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谁家少年夜磨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嚼龙在线阅读

嚼龙

仙侠 / 古典仙侠

32.4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3 23:58

书籍摘要: 开辟鸿蒙,谁为道种?仙途漫漫,瑰丽雄奇。少年猎户齐敬之走出大山,一头撞进了这个浩瀚玄奇的世界。一路行来,他诚心正意、勇猛精进,魑魅魍魉尽成刀下鬼,披毛戴角皆作腹中食。蓦然回首,但见孤山残月、群邪皆退避,碧落黄泉、诸圣尽低眉。这正是:我有宝刀如霜雪,千锤万击始锻成。磨刀废石百万块,紫气穿云斗星崩。男儿遇事须放胆,有蛟龙处斩蛟龙。一朝啖得仙佛血,再无虫儿敢作声。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胡二哥456.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大高首.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红尘何处话凄凉.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模拟修仙:从获得顶级霉运开始在线阅读
李雷: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修成为克苏鲁最高神话存在的“阿撒托斯”。 李雷开挂,当把【运气】用深蓝修改成99999999……➕后。系统启动挂逼制裁手段,把【运气】修改成【绝顶霉运】,有意针对。 修仙的人生完了吗? 不。 拥有【顶级霉运】的李雷,从克死同门开始。 然后……系统竟然给他指引了一条修炼成克苏鲁诡异大道。
老鹰逗小鸡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以财通仙在线阅读
修仙四大要素,财法侣地。 为首的便是财! 三十岁的废物宅男穿越成了一个七岁农家小童。 这还怎么修仙? 天阶功法? 无敌仙器? 统统拿钱来换!
挽风轻倚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王氏家族修仙记在线阅读
(家族流、种田流、无系统) 一个默默无闻的筑基家族玄灵峰王家。 一个筑基家族的天才子弟王佳成。 看玄灵峰王家怎么成就王佳成?而王佳成又怎么成就玄灵峰王家? 玄灵峰王家又如何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筑基家族,成为一修仙界霸主,击退万魔。 这一修仙界因为玄灵峰王家而繁荣。 受到重创的灵界,因为王家祖地玄灵峰的蜕变而恢复,甚至晋升为更高等级的世界。
爱喝灵酒的小七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只想安心修仙在线阅读
简介:我只想安心修仙,奈何妖魔祸乱人间。 道人骑驴下青山,做世上唯一的仙,敕封天地万物为神。 群:779247505 V群:812612991(全订)
历史里吹吹风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在线阅读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碧海东皇岛,十八逍遥仙。 天下读书人,七十二书院。金刚明镜台,古刹极乐天。 魔宫不动城,嬴氏三兄妹。天上两轮月,一轮照天狐。 大渎贯东西,蛟龙水中潜。破碎山河洲,妖祖坐雄台。 犹有白衣醉溪涧,张口一吐,啸出半斤剑气,压的天下剑仙,剑气不过二三两。 故事,从清河县开始.......
圆盘大佬粗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在志异世界成神在线阅读
这方世界诡谲丛生,志怪祸乱。 妖魔肆虐,修行大能举手间可翻天地覆。 神明千奇百怪,不知何等物种所任。 生灵艰辛,人道苦难。 修行于心,大劫入世。 携白纸图卷,苏越从荒弃道观中醒来。 发现自己成为县城中百姓们供养的一尊未知神像。 ……
你那么爱生气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道术达人在线阅读
道法通鬼神,拳术洗人心。精魅魍魉怪,通达方为人。
虫梦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人在聊斋,只想当人在线阅读
重生成虎,是守着山君庙混吃等死,还是跟着一帮妖怪割据一方,陆虎感觉这些都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凭借他未来的知识储备,想要赚钱的机会不是没有,什么酿酒炒菜算账背尸他都门清,之后弄点良田娶几房媳妇,怎么也比在这破庙里强。 至于那些除魔卫道的修士,只要自己不作,他们就发现不了我。 至于那些欺压自己的豪门,是佛也有火,真当我这化形大妖是泥捏的啊! 威胁我没用,大不了换个地方,继续当我的富家翁。
愿归来仍是少年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饕魂猎者在线阅读
所谓命运的枷锁,总是在不经意间封锁住我们的行动。 是与天斗?还是听命于自己的命运?亦或是活在当下,沉沦此生? 命运在芸芸众生之中轮回往复,所谓的羁绊亦或是此生我们最难逾越的鸿沟。 消失的记忆……黯淡的情感……封锁的感情……所有的一切又将会怎样去面对?命运的齿轮在悄悄地帮我们做着改变。 最后,谢谢你……陌生人。
金楷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嚼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谁家少年夜磨刀

  月上中天,一片光辉明彻。

  齐敬之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双手将一柄牛耳尖刀横举在眉间,借着月光仔细端详。

  这刀不过尺许长,身窄而刃薄,刀头更是尖利,显然被精心打磨过。

  锋锐、雪亮,泛着令人心悸的寒光。

  刀柄上缠绕的麻绳则是旧物,早被鲜血浸透,呈现出一种难看的黑红色。

  齐敬之缓缓转动着刀身,眸光专注,神情严肃而沉静,绝无半点儿十五六岁少年人常有的浮躁跳脱。

  他的眉眼生得周正,一双眸子更是极具神采,哪怕身上穿的只是针脚粗陋、磨损严重的粗麻衣裳,依旧难掩蓬勃之气。

  也许是常受风吹日晒的缘故,少年的皮肤稍显粗糙,肤色也有些深,此刻被皎洁的月光一照,倒透着几分黄玉般的温润光泽。

  片刻之后,齐敬之弯腰低头,在一旁的水桶里舀了些清水,反手淋在刀身上,随即将刀刃按在了两脚之间的磨刀石上。

  “霍……霍……”

  磨刀声开始有规律地响起,短促、沉闷,循环往复。

  不知过了多久,齐敬之的额头上已然见汗,动作却始终坚定有力,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之意。

  “半夜磨刀做甚?”

  少年背后的堂屋里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房门随之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老汉披着褂子走了出来,在齐敬之的身后站定。

  这老汉的鬓角已白了大半,但身形魁梧、腰背挺直,不见丝毫佝偻老态,只是脸上似有病容,略显晦暗。

  等他看清少年手里的刀,脸上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竟然是这把?从小你就宝贝得紧,细细包好了封在匣子里,没事儿就喜欢对着它说话,睡觉都要抱在怀里,连阿爷我轻易都碰不得,怎么今天肯拿出来狠狠打磨了?”

  少年动作一滞,旋即恢复如常,状似不在意地道:“谁让我爹只留下了这么个念想呢?他将这把刀给我,不就是让我拿来用的?我记得阿爷说过,这刀是真正见过血的,剥皮剜心无不爽利,更能辟邪禳凶?”

  闻言,齐老汉的表情变得愈发复杂起来,闷声说道:“哪里有邪?哪个是凶?你年纪不大,气性倒不小,心眼儿更是针尖一般!自古民不与官斗,任你把这刀磨得再锋利,又能济什么事?”

  “横竖也是睡不着,就想着找点儿活计来做,也省得胡思乱想,这法子还是阿爷教我的。”

  齐敬之依旧没有回头,边磨刀边笑着说道:“阿爷也莫要说我,你还不是在榻上翻来覆去了大半夜?你若是睡得安稳,我才不磨刀吵你嘞。今儿郎中可说了,你背上的伤还没好利索,要多歇多睡……”

  话还没说完,就被齐老汉的冷哼声打断:“区区二十脊杖,你阿爷我还没放在眼里,在家休养了这么多天,早就不妨事了。倒是你……心里头存了不该有的念头,真要发作起来,可就不只是伤筋动骨这么简单了。”

  齐敬之闻言笑了笑,没接齐老汉这话茬,而是话锋一转道:“阿爷,白日里我进城给县里大户送野味,听人说南岗的猛虎又害了十几条性命,连县衙派去捕虎的猎户都死了几个,县里往南去的商道这回算是彻底断了。”

  齐老汉听了,脸上登时露出几分怒容,嗓门也随之大了起来:“我月前就跟县里禀告过,南岗那头虎能识机关、避陷坑,怕是已经成了精,绝不是区区几個猎户能招惹的,赶紧去郡城求援才是正理。”

  “县尊老爷本待点头,偏那典史是个才上任的愣头青,一心要显手段,说老汉我是临阵退缩、妖言惑众……嘿,二十脊杖也就罢了,他是朝廷命官,要打便打,只白白害了这许多条性命,真是作孽!”

  齐敬之已经不是第一次听齐老汉提起这事儿,愤懑之余,仍是有些难以置信:“阿爷总说那头虎不寻常,可若是这世上当真有妖魔精怪,我好歹也跟着你在山里横行了几年,怎么从没见过?”

  “你才多大,也敢说什么横行?阿爷我当年在战场上挣命的时候,什么邪门的事情没见过?豺狼虎豹在尸堆里吃得肚圆,就连眼神儿都与寻常野兽不同,小队人马遇上它们,那就是个死字!”

  齐老汉看着跃跃欲试的孙儿,正色道:“南岗上那头猛虎是个狠茬子,不拘它是妖是怪,咱爷孙只管远远躲开就是了。”

  “纵然躲得过初一,怕也躲不过十五!”

  齐敬之倏地停下磨刀的动作,回头看着齐老汉,认真说道:“阿爷已经恶了典史,那厮又不像是个有肚量的,虽说借着伤重难起的由头避开了一回,可如今虎患愈烈,咱家本就是猎户,打虎的差事早晚还要落到头上……”

  少年说到后来,眸子里、语气中皆是多了几分冷冽之意:“都说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若不早做些准备,到时岂不是任他拿捏、白白送死?”

  齐老汉人老成精、世事洞明,自然听懂了孙儿话里的意思。

  他默然片刻,叹息道:“不论哪只虎,都不是咱爷孙惹得起的。也是怪我,原不该教你弓刀拳脚,将伱的性子养得这样野,自小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可是咱家的独苗,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做那些个负气轻生的勾当!”

  说完这话,齐老汉也不等孙儿答应,气呼呼地转身进屋,把房门砰地关上,末了还撂下一句:“要做也是你阿爷我先来!”

  时间不长,屋内竟是鼾声大作。

  齐敬之会心一笑,终于停止磨刀,在石凳上坐直了身子,默不作声地看向前方。

  他们爷孙俩所在的村子叫山前村,位于县城西面小松山的外围。

  居住的这处院子建在一座无名小丘上,占据了阳坡半山腰处的一块平地,视野极为开阔。

  少年的视线越过篱笆墙,看向沐浴在明月光辉之下的万顷松林,耳中夜风呼啸、松涛阵阵,隐隐还夹杂着狼啸猿啼之声。

  他就这样看着、听着,心中的戾气忽然就消解了大半,又有豪气生发、充盈肺腑。

  山民猎户以手中弓刀取食挣命,虎豹豺狼不过腹中食、身上衣而已,绝非外头那些土里刨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本分人家能比。真要翻了脸,血溅五步之后往茫茫大山里一钻,别说一县典史,便是当朝国主又能如何?

  齐敬之一坐就是大半夜,直到星月渐渐隐去,东方天际一轮红日跃出。

  赤红霞光洒在脸上,满目光辉灿烂。

  少年的耳朵动了动,确定阿爷还在安睡,当即站起身来,将牛耳尖刀端端正正地摆放在石凳上,对着这柄凶刃躬身拜了三拜。

  “先贤有言,祭神如神在!”

  他嘴唇翕动着,轻声说道:“我祖孙二人性命,今日皆托付于君!如蒙不弃,必以血食相酬!”

  极为严肃地祝祷完毕,齐敬之低头将左边袖子挽起,露出了绑在小臂内侧的刀鞘。

  他小心翼翼地将牛耳尖刀塞进鞘里,又将衣袖放下,兜住了靠近手腕的刀柄,还试着挥动了几下手臂。

  一切准备停当,少年默默转身,大步向着院门走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