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练假成真

练假成真在线阅读

练假成真

人走偏锋

都市·异术超能·39.49万字

暂停 | 更新时间 2023-11-28 16:35

本想将家传武馆发扬光大的陈浩,意外获得了能将假拳法练成真功夫的能力,他的生活逐渐脱离了原有的平静轨迹。衔尾的怪蛇,虚幻的蜃景,交错的世界,杀人的拳术,还有那些让他刻骨铭心的人和事。陈浩开始渐渐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醉八仙

  某处未知的平行世界,华国渝都合阳城内。

  午后的太阳烤的空气微微发烫,文峰古街内外散发着一股令人焦躁的热浪。

  而在古街的深处,一家打着【八仙武馆】金字招牌的仿古建筑内突然传出了几声哀嚎。

  “淦!”

  “突击大检查?”

  “评分不合格要收回场地和拨款指标?”

  “劳资现在去哪里找十几个在册的学员来凑数啊!”

  一条写着“武术项目评级检查”的临时通知扎入了陈浩的视线,顺带将他的心扎地哇凉哇凉的。

  这种评级检查的出发点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对于上周刚刚毕业了最后一位学员的八仙武馆而言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因为根据通知里的细则提醒,这次来检查的上级部门小组里会有高人过来现场指导监督。

  陈浩知道能被上级部门称作高人的,最差都会是五段甚至六段的暗劲大高手。

  华国的武术认证一共分九个段位,分别用鹰、虎、龙区分明劲、暗劲、化劲三种武术大境界。

  又以青铜、白银、黄金三种颜色配合动物图腾代表具体段位。

  铜鹰就是一段,银鹰就是二段,金鹰就是三段,一直到九段的金龙。

  陈浩今年二十三岁,从七岁开始就跟着爷爷练家传的醉八仙拳,目前卡在三段金鹰已经有两年之久,就算是他过世的爷爷在巅峰时期也不过五段银虎而已。

  醉八仙拳本来就是诸多醉拳中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流派,算是南派醉拳的一支。

  追溯起来最早可以在明朝抗倭名将戚继光编纂的《拳经·拳法备要》中寻到点只言片语。

  像南派中有分醉八仙拳、苏乞儿醉拳、少林醉拳,北派又分醉螳螂拳、武当醉拳、鲁智深醉拳、武松醉拳等等。

  不去网上用心查,基本没几个人知道里面的沟沟坎坎。

  如此小众、没落的拳法,想在那些身经百战的五、六段的暗劲高手面前糊弄,绝对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可问题是,如果不弄虚作假,八仙武馆压根就过不了这突击检查一关。

  因为一个武术项目评定的最基础标准就是传人!

  这会儿武馆里就剩陈浩这么一根独苗,连半個学员影子都找不到,还评个什么鸟级,直接关门大吉算球了。

  “这可怎么办?学员一个都没有,别说是评级了,就算走个过场也没法糊弄啊!”陈浩心中很不是滋味,坐立难安的他起身在武馆的院子里转了一圈。

  看着空落落的武馆大院和那些落了灰的健身器材,他此时心情有点烦躁,以至于连日常练习醉八仙拳,打磨自身劲力的心情也没了。

  心中烦闷的他只好去洗浴室里冲了个澡,洗去了夏日午后出的汗渍,顺带给快变成浆糊的大脑物理降了下温。

  ……

  花了十几分钟洗漱完,换了一身干净的运动服,陈浩顺道打量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二十三岁的大好年纪,一米七八的个头,略显清秀的五官,搭配上常年习武导致的古铜色皮肤,让他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朝气蓬勃的气质。

  拉了电闸,陈浩把武馆的大门一关,走出了八仙武馆的大门,迎面而来一阵初夏的热浪。

  走过武馆门口紧挨的白色的高塔时,陈浩还特意抬头打量了一眼。

  这座白色高塔造型独特,坐西南面东北,基座比古街的路面抬高了2米,外有青石栏杆包围形成了个独立的大院,恰好就立在八仙武馆旁。

  白塔的入口是一座三层飞檐的牌坊,牌坊上刻着“文峰塔”三个古体大字,字的上方有一副鎏金踏蓝的双龙戏珠腾云驾雾图,左右两侧各有一联、双画。

  四副画中分别是“蝙蝠”“梅花鹿”“猴子”“喜鹊”四种动物,其中猴子是“兽”,通“寿”,谐音过来便是取的“福禄寿喜”的吉祥寓意。

  左右联上写的是:“百丈鞭影投三江遥指魚龙去路,一枝笔势干八表大书日月經天。”

  这是文峰古街的地标建筑——文峰塔,又名振兴塔,始建于清朝嘉庆十五年间,初建时只有9层,后在道光十六年又增建了4层,共计13层。

  此塔虽已经历经两百多年岁月,但是保存完好,就连塔身底层门额上雕刻的八仙过海图至今都栩栩如生。

  平日里陈浩对这文峰塔早已经见惯不惯,毕竟打小就在边上的武馆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看这文峰塔不下几万次。

  但是这一次再看塔身一层门额上的八仙过海浮雕,再一想起家传武馆的近况,陈浩心中不免泛起了几分苦涩:“你们这八位老神仙倒是神通广大,轻易能过了海。”

  “可我家的八仙武馆,这回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咯!”

  ……

  站在文峰塔下感慨了片刻,陈浩一脚迈入了人流攒动的文峰古街。

  昏黄的夕阳,耸立的白塔,脚下是青石铺路,远处是斑驳的古屋倒影,再配上沿江堤坝上坐满了来景区里喝茶的游客旅人,别有一番人文韵味。

  合阳城这块有三条水系穿城而过,靠着榨菜出名的涪江,自古就闻名天下的嘉陵江,还有一条没什么人听过的渠江。

  三江入城,水色各不相同,青、浊、白最终交汇一点,好似一处天然的旋涡。

  这处旋涡恰巧就挨在文峰古街的堤坝边上,站在堤坝处能看地非常清楚。

  沿江赏景的游客,亦或是附近的品茶老人也多是冲这三江交汇的奇景而来。

  每到阳光明媚、云雾消散之际,随处可见驾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

  天边是铺满的粉红霞光,近处的头顶是蔚蓝色的宽广天空,再去看这三江交汇之处就更加陶冶情操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

  随便拍个照、截个图都能当壁纸用了!

  只是嘴角有点上火的陈浩是没闲心情去赏什么景了。

  此时的他正盯着那处三色交汇的旋涡中心,脑子就跟搅在里面的浆糊一样来回翻滚,想着如何救一救自家的八仙武馆。

  最起码也得先把检查评级这一关给渡过去才行。

  “实在不行就找个理由,花点钱搞个活动,把以前的学员都召集回来,临时凑个数糊弄一下?”陈浩盯着那个旋涡中心,突然灵机一动,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武馆毕业的学员大多都是合阳城里的本地人,联系方式也都在,费点口舌和精力肯定能召集几个回来。

  而且老学员都是陈浩和他爷爷手把手教过的,就算时间过去很久了,醉八仙拳的套路来来回回一共就八个招式架子,带着练几下就跟做操一样肯定很快就能上手。

  本着临阵磨枪不亮也光的侥幸心理,到时候拿这些老学员应付检查,就算是那些六、七段的高手估计也挑不出什么大毛病。

  “我可真是个聪明的机灵鬼!”陈浩满心欢喜地搓了搓手,正打算起身回武馆翻一翻旧学员的花名册时。

  突然,面前这处三江交汇的旋涡中心泛起了一阵白蒙蒙的雾气。

  合阳城这边水系密布,山多雾多,每到清晨、傍晚时分,江面上都容易起雾。

  只是这一次的江雾来得有点汹涌突然,只是眨眼的功夫,整个江面就被一层弄弄的白雾给遮蔽,就连天边还未落下的红日金光能未能穿透。

  附近坐着喝茶的、摄影的、游玩的全都看呆了!

  所有人都在惊叹这美景的同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录影,顺带转发一波朋友圈。

  就连陈浩也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江面中心处发愣!

  因为借着夕阳的余晖和比普通人稍强的眼力,陈浩依稀看见了那处旋涡中心居然冒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出来。

  “卧槽!”

  “那里怎么有个人?”

  “想不开了跳江自杀?还是不小心从游船上落水了?”

  陈浩心中诧异的同时,身体本能一样就冲到了堤坝下方的登船码头。

  为了给合阳城开辟新的文旅创收点,区里特意在文峰古街这边造了个简陋的游船码头。

  码头上除了登船的浮桥以外,还有一排挂着的救生衣和救生圈,为的就是防备有人突然落水。

  “小陈师傅,你怎么来了?”码头管理员常老头见陈浩飞奔过来开口好奇问道。

  “常大爷,刚才有人落江里去了!”

  “借我个救生圈!我下去救人!”陈浩三言并做两语,把身上运动服一脱,抓起一个救生圈就扎进了冰凉的江水中。

  “啥?有人落水里去了?我的妈耶!江上起大雾,我这老眼昏花啥也没看清……”常老头见状浑身一哆嗦,急忙掏出个铁哨子吹了起来,顺便掏出腰间那个平时不怎么用的对讲机按了又按。

  这老头胳膊上系着的红布袖章可是写着大大的“安全员”三个字眼,虽然每天的工作基本就是打酱油在江边闲逛,让上游船的游客提前套个救生衣,每个月工资也只有两千多块。

  这要是当面淹死个人在江里,那他这位安全员的责任可就大了!

  ……

  伴随着刺耳的哨声,景区里驻扎的消防队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

  岸边喝茶的老人、拍照的游客也听到了动静,一个个人头攒动。

  在问清楚有人落水后,一大帮老少爷们就燃起了强烈的围观情绪。

  就连古街里开茶楼、饭馆、卖古董玉器、烤香肠的商贩老板,一听到消息也乌央乌央地赶了过来。

  不一会儿,古街的沿江堤坝上就挤满了各色人群。

  “听说有人跳江啦?”

  “好像有个小伙子去救人了!”

  “见义勇为啊!”

  “这江面上这么大雾气,哪里看到的人嘛?快打报电话叫警察过来!”河道的两岸就跟炸开了锅一样,议论声不止。

  古街这边已经有好些年头没人落水了,这一出“事故”自然就成了附近几公里内的大新闻了。

  至于第一时间跳江救人的陈浩,靠着一身熟练的水下功夫正朝着那处旋涡中心抓紧游去。

  习武之人讲究的除了强身健体以外,最主要的还是行侠仗义的武德。

  在看见有人落水后,陈浩这位醉拳传人自然是本能反应一样跳下江去救人了。

  不提事后会不会因为这突然举动受到嘉奖,光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足够陈浩这个小年轻自我安慰的。

  再加上陈浩小时候经常泡在三江里玩耍,水性还算不错,套着救生圈渡个几百米宽的江面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这三江交汇点水流奇特,越靠近旋涡中心吸扯力就越大,在游过了江边位置后,陈浩感觉后半程越游越轻松,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就借着吸扯力游到了旋涡中心点位置。

  只是到了目的地后,陈浩就傻眼了!

  入眼处尽是白茫茫的雾气,能见度连三、四米都不到。

  别说是救人了,就是让他自己寻个方向游回上岸都变得极为困难起来。

  “人呢?”

  “那个人跑哪里去了?”

  “是我看错了?”

  “不对啊!刚才确实是有个人影在江里头!”

  被冰凉的江水一激,原本脑子发热的陈浩这会儿已经有点冷静下来。

  四周翻涌的江水推着橙红色的救生圈在旋涡边沿处打着旋,他奋力地抬起头在江面上四周打量。

  这时,旋涡中心处的下凹点引起了他的注意。

  只见那略微倾斜内凹的旋涡中心,突然冒出了一点刺眼的金色光芒。

  如果不是陈浩离着非常近,压根就很难看见这点细小的光芒!

  而在金光的照应下,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了江水里。

  陈浩仔细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泡在江水里的人影体型庞大,看个头最少也有2米以上,肩宽体胖,用虎背熊腰形容此人都丝毫不为过。

  不仅仅如此,这个“人”头上还戴着泛黄的竹斗笠,手中抓握着一个金闪闪的物件,腰间系个酒葫芦,背上还插了根翠绿色的长棒,压根就不是普通人打扮。

  “卧槽!”

  “玩cosplay的?”

  “喂!兄弟!你没事吧!”陈浩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见那人没动静,就急忙划着救生圈靠了过去。

  只是刚伸手触碰到那人的肩膀,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得“噗”的一声好似放屁一样,那个泡在水里的身影竟然化作了无数透明碎片,最后在陈浩惊愕的目光中消融在了翻涌的江水里。

  而那人手中抓握的金色物件,则是化作一道流光,猝不及防地钻进了陈浩的右手之中。

  陈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急忙低头一看,只见他的手背上突然多了一个像是被烧红的烙铁烙印过的痕迹!

  这个烙印的图案非常奇怪!

  仔细一看是一头首尾相衔的怪蛇,而在怪蛇的中间处还有一扇缺了一角的紧闭大门。

  “这是纹身?”

  “我手背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个纹身?”

  “人呢?刚刚那个大活人呢?怎么一眨眼就没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异术超能小说

练假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