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修仙皇帝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我在大明改稻为桑在线阅读

我在大明改稻为桑

历史 / 两宋元明

18.11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5 17:06

书籍摘要: 正德十六年,“大忠臣”严嵩还在国子监当教书先生,“老实人”徐阶犹自寒窗苦读,大明朝却悄悄然迎来了它的第十一位主人。“咳咳,改稻为桑乃是国策,还是要施行的!”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21213131856107.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2名:独饮独醉哟.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书友20220124102052378.
    书友等级: 见习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就业路上屡被蹂躏的古汉语专业研究生,回到了明朝中叶,进入了山村一家幼童身体后的故事。  木讷父亲泼辣娘,一水的极品亲戚,农家小院是非不少。好在,咱有几千年的历史积淀,四书五经八股文,专业也对口,谁言寒门再难出贵子。  国力上升垂拱而治;  法纪松弛,官纪慵散;  有几只奸臣,也闹点倭寇;  但总体上可以说,这是士大夫自由滋生的沃土。  一个寒门崛起的传奇也就从这里生长了。  谨以此文向所有的穿越经典致敬。  PS:寒门崛起书友群:219,803,021;寒门崛起全订阅群:254,292,459欢迎大家入群互相交流,欢迎大家与我沟通交流。
朱郎才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钢铁大亨在线阅读
穿越明末蓟镇遵化古城,接收一家冶铁坊。看主角用铁和火重整万里河山。
漫卷诗书万点花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重生朱标在线阅读
洪武二十五年,史上权力最大太子英年早逝。 他死了,但没完全死,因为他发现自己如同一个散落在阳间的阴魂一样,看得见,听得着,可是却触碰不到,别人也无法感知他的存在。 于是他便一直在附近游荡着,亲眼见证了父皇的驾崩和皇儿的登基,或许就这样看着大明千秋万代也不错。 直到他亲眼见证了靖难之役,土木堡之变,煤山自尽。 他很愤怒,却也无可奈何,只有无尽的悔恨。 他凝视着歪脖子树上那两道随风飘荡的身影...大明就这样结束了吗,这时他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标儿快醒醒,今日是你父亲登基的日子...”
问烟不是天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朝伪君子在线阅读
孝宗皇帝中兴大明,正德小子荒唐浪荡,士子激昂空谈江山,厂卫番尉如虎如狼。  机会与危机并存的年代里,大明盛世的熙攘中,一个名叫秦堪的年轻人,吹皱了一池春水。  当他以风度翩翩的优雅姿态为非作歹时,大明的文臣,武将,太监们心中对“君子”二字的定义终于彻底颠覆了。
贼眉鼠眼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武装明末在线阅读
一次意外,让方云来到了明朝末年。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流贼漫山遍野,海盗呼风唤雨,奸臣叱咤风云,文官贪钱,武将怕死,塞外建奴铁骑汹汹,杀人盈野。方云一介升斗小民,如何在风云变幻的明末,守护万里山河
潜水攻城狮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挽明:从在野侯爵开始在线阅读
后世称呼王宏宇为:  晚明横空出世的勇者,17世纪的东方战神。  皇太极听闻头痛欲裂,黎塞留高呼不可战胜。  魏忠贤的合伙人,李定国的提携者,宋应星的培育者。  新百家复兴的主导者,全世界大学的构建者。  佛罗伦萨因他再度文艺璀璨,塞维利亚为其运送黄金白银。  打赢东方三十年战争,终结西方三十年战争 ……  他却从不骄傲,提醒自己道:“我永远是大哥、二哥的好三弟。” QQ书友群:872841681 快来加入吧~
雪豹导弹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最狠暴君在线阅读
天启七年,这是大明朝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此时,小冰河期已经席卷了整个大明,凌冽的寒风肆无忌惮的吹打着土地兼并严重的大明。 此时关外的野猪皮之子刚刚继承汗位。 此时李自成还在米脂捧着大明的铁饭碗,张献忠还在乡下给人打铁。 此时东林党与阉党还在肆无忌惮的在朝堂上扯皮。 此时在信王府,《君主论》的精神继承人、《厚黑学》的传人、未来的大明公司ceo奥古斯都.朱(又名:朱由检),正在思考着如何才能拯救大明。 大鸟转转吧交流群:970630754
当代罗汝才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迷茫大明在线阅读
如果明朝早一点引进推广美洲高产农作物,  如果明朝改变怀柔远来的外交政策,  如果明朝解除海禁,嘉靖新政更彻底一点,  当主角穿越到嘉靖年间,一起都成为现实,  私建海军,逆而篡位,振兴大明,开启属于明帝国的大航海时代!
塞外流云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朝小公爷在线阅读
好容易白板熬到高级神装的大号,就这么没了被丢到明朝白板重练张仑很森气。 好扑腾的性子,让他闲不住终究把大明扑腾成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会驶向何方的世界…… 读者群:274774047
贪狼独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在大明改稻为桑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修仙皇帝

  大明正德十六年。

  在安陆州去往京城的官道上,数百名盔甲齐备训练有素的骑士簇拥着两辆宽大而华丽的马车一路前行。

  朱厚熜(cong)坐在前面一辆马车里,正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

  他本是后世一名在校大学生,不成想在一次体检中查出患有白血病,虽然努力抗争,但最终还是不敌病魔,也许是老天爷可怜他,重生后生在了一个王侯之家。

  托前世爱读明史的福,自打他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后,便只做一件事——准备接盘当皇帝,因为朱厚熜就是史书里二十多年不上朝,整日修仙炼丹的嘉靖皇帝。

  这不,前不久正德皇帝朱厚照驾崩,因其无子,内阁首辅杨廷和在与张太后商量后,决定迎立朱厚照的堂弟,也就是朱厚熜为帝。

  车轴吱呀吱呀得转动着,连带着马车也晃得厉害,车窗外山峦起伏不定,飞逝而过。

  朱厚熜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古代的官道可无法与现代的高速公路相比,马车的减震性也很差,饶是他年轻身体好也扛不住。

  掀开帘子,朱厚熜唤来近侍问道,“到京城还有多久?”

  近侍回道,“明天上午就能到,朝臣们准备在东安门迎接殿下!”

  呵呵,他们可没那么好心,不给我下马威就不错了,朱厚熜苦笑,明朝的这帮大臣,脾气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自己又是外藩入继大统,没点本事指不定要被欺负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朱厚熜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你去把陆柄给我叫来!”

  ……

  次日,京城东安门外人头攒动,此时虽然已是初夏,但天气还是有些寒凉,对于首辅杨廷和这样年届六旬的老人来说,更是有些难捱。

  他头戴幞头,身穿绯色仙鹤补子官袍,颌下一缕清须,遥望南方,目光复杂,既有期待也有忧虑之色。

  当年孝宗皇帝朱佑樘十分器重他,特意选派他担任太子朱厚照的老师,他原本以为可以辅佐出一位圣明天子,谁料朱厚照登基后竟然跟刘瑾等人打得火热,把政事都给荒废了。

  想到这里,杨廷和便自感辜负了孝宗皇帝的嘱托,而在他身后,几名朝臣正在小声议论即将即位的兴王朱厚熜,言说这位王爷能言善辩,文思过人。

  这时,南边的地平线上来了一大队人马,不用说,自然是朱厚熜一行到了!

  只见一辆装饰华美肃重的四驾马车居中,周围跟着一圈宦官侍从,最外面则是王府的左右二卫兵马。

  待马车来到近前,首辅杨廷和率一众大臣上前见礼,“臣杨廷和恭迎兴王殿下!”朱厚熜还未正式登基,因此现在只能称呼兴王殿下。

  按照礼仪,现在朱厚熜应该下马车与众大臣见礼,然而久久过后,马车里却不见丝毫动静。

  群臣面面相觑,莫非兴王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首辅杨廷和鼓足了声音,再次大声道,“臣杨廷和率京中文武百官在此恭迎兴王殿下!”

  一阵轻风拂过,锦旗卷动,马车里仍然没有丝毫动静。

  这时,一名宦官站出来道,“各位大人,王爷已经先去仁寿宫觐见太后了,不在此处!”

  首辅杨廷和猛然抬起头,一脸的难以置信,合着他们在此耽搁了一上午都白忙活了?

  仁寿宫里,雍容华贵的张太后正拉着兴王大妃蒋氏的手倾述道,“妹妹,我命薄啊!孝宗皇帝早早便撒手而去,只留下我们孤儿寡母,没成想现在他又离我而去,这是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说完,顿时泣不成声。

  张太后的命确实不好,她老公孝宗皇帝才三十六岁就挂了,儿子正德皇帝更命短,三十一岁就挂了,死的时候更是连个儿子都没留下,彻底让她失去了指望,换成普通人,那就是活生生的祥林嫂啊!

  便是一旁的朱厚熜早有准备,见此场景,也不由唏嘘不已。

  这边,听到张太后的哭诉,兴王大妃蒋氏心里也不好受,她老公兴献王朱祐杬前年死的时候才四十四岁!换到后世都算得上是英年早逝,长子朱厚熙更是只活了五天便夭折,幸好次子朱厚熜安安稳稳地活到了现在!

  心思玲珑的兴王大妃蒋氏一把将身旁的儿子朱厚熜拉上前,“快跪下,给你皇伯母磕头!”

  朱厚熜于是老老实实地跪在张太后面前,给她结结实实地磕了几个响头,“皇伯母,侄儿虽不才,但愿意奉养您终老!”虽然明朝开国以后老朱同志严令后宫不得干政,但眼下朱厚熜是否能当上皇帝,还真少不了张太后的支持。

  张太后见朱厚熜如此懂事,心中倍感安慰,急忙让宫女把他扶起来,拉着兴王大妃蒋氏的手,抹着眼泪道,“妹妹有心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一名宫女进来禀告道,“启禀太后,杨阁老和六部大臣们在外求见!”

  “来得好快啊!”朱厚熜心道,他之所以虚晃一枪,首先来此,为得便是能抢先落下一子,稳住张太后!

  前世正是由于张太后的支持,杨廷和才能在“大礼仪”上,率领六部大臣将嘉靖皇帝死死压制,逼得嘉靖皇帝干出贿赂大臣这种糗事。

  “请他们进来吧,也好商议一下今后的大事!”张太后抬手道,所谓的大事其实就是指朱厚熜登基的事,自从正德皇帝死后,国朝无主,首辅杨廷和总揽朝政三十七日,权势都快比得上皇帝了!

  杨廷和率领诸大臣依次而进,拜见张太后后,便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兴王朱厚熜,只见少年神明俊朗,容貌端正,目似飞电!

  杨廷和心里稍微有了底,就他的第一感觉来说,朱厚熜再差也当是中上之资,不会差到哪里去!

  毕竟是他首先提议立朱厚熜为帝,要是朱厚熜像汉朝昌邑王那样二十七天干出一千一百二十七件荒唐事,他是要为此背负万世骂名的!

  “杨卿家!”张太后介绍道,“这位是兴王大妃!”张太后指着坐在一旁的慈穆妇人道。

  杨廷和遂拱手深深一礼。

  兴王大妃蒋氏点头权做回礼。

  “这位便是兴王殿下!”张太后指着朱厚熜介绍道。

  杨廷和再深深一礼。

  朱厚熜可不敢倨傲,立即拱手回礼,显得无比谦敬。

  “今日来时,母妃和我商量,要先来宫里拜见太后,这才未按计划从东安门入城,还请杨阁老见谅!”朱厚熜解释道,此举毕竟拂了杨廷和的脸面,还是要说明白才好!

  杨廷和连忙道,“不敢当兴王如此大礼!”

  张太后也打圆场道,“所谓事急从权,杨卿家不要往心里去!”

  杨廷和只好道,“此事不过一件小事而已!”

  见气氛缓和下来,六部九卿也已到场,张太后知道该说正题了,于是道,“杨卿家,国不可一日无主,现在兴王既已到达,这登基事宜如何安排,你给大家说一下!”

  杨廷和道,“我与礼部尚书毛大人商量了一下,初步定在下月初六举行登基大礼!”

  现在距下月初六还有二十多天,看来杨廷和还不想把权力让出来,朱厚熜心想。

  张太后一听,顿时有些不高兴,虽然国朝严令后宫不得干政,但不代表她缺乏政治智慧。

  杨廷和大权在握,着实让她有些不放心,在她看来,权力还是在自家人手里要好些。

  于是直接了当道,“我看今天就挺吉利,六部九卿也在,不妨就在奉天殿举行登基大礼,好早日安定天下民心!”

  杨廷和确实是想借这个功夫,再观察朱厚熜一番,但眼下张太后主意已定,他也不好再劝,否则倒显得他不愿放权。

  因此,他只得应道,“是!”

  就在众人以为大事已定,簇拥着朱厚熜前往奉天殿举行登基大礼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切,“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