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贞观诡道

贞观诡道在线阅读

贞观诡道

心笔八风

历史·两晋隋唐·2.5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2-27 09:02

贞观年间大唐精锐部队,监察、情报机构,唐代战争、外交、内政、以及一众风流人物的故事。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回

  大唐西北边境,时值日落,夕阳西下,残阳如血,战场之上,尸横遍野,“这根本不是两军对垒,这是一场狩猎,是唐军对我们的一次羞辱!”战场上一个胡人部落首领模样的人愤怒大吼。

  战场远处一名胡人斥候骑兵策马飞奔大喊声音由远及近道:“可汗,可汗,禀报可汗,右路军大营遭唐军攻击,右大都尉战死。”此时,又一名胡人侯骑兵,自远处策马飞奔而来,到了部落首领模样,自称可汗的人面前道:“禀报可汗,左路军大营遭遇唐军攻击。”胡人斥候骑兵道。

  “什么,这绝对不可能我的左右两路大军的两个大营相距四百余里,一昼夜往返八百余里,怎么可能!”胡人部落首领道。

  “千真万确可汗,我二人皆亲眼所见,他们与其他唐军不同,冲杀时,不闻喊杀之声。”两名胡人斥候骑兵异口同声的道。

  “胡说,你二人分属左右大营,平日里不曾共处一处,如何,同时目睹唐军袭击我军大营,分明是你二人探查敌情不力,还如同草原上的狐狸一般,想出这样的说辞,来欺瞒本汗,来啊、给我把这二人砍了!”胡人部落首领说着就要把这两名斥候骑兵就地斩首。

  “可汗且慢,他二人所言,未必是在欺瞒可汗陛下。”胡人骑兵中出来一名穿着胡服的汉人言到,“李悔、你说什么?”胡人部落首领惊讶问到。

  李悔答:“天下若真的有这样的军队,其必出自唐军之中,可汗,难道忘了玄甲军?”李悔道,“放下你身为皇室的骄傲吧,李悔。”胡人部落首领说,依照他们刚才所言,正是唐军中的“默者”所为。

  时间回溯至几日前,唐.长安城.皇宫.太极殿内,正值大朝之日,正该文武分做两班各自按以往惯例以及职份各自分列太极殿内两旁,待文武排班完毕,内侍省的力士,入太极殿内喧赫,李世民方才进入到太极殿之内,满朝文满朝拜完毕,朝会正式开始。

  兵部尚书杜如晦,出班道:“臣有条陈、昨日接到堂报,突厥袭扰边境,臣请出兵教训一下这个野心勃勃的突厥狼崽子!”

  “老师不可、战事一开,生灵涂炭,府库弥之巨不可计数,更会累及民生。”户部尚书戴胄,出班道。

  “突厥好战贵族屡屡冒犯,伤我边民,性命、财物,难道闹置之不理吗?”兵部尚书杜如晦愤怒的质问户部尚书戴胄道。

  “当然应该教训一下这些宵小之辈!”文臣班中一人大声道,“不过玄胤(戴胄字)所言,道也确为户部之实情。”尚书令房乔,出班道,“不过克明(杜如晦字),户部的钱粮,需要供给天下之用,你这里又要劳动大军远征,也确实难为玄胤了。”房桥圆滑道。

  “但是玄胤,为了天下百姓、为了大唐,也只有劳烦玄胤多多费心了。”尚书令房桥话锋一转言道,

  “啊呀老师啊,玄龄老(房桥字玄龄)眼下户部账面上可以动用的钱粮物资已经全部都拨付出去了,再没有多余的钱粮物资,可以用来进行一场战事了。”户部尚书戴胄为难道。

  “玄胤啊,你看能不能将几项非急务的钱粮挪一部分,以做战事之费,如此可两全。”房玄龄道,“战事用度之巨,仅仅挪用一些,恐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戴胄对杜如晦和房桥两人道。

  太极殿内,群臣是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李世民见状道:“是否出兵不必再议,朕已有定夺,今日只议如何出兵,且今日此事必要一决。”

  侯君集,出班道:“臣请圣旨,出动“默者营”平息此次边患。”此言一出,满朝文武,面面相觑,都不知道侯君集所言为何,极少数知情者也随着人群佯装不知。

  “哎呀,都这个时候了,满朝文武还在这里打哑谜磨嘴皮子,等你们把嘴皮子磨完了大唐也要完了。”程咬金出班道。

  “程咬金你大胆,“千牛卫”安在,给朕把这个不知道轻重的东西,乱棒打出宫外。”李世民勃然大怒道。

  群臣见状纷纷求情道:“程咬金素来是心直口快,口无遮拦,陛下息怒。”李世民不依不饶,厉声喝道:“哪个再敢与他说情,与此人同。”

  此时秦琼梗着脖子站出来道:“咬金忧国,无罪!”

  李世民命令“千牛卫”把他二人乱棒打出太极殿外,还命令内侍监督执行,之后愤怒的宣布退朝。

  李世民气冲冲地回到立政殿,此时长孙无忌正在和妹妹,皇后,长孙氏,埋怨道:“这个李二郎啊,他都当了好几年皇帝了,可在处理朝政上,依然还是,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竟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他竟然把叔宝(秦琼字),还有义贞(程咬金字),竟然把他们两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出太极殿,这不是当着满朝文武,当众,羞辱他们两个吗!”李世民正好从殿外进来,听见了这话。

  李世民道:“真令朕意外,竟然连你都骗过了。”长孙无忌依然有些生气的道:“瞒,难道你是故意的?即便这是你和他们个定下的计谋,想要隐瞒朝中众人,而演给众人看的戏,士可杀不可辱,且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即便是用计,依然太过。”长孙无忌的怒意,此时已消去六七分了。

  “长孙无忌你放肆,你敢跟朕这样说话!”李世民勃然大怒道。长孙无忌没有丝毫胆怯,反唇相击道:“你少摆皇帝的架子,才过去几年那,秦王府那些旧事,那一班兄弟的情你都忘了,义贞,还有叔宝,他们只是朝堂议政,你竟然就命令千牛卫把他们两个人乱棍打出宫门,太令人寒心了。”长孙无忌愤愤不平道。

  李世民见长孙无忌反应如此激烈,心中暗自欣慰道:“此计竟骗过辅机(长孙无忌字)这等才智的人,此计可成,朕心亦可稍安。”

  李世民从案头拿起一份堂报递给长孙无忌,让他先看看。

  “竟然是这样!”长孙无忌面露惊讶之色,“天策诡略府刚刚呈报上来的。”

  “就是在原来秦王府旧邸,在“天策府制”的基础上密设,下设广目司,多闻司、安民司、诡谋司、监微司、天疏司等六司的秘密官署?”李世民没有理会长孙无忌。

  “朕也知道,叔宝他们两个受了委屈,可若不如此,怎能骗过突厥的颉利,这个人可是个枭雄啊,也只能委屈一下,秦王府这一班和朕一起从玄武门之时就和朕出生入死的兄弟了,大唐这副担子很重,也只有你们和朕一起把它扛起来,你们愿意吗?”李世民问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没有回答,只知此番言语过后,长孙无忌留宿宫中,君臣二人彻夜长谈,那一夜所言为何,无第四人知晓。

  羿日,圣旨下,秦琼、程咬金二人被贬至岭南,降为边卒,由长孙无忌为监刑官,将此二人押解至岭南,旨到即行,不得延误。

  突厥.王亭所在地的草原上,突厥可汗的金顶牙帐内,一个商人装束的人道:“禀报可汗,唐人朝廷之上发生异动,李世民大怒,唐将秦琼、程咬金被贬岭南,唐将秦琼,发配途中,身染瘴气,生死不明。”闻听此言,金顶牙帐内原本嘈杂的宴饮之声,一息之间戛然而止。

  这瞬息间的变化,令走进来禀报此事的商人,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以鞠身下拜之姿,立在原地,眼神初时惊恐,瞬息间、忽又变为狡黠,此人用余光四下窥探四周情形,在此人眼中,这金顶牙帐内,兽皮覆地、兽骨悬饰于四周,人皆锦袍辫发垂于肩,面色与中原人无大异。

  “好!”伴随这一声好,金顶牙帐内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满帐的大笑说中,有三人在这满帐大笑的人中显得格格不入,没有发出一声笑,一人是李悔,另一人是颉利,这第三人,就是这个、以躬身下拜姿态,立在帐下的商探。

  颉利眼神初时喜,后转归平静,平静中带着一丝猜忌与狐疑,颉利问道:“此言当真。”

  那名商探答道:“当真,这消息是从一个,替秦琼看病抓药的江湖郎中处得知,我们把刀架在郎中女儿的脖子上。”

  颉利闻听此言怒道:“不是让你们扮做商贾,以便打探消息,要知道,这些年我们草原上的商探,一直以来都只能从长安西市,和一些胆子大的商人,还有边境上的一些边民,给他们一些钱交换一些消息,好不容易下了血本,才有了一支可以在整个中原活动的商队,如今你们如此行事,岂不是要惊动李世民和他的不良人吗!”

  商探见状,不慌不忙地答道:“可汗勿忧,一切处理干净。”颉利问道:“如何处理干净?”

  商探答道:“食色性也。”闻得言,颉利并未复言,而是示意此人退下,转头与一旁的几个都尉道:“要像提防草原上的狐狸和狼一样提防这些中原人,要知道、这些中原人要比狐狸还要狡猾,那个长孙无忌可是老谋深算,他李世民更是一头狼,又凶狠又狡猾,猎人一个疏忽,就会被他咬住脖颈一命呜呼,我们的勇士可不能做胡涂的猎人,各个部落夜里都给我小心一点。”颉利突然想起唐军曾经的一次夜袭对手下都尉言到。

  颉利忽又想起,刚才、那名商探说的,秦琼和程咬金被李世民流放岭南之事,于是、又把那名商探找了回去,要他们、一定要探查清楚,秦琼的生死。

  唐.长安城、皇宫、太极殿内,正在进行日常朝会,一名负责查核一应公文是否符合规程的御史台官员站出来高声道:“臣有条陈、臣要弹劾、臣要弹劾满朝文武,渎职之罪!”此言一出满朝文武举座皆惊,若不是李世民在此,若不是在朝堂而是在坊间市井,若没有金吾卫卫戍朝堂,此人性命不保。此时、满朝文武心中纷纷猜测,此是何家世。

  李世民闻此言问道:“满朝文武,尽皆有渎职之罪,唯尔一人尽忠职守?”李世民问那名御史台官员之时带有几分怒意。

  那名御史台官员不卑不亢,义正词严的答道:“是、满朝文武,对我唐之行文之规程,心之肚明,可日前,二将被贬之事,满朝文武,皆因畏惧陛下之怒,竟无一人敢直言其不妥之处,故此,臣参奏满朝文武渎职之罪。”李世民闻言问道:“你的这一条陈之上是不是少了一个人的名字?”那名御史台官员闻言问道:“少何人?”

  “李世民!”此言一出满朝文武无不惊惧,那名御史台官员不慌不忙义正词严答道:“不少,按我唐律法,御史台无权监察君王之罪,故此,此一条陈,并无遗漏。”那名御史台官员和李世民之间寥寥数语,早已惊的这些寻常之事,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满朝文武官员们魂飞天外,

  三日后清晨的朝会上,刑部上表奏条陈:昨夜光德坊灭门命案,苦正是那日,参奏满朝文武的,那位御史台官员。李世民闻言大怒,严旨:“刑部、大理寺、不良人、会同御史台,详加查查,严办幕后之人。

  案发当晚,光德坊.夜半时分,一户官宦人家的宅邸内,一家三十六口人尽皆一刀毙命,无一幸免,因此案涉及朝廷官员,此案便交由不良人,会同刑部、大理寺、吏部官档司、户部编民司,派人连夜赶到案发现场,核对死者身份,拟出个条陈,以便第二天早朝上奏,经大理寺勘察,三十六人,几乎皆为瞬间毙命,绝无有丝毫凝滞,左右邻里,竟无一人闻得,一丝一毫的响动,大雨滂沱、一夜暴雨冲刷,竟然使得地面不见任何血迹,刻日天明见此情形,左邻右舍,无不惊惧,纷纷、猜测不休。案发现场,大理寺一名小吏勘查现场后心中暗道:“这可真是,撞见鬼了,为何要如此的欲盖弥彰,真的不怕有画蛇添足之嫌吗?”那名大理寺的年轻官员旁若无人的在案发现场勘察思考着。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水幕,巨大的雷声让那名大理寺的年轻官员为之一惊,同时也让他脑中的迷雾消散了大半。面色上也由到达案发现场之时,对于案情的狐疑,转变为了一丝对于案情拨云见日的喜色,不想才过一瞬,面露喜色的那名大理寺年轻官员,面色复归凝重,较之之前更甚。

  那名大理寺年轻官员的面色之所以反复,原由是因为他在案发现场无意间发现了足以惊天的物证,一枚小小的箭簇,那名年轻的大理寺官员复又仔细勘验了一遍案发现场,以期能够找到完整的同样制式的箭簇,但遍寻整个案发现场,依然一无所获,只得作罢,他将那枚残破的制式箭簇上交大理寺,不想刻日便被贬出了大理寺。

  那名年轻官员在被贬出大理寺,前往贬折地的途中,依然在思考着案情,突然、一路同行的,差役、书童、和车夫,以及那名官员一行人,在路上竟然遇到了盗匪!

  只见那名年轻官员气定神闲的走出与他同行的一群人当中,冲向另外一群,人数、明显比自己这边多的多的盗匪喊道:“敢问是江湖上的哪路好汉?”在下崔某,奉旨、迁往陇西任职,烦请诸位好汉给个方便,崔某承各位之情了,那名年轻崔姓官员怎么说,一者表明自己的官员身份,二来是借此试探,试探这一伙盗匪的来历。此时那一群五大三粗的山贼盗匪之中,居然也走出一个儒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只见他没有丝毫怯懦的出来,与崔姓官员答话道:“原来是崔珏,崔判官到此,真是失敬失敬,敢问、此去陇西,有何贵干,此去,迁左或迁右?”那名年轻的男子不慌不忙的故意反问崔珏道。

  显然,这个年轻的,一身儒生衣着打扮的盗匪头目,此言为有意嘲弄崔珏,崔珏,见此情形,面色如常,胸中亦是如此,并不为这一干盗匪所激,真可谓是八风不动。

  “真不愧是铁面无私的崔珏,崔梦之,果然气度不凡。”那儒生打扮的盗匪,在说到气度不凡这几个字的时候语气十分的乖张,显然是戏谑之言。

  听见首领这么说,一帮盗匪小喽啰在一旁哄然大笑,而且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想要动手了。一个面目黑蛮的盗匪说:“午时了,老子还要喝花酒去。”崔珏见那汉子那么说,心中不由暗道:“终究不过是草莽出身,难以礼遇。”只见那面色黝黑,分辨不出须发的汉子,提刀驭马便要向崔珏等人而来。那汉子才要催马前行,忽然、一声破空之声,由远及近而至。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晋隋唐小说

贞观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