半个泥人而且就算躲得过脚下泥点,天空坠落的雨滴砸进衣衫留下的一团团湿斑,也终究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事情。

  而眼下却正有这么一道孤零零的身影半身泥点半身湿地立在小道旁一处破败的古庙檐下不住地向雨中张望,像是期盼着什么。

  温和下来的雨水顺着残破的青瓦划过脸际在颊边骨碌碌打一个转儿顺着领口滑进衣内,一阵冰凉。

  他不禁打一个寒颤抬头看了看檐边的水帘往回退了一步,脚步虽是向后但心却仿佛又向前挪了一点。

  他瞄了眼左右近在咫尺的黑暗不由有些害怕,随即回头看了眼身后庙里透过来的些微亮光,这才略微放松了些两只手臂上紧抓的衣衫。

  庙里都是些躲风避雨在此打尖歇脚的行旅,长夜驱寒生起了一堆聊胜于无的篝火。而烧得噼里啪啦乱响好不快活的树枝似乎和围坐四周的行客形成动与静鲜明的对比。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环境似乎连伸一根指头都显得疲惫,一股安宁慵懒的气氛在空气中缓缓酝酿。

  “呀,那是什么?”他发出一声含混不清的惊讶像是同时把几个字连在了一起,声音低得近乎喃喃自语。

  就在嘶鸣的雨幕之中,他看到了一幕令人冰冷之极的画面:间断的视线边缘,一顶闪动着点点金光的紫红软轿,摆动着固定的节奏穿过雨帘凌空飘来。

  他几乎忘了发出声音,怔怔地看着这几乎可以被写进怪谈故事中的场景。

  轿子走得极快,不多时便清晰地闯进古庙烟火的微光之中,他这才看清,原来轿子并非凌空飘渡,而是由四个黑衣人抬着。

  只是他们下脚很轻却走得极快,衣服颜色又与雨夜交融所以才让人产生了那种森然恐怖的幻觉。

  远远地传来几声辩驳夹杂在雨帘里模糊不清,但依稀还能分辨出女子的声音。一阵短暂的沉默后轿子就径直向古庙行来,他刚想提醒轿中人庙前那一滩葬送掉他半边裤袖的泥泞时,轿子却已经稳稳停在了他的面前。

  一股阴冷的雨气瞬间将他淹没,卡在喉咙的话语只能化为一声奇怪的单音滑过嘴边,在四周安静又喧闹的气氛中,刺耳得犹如长长的指甲划过琉璃脆瓦。

  这不合时宜的尖叫却让古庙蒙上一层恐惧的细纱,屋内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甚至还能清晰地能听到铁器划过刀鞘的声响,而那四个身着黑衣的轿夫也瞬间从抬轿子的木杠中抽出齐眉棍护在轿子周围。

  一阵紧张的反应过后,就剩下死一般的沉默,双方隔着一道破烂不堪的木门不敢微动,生怕破坏了这脆若薄纸的平静。屋内篝火青烟、屋外风雨如骤这如同两个世界般的泾渭分明,以一种独特的存在让双方心安,但就在这两个世界相交的地方一道瘦小的身影却显得格外卑微、渺小。

  他惊惶地看着对峙的双方,既回不到屋内又不敢走进风雨,只能卡在两者中间不知所措。

  “大石头,赶紧进屋啊这鬼天气冷死啦。”一声掩不住明快的声音挑起轿帘飘散在雨中。这一声发出,似乎给整个雨帘沾染了些桃花的旖旎,众人不由微微舒了口气。

  “女眷?”屋内一名包裹着褐色头巾的中年汉子呢喃一句,眼神飘忽。瞥了眼那堆越来越暗的火光向左边一望,一个衣着朴素发白如霜的老者也正向他望来,并不着痕迹地做了个五的手势。

  他点点头,便豪声向外道:“不知是哪条道上的兄弟?咱们行旅在外不得不小心点,若有得罪之处万望海涵。”

  其中一名抬轿的黑衣男子随之答话:“我们是洛阳驿卒有要事赶往长安,深夜雨大能否借片蔽体之瓦?”

  “兄台哪里话,古寺相逢即是缘分,快请进吧。”这话说完,中年男子向周围伙计做了个隐秘手势,本来围坐火堆四周的人缓缓向一边退去,但握着长刀的手却又紧了几分。

  破烂的荒寺木门被一把推开,顿了一下才看到两个黑衣男子并肩进来,给这温暖的室内带来一阵阴寒。他们先是警惕地四下看了一圈当眼神扫过那个褐色头巾的中年男子时,一拱手道:“在下洛阳驿木樯,和几个兄弟行到此处,深夜惊扰了各位实在对不住。”

  “哪里话,本都是些这风里雨里讨生活的,就该互相照应才是。”那人看似浑不在意的答道,眼睛却飘向了黑衣人的膝盖,微微一停,就如这篝火堆上的青烟飘散无痕。

  听到庙内似乎谈妥,一只白皙精致的小手迫不及待地一把掀起轿帘欢呼着就要冲进去,却连一步都没有走到便被身后一只手摁住肩膀,生生套下一个带着深青色软纱的斗笠,在几声极不情愿地哼哼唧唧声中向屋内飘去。

  庙内此时却有些忙碌,一边是两个黑衣人熟练地清理着地上的杂物,而另一边几个行旅伙计也在手忙脚乱地抢救着屋内最后的温暖——火堆。

  这时,忽然一抹亮色从雨中闯进庙内,把屋内人的视线一下吸引过去。来人身着鹅黄小袄配上浅绿的长裙,曼妙的身段在衣物内隐隐可见,皓白如雪的手腕上带着一对鎏金镯子看起来有些不搭。

  虽被青色面纱遮住容貌,但如此雨夜枯寺也足够引起这群江湖汉子毫不遮掩的好奇。

  这就是刚才说话的女眷了吧,包着褐色头巾的汉子一扫而过,看着手里握着的酒囊沉吟不语:

  如此雨夜行路,但这女子身上衣物却丝毫不见雨渍,可见应是轿中加了鲨皮隔层,就算是洛阳驿这样的轿子也不过七八顶。

  听其声音应该还是个少女,那不是官宦亲眷就该是巨富子弟了,肯在这样雨夜行旅,怕是事急已到了刻不容缓。

  若果对面女子知晓他此刻所思所想,定会佩服死这个看似粗犷的中年人心思之缜密,仅才一面就已把自己分析得七七八八。

  她若有所感向外一看,发现一个被人遗忘的瘦小身影正趴在古庙破旧的木门边小心地向庙内张望。

  她忽就笑了,虽隔着面纱但一股掩不住的清新笑意随着青纱的波动漾开了去,她伸出手对着那道瘦小身影招了招。

  似乎有些害怕,但他还是垂着头眼睛左右瞄着慢慢向这边挪了过来。待他走近,那名自称木樯的黑衣人忽然说道:“姑娘,小心有诈。”

  瘦小身影恍不可觉地一震,然后停住脚步像是一个等着大人训斥的孩子。

  那名女子却猛地站起来瞪了木樯一眼,也不顾及他身上泥污一把搂进怀里道:“还是个孩子,有什么关系。这下雨天的……”

  屋内其他人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话,那种清脆如金石交击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明媚,惹得众人不由想起家中玩着竹马青梅的顽皮儿女,引得这些江湖汉子露出一个个憨直温暖的笑容。

  那孩子似乎受不了女子这么亲昵的拥抱,想挪开一分却被更紧地搂进怀里,小小的脸颊腾一下子就红了。

  少女从怀里掏出个绣着小小桃花的锦帕,细心地帮那孩子擦着脸蛋。

  一会儿工夫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就出现在她怀里,薄薄的嘴唇、大大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活像两个小扇子般呼扇呼扇的扇动着。

  “呀,你是个女孩儿啊。”少女的眼睛像发现珍宝般闪动着莫名的光彩。

  “告诉姐姐,你家住哪,你爹妈在哪里啊?”少女拉着那孩子的小手一脸好奇,而那个孩子却像是害羞了般,一低头就往少女怀里钻去。

  少女像是也没了办法,过了一会她忽然眼睛滴溜溜一转扬头向对面中年男子问去:“这位大哥,可曾见到这孩子的父母?”

  那个男子先是一怔然后道:“傍晚我们刚来时和一对夫妇照了一面,他们也没提我们也不便问。”

  “哦,莫不是她父母不要她了?”少女自语道。

  “不是,爹爹和妈妈去打坏人了,才要吻儿在这里等他们的。”那孩子却忽地从少女怀中钻出来分辩一句。

  “坏人,什么坏人啊。”少女笑道,似乎没把孩子的话放在心上。

  “就是三个坏人。他们,他们……好坏。”还是孩子也想不到更好的词,诺诺了半天才冒出这么一句。

  “那,能给姐姐说说他们长什么样吗?”

  “就是一个大胡子、一个胖子还有一个高个子的瘦子,听妈妈叫他们什么三妖。”孩子似无意识地回忆着。

  “苍谷三妖?!”

  对面一个清俊的声音忽地从草堆中传来,接着一阵枯草乱飞从中爬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手里还握着一根跟他差不多一样高的竹竿,上面还挂了一块破旧的白布写着四个字:仙人指路。

书友还看过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藏剑恩仇记在线阅读
杀身成仁,又何惧生死?不论世道如何黑白颠倒,漆黑昏暗,总有一些人挺直身子前行,为正义公平而坚守自己的信念,忍辱负重,锄强扶弱,为国为民,他们当得起“侠者”二字。他们的力量虽然很弱小,微不足道,但总会星火燎原。 机缘巧合之下,玉孤寒于仁义山庄阅遍百家,学得以诸子百家“兼济天下,匡扶苍生”真意而成的“诸贤之剑”,又得祖先留下神功,萧萧江湖路,以侠义明心,执剑而行,等待着他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他手中的剑,又会谱写怎样的精彩人生?
天弧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秋夜的风在线阅读
洪天:身处未来科技世界的他,却因为一场意外事故,过上了古人的生活。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是幸运!还是悲哀!身无长处的的他,被岁月的洪流,裹挟着搅动风云。且看,一个平凡的人,如何过完,他坎坷的一生。
故土芬芳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渔江传在线阅读
诸位爱吃鱼头还是鱼身呢,普罗大众还是喜欢鱼身;我就喜欢吃鱼身。 鱼活着的时候,鱼头很重要;可鱼的价值,主要还在鱼身。 人人都是江湖的一尾鱼,不知丢头还是丢身。
工科甘蓝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天残殇在线阅读
有人于十六卦象中悟出十六路秘术剑法,挑战整个武林,未逢敌手,可谓天下无敌,将武林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被人称为邪剑诛仙。  “霜雪冰魄,雾雨神剑,武林至宝,天下无敌。”谁人能拥有霜雪冰魄或者雾雨神剑,他便可以称霸武林。若能参透霜雪冰魄和雾雨神剑的奥秘,那便可得邪剑诛仙的宝藏,赢得天下。  沐凌天生来疾病缠身,六岁之时,家族遭到屠杀,侥幸死理逃生。  曾经一心所爱,为何又要不死不休,曾经的生死兄弟,为何恩断义绝对剑而杀?  这一世的江湖又藏了什么秘密,葬了多少恩怨?  我笑傲一生,却只能葬剑,守在你墓前,看枫叶漫天…
天心01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三尺录在线阅读
江湖,并不是个好玩的地方,它的风云变幻比之阴晴不定的天气更加反复无常,正义与邪恶交织,是与非并驾齐驱,真假难辨。不可否认,前仆后继的少年鲜衣怒马,仗剑走天涯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来到这个叫做江湖的地方。事实上,善良不一定得到回报和弘扬,而邪恶未必会得到鄙视和惩罚。 江湖本就如此,只是鲜衣怒马的少年们都太过年轻,参不透罢了,他们总希望,一切都奔向他们心中的正义。得失之间,自承因果。
月魅楼心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仗剑游人间在线阅读
武夷山中藏匿着一众前朝遗民,一个本不被看重的山中少年,为了山中安全与黄棠御姐下山,卷入了云翳诡谲的江湖与朝堂纷争。
蝉与狗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武侠:江湖第一神医在线阅读
他身上披着的一件锦袍轻摆,宛若龙凤翩翩飞舞。容貌俊美,秀骨峥嵘,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蕴藏着笑意,足以令天下任何一个女人心动。可若是细看,眼底深处却又流淌着一抹沧桑之色,这份沧桑如同陈年美酒,更是平添了魅力。 这是一个传统的武侠故事,一个没有系统,没有穿越,没有等级的武侠。 单元剧型短篇,大概的故事结构会比较类似古龙先生的陆小凤,楚留香,用一个个小故事来写一个武侠江湖世界。 如果你对武侠的兴趣不是修炼变强收集武功,如果你对江湖的理解不是所有人都只为了变成天下第一。 武只是手段,侠才是核心。 我希望能在这本书里向读者展示一个更单纯,更传统的武侠,一个真正有侠的江湖世界。
斯卡文薯条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雪剑照天枪在线阅读
这本书,耐看有味! 宋天叙,肖绮枪剑结缘。 江陵城虎穴救险与白富美徐辰朦相识并致使其怀上孩子。 宋天叙建立新军,肖绮在李家渡威震敌胆。 硝烟四起,英雄儿女携手抗强敌!
美黎颖婷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隆兴剑侠图在线阅读
隆兴元年,距岳飞风波亭遇害已二十一年,秦桧也已死去八年。 孝宗皇帝,初登大宝,定意要北伐中原,收复河山,各路剑侠闻风而起,各有所图,魔教人马重聚魔山, 复燃魔火。 江湖夜雨,铁马雕弓,欲知天下英雄起归何处,参见本书《隆兴剑侠图》。
刘震欣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鸣剑阁外传之愁未酬酒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