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边境死卒到大隋武圣

从边境死卒到大隋武圣在线阅读

从边境死卒到大隋武圣

秉烛行舟

玄幻·王朝争霸·21.84万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3-01-27 20:04

大隋国祚已逾千年,江河日下。内有党争株连;外有强敌环伺;皇帝行事诡谲难测,社稷气运危如累卵。豪族宗门态度暧昧,正邪难辨。香火神道萎靡;妖蛮邪祟作乱;礼乐秩序崩坏在即,人族未来一片黑暗。天下乱武,龙蛇起陆!曹破延,阉宦与娼妓之养子,气海被废之死囚。本是万中无一的修道种子,却因株连废去修为,沦为世俗与修行界一致默认的废棋弃子。以武求生终是失败,却于濒死之际,被一位异界来客睁开了双眼……腰间刀剑相错,身后万骑昂扬!黎明百姓,岂能沦为猪狗而死?这大好江山,怎可就此陆沉?当以何等的胸襟?何等的魄力?才能将这分崩离析的天下,重收一统!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有死无生之绝境

  大隋边境。

  无定河边。

  尚未建成的军哨营地中,人马尸首交杂,四处散落刀兵。

  营地靠后的一处尸堆下,有微弱力量拱动着,崛起着。

  终于,一只沾染血污却仍可见白皙底色的手掌钻了出来,随后发力,带着快闷死的主人逃出生天。

  支起身子,大口喘息。

  曹破延惊惶地望着周边陌生的环境,随即也是被涌入鼻腔中的那股味道所击败,呕吐得溃不成军。

  在鼻腔口腔都成了“泄洪”闸门的时间里,他的意识,也是从浑浑噩噩的惊慌中清醒了不少。

  抓着旁边借力,拖着酸痛的身躯摇晃站起,终是稳住了平衡。

  此刻的他,也是终于有空注意到手上沾着的黏糊红白之物。

  双眼张望了一下。

  不远处,一个只剩大半个脑袋的兄弟仅剩的那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好似在质问他:“你拿我脑浆子作甚?”

  闷哼一声,这具年岁不大的身躯终究还是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不止是因为这冲击力十足的一幕,还有脑海中那如奇点爆炸般突兀出现,迅速填充起来的记忆。

  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记忆相互交杂冲击。

  曹破延的神智几近麻木,只凭借最后的意念坚守着本心,任由脑海中两股激流冲激着,消融着,最后化为统一而又融洽的整体。

  不知过去了多久。

  久到曹破延无意识中,连四周那股奇异的味道都已适应。

  他仰面躺着,嗓子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出来,但随即又像被人扼住咽喉般缄默无声。

  好消息——他没死,又或者说,他可以重活一世了!

  坏消息——这里,不是家……

  静静地消化着这一切,其实曹破延基本已经想明白了。

  但就是,宁愿再多躺一会儿而已。

  毕竟这天空,与前世好似并没有什么不同。

  昏沉的天色好似本来就要下雨,豆大的雨珠砸落下来,激起草木与泥土的腥味儿,压制了四周弥漫的恶臭。

  远处好似有人在大声交流些什么。

  心中一惊,曹破延连忙爬起身来,但又赶快伏下身子,隐藏起自己。

  周边皆是人马死尸,鲜血残肢,让他忍不住干呕,但还是摸索着找来一把长刀,死死握住,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小心张望着。

  逐渐大起来的雨幕,让远处的人形影影绰绰,但放肆猖狂的话语还是隐隐传来。

  “该死!这南边的天气就是多变!”

  “赶紧把剩下的隋狗尸体搜一搜,咱们准备回去吧!”

  “嘿嘿!那倒是!不过今天的运气真差,希望能摸个大货吧!”

  ……

  心脏抑制不住地狂跳,曹破延也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金帐王庭的刺探斥候,也是原身这处军哨全军覆没的始作俑者。

  看着逐渐清晰的两个人影,他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战后收拾战场,摸尸从来都是军伍中人捞偏门的大头生意。

  自己周围地势平坦,并无可供遮掩藏身的地利。

  再躲回尸堆里去?

  不提那种糟糕透顶的体验,曹破延也不敢赌对方会不会认真仔细地一具具搜刮。

  学《血战钢锯岭》里面,拉具仁兄的遗体来装死?

  看着远处二人剁下一颗脑袋,再搜一具尸的认真细致,曹破延不觉得自己有魅力让他们的“分头”行动绕过自己。

  直接开疾跑,溜之大吉?

  这个选项他很是心动。

  但来自记忆中的信息及时制止住曹破延的冲动。

  金帐王庭斥候的箭术与骑术,足够杀死现在的自己。

  背对着他们奔逃,只有两个结局:被戏谑笑声里呼啸而过的刀刃割去头颅;或是二人比赛谁能射中自己的后脑勺。

  那就只剩死战这一条路了。

  这该死的开阔地形,该死的半成品哨所,无形中已经构成了三人的修罗场!

  曹破延只希望最后走出来的那人,能是自己。

  也幸亏这个世界的奇异,还留下了最后一点生机。

  那就是只存在于艺术作品与幻想中的伟力——修为!

  但跟随记忆感受了一下小腹处的丹田气海所在,曹破延只能无奈地怒捶大地。

  一滴不剩,连“盆”都被打碎了!

  由于某些变故,原身被株连来此充军,丹田也同样被破坏,可以说修行这条通天大道,对曹破延来说已是一条希望渺茫的断头路!

  所幸还有武夫之路可走,可原身在军中也是走得磕磕绊绊,只求能多苟活几日,但眼下看来显然也是失败了。

  凭借自带的几招三脚猫功夫?去对付那两名斥候?

  曹破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二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虽然由于摸尸所以靠近得不快,但终归是要往这个方向来的,浪费时间是最蠢的等死行径。

  脑中思索着救命之法,手上的小动作也没停。

  曹破延借助尸堆的掩护,也是绞尽脑汁地增强着自己可怜的实力。

  可大战过后,四周一片狼藉,刚刚摸到手的长刀,竟是最佳的武器。

  轻轻推开昔日袍泽的脸庞,毕竟一直盯着自己心里也怪发毛的。

  尸身上禁锢着一根粗长的箭矢,曹破延看着接连贯穿了人体和甲胄的狼牙箭头,心中又是一沉。

  王贵,曹破延等几十人的队正,也是这里唯一穿甲胄的军官,记忆中他已经是走到武道二品,真正炼血境的武者,可眼下却仍旧没逃过死亡的结局。

  先是被狼牙箭一发重创,后被人削掉了一截头颅,终是带着愤恨战死在了这里。

  指尖触碰着箭头,上面血迹还尚未干涸,锋锐的感触将曹破延的意识一同刺痛了。

  自己的命运也会是这样吗?

  曹破延不敢去想自己的死状。

  他不甘!

  但既然重活一世,即便这里是有死无生之绝境,自己怎能死在这种腌臜之地!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情绪的激荡不平,一抹热意悄然出现在了他的丹田之中。

  好似从来存在,但从未被注意过的玄黑火苗,静静燃放在他破漏的丹田里。

  原本破碎的气海成了它的燃料,正供给给它源源不断的火力,但此刻残破的丹田里气海碎片已经所剩不多,显然已经燃烧许久,直到现在,才被曹破延捕捉到它的身影。

  他不知为何自己明明修为尽丧,但却还能拥有类似内视的奇妙能力,但心神凝聚片刻,甚至都有被吸入火苗之中的趋势,令他赶紧收敛,不敢过分沉迷。

  丹田毁掉后的后患?仇家的恶毒手段?还是自己的一些保命之法?

  这些曹破延都不清楚,也没空细究。因为一抹白光正从他的脑海处凝聚,随后猛然下坠,投入到了那簇跃动的火苗中。

  震惊地目睹着这一切,除了重生之外,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神奇玄异。

  几个呼吸间,火苗略显颓势,而一枚泛着金光的玉简,也是显露了出来,展现在了曹破延的意识之中。

  奇异玉简涣散成金色的点点光华,融入了曹破延的意识中,相应的信息洪流也是随之而来。

  【材官蹶张之术】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王朝争霸小说

从边境死卒到大隋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