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佛之后在线阅读

神佛之后

仙侠 / 古典仙侠

60.4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07-20 22:47

西游
书籍摘要: 说天宫不见天宫,讲灵山也无灵山。云上是残砖碎瓦,西方是断壁残垣。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神明何在?都说佛陀慈悲渡世人,佛陀在哪?神佛无踪,妖鬼横行,殍尸遍野……唯有一道法箓召神将,一纸黄符成神通。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秋风起

  漆黑的夜,雾霭般的黑云爬上天空,贪婪地攥住了那一钩残月,拿走了夜色中最后一丝光芒。

  山风呼啸着穿过山间,穿过密林,穿过一根根参天的古树,吹得火光呼呼作响,映在地上的影子恍若妖魔。

  李三抖了一下,放空体内多余的液体,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同伴。

  那是个和他一样年纪的青年人,穿着一身和他一样的麻布衣衫,就连手中的短枪都是一模一样的。不到六尺长的硬木枪杆,夹杂着斑驳锈迹的铸铁枪头,虽然简陋,但依旧能杀人。

  这一点,在今天早上就已经证明了。

  李三舔了舔嘴角,回味起了自己将短枪刺进那个老头身体里的感觉,还有那个小姑娘柔软而娇小的身体,竟又打了个哆嗦。

  “咱们在这守多久了?那些干巴羊该轮到咱们了吧?”李三咧嘴一笑,十分自豪地抖了抖,冲身后问道。

  夜风凄惶地逃窜,没有人回答他。

  他转过头,身后什么都没有。

  橘黄色的火光在地上延伸出去,像是海水退潮后,显露出的沙滩。而在火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却还有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黑暗之中,有一个个看不清形貌的巨大影子在蠕动着,窥视着。

  李三的手在颤抖,几乎拿不稳自己的裤腰带。

  他下意识地想要走,想要远离黑暗的方向,跑向充满光明和人烟的地方。

  但是在黑暗之中,闪出了一道光芒。

  那是被锻造出锋刃的,铁器的光芒!

  李三只觉得身上一轻,整个人突然高高地飞起,又重重地落下。

  他的眼前一阵天翻地覆,像一个圆滚滚的肉球,在地上弹了两下便滚向了黑暗之中。

  在橘黄色火光的边界,一只裹着棉的麻鞋探了出来,将这颗肉球踩在了脚下。

  紧接着,从这只鞋向上,逐渐凭空显出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身上穿着一层略显厚重的秋衣。他脸上的稚气还没脱去,眼底的寒意却已经冷得吓人。

  他从眉心处拿下一片翠绿的树叶,猛地深吸了两口气,略有些发紫的脸色才猛地恢复过来。

  而此时,他掌心处的树叶竟凭空裂成了两半。

  少年的目光微微沉下,抬起手,将分成两半的树叶揣进了怀里。

  他抬头看去,就在离他大概十丈左右的地方,一团冲天的篝火正在熊熊燃烧。

  火光亮得刺眼,不知道点了多少根干燥易燃的木材,从这边看过去几乎就是一个巨大的火球,照得天空都泛着红。

  火光周围,一个个好似妖魔般狂舞的阴影正在高声谈笑。

  噪杂、恼人的声音从里面向外扩散,有男人猖狂的笑,有女人绝望的哭,也有小孩在看不清的地方发出的悲鸣。这些声音顺着秋风飘入耳中,刺得少年耳根发痒。

  少年缩在黑暗的边缘,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看着。

  他低着身子,上前几步,从地上拿起了刚才扔出的刀背在身后。

  那是一把三尺五寸长的单刀,刀柄短,刀刃宽,看起来不像是江湖上杀人的家伙,倒像是衙门捕快手里吓唬人用的厚铁片。尤其刀刃上还遍布密密麻麻的裂口,看上去与其说是一把刀,倒不如说是一把锯子。

  少年也不嫌弃,铁匠铺里一两三钱银子买来的二手货,还能有多好?

  能杀人就行,他不挑!

  少年猛地深吸了一口气,身子佝偻着,双手扒在地上,两条腿微微弓起,像是一只从山里溜进来的豺狼。

  他几乎贴在了地面上,在灯火照不到的黑暗中飞快地绕过了篝火。

  在篝火的另一边得上风口,没了那股让人闻了就想吐的酒臭味,好像空气瞬间都清新了不少。只是那刺耳的声音还在接连不断地传来,听得人耳朵里面嗡嗡作响。

  离他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简易的帐篷,是用一张张兽皮蒙出来的,虽然简陋,但面积够大,从外面看上去完全能够容纳十几人。若是能把上面蒙着的一张张皮子扒下来卖到离这里不远的青州城里,少说也能值三四十两白银。

  帐篷里面,同样灯火通明,不知道点了多少五文钱一根的蜡烛,盈盈的火光甚至透到了帐篷外面,看得少年直皱眉头。

  他微微喘了口气,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黄符。

  黄符上用朱砂龙飞凤舞地写着一行字,少年看不懂写得是什么,只看懂了黄符最上面那个大大的‘禁’字。

  他的眼角猛地抽搐了两下,但还是抖了抖手腕,上前几步,将黄符贴在了帐篷的边缘。

  在黄符触碰到帐篷的一瞬间,身后那嘈杂刺耳的声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墙壁从身后升起,挡住了风声与人声。

  整片空间静得可怕,仿佛彻底与外界隔绝了。

  “禁声符,青州城太白观道爷亲授,五十两一张。”少年终于说话了。

  “用来送你,够给面子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帐篷的大门。

  帐篷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大厅,红色的厚毛毯铺在地上,踩在上面感觉软软的,像是踩到了一地的血肉。

  帐篷两边是一个个烛台,上面燃烧着白色的蜡烛,正微微跳动着火光。

  而在少年对面差不多十丈远的地方,有一张铺着厚厚兽皮的床榻,上面坐着一个裸着上身的巨汉!

  那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巨汉,少年自己身高五尺有余,走在城里都已经算是鹤立鸡群了。而这巨汉,身高足有近七尺!赤裸着的上身一块块肌肉高高鼓起,宛如钢浇铁铸。

  乍一看上去,这巨汉简直像妖魔多过像人!

  巨汉没有说话,他缓缓起身,从床榻底下抽出了一把刀。少年的视线瞬间就被这把刀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柄四尺九寸长的长刀,刀柄尾部由黄铜包裹,刀谭椭圆,镜面般的狭长刀刃长三尺八寸,在巨汉手中反射着温暖的烛火,却让人看着心里发寒。

  即便在巨汉起身后,显露出身后的床榻上趴着的两个几乎没有了气息的赤裸女子,也没能让少年的目光偏移一分一毫。

  少年缓缓吐出一口气,上前几步,把拿着刀的手凑近了旁边的烛火。

  现在已是深秋,土地冷得吓人。他的手刚刚就沾了血,又在地上放了那么长时间,这时候早就冻僵了。他的刀也冷得不成样子。

  手上一冷,握刀就没有力气。刀要是一冷,就会变脆,变得更容易断裂。

  巨汉单手持刀,那需要寻常壮汉双手才能使用的军中长刀拿在他的手里,却好似单手刀一般,被他轻而易举地单手握住。

  “你是谁?”巨汉的声音低沉嘶哑,像是有两片金属在互相摩擦。

  “陈北辰,一个混江湖的。”少年头也不抬地说道:“半个月前,你带人袭击了青州城丰源商号的一支商队。你运气不好,商队里面有个女人,是丰源商号掌柜的女儿,不久前刚刚许给了青州城赵守备做妾,那天是跟着商队回家探亲的。”

  “你连具全尸都没给人留下,赵守备很生气,悬红三百两白银,要你的人头。”

  陈北辰手中的单刀逐渐变得温暖,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呼吸了几下。

  “这个价格很不错,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在别人找到你之前追过来。”

  “嗯。”巨汉头颅微晃,手中长刀随之摆动起来。

  ‘呼’!帐篷内,好似有劲风拂过,吹得烛火微微摇晃。

  铁器拨开空气,划出一道明亮的半圆!

  陈北辰猛地向前一扑,宽厚的刀面像是一根铁棍,在烛台侧面猛地一拍!

  烛台随之飞出,被一道明亮的半圆劈成两半。

  陈北辰就地一滚,瞬间与巨汉拉开距离,空着的左手猛地甩出数个纸包。

  巨汉一脚将上半截烛台踢了过去,火光在空中与纸包碰撞在一起,爆出一团耀眼的火星。

  不等火星熄灭,二人同时向对方冲去!

  巨汉手腕一翻,手中长刀反手一划,在空中画出一道明亮的半圆,自下而上一刀撩来。

  陈北辰不管不顾地冲向刀锋,目光死死凝固在刀刃之上。眼看下一秒他就要被这一刀直接劈成两段。

  就在这时,陈北辰口中轻吐一声:

  “定!”

  仿佛时间凝滞一般,刀刃瞬间停在半空中,无法动弹分毫。

  巨汉对此没有任何防备,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握刀的手腕更是直接变形,传出‘啪嗒’一声。

  陈北辰脸上青筋暴起,一颗颗黄豆大小的汗珠从脸上渗出,好像瞬间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就连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

  即便如此,他还是持刀抹向了巨汉的脖子。

  ‘兹拉’一声!铁器与血肉的对抗,竟发出了好似金属互相摩擦的声音!

  巨汉微微抬头,脖子上多出了一道浅浅的白印。完好的左手闪电般击出,五指裹挟着劲风,一把扣向了陈北辰的喉咙。

  陈北辰来不及躲闪,调转手中单刀悍然劈下,与巨汉的左手碰撞到了一起,发出一声金铁交击般的脆响。

  巨汉顺势抓住刀锋,手上一发力,直接将单刀拧断。

  陈北辰直接松开刀柄,连忙后撤,再次与巨汉拉开距离。

  “金刚不动法?神打术?刀兵不入法?”陈北辰抬起头,连问了三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能使身躯坚如钢铁的异术。

  巨汗绷着一张脸,两条深沉黝黑的眉毛竖立着,脸上的肌肉高高隆起,好似满面忿怒的金刚罗汉。

  “神打术!”陈北辰心中暗道。

  巨汉的右手手腕已然变形扭曲,蒲扇般的右手无力地耷拉下来。

  他将刀交在左手,似是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一般挽了个刀花,脚下一错,身形陡然旋转起来,手中长刀置于腰部,随着身形旋转,令陈北辰目光无法锁定刀刃,宛如一道裹挟着锋刃的旋风,瞬间来到了陈北辰面前。

  巨汉身形突然停住,手中长刀借着腰力顺势横斩,眼看下一瞬就要将他斩成两段!

  陈北辰没有躲避,他微微低着头,就在那刀锋临头的一瞬间,他猛地张开了嘴,一座白光随之迸发而出。

  这白光明亮至极,霎时间,照得整个帐篷内部恍如白昼。

  莹莹的火光被遮住了光芒。巨汉只觉得眼前一白,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依靠着某种神乎其神的直觉,他拼命压榨着自己浑身的力量,猛地向右一闪,随后只觉得左肩膀一阵剧痛,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整条左臂已经不翼而飞。就连手上的长刀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下意识地往脚边一看。一条健硕的左臂握着长刀,正躺在那里。

  他似乎仍然感觉不到疼痛,但却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他不顾一切地转身扑到床榻之上,又猛地直起身子,精钢般的右臂紧紧地锁住了一个女人的喉咙。

  那是一个看起来最多不超过15岁的女孩,白皙的身体上满是青紫色的淤痕,她的半边脸肿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面目,一双眼睛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隙,几乎看不出一丝活人的神色,只有刚刚开始发育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让陈北辰明白,她还是活着的。

  陈北辰没有说话,而是捡起掉在地上的长刀,双手持刀试着挥了挥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扭头对巨汉说道:

  “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不是来当英雄的,我是来赚钱的。”

  “有钱!”巨汉大喊一声。

  他这话一出口,那仿佛精钢铸成的巨大身体便猛地缩水了下去。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身高五尺左右的瘦弱中年人。

  他的脸上满是黄豆大小的汗珠,整张脸都在微微扭曲着,上面青筋暴起,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开来。

  神打术就是这样,一旦受伤见血再泄了气,便不能再用了。之前所有的疼痛,此时全都找上了门,疼得这个瘦弱中年人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身体像是虫子一样扭曲着,右臂不可避免地微微松开,女孩的身体顿时倒向一边。

  就在这一瞬间,帐篷内部亮起了一道明亮的,被锻造出锋刃的,铁器的光芒!

  长四尺九寸的双手长刀瞬间贯穿了瘦弱中年人的头颅,带着他瘦弱的身体,直接撞在了身后的帐篷上。

  长刀贯穿了一层层厚实的皮货,将他瘦弱的身体钉在了上面。

  陈北辰单手还保持着甩出的姿势,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他走上前,一把拔下长刀,挥刀斩下了中年人的头颅。用早就准备好的麻布包上之后,他又低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个女孩。

  其中一个已经没有了呼吸,只有另一个被中年人挟持的女孩还有微弱的气息。

  寒风从被长刀刺出的裂口中吹进,冷得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微微抽搐着。

  她随时都有可能死在这片寒夜里。

  陈北辰将长刀的刀锋抵在了女孩的脖子上,问道:“你需要我帮你解脱吗?需要就眨一下眼。”

  那双浮肿的,几乎没有神采的眼睛注视着陈北辰,一下都没有动。

  陈北辰收回长刀,从床底下抽出了黑色的皮质刀鞘,和一个不大的箱子。

  刀鞘不必多说,是一个配得上这把刀的刀鞘,里面包着硬木,外面裹着黄铜制成的装饰。倒是箱子重得惊人,打开一看,里面满是明晃晃的白银,估计大概有二百两左右。

  陈北辰拿起箱子,背上长刀,走出了帐篷,将那个濒死的女孩抛在了身后。

  他最后看了一眼还在不断发出噪音的篝火,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过了一会儿,篝火处还在不断地发出热闹的声音。有男人猖狂的笑,有女人绝望的哭,也有小孩在看不清的地方发出的悲鸣。

  但若是有人能鼓起勇气凑过去看一眼,就会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一个声音飘荡在空中。

  “一叶障目法……”

  “定物法……”

  “剑仙法……”

  “年纪不大,会得还挺多……”

  伴随着这句感慨,篝火、帐篷、尸体……这些真实存在的东西都变得扁平而黑白,如同一副逼真的画像。

  不对!

  这就是画像!

  画轴飞快地收起!上面的景色随之消失,显露出一片空无一物的荒地。

  一只修长白皙的右手自虚空中伸出,接住了掉落的画轴。

  顺着手一路看去,可以看见一身淡青色的道服,一条金色绑带束在腰间,旁边还有一个黄色的符包,被斜挂在肩膀上。头顶一枚白银制成的莲花冠束住长长的黑发。

  一张俊美但眼角天然带笑的面容让人想到狐狸,此时正微微眯着,说道:

  “真像个主角啊……”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夜天子驾到在线阅读
此间世界,地府残缺,阴间秩序不存,魑魅魍魉遍地,时常还有吃人的妖邪作祟。 唯独缺少一个勾魂的人。 董合自带一座阴曹地府穿越,通过收编邪魅力量来充能,不断激活阴曹地府的新功能。 十八层地狱、六道轮回、黑白无常、各地城隍、四大判官、十殿阎王、五方鬼帝一一被册封出来。 他还养成了一个叫地藏王的小和尚。 世人称他为夜天子。
我要上三江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有一颗血仙瞳在线阅读
夜梦登仙、白日食身,这仙不似仙,那魔不是魔。  白骨累累、血海浮沉,这道人勾心斗角,那畜牲坐道称尊。  “我有血瞳一颗,本无名,强曰为‘仙’”
老默不吃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道友,汝妻吾养之,汝勿虑也!在线阅读
曹清在此严正声明: 他虽然姓曹,但不是曹贼! 魏武遗风更没听过,这是整个修仙界,最离谱的谣言! 请诸位有道侣的道友,不必惊慌,他曹清是正人君子!
不可加盐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真武在线阅读
上古年间,世界异变,魔界降临。 万年间,人族与魔族纷争不断。 直到这一日,有一人魂穿而来,融三世记忆。 踏足这方神秘的世界。 我有一剑,可幻化万物,身化万物。 还有一剑,可拧转光阴,搅动时间。 (单女主,不喜勿入!)
天地一毫客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大周文武官在线阅读
大周王朝,江湖波橘云诡。 有位剑客,手握符剑,剑开天门,一步入皇城,斩天子真龙。 有位书生,一把羽扇,成就儒圣,世间文字八万个,皆是本命字。 有位和尚,一池莲花,倒映众生悲喜,愿来世皆善。 有位纨绔败家子,一柄神剑太阿在手,看江湖汹涌,女子妩媚。
春赋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剑颂在线阅读
一本《庄子》,原本的寓言哲学之书,却成为了无上的仙道典籍? 程知远来到了新的天地,犹如一梦黄粱。 ———— 东周列国记:说剑人与渔父相见于穷桑之野,渔父言誉己枪而贬剑,蔑询说剑之人,疑问天下剑术尽头何在。 说剑人不答,渔父复而言之。 问:“剑术之道有几重几境?” 答:“无重亦无境,剑道之中,只有两剑。” 问:“嘻!何解也?” 答:“唯一心,一意尔。” 问:“噫,先生,何以教我?” 答:“一曰赤诚,二曰肝胆!”
淡水鲈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太乙仙主在线阅读
仙者焚山煮海,大妖摘星拿月。 可朝北海,亦可暮苍梧。 异族占据灵山大川,妖魔身处氤氲福地。 人族通天法相纵横虚空,妖族雄浑妖主寰宇争锋。 飞剑,符箓,阵法,秘术,神通,傀儡…… 血肉亦是修炼所需,神魂更是上等灵材。 修炼多荆棘,路上尽残躯。 苍冥路上过客多,游魂西下总蹉跎。 弱者声嘶力竭无人问,强者轻声细语入人心。 弱肉强食,古今未改。 仙道寂寥,吾辈依往!
雾云散人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鱼龙变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陈瑜成鱼,成了一条井中鲤鱼。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靠着血脉传承,井底之鲤,开始了鱼跃成龙之旅,闯入了光怪陆离的修行界。
月丰·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大宋剪纸人在线阅读
暖汤濯我足,翦纸招我魂。 漫天纸人飞,送你入黄泉。 …… 一觉醒来,剪纸艺术手艺人谢缘重生成大宋祁阳城纸铺的掌柜。 这里鬼道复苏、妖魔横行、道佛势弱。 凡人在鬼物妖魔面前,只能沦为提升修为的资源。 我有一本剪纸图录。 剪出秦琼、尉迟恭,驱邪避鬼、卫家宅、保平安。 剪出黄巾力士,护法降魔,力大无穷。 剪出送子娘娘,魔来六甲,妖来怀孕,无可避免。 蓦然回首,谢缘惊觉,这漫天神佛,都被他剪了下来,鬼物退散,妖魔殆尽,人间一片清净祥和。 谢缘:我真的不是得道高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剪纸艺术家,请各位大佬相信我……
超喜欢吃烧烤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神佛之后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