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俗异闻录

灵俗异闻录在线阅读

灵俗异闻录

九少行云

悬疑·诡秘悬疑·12.1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11-30 15:54

林澄因命犯关煞,从小被送去山上清风观寄养,在那里他自学了各种玄学术数,诸如相学、四柱八字、阴阳风水、紫微斗数等。长大工作后的他遭遇了各种奇遇,平日的所学也帮他度过种种危机。改命格、风水局、术数、道术、降术、蛊术、通灵、厌胜、驱魂、炼傀、天劫、避灾、化龙、灵修……这里有你已知或未知的奇闻异事,民间传说。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缘起

  林澄出生后身体就一直很弱,夜晚老是哭闹睡不深,平时也不喜和其他孩童一起玩闹,只喜一个人静静待着。

  除此之外,他又表现出一些怪异的行为,时而对着空气说话,时而晚上指着窗外说那有个老奶奶,不像一般孩子好养。

  父母忧心他,带他去了不少医院看,检查结果都只是身体弱些,平时一些异常的行为可能是因为孩童大脑还未发育完全,再加上体弱导致的神经衰弱,从而产生的幻觉。

  当时他们镇上有个叫张签的算命先生,颇有名气,十里八乡慕名去算的人很多,因卜算准确,时人都尊称其为“张神算”。

  林父林母也是颇为迷信之人,便请他帮忙推算林澄的命格,看是不是犯着了什么。

  张神算推算后便告之他们的儿子命带童子煞,是某位仙家坐下的童子受罚前来历劫。在孩童时期有个很严重的小儿关煞口,需避开父母,送于世外之地,暂时当个出世之人,否则怕是活不到成年,得躲过灾劫后才能接回家。

  所谓世外之地就是指庙宇、道观之地,出世之人自然就是了却俗世因果的僧侣、道士之辈。

  就这样林澄在3岁时便被父母送去附近山上的一座道观寄养。

  道观名唤清风观,较为偏僻,观中弟子不多,平时也没太多香客来,倒也清幽。

  在山上住了几年后,林澄渐渐的也没了那些异常情况,身体也变好了。

  平日里他就和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师兄弟玩闹,偶尔也做些打坐、吐纳、诵经的功课。

  在林澄大约8岁的时候,估摸已经避过灾劫,林父林母就按张神算所说的,将他接回了家,让他去上学。但也和他刻意保持了距离,平时读书也多以寄宿为主,不带在身边。

  林澄看父母对自己都冷冷淡淡的,于是一到寒暑假时候,也不想待在家里,都会去清风观住上一段时间。

  清风观的观主是个70多岁古稀之年的老者,须发皆白,他不苟言笑,平日里喜一个人在房中闭关打坐,极少出来。

  老观主有个书房,里面放着很多竖版繁体字的古籍,大多是和一些风水、阴阳、术数、道术、灵异传说、杂闻秘史有关。由于年代久远,很多书籍都有一定的残缺。

  道观毕竟离世俗较远,山上又没多少娱乐活动,林澄闲暇时便会去书房随便挑一本来看,以此打发时间。

  起初林澄是看不惯这些竖版繁体字的,但看久后便慢慢习惯了。

  当然他也只是当做解闷去看,没想学成什么。

  久而久之,他就对里面比较感兴趣的术数有了熟络,诸如相术、八字、风水、紫微斗数、占卦等,但因为没人亲授指导,所以大多属于半吊子水平。

  时光荏苒,春去秋来,渐渐的林澄也长到了22岁。

  大学毕业后,他准备去找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林澄先是回了老家双石镇一趟,将学校里带回的一些杂物处理掉,再简单收拾好新行李,就准备明天去附近的临江市找工作。

  临江市市内因有三条大江交汇而过,分别为沧澜江、越江、吴江,故此得名。

  城市离海滨很近,水运、港口业发达,经济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

  因其薪资水平较高,城市建设完善,是附近年轻人工作落户的首选。

  第二天清晨,林澄起了一个大早,他们镇比较偏远,去往临江市的大巴车一天就一趟,而且发车时间比较早,所以得提前去车站等。

  林澄本来想和父母告了一下别,但他们还在睡梦中,也就没打扰。他独自拿上行李袋,就往车站赶。

  路过一条清冷小街时,林澄停了下来。

  他抬头望向不远处的一间店铺,上面的招牌写着“张氏周易馆”五个大字,大概是年代久远,店主又不勤于更换,所以招牌显得十分老旧,且破损了多处。

  林澄对这个铺子再熟悉不过,便是当初推算自己命格的张神算的家。他一直将自己和父母关系冷淡的原因怪在张神算身上。

  这时从铺子里出来了3个男人。

  领头男子戴着墨镜和口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看其身形步伐,应该是个颇为健硕的中年人。

  而他后面跟着的两个男人也都戴着墨镜,左右分立,似乎是保镖。

  那三人出来后就上了旁边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离开了。

  不一会儿,铺子里又出来一个老者,他站在门口看向车子远去的方向。这老者大约60来岁,头发半白,留着小缕山羊胡子,穿一件比较陈旧的布衣。虽然他身体看着枯瘦,却十分有精神,此人便是张神算。

  张神算在门口站了一下后,便打算回屋。他回身时意外看到林澄就在不远处,便笑着招手说:“林家小子,这么早提着行李是要去哪?”

  对于他会对自己打招呼,林澄颇感意外,因为他们平时几乎没什么交流。

  “大学毕业了,想去临江市找份工作。”林澄淡淡回答,随后便要继续赶路。

  张神算却在他经过时,叫住了他:“林家小子,怎么看你面泛黑气?”

  “黑气?”林澄记得早上洗脸时也是照过镜子的,并未发现自己有什么异样气色。

  他也看过一些面相书,略懂一些观气色的方法,人在刚睡醒没多久时,机体尚未运行,正是观察气色最容易的时候。而相学里不同颜色的气色代表的吉凶情况则各不相同,比如紫色、黄色多主吉祥,黑色、赤色多主灾殃。另外气色按事情严重的程度也分深浅的不同,通常越深越凶。

  人们口中常说到的印堂发黑,就是走霉运的一种气色反映。

  当然面上的一些气色普通人是很难观察出的,而精通此道的相师,他们的眼睛在千锤百炼后就能看到。

  “这黑气现在还很浅,处于刚生发状态。”张神算皱着眉头略显担忧的说。

  林澄虽然不喜他,却也知道他的占算本领高强,不是自己这种自学的半吊子水平能比的。要不是从小因他被送走寄养,或许自己会经常向他请教命理方面的疑难问题。

  “你跟我进来吧,我给你样东西,或许能帮你挡挡。”张神算说完便转身回了店内,从他走路时能明显看出右腿是瘸的。

  林澄考虑了一下后也跟了进去。

  店内也没其他人,张神算是一个人住的。

  林澄听镇上的人讲起过,张神算以前是住城里的,家庭也很美满幸福。后来不知怎么的,他双亲在车祸里丧生,自己也因车祸瘸了一条腿。后来他老婆和他离婚走了,儿子儿媳也得病早早去世,只留下一个孙女,现在寄养在别人家,认了他人作养父母。

  后来张神算便一个人搬到这双石镇,支棱起这间店铺。平时他也很少出门,只在家里放着收音机,听着戏曲和说书。

  林澄进来后随便看了下,里面装修的还是比较朴素简单的,一张大书桌和几个置物架,书桌上放着一些黄历书、红纸和毛笔,那笔尖还沾着未干的墨水。

  置物架上的,则多是一些宗教类的器具和摆件,其中有一个架子摆满了和算命有关的书籍。

  至于最里面墙壁顶上则贴了一张黄符,看上面的字,应该是和镇宅招吉有关。

  有一侧墙壁上挂了不少红色锦旗,多是算命灵验一类的赞语。

  “你先随便坐坐,我找找东西!”张神算说完便蹲下身去翻找抽屉。

  林澄看还要等,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他随口闲聊道:“刚刚出去的三个人是你的客人吧,想不到这么早就有人找你算,看来你生意很好!”

  “是早了些,我本来还在睡觉的,他们在外面敲门硬生生的把我给吵醒了。”张神算打了个哈欠,看来是还没睡够。

  紧接着他又说:“据领头那人讲他是个开演艺公司的,最近新招了两个艺人,想问这两人的命格利不利他!”

  “艺人?老板这么早亲自来算?”林澄也来了兴趣,”那据你所算,结果如何呢?”

  “这老板的八字我以前应该看过,是个白手起家吃偏业饭的。他财星为用入命库,富的很,就是人诈了点,有些不择手段。今天应该算是老主顾上门,只是他带着口罩我也看不清模样。而他拿来的那两个人的八字都是吃演艺饭的,他想问这两个人利不利他的财运,与他命格是否相克。我推算了下,其中一个艺人是个貔貅命,很能聚财。金旺成形,应当是生的俊朗,用你们当下的话语讲就是长得帅。另外一个艺人四柱全阴,柔了点,怕是个同,长得应该会比较柔美。整体来说,两个人都算利他。”张神算点评道。

  林澄因为看过一些命理书,所以听得懂张神算话里的命理术语,也知道他主要是算四柱八字为主。这是民间流传最广的一种算命方法,从古至今已有千年的历史,需根据人出生时候的生辰八字,排出八个天干地支,列出官印财伤等十神,再根据其中的一些五行生克等原理,配以纳音神煞,推断人的吉凶祸福。

  闲聊间,林澄的目光被前面架子上一块木牌所吸引。

  他站起身,伸手将木牌拿起端详。木牌上有一些闪电状的纹路,中央写着一个生僻的组合字,自上而下为“雨聻”。

  “这是紫微讳吧!”林澄说道。

  张神算听后抬头看了一眼:“是啊,想不到林家小子你也知道这个。”

  林澄也是从一本看过的道经上了解到的,所谓紫微讳就是紫微大帝的讳字,据说人死化鬼,人见惧之;鬼死化聻,鬼见怕之。只要将此字刻于木上或写于纸上,一些邪祟之物见了,都会避而远之,所以此物在民间也常被用来镇宅辟邪。

  “我这个还是用雷击木雕刻成的,可不是那些无良商家用人工电出来的造假货能比的!”张神算又随口说了句,听口气对有此物颇为得意。

  所谓雷击木,就是下雨打雷时,一些被雷电劈到还能活下来的树木,其中以枣木最为珍贵,其次为桃木、杨木、柳木,至于其他树木则效力平平。枣木桃木本身属阳,自带辟邪性质,两者结合效力更佳,杨木柳木因为属阴,效力会差些。

  又据说自然界是存在一些修炼的“精灵”的,等时机到时,他们便会藏在树中躲避天劫。而天雷道家认为是至阳至罡之气,邪祟深深惧怕,在雷劫降临时,会连树和“精灵”一起劈了,活下来的树木其灵性会大大增强,并将死去灵体的信息封存在树内,以此震慑其他灵体。

  这东西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啊!你想雷电得多小的几率才会劈中树木,还得是那么几种特定的树。

  “找到了!”一番翻找后,张神算起了身,此时他手中正拿着一块水滴状的玉。

  “这是?”林澄放下手中的木牌,伸手去接玉。这玉淡白色,似细长的水滴形状,长度大概和一块硬币差不多。

  张神算交代他说:“这个是水沉玉,产自哪里我不好多说。你记得这三个月之内都要戴在身上,能保你平安,之后想戴就继续戴着吧。”

  林澄用手指摸了摸这玉,发现很是冰凉。他不是很清楚这东西的作用,又看了看那块紫微讳木牌,觉得还是那个用来驱邪辟煞的好。

  “要不你还是卖我这块紫微讳吧!”

  张神算听后摇头:“这雷击木的紫微讳可珍贵的很,真要卖的话估计你身上的钱也不够!而且我想自己留着,恕我不能给你啊!”

  见被拒绝,林澄也不强人所难。最后他收下了玉,告辞离开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灵俗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