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重回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山谋生1984在线阅读

大山谋生1984

都市 / 都市生活

54.1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30 22:26

书籍摘要: 王天孝重生回到三十年前,大儿子出生的前一天。零下二十多度,妻子挺着大肚子抱着三岁的女儿在冰冷的炕上冻得瑟瑟发抖。锅台里,看不到半根柴火,水缸底冻得结结实实。好一个苦难开局。新书群:247718472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我还有机会吗.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游方道人游四方.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3名:垂钓的傻瓜.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都市生活小说推荐

最强道长:开局就是神仙在线阅读
系统:“恭喜宀...” “砰!” 卒。 道人李卫,开局做掉系统,获得最终奖励,成为世界上唯一的神仙。 新书《贫道就想当影帝》
诸羊黄昏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时代巨擘在线阅读
遮天公司,一手遮天!  穿越1973年,和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成为哈佛大学同学!  “盖茨,跟哥一起辍学吧,咱们把微软公司建立起来,哥以后带你去纳斯达克敲钟!!!”  穿越1973年,和乔布斯成为雅达利游戏公司同事!  “乔布斯,跟哥一起辞职吧,咱们把苹果公司建立起来,哥以后也带你去纳斯达克敲钟!!!”  PS:已有两百万字完结小说《硅谷大帝》,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支持一下。
百刹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狩猎在1986在线阅读
主角重生于1986年的东北黑龙江农村,开餐馆,养土鸡,收松子,倒卖过冬棉衣,彩色电视……一步一步的使自己家越来越富裕,过的越来越好。 这个年代山中野兽众多,野生人参肆意生长,河里珍贵河鲜无数,极品古董价格低廉。 主角过起了赚赚钱,逗逗狗子,打打猎,挖挖大人参,钓钓大河鲜,买买宝贝古董的美好日子,前世是个小人物的他这辈子也没有特别大的追求,只要求自己的家人吃好穿暖,幸福简单就可以了。 企鹅粉丝群:628486944
日更二万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返2008年在线阅读
一趟列车,载着李达重回2008年的高中时代,这一年,同桌的少女笑容很美,上铺的兄弟鼾声如雷,讲台上的老师说这是他带的最差的一届。 这一年,青春年少,岁月静好。 【本书主日常,微甜】书友群:1059375714
中二少年肤浅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上医至明在线阅读
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 余至明(认真严肃脸):你可以不信,但我必须要说,你在未来一年内会得癌症…… PS: 等更的书友可去阅读精品完结老书《妙手心医》、《开挂的住院医》!
陈家三郎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我真没想在过去的年代当学霸在线阅读
一个二流大学生穿越缺衣少食的火红年代。 那曾想家里有大哥,二哥,三哥,四五哥,大姐二姐三四姐,小弟小妹三五个。 院里伯伯二三个,叔叔一两个,二姑小姑姑,我爸偷懒数第一,好吃我妈第一名,打小人家都说我随爸妈,偷懒好吃全学遍。 下地工分一分不得赚,我要被妈妈忽悠惨,为了不干地里活,努力学习成学霸。 一个火红年代的特殊学霸,沤粪小能手,农机考试第一名,语录背诵无人敌,农业考试你见过培育新物种的学生嘛,另类学霸生产队里显能耐!
名窑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如果现实游戏化在线阅读
现实世界突然游戏化。  走过的路,听课的教室,上班的公司,变成了【副本地图】  同事和同学变成了【NPC】,地图上竟然布满了危险的【野怪】  工作、学习和生活,也变成了【主线任务】和【试炼挑战】  ……  ——————  【危!lv5内卷狂魔发动了内卷能力,你已进入[焦虑]状态!】  ……  【叮!你击败了[lv7究极学霸],获得[知识点x6],[求学意志x8]!】 … 【你击败了[lv9不良混混],拯救了NPC[校花],[校花]的好感度得到了提升!】 ———  ……  拥有玩家面板的陈一浪逐渐洞悉这个世界,从此开始走上人生巅峰。
肥宅很忙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升级从主播开始在线阅读
平行世界的王潇得到了一个人生游戏系统。 人生就是一场游戏,拥有无限可能。 升级,从小主播开始。 (本书是平行时空,不要代入现实。)
万燚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重生之朕要打下一个大大的江山在线阅读
重生者最大的优势在于信息差,但信息差却从来并非重生者独享。 任何人想通过信息差来套现,最艰难的环节,永远是过程。 梁鑫一觉醒来回到大学宿舍,看着自己钱包里仅有的五百块大学生活费,心知肚明在这世上,除他自己,没人能帮得上他的忙。于是干脆把心一横,走上了嘴遁开挂的不归路。 多年后,当有记者问梁鑫,支持您一路走来的是什么? 梁三金面不改色,坦然回答:是嘴炮。 记者:??? 梁三金微笑改口:开玩笑的。当然是一颗奋斗的心,和永不言败的意志。当然同样关键的,还有对局势的准确判断,以及来自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
吹个大气球9
日更千字
都市生活
当前位置: 都市 都市生活 大山谋生1984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重回

  王天孝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雪地里。

  他自从跟着孩子住在南方,很少见雪,有时候做梦都在下雪。

  突然看到山舞银蛇,心里十分开心。

  可这地方……

  他倏然坐起,震惊万分。

  一辆破旧的“凤凰”牌的加重自行车倒在身旁的雪地里,不知埋了多久,雪已埋住前轮。

  车把上挂着个军黄色背包,口被摔开了,露出里面半块浅黄色的玉米面饼子,也被雪埋了半截。

  他身着浅灰色粗麻布中山套装,这种布料有些年头没见过了,而脚上的大头皮鞋,更是充满年代感。

  因为裤子短了一截,露出的红色袜子上绣着几个亮黄色的字:幸福牌。

  王天孝傻傻地看着幸福两个字。

  良久。

  他才喃喃地说:“还以为真的苦尽甘来了,怎么一转眼,就又回到三十年前了呢。难道曾经经历的苦难,还要再来一遍吗?”

  这狗日的命运,玩他呢?!

  难过的时候都要弹尽粮绝了,想赶快过去,度日如年迟迟过不去;

  好不容易好过点了,希望时间慢慢走享享清福,却很快又重新洗牌再来。

  还能更不要脸一些嘛。

  王天孝在雪地里又坐了足足半个小时,苦笑着扶起自行车,看着夜幕笼罩下的小山村,唾了一口。

  “妈的。”

  他一生老实,基本没说过粗话,但现在说出来,发现还真过瘾。

  他……妈……的!!

  他朝大山嚎叫。

  呼喊夹杂着风雪,被裹进大山深处。

  .

  王天孝在雪地里飞快地蹬着自行车,雪很厚很滑,但这辆自行车被他从十几岁一直骑到四十多岁,对它的性能了如指掌。

  骂也骂了,该面对的也无法逃避。

  骑行过程中,他逐渐回忆起以前的往事,想起自己为何在这个日子出现在雪地里。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二日。

  妻子为恶人所害而早产,本该下個月出生的儿子将在明日凌晨出生,大出血差点没救过来。

  幸好,他当时临时回家办事,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也正因为这件事,他后半生对淡漠的母亲怀有一丝怨气。

  惦念着家里,王天孝骑得飞快,二十五岁正值壮年,他精力充沛,身体也还没残疾。

  自行车在雪地里快速前行,留下两道黑色的车痕。

  凌晨一点多,王天孝回到村子。

  王家村背靠杨子岭,是山下的一个小村庄,全村大概八九千人。村民们忙时种地,闲来就去山里打猎采药,生活本来过得还不错。

  王天孝是隔壁县林场的一名护林员,因为和领导搞不好关系,被长期固定在外地。

  虽离家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要回来却要绕开半座山,算起来近一百五十公里路程,回家一趟很不容易。

  凌晨的王家村一片寂静,偶尔传来零星狗叫声。

  他心里着急,没有来得及休息,一口气踩到自家地坑院崖边,俯身看去,属于他家的窑洞黑漆漆一片。

  地坑院属于陇东常见的居住方式。

  平地里挖下一个几丈深的大坑,长宽大概各十几丈,侧面挖出十几个窑洞供人居住。从上面看先去,有点像出土的巨大墓地。

  因为在地下十几米,所以冬暖夏凉,能很好避开西北温差极大的恶劣天气。院子中间会有个巨大的渗坑,夏季如果雨水太大,水会渗入渗坑,不至于倒灌窑洞。

  每个家族不管多少孩子,没有分家前都住在地炕院里,每家一个窑洞,不管男女老少全部住在里面。

  等到有了女儿,实在不方便和父亲同住一屋,就会搬上去在平地上建个四合院,也就是俗话说的分家。

  只要分家出去,地坑院基本就与这个儿子没什么关系,最后地坑院会留给最小的儿子,而父母也一般会跟着小儿子一起过。

  现在是一九八四年,王天孝还没有分家,和四个弟弟,一个妹妹同住在地坑院里。

  他长期在外面上班,家里只剩下妻子李雅丽。

  三年前有了女儿小王芳,女儿很懂事,虽然年龄很小,却已经可以帮着妈妈洗袜子和扫地,干一些简单的家务活。

  想到女儿,王天孝心里一紧,使劲敲着破旧的大门。

  “咚咚咚。”

  静夜里的敲门声显得格外响亮,又惊起更多的狗,此起彼伏,叫声响彻整个小山村。

  “谁呀?”院子里有人喊。

  “我!”他听声音是三弟媳余小凤,眼里闪过丝怒气,没好气地说。

  里面突然安静下来,稍等片刻,有人慢悠悠地来开门了。

  却是四弟王天义。

  王天义在村里做文书,大哥不在家时,他总是喜欢当家主,说话时喜欢摆官腔,好像文书是个很大的官。

  “二哥啊,你怎么大半夜回来了?”王天义看起来很意外。

  “嗯。”王天孝不冷不热地应声,扛着自行车越过门槛,朝院子走下去。

  他一时间不知如何面对这些前世关系闹得很僵,几乎是仇人的兄弟,看到他们,听到他们声音,就觉得恶心。

  将自行车靠在墙边,王天孝推开自家漏风的房门。

  里面漆黑一片。

  他站在屋子里的地面上,紧闭眼睛几秒,眼睛微微有些湿润,迟迟不敢点灯。

  他知道接下来要看到什么样的情境,时隔三十年,每每想起都痛心不已。

  黑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个脆嫩嫩的声音小心翼翼地问:“谁?”

  王天孝从阑干后面摸出火柴,想点燃阑干上的煤油灯,点了两下,发现点不着,就着火柴微弱的光看到煤油灯里早没了煤油。

  而就是这点微光,却听到炕上突然传出“哇”地一声大哭,噼里啪啦有个小小的脚步声急促靠近,软软嫩嫩的小手臂抱起王天孝的脖子。

  “爸……爸……我妈快死了。”

  女儿王芳只是抱着他的脖子哭,说不出其他话。

  王天孝的眼泪也忍不住滑落脸庞。

  女儿王芳就是因为小时候生活太苦,营养严重不足,明明很优秀,却因身高问题处处受到歧视。郁郁迟迟不敢成家,最后还得了中度抑郁症,一度产生轻生的念头。

  为人父,没有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留下终生遗憾,终究是他的失职。

  “芳娃乖,你妈不会死。你先坐下,爸去找煤油把灯续上。”

  女儿软软的身体,软化了王天孝的心,想想前世女儿后面变得刚强和自立,却和他不是很亲密,他就很自责。

  为了生活,他不得已长期四处打工赚钱,却因此错过陪伴孩子美好的年华。

  合理……

  却又让他无可奈何。

  “我妈说家里没有煤油啦。”王芳俏生生地说,手还挂在爸爸脖子上,不愿意放手。

  王天孝半年才能回一次家,每次回来女儿都是这样粘人。

  “那……我们去找奶奶拿点。”

  “奶奶说她也没了。”

  “那,我问问你五达。”

  “五达和六达都不在,就三达和四达在。”

  王天孝沉默会,咬咬牙,来到北面靠东的窑洞,这是老四王天义家的窑洞。

  他刚结婚四年多,也还没有分家出去。

  “老四,你还有煤油嘛,我灯没有油用了,给我匀点。”

  里面半天才窸窸窣窣地说:“二哥啊,我们好像也不多了……你等等啊,我给你看看。”

  王天孝抱着女儿在雪里等了足足五六分钟,门才开了,王天义披着件羊皮袄子,手中提着个小瓶。

  “给,就剩这些了。”

  王天孝就着雪光看到里面只有个底的煤油,暗中咬咬牙齿,“行,这些就够,我明天买了就还你。”

  “没事没事,你用就是。那我先去睡了。”

  “好。”

  看着面前的门关上了,王天孝朝自家窑洞回去。

  他一路走过老六,老五的窑洞,在母亲窑洞前站了片刻,又来到老三家的门口,眼里闪过一丝淡漠。

  最后才回到窑洞里。

  点燃煤油灯,他这才上炕,将炕角高烧到昏迷,冻得瑟瑟发抖的妻子抱在在怀里。

  这是他第二次经历这个夜晚。

  如同三十年前一样,他临时回家,看到是昏迷的妻子。

  冰冷的炕,想烧火没有半点麦草,想给妻子烧点热水,锅台里没半根柴火。水缸里只剩下个缸底,还被冻得结结实实,钢质的刀柄都敲不碎。

  他放下妻子,帮她将被子全部裹好后来到柴房,看到每家柴垛上都堆得满满地,唯有自家空空如也。

  妻子嫁过来后还没赶上分地,他又不是农村户口,所以家里一分地都没有。没种地就没有农作物的草可以用来取暖,冬天就是度日如年。

  当然,这里靠山,本来也不会缺烧的东西,可妻子怀着孩子,行动不方便,不可能跑到几公里外打柴。

  他走时委托过老五和老六帮妻子搞柴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搞,老六靠不住事,老五按理说不会不管啊。

  王天孝在所有柴垛上看了会,来到左边第一堆,那是三弟王天仁家的,他直接填了一大筐,提回自家窑洞。

  他们欠自己的何止一筐柴,拿回一些算一些。

  很快,炕被烧得热火起来。

  西北的炕和东北的炕相似,屋子里不管多冷,只要把炕烧热,就会慢慢温暖起来。老婆孩子热炕头也是西北男人最朴实最美好的生活目标。

  王天孝又费力从缸里捣出一些冰块放到锅里,烧开,一部分灌进暖水瓶,又灌了两个输液的瓶子塞到妻子的被窝。

  王芳很懂事地趴在阑干上和他说话,不时跑过去将母亲伸出来的手重新放进被筒。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小小的她,已经知道心疼妈妈。

  王天孝又翻箱倒柜,找出一片安乃近,扶起妻子头准备喂她吃下,想了想,扳掉一半,只喂了一半下去。

  安乃近虽然效果很好,可对于特殊人群副作用也很大。妻子如今临盆在即,要小心才好。

  做完这些,他靠着墙壁,躺在妻子边上,看着睡梦中皱着眉头的妻子。她这个时候好年轻,二十三四岁的年龄,正是美丽的时候。

  想想她跟着自己辛苦半生,忙时在地里干活,农闲就去工地做小工,才五十多岁的人,就已经满头白发,腰肌劳损到直不起腰,还严重贫血。

  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她不仅做好了母亲该有的责任,更是帮助他这个丈夫分担了很多重担。

  他……没给她什么安稳的生活,富足更谈不上。他很努力了,可依然没做好一个合格的丈夫。

  因为炕暖和起来,小王芳开始昏昏欲睡,她紧紧地挨着爸爸身体,抱着爸爸左手不放,不时还用嫩嫩地小嘴亲亲爸爸的手背。

  “爸…爸…爸爸。”

  睡着后,还迷迷糊糊喊着爸爸。

  王天孝轻轻揉着她的小手,冻得更个小馒头一样。

  家里穷,买不起棉花,孩子到冬天还穿着夹衣,小手生成习惯性冻疮,一直到高中时才慢慢变好。

  不知多久,妻子李雅丽缓缓睁开眼,先是有些迷惑,以为是做梦,就抱着丈夫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可很快,她反应过来这不是梦,丈夫就躺在自己身边,这才惊喜地喊道:“掌柜的,你啥时候回来的?”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