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伯乐在线阅读

汉伯乐

长歌呼啸

历史·秦汉三国·7.8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2-12-14 23:54

景帝之末,六年七灾七国之乱硝烟犹未散尽,各地诸侯王对长安虎视眈眈,四方蛮夷亦伺机而动文景之治的辉煌似乎已接近尾声……江顾来到这风云莫测的时代,成为雁门塞外把守烽火台的燧长,为免于惨死,他只能奋力往上爬。“…”一百多年后,毕业于太学的历史学家班固,在著作《汉书》中如此写道:“自三皇五帝后,放眼三代、及秦,未尝有如此伯乐…终孝武之世,朝堂三公九卿,地方诸郡太守,军方大司马、大将军,莫不举于江顾府邸草庐之内…世人皆言:朝进汉侯庐,夕入未央门。”《汉书·内朝诸卿言表》桑弘羊:“世人皆言吾操纵天下经济五十余载,殊不知搅动风云者乃内相江顾。”卫青:“因江兄之荐,青方能领兵三万,六破龙城、复河西之土、开漠河之疆。”霍去病:“吾虽封狼居胥,然天下英雄,唯汉侯一人耳!”张骞:“西域诸国无不效仿汉侯治国之术,四夷臣服,盖是如此。”张汤:“若无江顾提拔,汤恐以刀笔小吏之职终度余生。”李陵:“汉侯曰: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由是,吾领步卒五千,出陇西、入草原,以步对骑,转战千里,斩首两万三千余,终得封侯。”司马迁:“纵观天下,吾不敢言者有二,一为经,号:“山海”,一为人,名:江顾。”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雪地里的烽燧(烽火台)

  景帝后元二年冬,公元前143年,雁门郡北部绵延数百里的武州塞诸燧,被鹅毛大雪笼罩。

  草原丘陵上的一座黄土烽燧内,江顾抱着边沿缺了几个口的黑色陶罐,用冻得发红的手指,戳破结着薄冰的水面,鼓起勇气猛地灌了几口。

  冰水入喉,牙齿冻得几乎碎了,一股酸冷从牙根一直蔓延到食道,像是有一根尖锐的冰锥穿透头骨,伴随跳动的神经一直刺到肠胃。

  “说好的文景之治呢?怎么戍边士卒的待遇这么差!”

  他骂骂咧咧地放下陶罐,一头扎进墙角铺满干草的地坑,又随手抓了几把泛黄的草,使劲儿往补丁褐衣里塞,企图护住飞快流逝的体温。

  话说半年前,江顾为了完成历史文献学专业的论文,去学校图书馆内查阅资料。

  不知为何,在拿书的时候,两米多高的书架突然倒了……

  等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烂的草席上,周围一群穿褐衣短绔、操着一口字正腔圆上古音的“陌生人”,哭哭啼啼嘘寒问暖。

  再后来融合记忆,才知道这群人是自己的父母、兄、嫂等,也明白自己被一下子砸回到两千多年前的大汉朝。

  大汉,只要不是改朝换代的时期,还是很安全的,尤其是在得知皇帝叫刘启时,江顾更是激动,文景之治……这可是历史上第一次盛世啊,肯定饿不死!

  然而,就在江顾激动得彻夜未眠时,现实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此时已是景帝末年,六年功夫,爆发七次大规模自然灾害,连膏腴之地关中都出现了粮食减产的情形,更别说他所在的东郡了。

  朝廷虽然给受灾之地免除田税,但每户每年还面临高达八百钱的赋税以及价值两千三百多钱的徭役……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人家选择在土地兼并的浪潮中卖地求生,有的人家则选择替有钱人家服役求存。

  作为没有土地的佃农家庭,江顾一家显然只能选择后者。

  于是乎,江顾作为庶子,虽然年仅十七,依旧被安排到雁门边境,替地主家的儿子服兵役。

  “你且放心,虽然十九燧就咱们两人,但有郅都将军驻守雁门,匈奴已有好多年没掠边了,这儿安全得很!”

  这是燧长--一个整天笑眯眯,四十多岁的朴实“老头儿”,拍着胸脯说的原话。

  “况且,匈奴掠边讲究的是快。来得快,去得也快,与其费力不讨好地攻打烽燧,还不如趁这个时间深入雁门腹地,多抢几户人家。”

  他还经常拿着一本《仓颉篇》,扯着老树般沙哑的嗓音,用齐鲁之地的古语说道:

  “在此地,除了每天巡视天田、给部(燧上级单位)送日信的任务外,剩下时间都归自己支配,不过你每天得拿出半个时辰识字。”

  “识字、箭术…这些考核都决定了来年的待遇,切莫给我十九燧丢脸。”

  戍卒工作听起来非常轻松,江顾本来确实是这么想的,只可惜,这日子过了不到俩月,“老头儿”就在匈奴的一次掠边探查中,被一箭射穿了脑袋。

  这就是所谓的安全?

  若非江顾当日去部中传递文书,估计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到此时,他也明白了一件事:为何要考核戍卒识字能力了。

  燧长死了,燧手接替。

  如果新燧长不识字,文书传达会很麻烦。

  好在他有历史文献学的底子,两个月的时间,早已掌握了大汉的文字,以及文书的写法格式。

  埋了“老头儿”,江顾顺理成章地接替了燧长之位,也拥有了每月六百钱的俸禄。

  听起来不多,但是在管吃管住的情况下,两个月也小有资产。

  “燧长?”

  就在江顾缩在地坑冷得瑟瑟发抖几乎睡着的时候,燧门忽然被拉开,一个脸瘦眉斜,二十来岁的汉子顶着积雪,背着寒风走了进来。

  此人是燧新补充的燧手,刚来一个半月。

  “伯恢。”江顾拉回意识,“你不是在台上执行瞭望任务吗,怎么下来了?”

  “燧长,正西方向约五百步,有一支人马正越过天田,往匈奴那边赶去。”伯恢拱手说道。

  他所说的天田,是边境地区用来弥补夜晚视野受限的一种辅助性军事设施,简单地说就是一条用沙铺成的沙地。

  燧手每天都会把天田中的沙子弄平整,如果夜晚有匈奴靠近,第二天可根据沙地脚印数量,撰写文书报告军情。

  “雪天视野受限,你可看清了?莫不是狼群过境。”

  “绝不会有错!我在右北平戍边时,燧手箭术考核一直是甲等”伯恢拍拍胸脯,信誓旦旦,“我看到了数辆马车,推测他们可能是迷路的商队,不小心进入了天田。”

  江顾闻言沉声:“我朝与匈奴只在关市贸易,商贾若想和燧手贸易,只会前往百里汉塞的最高权力机构侯官塞,如今却出现在这里,还踩踏防御工事…”

  伯恢摸着长满胡茬下的颚,愣了下:“走私?”

  “很有可能。”江顾从地坑钻出来,拍打掉粘在身上的草,挺直身子道:“自汉律禁止盐、铁出塞以来,匈奴人想得到这些战略资源,无非就两种方法,掠边、或是从走私商贾处高价购买。商人逐利,愿意为此铤而走险者,不可胜数,或许咱们今天就碰上了。”

  江顾看着伯恢,语气微微一顿,又道:“走,随我上台一探究竟。”

  话音落下,二人走出燧门,顶着狂风暴雪,沿着贴墙修建的土楼梯爬上五米多高的平坦台顶。

  江顾定睛远眺,地平线附近,有一排大小如同蚂蚁的黑点正在缓慢移动,赫然是一支正在向北缓慢行进的车队。

  “燧长,要按照塞上烽火品约举烽燔薪吗?”伯恢低头喊着,张嘴同时被风灌嘴里不少雪花。

  “先别着急”江顾侧着脸说道,“如果这群人有侯官塞开具的文书,其出塞行为就是合法的,届时,你我只会背负一个误举烽火的责任。”

  伯恢刚才说的塞上烽火品约,是举烽燔薪的具体要求。

  事实上,与传统认知不同,烽火台传递信号实际上有两种形式:一是举烽,也就是在台顶悬挂一面颜色鲜明的大旗,大汉自然是红色;二是燔薪,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点火生烟。

  根据从低到高,一到五级的警情程度,这两种信号大多数情况下会同时进行传递。

  若是错误传递,要罚金一斤八两,也就是一万五千钱,燧长二十五个月的工资;若是知情不传,则会被弃市。

  这两种责任,江顾哪一个都不想背。

  “伯恢,为防止错误传递情报受罚,这样,你留下驻守,我去那边暗中探查一番。”

  “这是否过于危险?”伯恢挠挠冰凉的后脑壳,“走私可是重罪,万一这群人心生歹意…”

  江顾淡定一笑:“莫慌,即便我不幸落入敌手,只要守住烽燧,他们忌惮百里狼烟,只会想坐下谈判。”

  好像是这么个理。

  伯恢若有所思,不一会儿却是抬头,颇为义气地说道:“要不您守,我去吧。”

  江顾摇摇头。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了解到伯恢是个急性子。

  这不,不到一刻钟的工夫,想举烽燔薪好几次了。

  真要是伯恢去,根据这厮的性格,一旦暴露,绝对是骂天骂地骂祖宗…到时候走私商队杀过来,自己死的不一定比老燧长好看。

  以防万一,还是亲自去比较靠谱。

  江顾这样想着,但考虑到自己的安全,目光又投向高台角落的一架超大弓弩上。

  它叫大黄弩。

  大汉军队当中,只有开弓拉力在十石以上,射程达到四百五十步的弓弩,方可有资格称之为大黄弩。

  十九燧这架的开弓拉力更是达到了十三石,能以长矛为箭,射六百步之远。

  原本此弩想拉开至少需要八个人,唯有军中骁勇善射者方能用,但江顾穿越这些天,在台顶,运用物理知识,用十个木头滑轮搭建了一个滑轮组。

  虽然做功距离变长了,但由于弓弩开弦距离本身短,纵使有八个动滑轮,最终需要拉动的距离也不过五米。

  江顾本来打算把此物放在下年的考核中,让十九燧一鸣惊人的,如今为了震慑宵小,不得不早点拿出来了。

  “此物我之前就告知使用方法了,你箭法准,是用它策应的不二人选。”

  江顾指着大黄弩,笑着说道:

  “待会我会携燧中一面烽表前往,当烽表被举起的那一刻,说明我遇到危险,请立刻射箭震慑他们,切记行动要快,最好十个呼吸之内,射出两支。”

  伯恢听到能用大黄弩,脸上的失落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激动神色,甚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探查时,若不幸落入敌手,他们势必会盘问,商队也会因此暂停行进。”

  江顾这次指着燔薪用的高耸的黄土烟囱,继续叮嘱:

  “若不久之后商队再次行进,而我没有回来,请立刻点燃烽火,都尉以及周边各塞燧会闻讯支援,务必把他们拿下格杀。”

  “若我身死,燧中有件衣服上画满线条,请你托人送到弓高侯府邸,交给韩嫣,不需多言,只提“大月氏”三字便可。”

  伯恢神色严肃拱手:“唯!”

  江顾点点头,回到屋中,穿上暗红色皮甲,左手反握一把精致手弩,腰间跨白色羊皮弩袋,借着右肩膀头的支点,右手又握住一根挂着烽表的长矛,把这块红布缠在长矛上,方才走出了门。

  大汉军马珍贵,十九燧自然没有资格配备,他只能借助丘陵高的优势,快速向下俯冲,在对方之前到达天田外的一处丘陵背坡。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秦汉三国小说

汉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