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我成首富了金手指才来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人在死牢马甲成圣在线阅读

人在死牢马甲成圣

玄幻 / 东方玄幻

16.12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大乾王朝,尊安三十二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本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古代平行时空。郑修寻仙无果,只能甘当平凡,努力经商,做一位朴实无华的首富。某日,郑修锒铛入狱,却让世界的画风,从此拐了一个大大的急转弯。(本书别名《我真不是狱霸》《我成首富了金手指才来》)【已有完本400万字大精品无限流作品《无限神座》,人品坚挺,放心收藏。】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时逝无踪.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阿加西优.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墨诩.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东方玄幻小说推荐

神诡世界:开局六十年蛮牛劲在线阅读
妖魔横行、神诡凶戾。 在这个黑暗降临的世界,顾青阳携带修改系统,在这个凶猛世道磨砺前行。 蛮牛劲、铁爪功、金刚身……各种武学提升,六十年,一百二十年,一百八十年。 如果不够,那就一千年,一万年。 纵使神魔,也都一拳打死。
一笔封白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超能觉醒:无法觉醒我只能去修仙在线阅读
穿越到一座“超能觉醒”的平行世界,却发现无法觉醒,无法练武怎么办? 不要慌,咱们还可以修仙! 你是火系超能,控火之术炉火纯青,无惧火焰? 试试我的三昧真火如何? 你是雷系超能,攻伐无双,五雷正法听说过没? 啥? 金系身体能金属化,土系防御力无双? 我九转玄功第一层都比你强? “等等,怎么还有控剑系觉醒者?” “那我只能祭飞剑了!” (PS:书友群:782568316(修仙养老院))
哎哟啊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开局签到葵花宝典,我把它扔了在线阅读
徐灵穿越玄幻世界,觉醒当前版本最强的签到系统。 【宿主首次签到,获得葵花宝典】 徐灵:??? 系统,你好像有那个大病! 能整点阳间的功法不? 葵花宝典?我偏不练!还把它扔了,诶,我就是玩儿! …… 没想到,《葵花宝典》竟被另一名弟子意外捡到。 十年后,该名弟子化身魔主,挥动百万魔兵,席卷而来,意欲屠尽人间。 正在后山悠闲喝茶的徐灵,抬起眼皮:“就是你小子,当年把那本垃圾功法捡了去?”
狮子小开口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的师尊超无敌在线阅读
满级的沈千秋和天道许下约定,开启了为月灵界提供一流强者的别样之路,于是原本平凡的位面,从此风云涌动,天才辈出。 资质平平大徒弟。 血海深仇二徒弟。 无情杀手三徒弟。 天煞孤星四徒弟。 …… 破碎虚空时,暮然回首,才发现徒弟们已名震天下、超群绝伦。 “徒儿愿随师尊,征服星辰大海!” “不行!” 沈千秋果断拒绝:“为师还要和你们师娘享受二人世界呢!” 本书又名:《我的师尊超可爱》《带偏徒弟的一千种办法》《不好了大师兄,师尊又被师娘抓走了!》
江湖再见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前方地球,神魔禁行!在线阅读
“前方就是地球,一个极为弱小的世界!” “杀进去!屠尽人类!!” 一支来自异界的大军,密密麻麻聚在时空通道旁,极为轻松玩味。 这样的世界,它们已经毁灭过无数个。 弱小的人类,毫无反抗之力! 然而,就在它们,刚踏入地球之时。 映入眼帘,是无数备战的人类强者! 一声大喝,响彻九霄—— “前方地球,神魔禁行!”
刘大蜗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了不起的宗门模拟器在线阅读
“你兑换了【门内授道】,全宗悟性+15%。” “你兑换了【资源优化】,一项宗门资源产能大增。” “你兑换了【灵根提升】,一名宗门成员提升为天灵根。” “你兑换了【门外事务】,探索出一项除妖事务,请派遣弟子前去除妖。” 穿越到修真世界两百多年,陆平没想到,在自己死后,真正的金手指才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座宗门的成长史。 一群性格迥异的弟子,面对宗门举步维艰,共同振兴宗门,逐道长青的故事。
雪满林间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废土虫群主宰在线阅读
一场酸雨,全球沦陷。 虫族系统降临,秦浩瀚成为主宰。 我们的口号是:谁敢阻止我拯救世界,谁就是虫卵! ********* 企鹅群《151858250》
黑土冒青烟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的分身把低武练成了仙武在线阅读
苏杰穿越到了一个仙侠世界,没有灵根,武道资质也平平,但苏杰发现自己拥有【魂印】天赋,只要植入魂印,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能成为他的分身! 且分身修行,苏杰本身能获得收益,轻轻松松就能将一门门武功练到【圆满】甚至是超越极限的仙武境界! 【猿魔金刚拳】:修成猿魔金刚身,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化身金刚之躯,万重山岳,一力颠覆! 【天蚕神功】:天蚕九变,破茧成蝶,打通生死玄关,不死不灭! 【魔极般若龙象功】:觉醒武道神通魔极般若,功力无穷无尽,风云色变,压碎天堂地狱! 不但苏杰将武道修炼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就连他的分身,也成为了令世人恐惧、传颂的存在。 猿魔圣王、渤海之主、世界之树……都是他的分身! 苏杰:逆天尚有生机,逆我绝无活路!
真的不是许仙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遮天之凡体崛起在线阅读
遮天世界,诸王并起,看一个异时空的来客,如何凭借“先知”的优势,以仙丹筑基,以通灵神痕紫金塔摹刻万法,以凡体将太阴太阳修到绝颠,在染血的帝路上一步步崛起,盖压万古群星!
人间梦行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当前位置: 玄幻 东方玄幻 人在死牢马甲成圣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001章 我成首富了金手指才来

  大乾王朝。

  尊安三十二年,十一月。

  皇城。

  地字一号狱营。

  昏暗的甬道,两旁漆皮剥落的柱子上点着微弱的烛火。

  咿呀——

  生锈笨重的铁门被一只糙皮大手推开,微醺的狱卒提着一小捆油包沿着台阶走下。

  “嗝~”

  狱卒身材高壮,相貌凶煞,虎头肥耳,双目滚圆,横眉连起,右眼角有道斜斜的刀疤,人称“疤老六”。

  据说疤老六是宫里一位得宠嫔妃的表亲,托人走关系,扒到了这么一个不肥不瘦的差事。

  疤老六手里的油布包捆得严实,但隐约有一缕诱人的香味飘出,那是骚鸡的味道。走在甬道里,黑暗的牢房里伸出一只只脏瘦的手。他们就像是闻到了肉香的苍蝇,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哀求老六赏一口。

  疤老六似乎心情极好,腰间鼓鼓,也没跟囚犯们计较,走出二十步,在甬道尽头左侧,明晃晃的月芒似一柄剑,尖尖地刺入牢房内——那是“甲字房”,地字一号狱中唯一带窗的牢房,用以关押重犯。

  “呼——”

  疤老六走到甲字牢前,才长舒一口气。前面的牢房都臭烘烘的,唯独这号,通风透气,格外清新。

  高高的墙上有一格天窗,约一臂长,两砖宽。

  月光下,一位长发柔顺披下的青年,盘膝坐在干净柔软的干草上,眉头拧紧,似在沉思,又似假寐,短短几息间,变了数般神态。

  即便在牢狱中,青年的英俊硬朗就像是牢狱中的白月光,映得这间甲字一号牢蓬荜生辉,疤老六不由多看了几眼,暗暗道声“可惜”,舔舔干涸的嘴唇,便出声道:“不愧是皇都首富郑老爷,这一瞧呐,果真气度不凡呀!”

  “……”

  被称作“皇都首富郑老爷”的青年对疤老六的恭维恍若未闻,仍在那一束窄窄的月辉下低头,伸出手指比比划划,像是在扣扣挖挖、扒拉着什么。

  疤老六干笑两声,以为自己的马屁声儿不够响,顿时加大力度:“郑老爷真是又富又仁,又俊又猛,又高又硬,又…又…”奈何疤老六肚里书墨不多,淌着流着便没水了,结结巴巴。

  郑修这才茫然抬起头,起初他两目无神,不知凝视何处,渐渐地才多了几分神采,眸光点在疤老六脸上。

  “抱歉,六爷,方才郑某苦于深思,有所失礼,恳请包涵。”

  郑修起身,微笑拱手,出言道歉。

  疤老六顿时感觉有几分受宠若惊。

  身为皇都首富的郑修虽说白天入监,落他手里了,但疤老六心中雪亮,这般富商来此,顶多是走个过场,若无大过,无非关上几天了事,外面的事自有他人去了结。

  就算这里号称“死牢”,疤老六也见过能笑着出去的。

  瞧郑修那淡定的姿态,想必是家中有银,心中有数。

  所以,想着眼前这富豪什么时候就能出去了,疤老六不敢得罪,连忙道:

  “嘿嘿嘿,郑老爷客气、客气,叫我老六就行了,行咯!咱们不整那些虚的!”

  这声“六爷”把疤老六唤得飘飘然,他赶紧把油包递入。

  郑修不客气,打开油布包,里面包着一只硕大的烧鸡腿,最让郑修惊喜的,这鸡腿还是热乎的。

  他大口啃了起来,牢狱中顿时鸡香四溢,飘过甬道,一阵阵“咕咚”的吞咽声在安静的环境中响起。

  “郑老爷,这是你们郑家,二娘,托老六偷偷稍进来的,另外还有……”疤老六面露不舍地从腰间摸出一个雕花皮囊酒袋:“一点上好的‘陈年福禄寿’。”

  郑修平日里大鱼大肉吃惯了,今日这只鸡腿却吃得格外仔细。他低头啃着,随口回道:“郑某知道这不合规矩,且郑某不好酒,这便有劳六哥处理了。”

  郑修悄悄将称呼“六爷”换成了“六哥”。

  这次疤老六听着顺耳,有几分飘,也没拒绝,试探着问:“那……我先替郑老爷保管着?”

  郑修笑答:“有劳。”

  疤老六一愣,旋即快速将“陈年福禄寿”塞入怀里,赶忙摇头:“不劳!不劳!郑老爷阔气啊!”

  喜提美酒一壶,疤老六心中窃喜,看向牢中青年,更觉俊美异常,仿佛散发着诱人的辉光,疤老六那凶煞的五官显得柔和了几分。

  疤老六回想着郑修生平。

  郑家祖辈乃开国功臣,世代从军,而郑父在二十年前的“北蛮之乱”中战死沙场,御上提笔赐下牌匾《忠烈光耀》挂于郑氏祠堂,并赐予郑家世袭爵位。

  按照大乾“职以能授,爵以功赏”的惯例,郑修虽父亲死了,但光凭这功勋,日后若是入朝从官,即便上不去高处,也能混个能让郑修终生衣食无忧的肥差闲职。

  但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是,郑修年幼起便展现出惊人的经商天赋,他从一家“香满楼”发家,逐渐创办了一系列前无古人的“产业”。

  郑氏酒庄,号称“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天上人间,独创“会员等级制”,也就是分为“普通会员”、“高级会员”、“至尊会员”,让城内富豪争相充值、流连忘返。她们的口号是“不求天上寻仙,只求人间逍遥,蓦然回首,天上人间”;

  郑氏物流,聚起大江南北优秀行脚,创建了皇城内的“跑腿时代”,他们的口号是“安然所至,次日必达”;

  此外还有郑氏布庄、郑氏钱庄、花船画舫、郑郑打人等小生意。

  若不是郑修今日锒铛入狱,疤老六这等下人,与郑修这般皇城富豪此生不会有半点交集。

  疤老六感慨,当首富的格局就是不一样。这老爷刚入狱不久,得知自己平日好小赌几局、摇摇骰子,便笑着让自己去一家名为“聚宝盆”的赌庄,找一位老人。

  报上郑修名字后,向来手气极差的疤老六,破天荒一口气赢了整整二百白银,这就是疤老六此刻行走带风的原因。

  怪不得今早右眼刀疤又痒又跳呢,敢情是出门遇贵人呐!

  对了,郑修咋就入狱了呢?

  疤老六这才想起这茬,见郑修鸡腿啃得差不多了,一屁股坐在甲字牢前,在瓶口舔了一圈解解馋,问起此事。

  郑老爷随意答道:“他们说是匿税。”

  “匿税?”疤老六闻言一愣,闻着酒香没忍住又喝了一口,心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城里富商谁不匿税?仔细琢磨不对劲,疤老六追问:“匿多少?”

  “五千。”

  “噢,区区五千。”疤老六掏掏耳朵,随后猛然怔住,七分醉意惊得倒欠三分:“等等,才五千?”

  郑修已然躺下,一副吃饱后准备睡觉的姿态,补了一字:“万。”

  疤老六吓得蹬蹬退几步,不敢再问。

  五千万两银!

  按大乾律例,匿税五千,罚赋一万;匿税一万,罚赋五万;匿税五万,杖刑三十,入监候审;匿税十万,秋后问斩。超过十万,抄斩满门。

  这匿税五千万……疤老六已经无法想象“五千万”堆起来有多高,但按照大乾律例,这郑修何止是牢底坐穿,哪怕死一次再挖出来再斩十次都不够罚。

  他瞬间觉得自己腰包里的二百两不香了。

  疤老六喃喃重复着“五千万”浑浑噩噩离开牢房。

  牢里再次安静下来。

  郑修对面,漆黑一片,传出一声冷笑。

  他也不知对面住着何方狱友,不作理会。

  郑修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大乾人。

  七岁前他仍懵懂无知,但随着德智体全面发育,郑修渐渐回忆起前世的记忆,他相信这是一种名为“魂穿”的超自然现象,在七岁之后,他很快就接受了这种设定。

  前世的他生在一颗蔚蓝的星球上,属于内卷大时代下的牺牲品,高考没卷上985,浑浑噩噩读了四年本A,准毕业生。

  虽然学历一般,但郑修自认品质优秀,善良好学,与赌毒不共戴天。

  就在郑修投递简历第13次被拒,某天参加招聘会铩羽而归、正纠结于往上考研还是直奔宇宙尽头去考公时,被一群朋友约出去玩桌游,莫名一阵眩晕,脑袋磕在了骰子上。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说实话,郑修对钱没有兴趣。

  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很奇怪,没有玄术功法,没有世外隐仙,他在富裕后曾发动人脉,想要寻找一些名为“修炼功法”的窍门,再不济也找点“淬体换血、道果改命”什么的,不修仙练玄幻也成啊。可当让郑修很失望的是,这个世界并不存在这种东西。

  原来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平行古代世界啊。

  十二岁后,郑修早熟。边接过家业经商挣钱,无奈放弃了哗哗一剑断河咣咣两拳裂山的美梦,当一位朴实无华的商人。

  最后的结局无非是醉生梦死享繁华,平安枯燥走一生。

  直到今早,一群禁军冲进郑家,天降正义似地宣布他漏税五千万,将他打入死牢。

  也因为入狱,郑修突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确认疤老六远离,对面狱友传出呼噜声时,郑修悄悄起身,在暗处墙角随意坐下,闭上眼睛。

  “咕噜噜……”

  约数分钟后。

  郑修耳边再次传来奇怪的耳语,第一次听见时郑修只觉毛骨悚然,浑身起了许多鸡皮疙瘩,那声音像是一位溺水者在水里挣扎着吐着水泡。

  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郑修倒是淡定了。

  再睁眼,郑修已来到另一处空间。

  郑修四面,皆是一望无际的灰色雾霭。

  他正处于雾霭中一处独立的牢房内。

  “咔咔咔……”

  郑修站在牢笼中央,脚下淡薄的雾霭无风而动,形成了一个个漩涡。

  奇异响声就像是生生掰断骨头般清脆,一只只骨骸断臂随着声响,自漩涡中扭曲着伸出,像是要抓住什么。

  郑修方才在被疤老六打断思绪前,尚未经历这惊悚的一幕,此时他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咣地一下撞到了身后笔直的栅栏上。

  嗤!

  郑修腚后,栅栏猛地燃起绿色的焰火,突如其来的菊疼把郑修吓回现实。

  摸摸屁股,完好无损,但那灼灼刺痛却如此清晰,就像是真被烧了一下似地。

  牢房仍是那座牢房,地字一号狱营,甲字牢,头顶上仍有一束淡淡的白月光,甬道后是其余犯人沉睡的呼噜声。

  郑修沉吟片刻,再次闭眸。

  一回生二回熟,郑修数秒入定,再睁眼时,他意识飘入了那一间奇异的牢房,惟独不同的是自雾霭中伸出的骨骸自顾自地拼凑成一桌一椅,白骨森森,骨缝清晰可辨,处处透着诡异气息。

  骨骸桌上,一张泛黄染血的纸卷无声铺开,隔着数步,郑修只觉纸上朦朦胧胧,有一团雾气似动非动,看不清晰。

  “请君上座?”

  郑修笑笑,上前几步,坐上骨骸椅子。

  刚一坐下,一阵刺股寒意从身下传来,同时,就像是有一双手拨开了纸卷上的浓雾,郑修周围光景变幻。

  他凭空出现在高空,脚下,起伏的峰峦间淌着沸腾的血河。

  不同形状的尸骸堆积成池,白花花的蛆虫在池中仰泳。

  昏沉的天空中,地面血色将天映得通红,天空中央有一颗巨大的褐色眼球,独立的眼球四周蜿蜒爬行着无数的触须。

  地面的尸骸被眼球吸向高空,血肉在眼球周围构筑成扭曲的骨肉甲胄。

  郑修已经被纸卷上铺陈开的幻象惊得说不出话,而后,一道道身影自八方掠至,那是一个个人。

  有的只剩半幅腐朽之躯,森白的脸上血肉模糊,一颗眼球勉强与眼眶相连。

  有的骑着浑身浴血的巨兽,手中提着一根数丈长的断臂作锤,失去了皮肤的上下颌骨张合,发出咔咔怪笑。

  郑修甚至在那些身影中,辨别出一些与他印象中相符、却增加了一层惊悚滤镜的角色:坐着滴墨莲花的食人佛陀、浑身爬蛆的绝世剑仙、肚腩上开了血盆大口的大肚弥勒、和残肢断臂糅合在一块蜿蜒飞行的五爪尸龙……

  这些半死不活的人物或疯狂,或冷笑,冲向天空中那颗如日月般浩大的眼球。

  轰。

  郑修眼前,那颗巨大的眼球陡然炸开,化作零星的黑光分别洒向天地各处。黑光去得极快,郑修明明来不及数,可不知为何,他只扫一眼,便下意识瞄准了黑光的数目。

  不多不少,一共四十九道光。

  这时。

  当四十九道黑光遁走后,眼球爆炸的雾尘深处,沉寂片刻,又悄咪咪飞出一道血红的光,格外显眼,如陨石般,向郑修所在处砸下。

  红色“陨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赫然是一颗形状规则的骰子。

  骰子面向郑修视野中央,一道道纹理扭曲,像是在努力组成一个文字。

  ——“囚”!

  恍惚间,郑修眼前仍是那一桌一纸,哪有什么眼球,哪有什么尸山血河,哪有什么五花肉剑仙。

  与之前不同的是,黄纸上,一颗红色的骰子转动。

  骨碌碌——

  停了。

  那是一颗二十面骰子。

  材质晶莹剔透,向上一面,有一个框,框里有一个人影。

  郑修不敢触碰,但他靠近几分,当他看仔细时,却吓得猛地往后一靠,一阵电流似的酥麻感一路从头皮窜到尾椎骨。

  那个在框内的人影,分明就是蜷缩着不动的郑修!

  如此惊悚的情景让郑修坐在骨椅上不敢动弹,越坐越觉得屁股磕得慌。

  在郑修沉默时,牢笼外,一张奇怪的纸卷自雾霭中飘出,落在郑修面前。

  看向纸卷上的行行文字,来来回回扫了几回,愕然片刻后,郑修终是有几分哭笑不得:

  “我都成首富了,金手指才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