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祖宗她在修仙界逆天改命

老祖宗她在修仙界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老祖宗她在修仙界逆天改命

安小杦

玄幻言情·异族恋情·12.54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02-05 21:28

沐小黎,玄域内定第一宗门宗主,好不容易干掉女主,谁知,在天劫降临之时,被师兄算计,修为被夺,骂名满身,又被门派丢出去当了替罪羔羊,最终一命归西。谁曾想,竟重生到五百年前,掌握先机。一手惊天医术,活死人肉白骨。一手九天玄剑,剑术出神入化。炼器,炼药,画符,收灵宠,收买人心。从一重天踏上九重天,先下手为强,将仇敌赶尽杀绝。沐小黎:既往不咎这个词太虚伪,我喜欢风水轮流转,往死里转。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香消玉殒

  九重大陆。

  玄域。

  鹅毛大雪纷飞。

  灵都——乱葬岗。

  白骨森森,横尸遍野。

  腐臭的尸体肆意丢弃,偶尔出现几匹狼在这边寻找食物。

  沐小黎死了。

  尸体被大卸八块,挫骨扬灰,连一个坟都没有。

  人死如灯灭,伪装不攻自破。

  她以虚无缥缈的状态飘荡在各界,目睹踩着自己尸骨上去的人过得何等逍遥快活。

  剧本男主对她没有一点感情,只想利用她的喜欢排除异己,为日后登上掌门之位做铺垫。

  煞费苦心除掉的女主其实还活着。

  了无音讯的三个徒弟实际被男主杀害。

  门派弟子打心底不服她,背地里流言蜚语,造谣生事,为门派树敌无数。

  世间无一人挂念她的好。

  勾结魔域,为祸人间。

  罪大恶极,屡教不改。

  死有余辜!

  这是世人对她的评价。

  ……

  魔域——九幽之地。

  雪灵山禁地,终年天寒地冻。

  她来到结界前,冰冷的玄铁链限制着他。

  少年一袭白衣胜雪,白衣上的云与山若隐若现,长发束起,盘腿而坐,蓝色的眼眸带着几分寒意,拒人于千里之外,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一个木雕,旁边放着一副面具

  狐狸木雕!!

  鬼面人面具!

  沐小黎震惊万分,情绪涌上心头,心如刀割一般。

  原来,他是她小时候救过的狐狸,也是一直暗中帮她的神秘人。

  她以为是他杀害了灵灯村的人,在门派弟子咄咄相逼下,散尽修为将他封印。不料修为尽失之日,她被大师兄抓住,灵根被挖,筋脉被挑,内丹被夺出来献给上官灵婉。

  她这一世,就是一个笑话。

  拼尽全力改变自己剧本里的宿命,却遭到更严重反噬。

  意识越来越模糊。

  灵魂要消散了。

  她悔恨,自责,不甘闭上眼睛。

  却不知,那人拿命相搏冲破封印,寻找证据,为她洗白,将迫害她的人,一个一个送走,找寻一切办法,想让她回来。

  ——————分割线

  五百年前,九重大陆,玄域。

  痛——

  眉头紧蹙,意识逐渐清醒。

  夜黑而阴沉,周围白骨森森,横尸遍野。

  这是地狱吗?

  她不是死了,怎么还活着。

  “前辈,你终于来了。”

  “你是?”

  面前出现一个红衣少女,少女的容颜和她有六分相似,她以半透明的状态出现,手上拿着一面青绿色的古镜。

  “我叫凤小黎,是我用昆仑镜碎片呼唤前辈的,只求前辈替我报仇雪恨,找到我失踪多年的父母,让我九泉之下得以安心。”

  “昆仑镜?怪不得呢。”

  上古神器,通晓天机,穿梭时空之力。

  她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

  这少女倒有几分胆魄,自损一千这般狠毒的事,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

  “一山不容二虎,一具身体只能有一个灵魂。”

  “我愿意将身体让出,让前辈活下来,只求前辈帮我了却心愿。”

  凤小黎率先开口打破沉静,她不知道自己召唤来的是什么人,只知道这个人可以帮自己。

  “可以,我答应你。”

  碰巧,她缺一具合适的身体。

  “多谢前辈,我将记忆留给你,凤令藏在小匣子里,望它可以协助前辈。”

  她说完消散了,手上的镜子破损,化为乌有。

  人世间再无那少女的踪影。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记忆充斥脑海。

  原来这少女是洛城凤家的嫡女。

  自从她的父母失踪下落不明,她开始被人欺辱,身上的五灵根被人挖去,成为废物的她再无利用价值,被灌毒,变成痴呆儿。

  窸窸窣窣的脚步传来,给诡异的地方带来几分古怪。

  她找地方躲起来,观察周围环境的一举一动。

  很快,脚步走了过来。

  “我记得就在这边丢着,怎么不见了,二小姐说了,得将尸体带回去。”

  旁边的一个家丁忍不住咒骂着。

  “这地方阴森恐怖,地上不少尸体,大晚上来这,肯定会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人是她让我们丢的,现在又让我找回来,找什么找,这地方野兽这么多,指不定被叼走吃了。人都死了,还要尸体做什么,怎么想的。”

  一个穿着家丁衣服的少年不耐烦说着,打着灯笼瞅着。

  大晚上喊他们来死人堆里找尸体,这二小姐有病。

  “阿木,你也只能在我们这边发发牢骚,在府邸可别乱讲话,要拔舌头的,我听珠儿说,二小姐要将尸体献给一个炼药师炼炉鼎。”

  “人死了都不放过,也不怕遭天谴,再怎么样也她是堂姐。”

  “手段真是歹毒,平日里的善良都是装出来的。”

  角落里的沐小黎发现,这几人是凤家的仆人,他们打着灯笼找着尸体。

  狂风肆意,黑夜笼罩。

  “呼呼……”

  偶尔传来野兽的哀嚎声,忽高忽低,与低沉寒风混在一起,在满是白骨尸体的地方,让人不寒而栗。

  “他大爷的,这火怎么灭了。”

  众人的灯笼被吹灭了,一人一不小心被绊倒。

  “他妈的,谁抓我的脚!”

  旁边的人将灯笼打近一看,是一个骷髅头。

  “阿木,是你踩到骷髅头,没人抓你啊,你是不是错觉。”

  沐小黎眼眸划过狡黠,利用藤条略施小计,吓唬着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

  “真特么邪门,这骷髅头怎么冒火了!”

  “这…阿木……快看你后面!!”

  他结结巴巴说着,脸被吓的苍白,带着恐惧,伸出手颤巍巍指着。

  “什么啊——鬼啊!!!!”

  那人手上的灯笼被吓掉了。

  细微的藤丝触碰他们的背,肩膀,后脑勺,还有脚。

  他们被吓得两脚发软,浑身颤抖,连滚带爬。

  “我们还是走吧,这地方太恐怖了,我可不想死在这,打扰死人的清净可是要触大霉运的。”

  一个年纪稍微大的家仆说着,年纪越大,越怕死。

  “我们还是白天再来吧,赶紧走。”

  他们达成一致,连滚带爬离开了这。

  待他们离开后不久。

  沐小黎从暗处走了出来,低头,眸光暗淡,手上的藤条细而脆弱。

  异能还是不够用,这身体太差劲了。

  她盘腿而坐,潜心贯注步入修炼状态。

  一个时辰。

  “噗……”

  少女的眉头紧皱,口吐一滩黑色的血,神色凝重起来。

  这身体被动手脚,体内有不少毒。

  必须先解毒,才可以重塑筋脉和灵根。

  “咦,这竟然有活人,天无绝人之路。”

  她顺着声音望去,一只白色的狐狸,耳廓短圆,颊的后部生有长毛,浑身洁白如雪,身体纤瘦,毛长且厚。

  白狐迅速轻盈的步伐很快走到她的跟前,抓起自己的手,咬了一口,血滴入它的额头。

  “嘶……”

  她诧异看着面前的白狐,这白狐为什么和自己契约。

  这狐狸灵魂烙印里名字怎么和魔尊一模一样——孤独离墨!!

  白狐强行契约成功,它就进入灵兽空间里。

  “人类,快倒地装死人……”

  脑海传来不容置疑的声音。

  “怎么了?”

  “想活命,装死。”

  沐小黎立马趴在在尸体堆里,一动不动,装起死人。

  在她疑惑不解之时,耳边传来脚步声,对方的修为在她之上,动动手指就可以将她捏死。

  “该死的的狐狸,敢偷吃老夫的丹药,老夫非得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扒了你的皮!”

  狐狸?

  是先前那只狐狸!

  怪不得契约自己,是为了逃命。

  她屏住呼吸,不想轻举妄动。

  对方气势汹汹,若是被发现,性命难保。

  修士在周围找了一个遍,没找到,脚步声消失。

  就在沐小黎准备爬起来的时候,脑海里面传来声音。

  【人类,继续装死,他多疑敏感,不会轻易离开。】

  沐小黎继续趴着,腐臭的尸体味让她刺鼻反胃恶心,强忍着装死人,幸亏这身体受重伤明显,与这些尸体融为一体,看不出不一样。

  果不其然,那人又返回来了。

  “死白狐,你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了?”

  沐小黎屏住呼吸,这人距离自己很近,一步之遥,他瞥见他的鞋就在眼前晃动。

  “会不会躲在尸体里?”

  尸体与尸体之间,留有缝隙。

  那狐狸娇小玲珑,很容易钻进去。

  “那狐狸受伤了,跑不了多远,一定藏起来了,对,一定是这样。”

  他来到如山般的尸体堆上,一个一个丢着。

  “…”

  “不是……”

  “还不是……”

  白狐在空间无语凝噎,不就偷吃了他一颗高级修复丹药,至于追这么久么,又不是什么长生不老丹。

  那人找了整整两个时辰,才不甘心离开。

  她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洗了把脸,将身上的臭味洗掉。

  “出来!”

  白狐不情不愿出来,一脸无语,沐小黎,恨不得将一时冲动的自己拍死。

  为了逃命,没注意这人的天赋。

  这一看,肠子都悔了,这人根本就是一个废材。

  “给我过来,将主仆契约给我解了!!”

  没错,这只狡猾的狐狸签的是最不公平主仆契约,她是仆人,他是主人。

  他死,她也活不成,她死,他毫无忌惮,最离谱的便是,他若是受伤严重,这痛会有一部分转移到自己身上。

  “就你这废材体质,本座契约你,是你的荣幸之至。”白狐傲慢无礼,看不起底层大陆的人,他来自上等大陆。

  “别动。”

  “干嘛。”

  她不怒也不恼,缓慢走到跟前,脸上带着几分憔悴,蹲下来打量着。

  这狐狸是湛蓝色眼眸,和孤独离墨相似,脖子上挂着类似的吊坠。

  这吊坠是用来隐藏修为的,让别人无法一眼试探出,危急紧要关头可保一命。

  当初,那人为了她的安危,故意让她滴血认主,可惜,她将这保命的神器给了那狼心狗肺的渣男。

  难不成……

  “你是孤独离墨。”

  “你明知故问。”白狸嗤之以鼻,不耐烦说着,“契约时,可以看见彼此的名字。

  “现在是九重天多少年。”

  “当然是九重天666年啊,你怎么像个傻子。”

  狐狸一脸惊讶无语,不知所措。

  他一世英名,竟绑了傻子当仆人。

  “九重天666年。”

  她离开的那一年,是九重天1166年。

  也就是说,她回到过去了!

  “哈哈哈……!!”

  重生归来,必逆了剧本的宿命!

  她眉开眼笑,低着头,看向地上的狐狸,再一次确定对方的身份。

  “你父亲是孤独心,你母亲是陌卿。”

  “你怎么知道的!!”

  白狐大惊失色,眸光划过诧异,爪子对准她的脖子,蓄势待发。

  “看样子,真是你。”

  周遭的一切仿佛静止下来,她的眼神直白,认真,望着他,一眼万年,恍如隔世一般,翻过岁月沉淀涌流。

  过去的记忆如同洪水猛兽朝她涌来,记忆里的男子与眼前的少年重叠。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她百爪挠心似的。

  她抱住面前的白狐,热泪盈眶,眼泪止不住流着,所有的委屈,心酸在这一刻憋不住了。

  “离墨……”

  “脏死了,别碰本座!!”

  小狐狸拍开面前的人,下意识后退几步,带着凌冽之意。

  她深邃的瞳孔,带着意味不明看向不明所以的白狐。

  想起前世所作所为,她万分自责,悲痛缓缓闭上眼睛,发出一声叹息。

  庆幸,可以弥补过去的亏欠。

  她暗自下定决心,以性命为契,保护前世对她好的人。

  “你去哪啊?”

  “解毒,随后去洛城,凤家。”

  她需要配置解药,很巧,这地方附近有不少草药。

  “借你空间沉睡一段时间,调养一下身体。”

  “嗯。”

  找来草药,将其捣碎,直接咽下去。

  废灵根不可修炼?

  笑话,她重造。

  她身上还有前世的部分异能。

  凤小黎盘地而坐,服下没多久,藤条将她包裹起来,里面传来骨头断裂声,筋脉在重塑。

  她痛到直冒汗,脸苍白的瘆人,嘴唇颤抖,咬牙坚持着,默念,不破不立!

  一股力量蔓延全身,丹田传来暖意。

  她明白,这具身体在慢慢恢复正常,假以时日,便可重新修炼。

  ……

  次日。

  洛城——凤家。

  两座大石狮子在旁屹立,大门敞开,府邸处于最繁华的地带。

  “那来的叫花子!知道这什么地方吗?要饭去别处!”

  眼尖手快的下人见乞丐靠近府邸,大声呵斥轰着人,拿手家伙驱赶走着。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

  她伸出手,一把掐着这人的喉咙,将他举起,犀利的眼神让对方发怵。

  “大……大小姐……”

  “怎么,连主子都不认了?”

  “奴才不敢……”

  这傻子,今日怎会有如此强的气势。

  人被狠狠丢弃在地上,冰冷的目光将下人吓得不轻。

  “带我去祠堂。”

  “是。”

  她走进凤家祠堂,从地上挖出匣子,将令牌取出,趁众人未到之前,滴血认主。

  众人看见她手上的东西,两眼放光,旁边几人震惊万分。

  “凤主令!”

  “竟然是凤主令!”

  “底朝天都没找到的东西,竟然在祠堂。”

  闻声抬头,来人正是迫害原主的凤慕容。

  “大伯,你来晚了,家主之位,是我的了。”

  她举起认主的令牌,眸光冷漠扫向他,嘴唇勾起一抹肆意冷笑。

  “侄女,你不傻了……”

  他错愕,回过神,眉头紧锁,手不由自主握紧。

  “谁治好你的……”

  “承蒙关照,让我清醒,新仇旧账算清楚!”

  凤小黎打断对方的话,带着几分讥笑,周身冰冷的气息让人胆战心惊。

  “见过小主人。”

  此人名为影子,修为在凤城数一数二,跪在地上认主。

  凤家的下属,暗卫,包括门客,只认令牌。

  “见令牌如见家主,将府邸不三不四的人,给本小姐丢出去!”

  原主是死了以后才清醒的。

  在此之前,被喂药变成傻子,成为傀儡,任人宰割摆布。

  “爹,你在这啊,娘让你带我去拜访一下林长老。”

  在看见凤小黎时,她脑袋翁的一下,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人明明死了,怎么还活着。

  她面目狰狞,强压怒火,可惜,完全压不住。

  她恨凤小黎,旁人说她寄人篱下,鸠占鹊巢,要不是凤家施舍,她什么也不是。

  要是没有凤小黎的存在,这凤家顺理成章是她们的了,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造次。

  “爹,这贱人怎么还活着,我都答应穆炼药师,将凤小黎送去给她当炉鼎。”凤惊凰见凤小黎还活着,当着众人的面,口无遮拦。

  “惊凰,你说的什么话,还不快给家主道歉。”凤慕容背对着凤小黎,给女儿一个劲使眼色。

  “爹,你眼睛咋了,抽筋了?”

  “她算哪门子家主,传出去不得被人笑死,爹,你之前可是说过,这凤家早晚是我们的,和她一个傻子道歉什么。”说话的同时,凤惊凰动起手来,快步移到跟前,手上的簪子下一秒要插在脖子上。

  凤小黎一个躲闪,夺过簪子,侧翻,将人放倒,踩在凤惊凰的背上。

  她居高临下望着,嘴角上扬,带了几分若有若无的薄怒,目光很淡,脸上带着寒冰一般都冷漠。

  “蠢货。”

  “凤小黎,你别得意忘形……”

  为什么她的灵力使不上,像是有一种力量无形压制着。

  “嗯?”她扼住她的好空,让她不敢大声说话。

  “影子,你说,残害家主,出言不逊,该当何罪?”

  “回禀家主,废掉修为,逐出凤家。”暗卫直言不讳。

  “废掉修为就不必了,伤情面,打五十大板,让她在床上躺几个月吧。”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凤惊凰。

  她挣扎暗卫的束缚,恨不得将面前的挫骨扬灰,辱骂起来。

  “凤小黎,你只是我们家一条狗,谁给你的胆子在本小姐面前装模作样的?”

  “你有什么资格逐出我,凤家的长老们才不会认你这个废材当家主!”

  “野杂种连丹田都是坏的,该滚出去的是你才对,你玷污了我们凤家的名声!”

  “愣着干什么,将本家主的话不当一回事吗,还是说,这凤令对你们没什么影响?”

  “去做。”凤慕容眉头微皱,神色几番变化,脸色差到极点,努力克制着火气,他看在眼里,也只能容忍,毕竟,凤令在她手上。

  这妮子出去一趟,翻脸不认人,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听说本小姐在痴傻之前,可是五灵根,不知为何,突然消失了,影子可知晓此事。”

  原主那混乱的记忆告诉她,此事与这家人脱不了关系。

  “此事大伯查过,你小时候涉世未深,谎话连篇,这五灵根是假的,根本不存在的,你天生没什么灵根,你父母为了面子,故意这样说的。”他先一步说着,拿走灵根的时候,这丫头已经痴呆,料她也想不起来什么。

  “影子,带本家主去休息。”

  “是。”

  祠堂只剩下凤慕容一人,他手拍打着柱子,千算万算,没想到凤令藏在灵牌里。

  “大哥,你心机真深,连死也防着我。”

  “你放心,我马上送你们一家老小去团聚,你这女儿不能留了。”他眼里划过阴狠,来到书房,写下一封信送出去。

  若她继续痴呆,他便让她相安无事,养着这废物,谁知她要和自己叫板,那便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他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而凤小黎的灵根,早移花接木到他们身上。

  这五种,都是得天独厚的天灵根,让他的孩子修为大增,得以进入各大门派当嫡亲弟子。

  ……

  院子里。

  她让影子找来大陆的书翻阅起来,这和她了解的不一样,对下等大陆,她了解很少,只晓得大概情况。

  影子在旁边守着,他一身黑衣,看不见面容,目光偶尔落在凤小黎身上。

  大陆局势大变样,各大门派风起云涌,割据一方,占地为王,而大陆之外还存在其他大陆,每一个地域都有结界阻碍,要想通过,必须以修为为基础。

  当前大陆的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冰、风、雷、阴、阳、空间、时间、言灵等属性。

  单一的灵根修炼快,可惜,弊端被属性克制。

  灵根越多,修炼越艰难,但若大成,必成大器。

  灵根实力的等级,由低到高,一星到九星,星之间隔着十级,四星以后,每次跨星会有雷劫。

  她的藤条修复好以后是三星,对付一般人不在话下。

  凤令可限制八星以下的实力,将他们的实力压制,是不可多得的法器。

  当前所在的洛城,是不起眼的地方,而这由五大家族控制,五大家族分为凤家,穆家,司徒家,百里家,李家。

  凤家掌控着经济命脉,由原主父母打下的基础,手上握有各大家族把柄,背后还有神秘之人相助,可惜,自从原主父母消失,凤家大不如前,连一向交好都百里家也开始疏远起来,父母之命的婚约也被百里家族一方退掉。

  百里家族依靠炼药与炼器起家,得于原主母亲的指点,步入正轨,当年,百里家族为报恩,便许下承诺,喜结良缘。

  “影子。”

  她薄唇抿了抿,抬起头看向他,脸上带着漠然。

  “属下在。”

  他转过身来,目光淡淡扫过她,眸子暗了暗,没什么情绪。

  “百里家族与凤家,现在是什么关系。”

  “劲敌。”

  “细说,痴呆时,记忆是混乱不堪的。”

  她端起一杯茶,茶香袅袅,轻吹几下,抿了几口茶水,抬起眼皮,漫不经心拿起糕点说着。

  “百里家族只有两个孩子,主子痴呆时,将百里家族天赋异禀的嫡女百里风华带出去遭人算计,至今下落不明。百里风华与百里浮尘两人感情至深。为此,百里浮尘怒然退婚,与凤家不相往来,肩负着百里家族的重担,刻意打压凤家的一些产业。”

  “你倒知晓的多。”

  “主子也变了许多。”他多了几分赞叹,一直暗处保护着,可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后来置之不理,不明白大人为什么让他保护一个毫无用处的人。

  “将你知道的说出来,关于其他四大家的事。”

  “司徒家拥有最大的拍卖行,背后有高人相助,经常拿出灵丹妙药,法器灵兽蛋,大陆各地皆有拍卖行。”

  “李家是驯兽师,拥有工会,可训练一些灵兽作战,是不可招惹的敌人。”

  “穆家其他人虽无太大能耐,可家族有老祖闭关修炼,修为高深莫测。”

  “知道了,去库房多取点银子,乔装打扮随我去云落山。”

  她得历练,熟练掌握制敌招式,防备别有用心之人。

  五大家族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波涛汹涌,一步错,步步错,当务之急提升实力要紧,凤家也没她想象中的简单,那些长老至今未露面,后面定会找人试探自己。

  “主子,云落山危机四伏,三思而后行。”

  “在凤家待着,才是真正的危机四伏。”

  “难道你看不懂局势?”

  她欣然一笑,带着几分戏谑,有人按捺不住,暗处有好几双眼睛盯着,她再不动身,尸骨无存。

   影子心知肚明,未说什么,院子外有不少人伺机而动,凤令护的了一时,护不了一辈子,唯一自身强大才是最大的依仗。

  她在一重大陆,而男主女主一出生便在九重大陆。

  等级越高的大陆,修炼起来更容易,拥有得天独厚的灵气之地,废物也能成才,更何况他们拥有主角光环。

  大陆之间隔着结界,她大仇不能报,只好先一步修炼,尽快爬到九重大陆,好日后折磨他们。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异族恋情小说

老祖宗她在修仙界逆天改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