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此地净土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不是吧君子也防在线阅读

不是吧君子也防

轻小说 / 原生幻想

17.49万字|连载

更新时间 2023-02-06 08:45

书籍摘要: 第一年,离乾公主初遇‘君子’,那人正气凛然主持公道,她冷笑:“伪君子。”第三年,皇嗣之争,一步之差满盘皆输,闭目求死,那人唯一出列,身家性命护其回京,她轻嗤:“还算君子。”第五年,政变登基,女帝临朝,赐那人高官厚禄贵女美人,全拒,她微微皱眉:“的确君子。”第十年,清晨醒来,浑身酸疼,她咬牙大骂枕边的人:“枉为君子!”…………“三样东西可以让帝国重新伟大:剑,微臣和儒释道。”他对女帝如是说。—————【已写一本二百四十万字精品仙侠《我有一个剑仙娘子》,书荒的好兄弟们可以康康~】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朝云横艾.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話多起膩.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果子狸蒋.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原生幻想小说推荐

我有一座魔神网吧在线阅读
刘浩铭开了一家网吧,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有奇奇怪怪的客人来他的网吧上网。 那些客人万万没想到,在网吧玩的每一场游戏,都是在与魔神对弈拯救世界,大灾变时代的废土,百诡横行的魔都,灵气复苏的现代,黑暗动乱的混沌纪元…… 起点网吧温馨提示: 【适度游戏有害和平,沉迷游戏拯救世界!】 新书《木叶:左眼轮回,右眼转生》
六道轮回拳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穿越女尊的日常在线阅读
【无cp,穿越流】 沉槿死了,在经历几个世界都没有活过一个月后,来到了以女为尊的世界,这里女人当家做主,女人养家糊口。 照理来说沉槿完全可以吃硬(软)饭了,但是,他却只想过男人当家的日子。
沉叶子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美漫艾尔登之王,开局逼疯祖国人在线阅读
即将成为艾尔登之王的男人,二度穿越美漫世界。 醒来时,克莱恩已经在韦恩城堡之内,成了蝙蝠侠的表弟。 “在中东,托尼称呼我为恶魔。” “我克莱恩·韦恩可不是疯子,虽然..我把祖国人逼疯了。” ......... 当阿卡姆疯人院里升腾起黄金律法之光,克莱恩迈步登上高台,准备接受艾尔登之王的加冕。 可克莱恩却被蝙蝠侠一拳放倒,律法消散。 “医生,麻烦你们好好照顾我的表弟,记住..药不能停,要加大剂量!” 布鲁斯·韦恩看着克莱恩,无奈摇头。 ........... DC+漫威大美漫世界观。没玩过艾尔登法环的读者不影响阅读,请放心食用。 本书又名《美漫里的艾尔登之王》,《美漫拱火王》,《美漫最强腹黑男》
甜橙苏打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从白箱到监督在线阅读
爱好动画的北川好不容易来到了11区留学,在毕业后,原本一直想要成为一名原画师,并为此努力,但是意外成为制作进行,为此,他的目标有了新的变化,成为监督! “老虚,请停下你的笔。” “中村前辈,你要继续肝啊。” 声明:本书很多日常,是白箱的同人单女主,非喜勿喷。 群号:663695803,欢迎大家来催更。
水里的墨鱼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收容诸天从恶魔果树开始在线阅读
魔潮复苏,诸神归来,一位特殊的异界灵魂该何去何从。 魂魂果实加一具尸体,白胡子是否能再一次横行世界。 飞龙蛋加烧烧果实加异火,一条独特的火龙是否就此诞生。 美食细胞加神奇厨具,新的美食巫师是否能刷新众人对巫师的认知,一切皆有可能。
我是瞎混的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诡秘降临东京在线阅读
绯红的月亮冉冉升起; 我看到了一场盛大的晚会。 人们高歌笑语。 舞步交替。 音符飞舞。 在安扬推开门的一刻 时间仿佛停止。 尖叫与恐惧盈满唇齿。 惊慌与绝望紧锁四肢。 凌乱的厅堂中有处金黄的廊道。 立着一个又一个扭曲而又不可名状的神话生灵。 “但是,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空想家。” 安扬只是想要坐在河边,安静地看上一会儿日出罢了。 …… 本书又名:《东京空想家的日常生活》 《诡秘复苏从东京开始》
铅笔小新.S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开局十倍收益在线阅读
姓名:郝仁 等级:见习 可拥有宠物:1/1 天赋:十倍收益(A级)(被动)(可成长) (提高宠物十倍的经验收益) …… 名称:小火稚鸡 等级:1级(0/5) 品质:普通 属性:火 掌握技能:小火苗(0级)(0/10) …… 这是一个遇事不决莽开头的莽汉开局带着宠物十倍收益外挂在宠物世界崛起的故事。
宅家大魔王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东京执法人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奇特的世界!” “米花的街头有头顶死神光环的小学生出没,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熊本的乡下有暖心少年手持账簿深情呼唤,追寻常人难见之物。” “偏僻的渣场有半人半兽的斗士在尽情厮杀,骸骨藏于垃圾山中。” “地下...” “特么的还有完没完,一到周五全是事,周六周末要加班,警察就不是人了么,在搞事通通抓起来。”上杉淳一脸正气的高喊道。 “···”
有约在先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黑龙法典在线阅读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会反手给你一记反物质能量湮灭炮。 一头魔法无能的黑龙在异世界搅风搅雨的故事。
欢声
日更千字
原生幻想
当前位置: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不是吧君子也防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一、此地净土

  注意看,这个男人叫小帅!

  他正把绳子绑紧在一座纯金莲花灯盏上,在头顶甩啊甩瞄准,奋力朝着上方那个洞口抛去……

  欧阳戎觉得,如果这真是别人对他的恶作剧——用藏起的摄像机拍素人,那不久后大伙认识他的方式,估计就是配上这套煞笔开场词见面了。

  “我告诉你,我管你这是烂俗恶作剧,还是鬼压床做梦,抑或是真的极乐净土……谁也别想拦我回去考研!”

  欧阳戎蹲在一座莲花石台的边沿上垂头,干涩的嘴唇嘀咕着,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手里金色的莲花灯盏,正在认真的打紧绳结。

  这是一座幽闭的地宫,四面墙壁隐隐遗留着一些褪色的壁画,正中央地面上摆放着一尊半米高的束腰仰覆莲座。

  除此之外空荡荡的。

  唯一光源是它上方十米处天花板的一个圆形洞口,约莫井盖大小。

  这也似乎是地宫唯一的出口,一束灰蒙蒙的月光从中斜落下来,恰恰落在了不顾形象蹲在莲花台座上的青年身上。

  “早四晚十备战了一年,这周末就要上战场了,你以为落个井就能困住我?就算是佛祖的井也不行!我告诉你,必不可能!”

  欧阳戎最后检查了一遍绳结,舔了下起皮的嘴唇,‘腾’的一下在莲花台座上蹦起。

  他一手死抓着绳子,一手托着沉甸甸的金色莲花灯盏,仰头瞪视那处让他早就望眼欲穿的‘井口’。

  没有翻不出去的井洞,只有攀登的考研人!

  不过打完鸡血欧阳戎并没有马上行动。

  他忽然回头,朝身后方的黑暗招呼了声:“喂,你们也过来搭把手,我上去后把你们也救上来。”

  这座幽闭地宫竟不止他一人。

  在没被月光照到的漆黑处,隐约错落着三团黑影:

  一位枯坐的僧人,身材十分高大,像一座小山堆在那儿。

  灰色的僧衣破烂,面容枯槁,看不出年岁。

  一位倚墙斜靠的老道士,像撮箕一样地张开两腿坐在地上。

  整个人和只水猴子似的缩在一件宽大黑羽的鹤氅裘里,抱臂紧裹着,似是畏寒。

  只露出個尖脑袋,童颜鹤发,道门混元巾压着满头银丝。

  还有一位是个抱膝埋脸的女孩,本就骨相纤细,却穿了身古风汉裙,便更显瘦弱。

  这也是地宫里最安静的一个。

  刚醒那会儿,欧阳戎找她搭话,女孩也没吐出一字,仅是从膝盖与细臂之间的空隙闪过一双秋水涧溪般的眼眸。

  这会儿,欧阳戎站在月光下折腾,纤细女孩那双细眸又从手臂间漏出,默默注视他。

  欧阳戎又扫了遍这扮相奇异的三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不像是考研的,但还是忍不住嘀咕:“你们真不出去?”

  但却换来了三道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不能出去!”

  听见‘出去’二字,枯槁僧人像是刚从坚冰下的北海捞出,不可抑制的浑身颤栗起来。

  “为啥?”

  枯槁僧人一手指地,一手指天,“此地是莲花净土,上面乃无间地狱!”

  “我要是没考上,那确实是无间地狱。”欧阳戎点点头,转身。

  僧人还是不忍,佛唱一声提醒道:“南无阿弥陀佛,施主,你若上去,立马就会被恶物吃掉。”

  “别他娘出去找死。”鹤氅裘老道也冷笑,又顿了下,“要找死别带上我们。”

  “……”欧阳戎。

  是不是油饼,你们?

  他忍住了,把话咽了回去,摇了摇头。

  果然,这年代还信教的都有点神神叨叨的,还不如人家混汉服圈的妹纸。

  扫了眼仍一言不发的纤瘦女孩,欧阳戎果断转头,开始朝上方那个圆洞抛投金色莲花灯盏。

  不久前他尝试过大声呼救,也不知是这地宫太深,还是夜深无人,外面没有动静。

  “不能再拖下去了,单词还没背完呢。”

  欧阳戎记得以前干饭的时候刷到过某个野外求生视频,里面有个掉进深坑的人用长绳子的一端将重物捆住,然后往坑外抛去缠在了树干上,成功获救。

  “我记得掉下来前,旁边是有两尊骗硬币的烧香炉的。”考研青年沉着冷静的分析。

  眼下他手里这个捡来的莲花灯盏,也不知道是真金还是刷了金漆,掂量了下好像挺贵重的。

  但…管他呢,就算是文物也没用,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考研更重要,‘人民群众’征用了!

  只见。

  第一次,没中,砸地。

  第二次,中了,扔出去了!

  可他一拉,又从洞外滑回。

  第三次,换个方向,没中……

  这时,枯槁僧人双手合十,面露悲悸:

  “施主为何一意孤行,好不容易升到这方净土,别再坠入那座阿鼻地狱了。”

  “上面遍布种种恶物,丛生种种恶业。有波涛没溺山野,有猛火满十方界,有毒气充塞天地,有恶风吹坏万物……”

  “别啰里吧嗦了。”鹤氅裘老道换了个坐姿变成盘腿打坐,同时后挪离欧阳戎远了点,他不耐烦道:“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大慈悲不渡自绝人。”

  正准备再掷的考研青年身子忽然僵了下,垂目默默看了下,身上这袭他一直刻意去忽视的陌生儒袍。

  这不是他掉下来前的那身衣服。

  轰隆——

  地宫外忽然传来隐隐雷声,还未等反应,这夜雨就落下了。

  欧阳戎仰首,雨滴砸在泛青的眼睑上。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浑圆的洞口像个井盖口——那个让他失足掉下来的井口。

  这事说来有点绕。

  欧阳戎本是个二战的考研狗,快临近考试了,在某个名叫“正人君子考研群(女生勿进)”的小群潜水时,他听群友说郊区有座东林寺,对考研上岸和祈福姻缘这两项业务十分娴熟,每年天南海北来还愿的人特别多……

  再去打听了下,原来这寺里有一座百年许愿塔,里面还有一口福报钟,积累了足够功德后,去敲一下便能获得福报,心想事成。

  欧阳戎其实对此是持唯物主义怀疑态度的,但保不准现在年轻人的焦虑真的大到佛祖都知道了呢?佛祖还真接这业务了……

  而且这两个项目他也确实挺需要的,属实是直击痒点了。

  权且当作心诚则灵吧。

  于是那天一大早,欧阳戎就带着批判的锐利目光,打车赶去了东林寺,结果到地方一看,好家伙,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君,入寺的队伍都排到山脚下了,前面全是和他差不多的同龄人在寒风中低头刷手机。

  起这么早,一看就是老考研人了,排个队都不忘刷题卷一下……欧阳戎感叹,刚也要掏出手机,就有个小和尚两指夹了张二维码,戳到他鼻子前,叫他扫一哈。

  欧阳戎瞧了下,发现竟是扫码下载一个名叫‘功德塔’的APP。

  这东林寺倒是挺人性化的,让没时间排队的施主足不出户,就能直接线上敲钟,属实是在施主关怀这一块,走到了全国所有寺庙的前列腺上了。

  当时欧阳戎也没废话,下载好后,立马就转身走人,考研人的时间很宝贵。

  回来的路上他稍微研究了下,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个小应用。

  点进这功德塔,里面主要有一个电子木鱼,和一个福报钟。

  电子木鱼可以手动点击敲响,敲一下就功德+1,上方还配了个温馨计数器。

  至于最重要的、能许愿灵验的福报钟,则要积累一万的功德值才能敲一次。

  比较魔鬼的是,这APP里面竟然还自带《大悲咒》的背景音乐,关都关不掉……

  “敲电子木鱼,积赛博功德,获机械福报,升极乐净土,见机甲佛祖对吧?这个我熟。”欧阳戎倒是胸有成竹。

  对了,其实应用右下角还有一个‘限时捐钱兑功德’的选项,不过欧阳戎直接忽略了,下次吧……算了下次也不一定。

  不氪金施主只能狂肝了,别看欧阳戎考研单词还在abandon那踌躇不前,但其动手折腾能力这块,从小就是满级人类。

  小时候只要给他捡到一根稍直的木棍,家方圆十里内不会存在一棵有他腰高的花草;路过的狗都得挨两棍子;若再给他吊根线,池塘里连只蝌蚪都别想存。

  于是当晚,欧阳戎就用电机、齿轮、筷子还有橡皮捣鼓出了一个物理连点器,把它和手机摆在床头柜上狂刷功德,而他悠哉背完单词,直接听着大悲咒睡了。

  结果,第二天他就被封号了。

  “……”是不是玩不起?

  欧阳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小一个外包APP,竟然还有个防外挂机制。

  第二日一早,愤慨不平的他又去了趟东林寺,想找他们理论理论……好吧,其实是想装下无辜,试下能不能解封。

  可是到了地方,又是熟悉的长龙般的队伍,他便直接绕路上山,想看看有没有其它门可以走。

  结果走在半路上,之前喜欢潜水的那个群名十分正气的考研群,又有狗群友发了张浩然正气的图片。

  大白天的也发?欧阳戎下意识的双击放大看了一眼,可就是贪的这一眼,让他刚拐弯时一个没留意,脚底踩空,两眼一黑过去……

  ……

  欧阳戎站在莲花座上,用力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从他记忆里最后那几帧画面推测,他应该是失足掉进了寺里某个缺盖的井里。

  只不过很古怪的是,待到欧阳戎幽幽醒来,便发现自己仰躺在脚下这个冰冷坚硬的莲花座上。

  他的手机和羽绒服全都不见了,找遍了地宫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陌生的白色襕衫。

  且其额前缠绕一圈白纱布,宛若抹额般,包着一处创口不小的撞伤,此刻都仍隐隐作痛。

  不过幸好只是摔了额头,没摔到脸。

  而且他对自己脸很熟悉,虽然地宫乌漆嘛黑的,找不到一面镜子,但他大致摸了下后,发现八成错不了,除非是重生了胡歌或冠希。

  若不是有这铁证,不然还真差点信了那枯槁僧人和鹤氅裘老道的鬼话。

  不再纠结身上衣服,只在雨中犹豫了片刻,欧阳戎又继续抛掷。

  中途他又换了两次方向。

  终于!

  在第十次投掷中,抛出洞口的莲花金灯没再被他拉回,沉稳稳的阻力从笔直的绳子上传到欧阳戎磨破皮的虎口。

  他面色一喜,狠狠抹了把脸,‘呸呸’吐了两口嘴里的泥水,开始抓紧绳子不顾形象的往上爬。

  身后方的枯槁僧人、鹤氅裘老道和纤细少女此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约莫十米高的距离,某人就像一只爬墙的小蚯蚓,一耸一耸的往上‘拱’。

  姿势是稍微有点不雅观,众目睽睽之下让他有些老脸一红,特别是在那个汉服妹子面前。

  但狗命要紧,帅不帅的等他上岸再说。

  很快,欧阳戎顶着雨水爬上去了大半,此时只需伸手就能摸到井口的岩石,而鼻子也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檀香。

  果然还是在寺里!欧阳戎心下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上方被乌云挡住一半的月亮颤抖了起来。

  月亮也会打冷颤?这是最初的三秒,欧阳戎大脑里的第一反应。

  不过很快,便发现不是。

  在颤抖的…是整座地宫,和他。

  欧阳戎吓的一激灵,赶紧死死抱着怀里的绳索。

  他头顶的雨声骤然变大,风也更烈了,从上往下落的雨水,变成了从左往右斜落。

  紧接着从外面传来的是水声,不同于海水潮起潮落的浪拍,欧阳戎耳里,这水声宛若一辆由远而近的火车轰鸣,它似是从地平线的尽头迎面从来,沿途一切花鸟走兽、高山森林都被摧枯拉朽的席卷而来,整个天地都为之颤栗。

  欧阳戎终于理解‘地动山摇’与‘天地变色’这两个词的真正意思了。

  可惜是屁股狠狠着地换来的。

  被抛出去的那只莲花金灯‘松绑’滑落了回来,连带着短暂失聪的欧阳戎一起坠下,再次摔回了现实……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一切骤起喧嚣又归于了平静。

  从左往右的雨,变回了从上往下落。

  欧阳戎坐在地宫冷硬的地面上,浑身湿漉。

  他身侧地上有摔断的半截莲灯,另外半截飞到去了墙角,里面有各色珠石从中散落一地。

  欧阳戎上半身还保持着紧抱绳索的姿势没有放下,抬头怔怔看着那个十分像井盖大小的圆洞。

  刚刚在最靠近洞口的地方,他不仅听到了山洪咆哮、狂风怒号的声音,还隐隐听到了……很多人的哀嚎。

  外面是一场大水,至少至少也是一场咆哮上百里的山洪,甚至,可能是类似《旧约》里的耶和华灭世洪水。

  孱弱个体在这种伟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考研也是。

  沉默了许久。

  “那个,你刚刚说什么?”

  仰头的欧阳戎突然开口,没回头。

  其身后不远处,脸色始终平静的枯槁僧人,又做出一手指地,一手指天的姿势。

  “施主,此地是莲花净土,上面乃无间地狱!”

  欧阳戎欲言又止。

  其实问的是“有波涛没溺山野……有恶风吹坏万物”那句,但,算了……

  某唯物主义考研青年一本正经的转头,诚恳请教:“高僧贵姓?”

  “……”枯槁僧人。

  “……”鹤氅裘老道。

  “……”纤细少女。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