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乱世书在线阅读

乱世书

玄幻 / 东方玄幻

25.37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6 12:00

书籍摘要: 仗剑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少年肩扛长刀,腰间挂酒,大步前行,心中的江湖却隐约难见。乱世书中翻一页,江湖夜雨数十年。蓦然回首,已劈碎了人间。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无夜最香了.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查理不吃素.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书友20170518133546763.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东方玄幻小说推荐

武道霸主在线阅读
人有三魂七魄,七魄壮,能肉搏蛟龙;三魂升,可手摘日月!少年罗峰痴情三年,却换来无情背叛!夺舍融合后,他身具五魂十四魄,成为天下第一妖孽,带着霸道之势,横扫寰宇八荒!  vip书友群:171707940
蜀狂人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从西游开始练习反套路在线阅读
新书:《西游:老六天蓬气哭如来》《西游:开局让观音选择三个石猴》《西游:取经把神仙难哭了》 穿越西游获得反套路系统。 宿主晚出世五百年,反套路成功获得…… 宿主不去拜师,反套路成功获得…… 宿主不去大闹天宫,反套路成功获得…… 如来:阿伟已经死了,你挑的吗偶像?五百年,你知道我这五百年是怎么过的吗? 玉帝:这猴子咋还不来大闹天宫啊,快点吧,我等的花都谢了。 满天神佛:咱有啥说啥,跑个龙套让我们等了五百年,不加钱绝对不干。 大噶好,我系练习两年半的个人反套路生,这是你没有看过船新版本西游。 书有群:343990864
就是喜欢吃肉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修炼狂潮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科学与武道并重的时代,大灾变之后,人类发现了超古代修炼文明,开启了一个大修炼时代,并开始了昆仑界的殖民之路!  这是一个人类危机重重,同时也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强者辈出的时代!  得到了超古代文明强者丹皇传承以及九重天之上至尊神格的楚云凡,将如何在这样一个时代杀出一条登天路。  天才?不好意思,我才是!资源?我的丹药能堆死你!  传承?至尊的传承就在我的脑海里!我们的征途是无尽位面!  啸尘在《飞升大荒》,《武神空间》之后呕心沥血的第三本玄幻,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也是一个大修炼时代!  ——  普通群:497326944 入群请自觉改好马甲  VIP群:463696926(学徒以上可进),进群改马甲,晒订阅截图!
傅啸尘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无敌从疯狂模拟开始在线阅读
许阳穿越到一个高武世界。 心狠手辣的美女,阴险狡诈的算计 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切都让许阳无法适应 好在,他有疯狂模拟器! 无数次进行模拟,无数次面对生死危机时的化险为夷 那一年, 他的人生有无数种可能。 那一年, 他手持长刀,疯狂乱杀。 再回首, 许阳笑道: 氪金,真的可以改命!
剑齿龙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绝世武神在线阅读
九霄大陆,宗门林立,武道为尊,弱者庸碌,受人欺辱,强者一怒,血流成河。武道皇者,更能俯瞰天地,傲笑河山,动则天惊石破,横尸百万。一代强人林枫,逆天出世,得惊世传承,修武道,踏九霄,破天地,傲苍穹!
净无痕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修仙:三千大造化在线阅读
不要用天才来羞辱我, 我是妖孽! 我是不是中了桃花劫, 苍天要我参悟爱的真谛。 美女送了一个又一个, 什么样的人都有: 典雅的淑女, 高贵无比的公主, 还有卑微的女乞丐, 还要和渣女修炼功法。 哎!还有一只千年的灵狐。 五百多岁的曾祖奶奶级的超级大美人。 简直是五花八门啊,一应俱全! 爱的真谛是五味俱全, 苦不堪言啊! 为什么会这样? 不用说,有阴谋! 只不过记住了! 对我图谋不轨的女人。 我会调戏你到海枯石烂那一天,不疯不休! 类型:爱情,热血,爽文,脑洞,装逼,打脸
晨惊风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蜀山剑宗系统在线阅读
重生归来! 手握蜀山剑宗系统! 且看青稚少年,如何在浩瀚大千玄妙世界之中; 建立万界第一宗门; 蜀山剑锋之上白影孤立 锁妖万塔之中群魔哀戚 随手掷下一柄长剑,白眉身似鸿雪飘下:“从今而后,天下之大,不过蜀山之地!” (不是种田文,不喜勿入)
阳君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明明超凶的在线阅读
我叫夏凡,夏天的夏,天神下凡的凡。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笑。 我穿越了。 但我躲到深山里隐居了十年。 十年啊!整整十年!这十年里我一步都不敢离开。 你们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这十年我每天都在深山里拼命修炼,我不是要证明自己有多厉害,我只是想告诉人家。 千万别惹我! 我超凶!
此间的白杨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综武:七侠镇说书,开局结拜乔峰在线阅读
陆言穿越武综世界,觉醒说书人系统,只要说书就有奖励,人气越高奖励就越丰厚。 于是陆言来到七侠镇同福客栈,干起了说书这一行当。 “我以我命为拜帖,恭迎世子入江湖!”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安天下!” 一部部经典小说被陆言娓娓道来,引得满堂喝彩,天下群雄震动。 且看陆言如何稳坐高台上,锐评天下事! 书友群:814620738 新书《综武:同福算卦,开局为雄霸批命》发布,求支持!
上官大锤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当前位置: 玄幻 东方玄幻 乱世书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梦

  大学课堂上,教授正兴致勃发地讲五代十国。

  一阵鼾声突兀传来,教授住了口,面无表情地看向声音来处。

  同学们也憋着笑意转头看去,最后排角落的位子上,一个高大青年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又是他。”

  “赵长河最近什么情况啊,明明一个元气满满的运动健将啊?最近这是天天会所嫩模呢还是都在夜读春秋?”

  有舍友恹恹地回答:“没有,他最近天天做噩梦,半夜三更满头大汗地惊醒,有时候还会喊叫,把我们都吵得不行。”

  “这是什么,鬼上身?”

  同学们的议论听在教授耳内,教授摇了摇头,倒也没把人喊醒,平静地敲敲讲台:“继续。”

  赵长河哪知道现在已经进化到不仅夜里做噩梦,连在课堂上趴着打个盹都要做噩梦的程度了……

  课堂上的嘈杂迷迷糊糊缭绕在耳边,化为梦中的混乱声响,脚步声、喊杀声、怒骂声、惨叫声,以及金铁交鸣的兵刃交击声,混成一片。

  环境很快从模糊变得清晰,赵长河知道自己再度进入了这些天不停重复着的梦。

  每一次都是相同的古装武侠剧,在不同的场景里,不变的浴血厮杀。

  手中已经能感受到熟悉的重量,那是一把厚重的阔刀,长约一米五,宽过十公分,赵长河必须两手一起握着长长的刀柄,因为单手根本挥不起这么重的玩意,即使双手也很艰难。

  第一次梦里没有它,赤手空拳被人追着砍,慌不择路在附近的尸体边上随手抓的,从此每次梦里就固定成了它。

  赵长河不确定现实中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刀,感觉太重了无法续航,应该不是常规武器,但它至少在低端混战之中特别好用,只要你挥得动。

  “嗖!”锐器破空的声音从侧方袭来,赵长河爆喝一声,腰身一扭,借着腰力带动手中的重刀,横扫而去。

  刀动,风起!

  袭击者吓出一身冷汗,下意识把手中的长剑勉强一架。

  “锵”地一声,长剑断折,脑袋飞起,只留一具无头的尸体别扭地握着一柄断剑,脖颈汩汩地冒着鲜血。

  摧枯拉朽!

  “这就对了,什么长剑匕首也想振阔刀?闹呢……”

  无头尸身喷洒着血雾,血腥的场面极为惊悚,赵长河却已经没有初次见到时的不适,都有心思吐槽了。

  身后骤然传来若有若无的锐风,赵长河瞬间绷紧了肌肤,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有锐器偷袭!

  他下意识一个扭身,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从右侧方擦过。

  香风拂过,匕首击空的刹那,一道如鬼似魅身形已经到了左边。

  如果说这重刀有什么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动作太迟钝了。赵长河试图拖刀回旋,已经慢了一拍。

  匕首轻巧地划过咽喉,刻骨的剧痛传来,梦境崩碎。

  最后的影像是一道纤细曼妙的身躯,正在轻笑着远去。

  赵长河大怒:“又是你这妖女,老子早晚有一天弄死你!”

  话刚出口才醒悟,喉咙都被噶了,怎么还能这么中气十足?

  赵长河睁开了眼睛,前方是鸦雀无声的课堂,从教授到同学一个個目光诡异地看着他。

  教授面无表情:“和妖女怎么弄的,展开细说?”

  赵长河:“……”

  惨烈的社死,比割喉还痛。

  教授摊牌:“我忍你很久了,到门口站着清醒清醒。”

  赵长河默默地离开教室,哪肯老老实实罚站,直接走人了。

  他从不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何况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对。

  一天天的身处血腥战场,精神压力有如实质,睡觉睡得比白天还累,再这么下去,身体非垮不可。而且这梦真实无比,每次不是被乱刀砍死就是被偷袭割喉,还有死于不明AOE的,那心悸与痛楚都是真真切切,真能把人逼疯。

  去看医生,医生说像是玩游戏或者看小说入了魔,建议远离网络,就差没说您要接受电疗了。

  但赵长河知道自己已经很久不玩游戏了,何况这些场面和自己熟悉的那些游戏并不相同,也只有一些元素相似——武侠玄幻的玩意儿还不都是刀枪剑戟,总不能开高达吧。

  是小说入了魔?可赵长河偷偷发在起点的小说惨痛扑街,已经太监几个月了,这几个月连起点APP都没打开过。

  平时都是好端端在健身、打球,还是弓箭社的会员呢,多健康的生活方式啊,怎么就这样了呢?

  恹恹地出了校门,早上上课时间学生街相对冷清,倒是有不少狗男女逃课逛街吃东西,一根烤肠你一口我一口,看得赵长河直翻白眼。

  他只想把烤肠塞那妖女嘴巴里。

  其实单身狗心中未尝没有一点小嫉妒……赵长河撇嘴不看狗男女秀恩爱,忽然转身钻进了学生街的巷子里。

  这是死巷,里面也都是店面,此时大部分关门闭户。赵长河走到寂静的巷尾,有间小店开着,门口匾额篆体黑字“乱世屋”,门边挂牌“算命,解梦”。

  这是一家刚刚开了三天的算命小屋,低调至极,但名声却传播得很快。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算命的店主是女的,还很漂亮。一群嗷嗷待哺的牲口挤眉弄眼地议论两三天了,赵长河昨天闻讯也特意来看过,当然他来的原因与别人不一样,他是真想解梦。

  信步走进店里,里面没有开灯,显得有些昏暗,一名短发女子安静地坐在一角,正闭着眼睛在整理桌上的卡片。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古代武士装,就像武侠片里走出来的一样,确实很漂亮。尤其这轻轻闭着眼睛的样子,仿佛一尊静谧的雕像。但赵长河看着看着,只能感觉到一种神秘和妖异。

  一般人闭着眼睛能整理东西么?

  “给人算命的时候闭着眼睛还能营造点感觉,自己蹲屋里收拾东西为什么也闭着眼睛?”赵长河忽然开口。

  女子头也不抬,似是早已知道他的到来:“为什么不能因为,我真的是瞎子?”

  “你连拐杖都没有,忽悠谁呢。”

  “我不需要。”女子平静回应:“倒是你,昨天骂我有病,今天又来,是终于明白了有病的人是你自己?”

  赵长河道:“因为你说的入梦治疗听起来太假,你跟任何人说,谁不骂你有病?”

  女子淡淡道:“那倒未必,我跟别人说,好几个人诚邀我陪他一起入梦……我觉得你大约可以从这里找找答案,伱为什么没有女朋友。”

  惨遭打脸的赵长河只恨昨天为了解梦泄露了太多现实隐私,后悔不已,梗着脖子道:“谁特么稀罕跟你入梦……话说你说这种话,为什么表情语气可以这么淡漠,跟个机器人一样?”

  女子道:“阐述事实并不需要什么表情和语气。”

  妈的……赵长河直接转移话题:“不管多假,反正我今天是来试试的,这入梦是怎么个说法?”

  “常人做你这类可以完全控制行为的清醒梦,梦中是无所不能的,想要让梦中是什么结果就是什么结果,你应该做过类似之梦?”

  “对。”赵长河觉得她的用词开始怪了起来,比如这个“之”,正常人不该用“的”?

  女子续道:“但你这几次的梦却仅仅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动,控制不了其他,每每事与愿违,是么?”

  “对。”

  “你会困于梦魇,循环不休,便是因为梦中未尽之念没有完成。如果让你完成了它,便可超脱而出。”女子问道:“所以你想要达成的是什么结果?比如说……战胜某个对手?屠杀所有在场的人?或者仅仅脱离战局?甚至于称霸世界?无论难易,需要你真实的想法,否则无意义。”

  想要达成什么结果?

  赵长河心中直接掠过一道黑衣倩影,脱口便道:“当然是要弄死那妖女!”

  女子一直平静的神情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一下。

  “怎么?老六必须死,有问题吗?”

  “没有。”女子恢复平静,慢慢道:“想要达成什么结果是你的事,我又不能进去帮你,只是让你确认目标,知道该做什么、如何结束,仅此而已。”

  “既然你不能帮我,我入梦之后还是打不过妖女,进去送?”

  女子默默推过手中整理好的卡片:“抽三张。”

  “这是什么?”

  “第一张,给梦中的你附加一种能力,助你达成愿望。”

  “这叫附送金手指?”

  “毕竟是梦,有什么特异都不稀奇。”

  “有理……第二张呢?”

  “决定你的初始位置,不会直接在最危险的地方,可以有所准备。”

  “这个好这个好。第三张呢?”

  “你达成目标的线索,比如她到底是谁,或者是怎么找到她。”

  赵长河愣了愣,奇道:“有线索直接告诉我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我自己抽?”

  “因为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能根据你抽到的卡牌来解答,你可以视为占卜。”

  赵长河看了一眼桌上的卡牌,也不多言,随手从中间抽了三张。

  事实上直到现在他都不是很相信女子说的东西,基本是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不行也就被坑几十块钱,权当疯狂星期四V给朋友了。

  随手翻开第一张牌,主图案是一只硕大的眼睛,卡面还有虚化背景,像是一个人的背影。

  第二张是一个圆形雕龙的玉佩,背景金碧辉煌,像是宫殿龙椅?

  第三张乌漆嘛黑的,就像一张纯黑的幕布,隐隐约约却透出一些金色,勾勒成一张神佛般的脸,看不清详细。

  女子久久不言。

  赵长河也有些无语:“你还闭着眼睛干嘛啊,看得见?”

  “这第一张无非是个背后眼。”女子终于醒过神似的,慢慢开口:“可略微增加你的目力,更关键的在于,能让你看见背后之事。”

  你还真看得见……赵长河愣了一愣,忽然觉得有点意思。

  自己最恨的就是被偷袭,这不巧了么?无论这女人是不是因为听了自己的梦境故意的解释,至少画中确实就是背后的眼睛。

  这抽卡莫非其实是反应了自己的潜意识?

  “那……第二张是位置?这玉佩代表了什么?”

  女子再度沉默,过了好一阵子,忽然道:“你进去不就知道了。”

  赵长河:“???”

  女子忽然伸手拿起那张眼睛卡片,赵长河连她手上的动作都没看清,卡片已经摁在了他的额头。

  下一刻天旋地转,赵长河消失不见,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于此。

  连带着那张眼睛卡片也随之消失,另两张倒是依然留在桌面。

  女子掂起最后那张黑卡,静静地坐了几秒,低声自语:“想不到……他居然真能抽出我的根底……”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那眼瞳漆黑如墨,就像荒芜的夜,冰寒而死寂。

  “弄死妖女?呵……我等你。”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