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切的开始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弃子求生在线阅读

弃子求生

奇幻 / 另类幻想

4.26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1-20 15:07

书籍摘要: 这是一段我与我兄弟于这世界探索的迷离故事。我拿着一本去世师父留下的书,用尽手段却也无法带他逃脱那个结局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还看过

另类幻想小说推荐

平行怪谈在线阅读
万万没想到一把游戏,会让一个屌丝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 丧尸围城!神秘武器!基因突变!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去,这是生化危机吗? 为什么这里的武器我都不认识? 喂,那位大哥放下你手中的刀好吗? 我居然被群殴了!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鬼?
冷晴川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圣人十二宫在线阅读
一个从初中就有构思的故事,经历了时间的沉淀,大学便正式开始写作,分享这梦幻的幻想。
徐子世家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战兵利昂在线阅读
这是大宇宙时代,众多文明在大宇宙中竞争共存。 这一天,太空中漂流的逃生舱被发现, 最后的战兵利昂带着神秘诅咒走进大宇宙时代,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现如今,英雄无觅,新魂持刃求生。 PS:已完本《巫师亚伯》、《超凡大卫》等书,品质保证,敬请收藏。
吃瓜子群众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黑化从变成骷髅开始在线阅读
一个暮气沉沉的世界,一具奇异的骷髅,一个重获新生的灵魂,三者之间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且看黑化从变成骷髅开始,一具骷髅搅动一界风云。
偷猫粮的小猫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在线阅读
能看到主角光环,但自己却不是主角; 在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作为一个命中注定的配角,似乎只能混吃等死了; 又或许可以偶尔当一次天使投资人? 看透这个世界的本质以后,科林决定——接受命运的安排,做一条咸鱼! 主角打怪缺武器? 我借给你! 主角泡妞缺自信? 我安慰你! 主角想成就一番事业? 我做你的天使投资人! 明知道你能赢,我当然敢全压! 咦?你的主角光环怎么没了?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这是一个沙雕的故事,也是一条咸鱼的故事。 当主角太累了,还是混吃等死比较适合我… PS:不要听别人乱说,作者真的是美男子! PPS:不要在本章说tui我了好吗?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木木木子文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记叙之事在线阅读
一次普通的北极之旅,有着不普通的故事。
枫烊汤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刚得扮演系统的我加入聊天群在线阅读
……聊天群中扮演超兽冥王洗脑全群,OVERLORD中带领群员扮演骨傲天幻想的假想敌,超神中扮演昊天上帝上演一出神话复苏!!!武动,斗破,遮天……简介无力,请看正文!!!
完梦之笔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真幕后黑手在线阅读
悠悠荡荡,正吾乾坤。 上通黄庭,下射涌泉。 林帆获得创造神格,在无数网文的熏陶下。 他成立了几个方案。 方案一;创造系统,比如美食系统激发人心中喜悦快乐,也可以创造恐吓系统,吓人,激发人心恐惧幽暗。 方案二:仙佛显圣,震惊世人,收集情绪。 方案三:超凡游戏,招募玩家收集情绪,保证情绪完美吸收。
浮云摇晃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异世界最强佣兵团在线阅读
“其实,我真的只是想趴在柜台上,做一条咸鱼而已”——陈风
剑若筱雨
日更千字
另类幻想
当前位置: 奇幻 另类幻想 弃子求生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一切的开始

  “老哥,你上次搞得那个局是真牛啊,可这次没过多久领导给我改位子了。”陈实激动地一手握着方向盘一边和副驾上的男人说着。

  副驾上的男人眯着眼假寐,外面用一件黑白相间的夹克盖着。

  “那株绿萝和我隔得远了,本来在最后的位子也变了中间,你说这咋办啊。”陈实继续说着。

  男人没有睁眼,打了个哈气说道:“水养绿萝助水乘风,你中间隔了人,又断了靠山,自然局势破了。”

  “老哥你快别睡了,再给支个招,兄弟我就等着靠你升官把妹呢。”陈实用手摇了摇男人的胳膊讨好着笑道。

  自从上次马自在给陈实改了局,最近他不仅成了小组组长的备选,母胎solo的他还找到了对象,一瞬间马自在就成了他眼中无所不能的人了。

  马自在睁开眼睛斜看着陈实道:“有方法,但是不太好布。”

  “嘿嘿。”陈实立马从主驾的夹层中拿出来一根中华,递进了马自在嘴里道,“我就知道老哥最心疼我。”

  “妹子分手了才知道急着找我,合着祖宗那点东西全给你糟蹋了。”马自在点燃中华,瞟了陈实一眼道。

  “老哥快别卖关子了,不仅是把妹的事,不升职我这个慢性头风也没钱治啊”陈实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后脑道。

  往窗外吐了口烟,望了眼阴蒙蒙的天和不断后退的林木,马自在缓缓说道:“九天之上有风,地底之下有刑,如果你能取无根水、井水和玄武湖中的水按照相同比例调和起来养鱼催运,升值加薪抱得美人归都不是事儿。”

  “养鱼,以前没听你说过啊。”陈实继续一边开车,一般说道。

  “活物拿来催运当然不比死物,对布局者的观察能力要求更高,布局不当也有反效果。”马自在一边说着一边挪了挪许久未动的屁股。在车上坐的时间长了,下半身有点麻木。

  “哎呀,老哥有你我还烦什么,你怎么说兄弟我怎么做。”陈实一边说着一边把上身衣服拉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一直从右边肋骨处延续到了胸口。

  “那年你家拆迁,那拿刀要跟你动手,我这不二话没说就帮你挡了嘛。”

  马自在赶紧给他把衣服盖上,他知道他跟陈实十三年的兄弟,这个肯定会帮他的,他想了想说道:“去拼汐汐买六条黑色的金鱼,再买一口透明方缸,明天有雨接点雨水,下班之后再去玄武湖取点湖水,至于井水,去我奶奶家取就行。”

  接着马自在又说道:

  “放在公司办公桌东南角,记住鱼死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嘞哥,接下来去哪?”陈实听见了方法,有些激动地说道。他知道老哥一出马那云南的小妹还不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泡个澡吧,突然感觉有点凉了,拔拔寒气。”马自在把夹克披上说道。

  “好嘞老哥,还是青沐水会吧,泡完之后还能躺着看会电影,哎,舒舒服服。”陈实下意识踩了踩油门说道。

  ......

  雾气蒸腾,感受着略烫的水温遍布全身,马自在和陈实躺在泡澡池子喷泉处,头顶盖着块白色毛巾,享受着暖流覆盖全身的感觉。

  马自在身形纤细,眉眼轮廓深邃,带着圆形复古眼镜,陈实体型高大,两百来斤,有着标准的南方人长相,也是那种面部比较平整的,有着一个双眼皮,一看就是那种乐于助人的胖子。

  半刻之后,陈实缓缓说道:“老哥,你说你师父他老人家怎么没给你寻个金銮凤命的媳妇,搞得你现在还苦齁齁做程序员。”

  马自在没好气地撇了他一眼道:“我师父有那本事,也不至于每次去球馆打球都要蹭我的球了。”

  说完之后,马自在闭上了眼睛,像是享受池子中浸泡。他知道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很久都没见过老爷子了,偶尔几次通电话也是草草说了两句。师父曾经告诉过他,金门之人不得善终,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罢了罢了,后面有机会还是去看他下吧,起码也再顺点玩意不是。

  陈实这时候已经在冲洗,准备排队搓澡了,这种老澡堂,就三张床,三个搓澡师父,人又多,难免要排队。

  “啊!!!!”突然澡堂传来一声尖叫。

  马自在突然一惊,差点呛了口洗澡水,朝着搓澡的地方看去。

  那地方瞬间一片混乱,有的人毛巾都没拿上就往外冲去,其他人则是围在一旁,有的大声喊叫,有的去搀扶跌倒的搓澡师父。

  马自在还没看明白,只见陈实一个飞快走了过来,两百斤的身躯,这时候走的飞快,他凑到马自在耳边,气息急促地说道:“老哥,刚搓澡那人好像没气了。”

  马自在心中一惊,顿时面部苍白,这二十几年还没碰上过死人的事呢。

  你说这好巧不巧,还刚刚泡过一个池子。顿时心生晦气。他赶紧从池子中站了起来,往那搓澡师傅的地上靠过去,只见一人大小的搓澡床上睡着一个面部铁青的男子,一丝不挂地仰卧着朝上,身上不时有水滴低落。旁边搓澡师傅半蹲着,右手被另一名澡客搀扶着,双腿打着颤,眼中尽是恐惧,一边指着躺在上面的尸体说道:“刚刚还是好好地,他自己就没气了!”后面他还在断断续续的呼喊着,因为惊吓,语序不清。

  还有些胆大的澡客,在尸体上摆弄着,似乎想要做心肺复苏之类的抢救。

  伴随着浓浓的雾气,和这不太现实的场景,马自在一阵头晕,他使劲抚了抚自己的胸口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随着马自在心中震惊逐渐沉淀,他一把拉着陈实的胳膊便往外走。

  “老哥,这就回去了?”陈实还望着搓澡师傅的方向不解道。陈实虽然震惊可从小经历了几件事,让他也不至于多太过惊吓。

  “回去?你回的去吗?”马自在顺手从浴室前台拿了毛巾,这时候一颗心还是怦怦跳,继续说道,“待会警察来了你就光着身子做口供?”

  这时候意识到这点的陈也拿起毛巾飞快的擦起身子。

  “老哥,那人是死了吗,会不会休克了?”陈实用毛巾给马自在把背部擦不到的部分擦了擦道。

  “死肯定是的,耳后已经有小块尸斑了。”马自在一边穿起衣服,一边推测,“不过在澡堂中,不管是猝死还是长时间休克致死,死者没有任何挣扎表象,以至于搓澡师傅都没有发现就太不对劲了。”

  伴随着外面阵阵警铃声响起,男浴室门帘被拉开,几名民警进入了澡堂排查,而马自在陈实等一众澡客和工作人员也被有序接去了东山派出所进行口供的录取。

  ......

  望着透亮漆黑的星辰,马自在吐了口气,把衣服裹着更紧了。他站在派出所门口的石狮子旁等着陈实,想着刚刚在玻璃房间内跟着警方录口供就打了打寒颤。这么多年第一次进派出所,也是第一次在嫌疑案发现场。想抽口烟放松一下,摸了摸上衣口袋,发现陈实车上的烟也没带下来。这两年因为要还房贷的原因,他几乎不开车,而最方便的出行也是陈实开车带他过去。

  没了兴致的他,突然看到,在红蓝光背景下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材高大的挚友。

  陈实兴奋地和马自在招了招手,小跑着下了台阶,走到马自在身边道:“老哥,知道你没带烟。”说完从上衣口袋掏出他的百家烟。

  所谓百家烟,就是平时有谁散的好烟不舍得抽,就放在一个烟盒中,导致一个烟盒中有四五种甚至更多的烟。从烟盒中又掏出一支大龙递给了马自在,自己拿出了一根小苏。

  “这种时候咋能没烟呢?”陈实叼着烟边给马自在点着边说。

  马自在用手挡住打火机的火道:“你那边怎么样?”

  “害,我们俩干干净净,能有啥,就给那搓澡师傅吓得不清。”陈实深深吸了一口烟道,“警方说死亡时间在三小时以内,应该是心梗之类的突发性疾病。”

  陈实是老招帽,就是跟啥人都能自来熟,停车时候跟门岗大爷都能聊半个小时,估计刚刚也是跟着警察叔叔一顿闲聊。

  “三个小时?”马自在听后一阵悬疑。

  那死者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刚刚瞥了一眼他耳后的尸斑,死亡时间到目前为止起码有五个小时以上。马自在平常除了喜欢打羽毛球球也偶尔喜欢看看灵异犯罪小说。

  “怎么了,这是人家法医专业的尸检结果。”陈实对自己获取的情报相当自信,刚刚他从前台的小姐姐到法医人员再到负责相关案件警官都尽可能聊了一通,虽然人家也是抱着尽快让他离开的心态和他说了点不重要相关事项。

  “行行,这天这么冷赶紧打车回去吧。”马自在也不需要多纠结,毕竟也跟他无关。

  他跟陈实一前一后往铁门门口走去,一边拿着手机打车的他,一边问着陈实:“对了,你出来都这么迟,我咋没看见那个搓澡师傅出来。”

  “他毕竟是主要涉案人员,当然要重点盘问。”陈实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岗亭,躲避着寒风,脸上映着时不时飘过的红字。

  “他也可怜,四五十岁来南平打工,无儿无女,无父无母,哪见过警察盘问那阵仗,就在门口抱着警察大腿大哭一通呢。”陈实刚刚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搓澡师傅在讯问室门口,跪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喊。

  南平作为国内的老牌二线城市,大几千万人口,其中外来务工人员起码占了五分之一,而这种四五十岁还在澡堂的搓澡师傅多半身世凄苦住在几人的合租房。经过了这么一件事估计澡堂也不敢用他了。

  马自在盯着手机上逐渐靠近的出租车逐渐有些出神。这一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他只想上床好好睡上一觉,毕竟明天他还要上班呢。

  把手上一点烟屁股掐灭,他拍了拍陈实肩膀,示意出租车已经到了。

  坐上车,瞬间隔离了寒风,马自在感觉困意上涌,把头搭在了副驾的玻璃上,望了望了东山派出所门口电子屏飘着的红色标语,他的眼皮越来越重。

  “老哥,那个搓澡师傅总有点熟悉的感觉。”陈实在后排玩着手机说道。

  “嗯......”马自在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怎么了。”

  “叫什么......汤启波,对汤启波!!”陈实越发肯定。

  陈实在前台和小姐姐闲聊的时候专门看了眼搓澡师父的报告,其余小字没咋看见,就看见名字那几个大字。

  “汤启波?!”马自在瞬间累积的困意退去,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他再一次望着窗外不断退去树木喃喃自语道:“汤...启...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