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雁门关

  魏国撤兵之后,窦建德非常高兴,便也搬师回朝,回乐寿修养。

  没过多久,又传来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隋帝杨广在江都被宇文化及缢杀,隋朝算是彻底灭亡了。

  建德听到这个消息,感慨万千,心里松了口气。杨广虚伪,表面故作善良,安抚百官,善待百姓,天下人因得到他许多恩惠而忠诚于他。

  他残暴的一面也十分明显。他藐视好人,频繁发动战争,有穷兵黩武倾向。修运河,征讨高丽,动用民力过多,引起许多民怨。纵然他有很多借口,但此行为的确伤害了天下人的心。

  杨广平庸,甚至昏庸,无法改变隋朝残暴无道的本质,无数忠良被陷害,百姓被伤害,这样的事一天比一天严重。

  从起事那天,杨广就是他的敌人。如今敌人灭亡,他应该高兴,只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也许因为他一死,天下就更乱了吧。

  隋朝既然已经灭亡,又不知道今后的天下被谁主宰。建德认为自己有可能成为这个主宰天下的人。他要创建一个国家,有自己的国号。

  洺州是个刚刚打下不久的城市,这个城市可谓是河北最为繁华,最有中心地位的城市,如果在洺州建立都城,创建国家,想必能够号令群雄,安定天下。

  所以在立国安邦方面,洺州比乐寿要好得多,于是建德在洺州建都,国号为夏,年号为五凤,从此改称夏王。

  之所以把年号定做五凤,是因为建德上山打猎,忽然看见五只大鸟从天空飞过,这五只大鸟艳丽无比,堪比雄鹰,在他们飞过去之后,又有成千上万只大鸟跟在他们身后,颇为壮观,于是建德就想到了这个五凤的年号。

  夏国建立之前,北方上古郡一带有个贼帅,名叫王须拔,自称漫天王,佣兵数万。他与幽州罗艺产生冲突,数次交战。

  后来他在战场上中箭而亡,他的大将魏刀儿接替他的位置,带领他原来的那群部队,并自称历山飞,统领近十万兵马。

  如今魏刀儿却与罗艺休战通和,大有联合趋势,他们若是组成联军,向南进犯,那建德将非常危险。

  建德思索对策,却也没有好的办法,他问国子祭酒凌敬可有良策,凌敬道:“若想挑拨罗艺和魏刀儿,恐怕还得从粮草这里做文章。”

  “粮草做文章,怎么说呢?”

  “如今魏刀儿佣兵八万气势如虹,然而他却缺少粮草,所需粮草需要从山西运来,从山西运粮,雁门关是其必经之地,如果大王派人扼守雁门关,必然切断魏刀儿的运粮路线,魏刀儿没了粮食,就只能跟罗艺抢,到时候两人就会反目!”

  “主意不错,只是魏刀儿兵强马壮,只怕守不住雁门关。”

  “大王何须驻守雁门关,只需要派几千精骑前往雁门关一带,魏刀儿的粮草部队一旦经过,就劫持,若是魏刀儿派人来剿,我们就躲得远远的。”

  “你的主意不错,我现在就派人布置。”

  于是建德领兵十万北上,到达祝泷县的时候,就让刘黑闼带一万兵马前往雁门关一带游击,打劫魏刀儿的运粮部队,这一万人马大都是骑兵,机动性强,战斗力也高。

  魏刀儿闻知粮草被打劫,非常惶恐,有知道建德如今已经大军压境,又不敢派很多人前去护卫粮草。

  于是他寻思找罗艺合作,希望罗艺借兵三万,帮他驻守雁门关。

  罗艺本是隋朝将领,隋朝灭亡之后,他就投降李渊,挂上唐朝旗子,自以为名门出生,自视甚高,不把农民军放在眼里。

  因而罗艺实际上并不太想和魏刀儿合作,和他通和,也只是权益的息兵之计,如今魏刀儿反而来向他借兵,他便犹豫不决。

  然而建德一听闻魏刀儿准备向罗艺借兵,便内心不安起来,万一罗艺真的借兵给他驻守雁门关,那刘黑闼将很难在雁门关一带劫持粮草,如此一来,计划也就泡汤了。

  为了进一步摧毁魏刀儿军心,进一步挑拨他和罗艺的关系,建德决定袭击他在上古郡一带的粮草,这一次他还是兵分两路,一路还是由范愿带领,为一万人马,主骚扰,混淆对方,另一路由齐善行带领,一万五千马,主要是掠夺烧毁对方粮草,如果齐善行无法得手,那么范愿就带兵抢夺粮草。

  而窦建德带兵从正面进攻,牵制魏刀儿主力部队。

  计划确定之后,就开始行动了,范愿和齐善行分别带兵出城,之后建德也带兵出离开祝泷,前去围攻上古城。

  建德并不强攻,就用投石车不断骚扰,并派人在城下叫骂,扰乱他军心。

  魏刀儿不堪骚扰,带人出城迎战,他道:“窦建德,你个小人,有本事你就下令大军攻城,在那里不断骚扰叫骂,算什么英雄!”

  建德从那临时的军营里面走出来道:“魏刀儿,你果然不是孬种,竟然敢出城来迎战了!”

  “我魏刀儿从来就不是孬种,今天我就要打败你,让你知道来挑衅我的后果。”

  “我来就是为了斩杀你,让你帐下的数万人马,都来到我的账下!”

  “哈哈哈,真是笑话,你真是个胆大妄为的狂徒,今天我就灭了你夏国。”

  “那好,就让我来领教你的高招!”

  窦建德操起大刀,与他打了起来。

  斗了几十个回合,建德占据上风,然而忽然之间,魏刀儿张开大手,使出吸血手的武功,这吸血手能隔空吸人血,吸人武功,非常阴狠而厉害,若是被吸血手抓到无法挣脱,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沦为干尸。

  建德被那吸血手抓到,一时间竟然不能动弹,他只感觉一时间全身麻木,自己的血肉和武功都在往外溢出。

  还好距离尚远,他猛然使力,挣脱出来。

  “你竟如此阴狠,练这等吸血邪功!”

  “武功有何阴狠不阴狠,只要能杀人,就是好武功,你们练的武功不阴狠,不也是一样一下把人打死吗?”

  “那好,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于是建德又和他打,打了几个回合,魏刀儿自己往后退去。建德乘机使出残叶风暴厉害的一招,挥刀旋转几圈之后,地上的尘土被卷成一个小圆球,然后一下打出,魏刀儿来不及躲闪,便举刀阻挡,然而一下子将他打飞在地,叫他口吐鲜血。

  “你也不过如此!”建德道。

  他不敢再战,缩回城内去。

  没多久,他就听到了左翼和右翼的城镇遭到进攻的消息。因为齐善行也不是直奔粮草,而是先攻击了一个防御薄弱的小县城,以吸引魏刀儿的目光。

  “这窦建德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要把我其他城市都攻下,让上古城成为孤城吗?”

  “怕只怕他们打粮草的注意,一旦我们的粮草被劫,雁门关通道又被他们截断,到时候我们更加被动!”魏刀儿大将王暴道。

  魏刀儿听罢,将信将疑,不敢肯定。

  “如果他们的目标不是粮草,而是城市,又该如何?”

  “无论如何都该加派人手前去守卫粮草!”

  魏刀儿既害怕丢失粮草,又害怕丢失县城,一时进入两难之境。

  “将军,当务之急,粮草最为重要,关乎我十万大军生死存亡。”王暴又道。

  “也罢,你带两万人马前去守卫粮草!”

  于是王暴带出两万人马守卫粮草。

  范愿知道王暴带人守粮草的消息,怕齐善行不能成功,于是带人加快行军速度,前往王暴的前方埋伏。

  五千骑兵已经先来到山头一处转弯处埋伏,步兵在后,很快也赶来。

  王暴急忙赶路,没有对前方做好侦查,范愿埋伏在山头转弯处,又不易看见,只有绕过山头,才能在前方看见,而且他将骑兵布置在山头后方,王暴带领部队绕过山弯,往前奔腾,无法发现。

  等待他的部队就要完全走出弯子的时候,范愿带骑兵从后方杀上,王暴的部队措手不及,一时大乱,在大道两侧胡乱跑动,有很多被马撞伤,被踩死,有很多人被砍杀,打斗一段时间之后,范愿的步兵部队也赶到,迅速杀上去。

  王暴的部队本来就已经疲惫消极,如今又看见大堆人马杀来,他们惊慌失措,溃散逃跑。

  王暴本来在和范愿打斗,如今看见大队人马从侧翼杀来,只知道很多,也不知道是多少,又看见自己的部队已经开始逃散,知道败局已定,于是跳上马,带几百人逃跑了。

  齐善行只攻下一座县城之后,就令一千多人守卫,然后带领余下的部队前去抢夺粮草,火速赶路,很快来到魏刀儿存放粮草的重镇太和镇新野仓,并发动突袭,很快将小镇攻陷。

  几十个大小仓库存放无数粮食,只可惜这些粮食带不走,齐善行命人全部将这些粮草烧毁。

  得手之后他们带人返回,探子说道那些守卫县城的魏刀儿军队不敢出城攻击,于是被齐善行的士兵笑话,不过他们不敢大意,火速赶路,回到了祝泷县。

  没多久,范愿的部队也回来了,并向建德说明了情况,建德听罢,对范愿很是赞赏。

  “小弟截杀王暴,乃是为我军立下头等大功啊!”

  “末将不敢,这都是末将该办的,只是遗憾让那王暴逃了!”

  “没关系,如今魏刀儿没了新野仓,撑不了几天了!”

第九章 雁门关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