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死与新生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塞壬之刃在线阅读

塞壬之刃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34.45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6 11:00

书籍摘要: 时隔五年,我终于回到了故乡柳城。爸妈问我这么久是去忙啥了,我没好意思告诉他们自己忙着跟魔物娘贴贴,还落网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不祈十弦.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佐伯伽椰子.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海棠灯Ari.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原生幻想小说推荐

我在东京当巫女在线阅读
巫女,又称御神子。 传闻中拥有代行神明权柄之能力。 —— 身处妖气复苏的危险世界,诡异丛生,灾祸连绵。 好在,身为巫女的我觉醒了【神眷】系统,能够在漫长的探索岁月中得到神眷,并代行诸神之权柄。 【退魔符,其名为符,其职为箭!】 【破魔箭,在命运面前,所有人都是棋子,你拉开破魔弓亦是这重要的一环。】 【日光稻荷之吟,红裙轻曳,幼狐相伴。】 【……】 身兼神眷,心存善念,为了真理,不惜拉弓! 一次又一次的神眷,一个又一个的权柄。 我到底强化了多少次,也不知道我身兼多少权柄,更不知道除了拉弓外应该如何更好对付魑魅魍魉的侵扰。 直到这一次,我不再需要神眷。 我叫望月千花,应该是个灵力很弱的巫女,现在不小心误入了异变中心,但不知道为什么,看不到一只诡异来咬我。
四月不吃糖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气运爆棚太枯燥在线阅读
夕望的金手指,除了帅,也就只有爆棚的好运气了!  时空裂缝让夕望在海底跳过了百年的时间,重新出世,已经是灵气复苏!  夕望本打算安安稳稳过平静悠闲的生活,然而——  绝世大能的修炼秘籍,竟然是自己的中二随笔?  阵法宗师的秘密宝典,竟然是自己的随手涂鸦?  夕望感觉……这平静日子没法过了。  (欢乐沙雕向~气氛轻松,绝对不虐~
实之幻梦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开局十倍收益在线阅读
姓名:郝仁 等级:见习 可拥有宠物:1/1 天赋:十倍收益(A级)(被动)(可成长) (提高宠物十倍的经验收益) …… 名称:小火稚鸡 等级:1级(0/5) 品质:普通 属性:火 掌握技能:小火苗(0级)(0/10) …… 这是一个遇事不决莽开头的莽汉开局带着宠物十倍收益外挂在宠物世界崛起的故事。
宅家大魔王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女装大佬的灾难在线阅读
求助:女装大佬一朝穿越,却被异世界魔王看中要娶我做她王妃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夏凉辈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仙帝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羽化仙丹:若在***,***等十九处进行改进,药效能提升五倍以上。】 【青帝剑诀:若能改良***,***等三十七处破绽,威力将陡增七倍。】 【楚宵练:陨落的天才,身上有剑圣残魂寄居,刚被退婚,现在无比渴望变强。——信仰值:85】 …… 穿越修仙界,成为傲剑仙门的传奇大师兄。 李含光发现自己可以洞察万物信息,获得信仰后还能复制他人能力。 于是,一位拥有超高颜值的骚话王、情感大师、芳心纵火犯、心灵鸡汤制造者,以及…… 神级装逼犯,诞生了! PS:本书又名《我家师兄,全知全能》《开局拐走主角的老爷爷》《从今天开始商业互吹!》《我夸你们能开挂,你们舔我做啥子?》《稳健?稳健个锤子,请尽情崇拜我吧!》 PS:粉丝群号:534175450。
云中殿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宠兽模拟器在线阅读
王野穿越至御兽世界,和一只平平无奇的小青雀签订宠兽契约,却觉醒天赋宠兽模拟器。 可以设定最终进化宠兽进行模拟。 【0岁,小青雀出生,在山崖训练飞行,遭遇强流落下山崖,伤痕累累。】 【1岁,小青雀经过不懈努力,学会简单飞行。】 【2岁,小青雀看到一只神秘鸟兽在半空起舞,若有所悟。】 【5岁,小青雀飞行愈发熟练,领悟了技能:天空之舞。】 【5岁半,小青雀觉得自己很勇,想要学会游泳,冲入崖间下的幽泉,淹死了。获得特性成就:勇不可挡。】 模拟结束后,可以获得技能熟练,基因特性,成长历程的其中一种。 模拟到一定次数后,有概率进化成为最终设定宠兽! 于是,王野看了一眼身边正在啄米吃的小青雀,二话不说,设定最终进化宠兽: 神凰天女兽! 小青雀:“???”
夏竖琴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国漫当自强在线阅读
新书苟在史前两亿年求支持! —————————— 在这个被日漫美漫把控的世界里,是时候该有人接过前辈的旗帜,发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声音: “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的话,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末将于禁,愿为曹家世代赴汤蹈火” “这个世界,哪有从来不会输的英雄啊” 在这里,有一颗红豆叫做相思,有一只猫咪叫小黑,有一群兔子叫,种花家人。 所以。。。 “国漫!给我,高高的飞起来啊!” ———————— 读者群641873743
宅之味3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才不是魔女在线阅读
银发少女的温馨日常种田文,偶尔也热血史诗。 —————— 她是生活在森林里的银发少女。 她是传说中七位英雄的导师。 她是代表星星和奇迹的大贤者。 她是平息十次世界灾厄的指引者。 她的名为洛兰希尔,才不是魔女。 ------------------ 又名:《仍未知道那天所教的笨学生居然成为开国之主的故事》 《洛兰希尔的炼金工坊》 《苍红歌姬的盛世传说》 《身披霞光的无名英雄》 ps:主角女,不嫁人。(写作就像养女儿,舍不得嫁人的) 书友群:535315849《才不是魔女》 全订书友群:708292984(审核群 0 0/~)
青空乐章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诡异复苏:我能看到人生剧本在线阅读
罗阳重生蓝星,却没曾想,这个世界遍布着诡异!  还好他有着探查术!  【人物】:罗阳  【天赋技艺】:厨艺(1星)   【命格】:芸芸众生(1星)(你是世界的一份子,渺小又普通)  【人生剧本】:《二年十三班》(5星)(配角)  【状态】勾魂诅咒生效中:125时47分28秒   勾魂诅咒是什么?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这5星人生剧本又是什么?
电影人智博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当前位置: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塞壬之刃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1 死与新生

  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前桌是个外貌沉鱼落雁的女生。

  灵动的眼神,清澈的嗓音,身上总是香香的。我对她心怀暗恋,却羞于启齿。

  谁料想,她在班级春游登山时意外失踪。老师立刻呼叫了野外搜救队,而我则逞英雄到潜入山林找寻,差点把自己弄丢了。最后搜救队在深夜里找到了我,她却就此音信杳然。

  此事之后,每每忆及那晚,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象自己就是前桌,饥肠辘辘地彷徨在深夜的山林里。搜救队的呼唤和灯光从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我声嘶力竭地喊叫和追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拉近距离。最终声音和光都远去了,我被永远地遗弃在了那个孤独而又阴森的世界。

  这种恐怖至极的想象宛如恶灵缠身般伴随我渡过了无数次辗转反侧的夜晚。

  五年过去了,我已升入外省市的大学,暑假期间返回故乡柳城。曾经为我刻下阴森记忆的山就坐落在柳城的郊外,上次我检查返乡路线的时候,注意到自己搭乘的列车正好会途经此地,心里便有了故地重游的规划。而这会儿我已经搭乘在这班列车上了,当我在座椅上打瞌睡的时候,列车的广播声及时地唤醒了我:

  “下一站‘无名山站’,开左边门,请把爱心专座让给有需要的乘客……”

  我简单收拾自己的精神面貌,列车到站后便立即下车,一路穿过闸机和出站口,搭出租车把自己送到了山脚下。此时是正值中午,还是酷夏,阳光热辣得很,之后又要登山,我多少打起了退堂鼓。但凡事半途而废最是逊色,我还是暗暗地给自己打气,接着先去一趟小卖店,买了几瓶水装进背包里作为水分补给。

  就在这时,离奇的事情发生了。如果我是怪谈作家,想必会添油加醋地传播此事。

  正当我转身离去之际,店老板喊住了我,“你要登无名山?”

  “是的。”

  无名山,就是那座山的名字。听说全国叫这个名字的山数不胜数,而这里姑且还是个自然风景区。在我的故乡柳城,很多喜欢踏青和野餐的人都会至少来这里走一遭。

  店老板拉开柜台里侧的抽屉,从里面摸出一张照片递了过来,同时说:“我朋友的女儿,她在山上失踪了。如果你之后有见到,帮个忙好吗?”

  我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先接过照片,再低头检视。

  而就是这张诡异的照片,使我受到了出乎预料的冲击。

  由不得我不吃惊,这张照片虽然仅仅是個女孩的正面照,但这个女孩的脸蛋,赫然与我那失踪多年的前桌极度相似。黑色的中长发,娇俏的脸蛋,发侧别着白色康乃馨发饰,令人联想到春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要说有哪里不一样,就是照片里的女孩明显是个还在上小学的幼女。

  店老板的朋友,是前桌的父母吗?他们至今仍在寻找失踪的女儿?既然如此,为何用的是她还在读小学时的照片?

  “这个女孩……”

  “这个小姑娘一个月前失踪,听说是和父母在无名山上踏青野餐时走失的。”店老板难掩同情地叹息,“她父母急坏了,疯了一样在山上找。我也去帮过忙,却怎么也找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谁拐走了。”

  “一个月前失踪的?不是五年前?”我如坠云雾,反复端详照片,“她今年几岁?”

  “十岁。”店老板狐疑地打量着我,“有什么问题?”

  “五年前我的同学也在这里失踪了,她俩长得很像……抱歉,是我误会了。”

  “是吗。这山有够邪门的。”店老板没有追问,“总之就拜托你了。也不是很麻烦,路过的时候稍稍留意就好。”

  “好的。”

  我走出小卖店,上山的路上也一直在看照片。

  这个失踪的幼女和过去的前桌真的很相似。不过一旦知道不是同一人,心里又没有着落了。我与前桌已五年未见,她的音容笑貌也在我心里逐渐淡去。或许两者仅仅是神似,姿容细节也没有那么像。

  但是我仍然难以释怀,而即使如此,我也必须先专注于手头上的事情才行。

  我沿着历经多年风吹雨打的山道,一步步地向山顶进发。

  这次我之所以决定故地重游,不止是基于返乡前的突发奇想,也是为了解开自己多年来的心结。我即使居住在城市里,也总是忍不住在意识中重现那片黑暗山林的恐怖,已经不知道累加了多少个失眠的夜晚,哪怕说是心病也不为过。而我经过冷静思考所得出的解决策略,就是“在现实中登顶无名山”。

  所幸,无名山不是难以攀登的高山。只要按部就班,连来此地做春游秋游的学生都能够登顶。而自不用说,我既不会特地选在深夜登山,也不会有意偏离山道。说白了,这就是一次祛魅,一次从自己内心净化污垢的“仪式”。若是为此而置自身于险地就是舍本逐末了,因此一切都要保证在安全区间里。

  要说还有哪里不安……或许将其列为不安要素会显得迷信,我最近做了很多遍情景相同的怪梦。

  这段时间我常常做这场怪梦。说是怪梦,又无法洗去艳情之嫌,令我难以向人倾诉衷肠。梦的背景就是那片格外熟悉的山林,圆月高悬,银光淡淡地铺在树枝和草地上。我伏身在灌木丛里,紧紧地拥抱着一具柔软而又苍白的女体行云雨之事。

  任谁听来此事,都要先为其打上春梦的标签,但我硬要说这是“怪梦”,自然有其缘由。这梦怪就怪在,梦里的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与自己紧紧地拥抱彼此的这个人,或者准确地说,这个来历不明的东西——绝非人类。只看这苍白的皮肤就能够洞察,纵使这真的是人,也必然不是活人,而是如恐怖电影里的幽灵、鬼怪之流。

  以心理学的角度出发,梦是人心的映射,所有梦都事出有因。因此我难免怀疑,在我的梦里登场的它,会不会是我记忆里失踪多年的前桌在我梦里的映射?因为我以为前桌已经死了,所以它才以宛如女鬼般的姿态造访我的梦境?梦里的我如此陶醉地与它交欢,意味着我心里对前桌的暗恋感情仍未消失?

  如果换成迷信叙事的角度,又要如何解读此梦呢?是前桌怨恨我能够独自获救,而自己却只能留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山林里,因此要在梦里害我?若是如此,又如何会成为这般艳情之梦?

  我无从知晓,而未知最令人不安。

  怀揣着这种难以言喻的不安,我终于撞上了更加离奇的事件。

  很多事情到最后都会向人揭示,人应该质疑自己好的预感,并且重视自己坏的预感。我想,当我看到那张离奇的照片之际,我或许就应当充分警醒,并且明悟自己正站在离奇事件的门外;然而我非但不警醒,反而自己迈入,这着实是咎由自取。就在我辛苦登山的途中,我一不留神就跨越了清醒和疯狂的分界线。

  使我倏然惊觉到事态急剧变化的,是一阵与季节不符的寒冷之风。这阵风生硬地刮过了我露在外面的脸颈和胳膊,叫我总算从自己泥泞的内心世界回到了现实。原来不知何时起,我已经偏离安全的山道,走到了毫无人类踪迹的地方。

  而且令我打从心底惶然的是,此时的天空居然彻底变得黑暗了,银色的圆月高悬在夜幕上。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悄然拨动地球,使得下午和傍晚快速闪过,一晃神就来到了黑暗的世界,来到了那个我饥肠辘辘地彷徨在山林里的,令我恐惧至今的旧日黑夜。

  我手脚冰凉地站在原地,连心跳都好像停止了那么一两秒钟。

  目光所及都是黑暗,只能借着月光依稀看到影影绰绰的树影。耳畔只有自己细微的喘息声、心跳声、衣物摩擦声,以及风吹树叶的噪音、细碎刺耳的虫鸣、不知道什么动物越过灌木丛的动静。一时间,我不敢做任何动作,生怕惊扰到什么东西。

  然而只是呆傻地站着也无法令事态有丝毫好转,所以过了良久,我还是用几次深呼吸安抚自己,勉强地思索接下来如何自处。这时,我想起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一看,屏幕上居然显示此时是晚上十点。

  我之前是发了八个多小时的呆吗?怎么可能!

  而且令我既大失所望、又预料之中的是,屏幕右上角还显示了圈外的符号,我竟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了信号未覆盖区域。五年前也是如此,无论看多少次手机都是圈外,仿佛是在告诉我这里已非人世。

  这真的不是噩梦的再演吗?岂有如此匪夷所思之怪事?我真的要接受如此离奇的现实吗?

  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但是,哪怕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我也只能够竭尽全力说服自己面对现实,而不是傻乎乎地站在原地、一个劲地抱怨“怎么可能”。这次可没有搜救队来找我了,而我也并非当年的男孩。我必须鼓起勇气自救。

  我用手机的照明功能打亮草地,试着找寻自己沿途留下的走路痕迹,从而返回山道上去。

  走着走着,一股奇妙的直觉油然而生,我忍不住反复打量前方的黑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杂乱无章的心灵所产生的幻觉,我隐约感觉到有某种冥冥中的指引,要把我带到山林的更深处。

  实话说,我全然不想在这种魔境里遵循什么看不见的指引,但草地上的痕迹似乎也与其方向一致,我只好将信将疑地前进。

  我越是前进,直觉越是强烈,心里越是忐忑。

  没过多久,我来到了一片分外眼熟的草地上。

  只是看了一眼,我的目光就牢牢地被吸附住了。这片草地,以及附近的地形,像极了我在怪梦里与那个东西疯狂交欢的地方。

  然而,真正吸住我目光的并非地方,而是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东西。

  那不是出现在怪梦里与我交欢的东西。

  而是一道诡谲至极的人影。

  只能用“人影”这个词语指代他。这道人影浑身漆黑,似乎原本不过是平面的人类影子却以三维形式呈现出来,并且身体周围就像是在死尸旁边聚集群蝇一样,密密麻麻地萦绕着黑色的雾态粒子,使得我连他的具体身形轮廓也看不太清楚。尤其是在如此夜晚,光源就只有高悬的银色圆月和我的手机,要看清楚这个黑乎乎的家伙属实不易。只不过,他尽管长得那么不像人类,我却毫无道理地萌发了一个强烈的念头——与怪梦里那个看上去像是人、实则非人的东西不一样,他看上去非人、实则为人。

  并且,他还是个极度危险、疯狂、堕落的人。同样身为人,我无论如何都不想要面对他,无法接受这个世界上竟有这等人——我心中有这么一道声音在凄厉地尖叫着。

  魔人——这个无比明确的词语同时浮现在了我的意识里。

  当我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他也终于有所动作了。只见他稍稍调整姿势的角度,将自己的正面对准过来,显然是在往我这里看。隔着十多米的距离,他遽然充满攻击性地举起了右手的武器——我这时才发现,他的右手握着一把异常巨大的短柄斧。如此凶器我居然没有立刻发现,只能说是他本人的存在感远超这把凶器。

  但是,已经没有功夫思考他到底是什么了。

  他要攻击了!

  我反射性地后退一步,同时以最快速度将背包脱下来,像举盾一样用手臂顶住背包,护在自己的前方。

  以我这么个毫无打架经验的人而言,这一系列快速反应没准儿算是十足冷静又敏捷了,连我都忍不住在紧张和惊慌失措之余抽空在心里称赞自己。然而,几乎是同一瞬间,斩击雷霆万钧地袭至,宛如劈开泡沫一般丝毫不留情面地劈开了我的背包、手臂、胸膛、内脏……

  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背包里的内容物爆散,断臂在空中旋转,鲜血和骨头碎片向外飞出。视力根本捕捉不到他是如何突袭至我身前的,就像是移动和攻击的过程被剪辑省略了,只有结果残酷地爆发在我的眼前,压倒性的力量使我自鸣得意的小花招沦为了悲惨的笑话。我的伤口似乎也为自己过于突兀地诞生而懵住了,稍稍延迟才终于释放出彻底吞没我意识的巨大痛楚。

  我本以为自己会立刻纵声惨叫,但过于庞大的痛楚就和过于庞大的惊悚一样,反而令人窒息。我凄惨地跌倒在地上,沉默而又竭力地张大嘴巴。

  抬头仰视,他背对月亮,一言不发地俯瞰着我,形如魔神的身影和充满震慑力的斧头令我在极端的痛苦和大量失血中产生了怪诞的幻觉,眼前的身影和斧头在逐渐模糊的视野中扭曲膨胀,化为了巍然矗立的黑暗断头台。

  而断头台的巨型铡刀则已轰然升至顶点。

  美丽的银色满月,恐怖的黑暗怪影,新鲜的血液沿着凶器的边缘缓缓流淌,冷冰冰地滴落在了我的脸颊上。

  斧刃无情地劈入了我的面骨。

  我在极度的绝望和迷惘之中浑身冷汗地惊醒了,在瞪圆双眼的同时,耳畔传来了似曾相识的列车广播声:

  “下一站‘无名山站’,开左边门,请把爱心专座让给有需要的乘客……”

  此时此刻,我正处于列车的座位上。暖洋洋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肩膀上,窗外白日风景飞逝。

  时间……回溯到白天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