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是吧君子也防

不是吧君子也防在线阅读

不是吧君子也防

阳小戎

仙侠·幻想修仙·242.7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7-18 23:59

第一年,大乾公主初遇‘君子’,那人正气凛然主持公道,她冷笑:“伪君子。”第三年,皇嗣之争,一步之差满盘皆输,闭目求死,那人唯一出列,身家性命护其回京,她轻嗤:“还算君子。”第五年,政变登基,女帝临朝,赐那人高官厚禄贵女美人,皆拒,她微微皱眉:“的确君子。”第十年,清晨醒来,浑身酸疼,她咬牙大骂枕边的人:“枉为君子!”…………“三样东西可以让帝国重新伟大:剑,微臣和儒释道。”他对女帝如是说。—————【本文男频!非女频】【轻松幽默、庙堂江湖、慢热细腻、多感情线】【已写出一本二百四十万字、高订四万余的大精品仙侠文《我有一个剑仙娘子》,量大管饱,口碑保证,书荒的好兄弟们可以去康康~点进作者主页即可阅读!】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一、此地净土

  注意看,这个男人叫小帅!

  他正把绳子绑紧在一座纯金莲花灯盏上,在头顶甩啊甩瞄准,奋力朝着上方那个洞口抛去……

  欧阳戎觉得,如果这真是别人对他的恶作剧——用藏起的摄像机拍素人,那不久后大伙认识他的方式,估计就是配上这套煞笔开场词见面了。

  “我告诉你,我管你这是烂俗恶作剧,还是鬼压床做梦,亦或是真的极乐净土……谁也别想拦我回去考研!”

  欧阳戎蹲在一座莲花石台的边沿上垂头,干涩的嘴唇嘀咕着,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手里金色的莲花灯盏,正在认真的打紧绳结。

  这是一座幽闭的地宫,四面墙壁隐隐遗留着一些褪色的壁画,正中央地面上摆放着一尊半米高的束腰仰覆莲座。

  除此之外空荡荡的。

  唯一光源是它上方十米处天花板的一个圆形洞口,约莫井盖大小。

  这也似乎是地宫唯一的出口,一束灰蒙蒙的月光从中斜落下来,恰恰落在了不顾形象蹲在莲花台座上的青年身上。

  “早四晚十备战了一年,这周末就要上战场了,你以为落个井就能困住我?就算是佛祖的井也不行!我告诉你,必不可能!”

  欧阳戎最后检查了一遍绳结,舔了下起皮的嘴唇,‘腾’的一下在莲花台座上蹦起。

  他一手死抓着绳子,一手托着沉甸甸的金色莲花灯盏,仰头瞪视那处让他早就望眼欲穿的‘井口’。

  没有翻不出去的井洞,只有攀登的考研人!

  不过打完鸡血欧阳戎并没有马上行动。

  他忽然回头,朝身后方的黑暗招呼了声:“喂,你们也过来搭把手,我上去后把你们也救上来。”

  这座幽闭地宫竟不止他一人。

  在没被月光照到的漆黑处,隐约错落着三团黑影:

  一位枯坐的僧人,身材十分高大,像一座小山堆在那儿。

  灰色的僧衣破烂,面容枯槁,看不出年岁。

  一位倚墙斜靠的老道士,像撮箕一样地张开两腿坐在地上。

  整个人和只水猴子似的缩在一件宽大黑羽的鹤氅裘里,抱臂紧裹着,似是畏寒。

  只露出個尖脑袋,童颜鹤发,道门混元巾压着满头银丝。

  还有一位是个抱膝埋脸的女孩,本就骨相纤细,却穿了身古风汉裙,便更显瘦弱。

  这也是地宫里最安静的一个。

  刚醒那会儿,欧阳戎找她搭话,女孩也没吐出一字,仅是从膝盖与细臂之间的空隙闪过一双秋水涧溪般的眼眸。

  这会儿,欧阳戎站在月光下折腾,纤细女孩那双细眸又从手臂间漏出,默默注视他。

  欧阳戎又扫了遍这扮相奇异的三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不像是考研的,但还是忍不住嘀咕:“你们真不出去?”

  但却换来了三道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不能出去!”

  听见‘出去’二字,枯槁僧人像是刚从坚冰下的北海捞出,不可抑制的浑身颤栗起来。

  “为啥?”

  枯槁僧人一手指地,一手指天,“此地是莲花净土,上面乃无间地狱!”

  “我要是没考上,那确实是无间地狱。”欧阳戎点点头,转身。

  僧人还是不忍,佛唱一声提醒道:“南无阿弥陀佛,施主,你若上去,立马就会被恶物吃掉。”

  “别他娘出去找死。”鹤氅裘老道也冷笑,又顿了下,“要找死别带上我们。”

  “……”欧阳戎。

  是不是油饼,你们?

  他忍住了,把话咽了回去,摇了摇头。

  果然,这年代还信教的都有点神神叨叨的,还不如人家混汉服圈的妹纸。

  扫了眼仍一言不发的纤瘦女孩,欧阳戎果断转头,开始朝上方那个圆洞抛投金色莲花灯盏。

  不久前他尝试过大声呼救,也不知是这地宫太深,还是夜深无人,外面没有动静。

  “不能再拖下去了。”单词还没背完呢。

  欧阳戎记得以前干饭的时候刷到过某个野外求生视频,里面有个掉进深坑的人用长绳子的一端将重物捆住,然后往坑外抛去缠在了树干上,成功获救。

  “我记得掉下来前,旁边是有两尊骗硬币的烧香炉的。”考研青年沉着冷静的分析。

  眼下他手里这个捡来的莲花灯盏,也不知道是真金还是刷了金漆,掂量了下好像挺贵重的。

  但…管他呢,就算是文物也没用,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考研更重要,‘人民群众’征用了!

  只见。

  第一次,没中,砸地。

  第二次,中了,扔出去了!

  可他一拉,又从洞外滑回。

  第三次,换个方向,没中……

  这时,枯槁僧人双手合十,面露悲悸:

  “施主为何一意孤行,好不容易升到这方净土,别再坠入那座阿鼻地狱了。”

  “上面遍布种种恶物,丛生种种恶业。有波涛没溺山野,有猛火满十方界,有毒气充塞天地,有恶风吹坏万物……”

  “别啰里吧嗦了。”鹤氅裘老道换了个坐姿变成盘腿打坐,同时后挪离欧阳戎远了点,他不耐烦道:“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大慈悲不渡自绝人。”

  正准备再掷的考研青年身子忽然僵了下,垂目默默看了下,身上这袭他一直刻意去忽视的陌生儒袍。

  这不是他掉下来前的那身衣服。

  轰隆——

  地宫外忽然传来隐隐雷声,还未等反应,这夜雨就落下了。

  欧阳戎仰首,雨滴砸在泛青的眼睑上。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浑圆的洞口像个井盖口——那个让他失足掉下来的井口。

  这事说来有点绕。

  欧阳戎本是个二战的考研狗,快临近考试了,在某个名叫“正人君子考研群(女生勿进)”的小群潜水时,他听群友说郊区有座东林寺,对考研上岸和祈福姻缘这两项业务十分娴熟,每年天南海北来还愿的人特别多……

  再去打听了下,原来这寺里有一座百年许愿塔,里面还有一口福报钟,积累了足够功德后,去敲一下便能获得福报,心想事成。

  欧阳戎其实对此是持唯物主义怀疑态度的,但保不准现在年轻人的焦虑真的大到佛祖都知道了呢?佛祖还真接这业务了……

  而且这两个项目他也确实挺需要的,属实是直击痒点了。

  权且当作心诚则灵吧。

  于是那天一大早,欧阳戎就带着批判的锐利目光,打车赶去了东林寺,结果到地方一看,好家伙,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君,入寺的队伍都排到山脚下了,前面全是和他差不多的同龄人在寒风中低头刷手机。

  起这么早,一看就是老考研人了,排个队都不忘刷题卷一下……欧阳戎感叹,刚也要掏出手机,就有个小和尚两指夹了张二维码,戳到他鼻子前,叫他扫一哈。

  欧阳戎瞧了下,发现竟是扫码下载一个名叫‘功德塔’的APP。

  这东林寺倒是挺人性化的,让没时间排队的施主足不出户,就能直接线上敲钟,属实是在施主关怀这一块,走到了全国所有寺庙的前列腺上了。

  当时欧阳戎也没废话,下载好后,立马就转身走人,考研人的时间很宝贵。

  回来的路上他稍微研究了下,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个小应用。

  点进这功德塔,里面主要有一个电子木鱼,和一个福报钟。

  电子木鱼可以手动点击敲响,敲一下就功德+1,上方还配了个温馨计数器。

  至于最重要的、能许愿灵验的福报钟,则要积累一万的功德值才能敲一次。

  比较魔鬼的是,这APP里面竟然还自带《大悲咒》的背景音乐,关都关不掉……

  “敲电子木鱼,积赛博功德,获机械福报,升极乐净土,见机甲佛祖对吧?这个我熟。”欧阳戎倒是胸有成竹。

  对了,其实应用右下角还有一个‘限时捐钱兑功德’的选项,不过欧阳戎直接忽略了,下次吧……算了下次也不一定。

  不氪金施主只能狂肝了,别看欧阳戎考研单词还在abandon那踌躇不前,但其动手折腾能力这块,从小就是满级人类。

  小时候只要给他捡到一根稍直的木棍,家方圆十里内不会存在一棵有他腰高的花草;路过的狗都得挨两棍子;若再给他吊根线,池塘里连只蝌蚪都别想存。

  于是当晚,欧阳戎就用电机、齿轮、筷子还有橡皮捣鼓出了一个物理连点器,把它和手机摆在床头柜上狂刷功德,而他悠哉背完单词,直接听着大悲咒睡了。

  结果,第二天他就被封号了。

  “……”是不是玩不起?

  欧阳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小一个外包APP,竟然还有个防外挂机制。

  第二日一早,愤慨不平的他又去了趟东林寺,想找他们理论理论……好吧,其实是想装下无辜,试下能不能解封。

  可是到了地方,又是熟悉的长龙般的队伍,他便直接绕路上山,想看看有没有其它门可以走。

  结果走在半路上,之前喜欢潜水的那个群名十分正气的考研群,又有狗群友发了张浩然正气的图片。

  大白天的也发?欧阳戎下意识的双击放大看了一眼,可就是贪的这一眼,让他刚拐弯时一个没留意,脚底踩空,两眼一黑过去……

  ……

  欧阳戎站在莲花座上,用力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从他记忆里最后那几帧画面推测,他应该是失足掉进了寺里某个缺盖的井里。

  只不过很古怪的是,待到欧阳戎幽幽醒来,便发现自己仰躺在脚下这个冰冷坚硬的莲花座上。

  他的手机和羽绒服全都不见了,找遍了地宫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陌生的白色襕衫。

  且其额前缠绕一圈白纱布,宛若抹额般,包着一处创口不小的撞伤,此刻都仍隐隐作痛。

  不过幸好只是摔了额头,没摔到脸。

  而且他对自己脸很熟悉,虽然地宫乌漆嘛黑的,找不到一面镜子,但他大致摸了下后,发现八成错不了,除非是重生了胡歌或冠希。

  若不是有这铁证,不然还真差点信了那枯槁僧人和鹤氅裘老道的鬼话。

  不再纠结身上衣服,只在雨中犹豫了片刻,欧阳戎又继续抛掷。

  中途他又换了两次方向。

  终于!

  在第十次投掷中,抛出洞口的莲花金灯没再被他拉回,沉稳稳的阻力从笔直的绳子上传到欧阳戎磨破皮的虎口。

  他面色一喜,狠狠抹了把脸,‘呸呸’吐了两口嘴里的泥水,开始抓紧绳子不顾形象的往上爬。

  身后方的枯槁僧人、鹤氅裘老道和纤细少女此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约莫十米高的距离,某人就像一只爬墙的小蚯蚓,一耸一耸的往上‘拱’。

  姿势是稍微有点不雅观,众目睽睽之下让他有些老脸一红,特别是在那个汉服妹子面前。

  但狗命要紧,帅不帅的等他上岸再说。

  很快,欧阳戎顶着雨水爬上去了大半,此时只需伸手就能摸到井口的岩石,而鼻子也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檀香。

  果然还是在寺里!欧阳戎心下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上方被乌云挡住一半的月亮颤抖了起来。

  月亮也会打冷颤?这是最初的三秒,欧阳戎大脑里的第一反应。

  不过很快,便发现不是。

  在颤抖的…是整座地宫,和他。

  欧阳戎吓的一激灵,赶紧死死抱着怀里的绳索。

  他头顶的雨声骤然变大,风也更烈了,从上往下落的雨水,变成了从左往右斜落。

  紧接着从外面传来的是水声,不同于海水潮起潮落的浪拍,欧阳戎耳里,这水声宛若一辆由远而近的火车轰鸣,它似是从地平线的尽头迎面从来,沿途一切花鸟走兽、高山森林都被摧枯拉朽的席卷而来,整个天地都为之颤栗。

  欧阳戎终于理解‘地动山摇’与‘天地变色’这两个词的真正意思了。

  可惜是屁股狠狠着地换来的。

  被抛出去的那只莲花金灯‘松绑’滑落了回来,连带着短暂失聪的欧阳戎一起坠下,再次摔回了现实……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一切骤起喧嚣又归于了平静。

  从左往右的雨,变回了从上往下落。

  欧阳戎坐在地宫冷硬的地面上,浑身湿漉。

  他身侧地上有摔断的半截莲灯,另外半截飞到去了墙角,里面有各色珠石从中散落一地。

  欧阳戎上半身还保持着紧抱绳索的姿势没有放下,抬头怔怔看着那个十分像井盖大小的圆洞。

  刚刚在最靠近洞口的地方,他不仅听到了山洪咆哮、狂风怒号的声音,还隐隐听到了……很多人的哀嚎。

  外面是一场大水,至少至少也是一场咆哮上百里的山洪,甚至,可能是类似《旧约》里的耶和华灭世洪水。

  孱弱个体在这种伟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考研也是。

  沉默了许久。

  “那个,你刚刚说什么?”

  仰头的欧阳戎突然开口,没回头。

  其身后不远处,脸色始终平静的枯槁僧人,又做出一手指地,一手指天的姿势。

  “施主,此地是莲花净土,上面乃无间地狱!”

  欧阳戎欲言又止。

  其实问的是“有波涛没溺山野……有恶风吹坏万物”那句,但,算了……

  某唯物主义考研青年一本正经的转头,诚恳请教:“高僧贵姓?”

  “……”枯槁僧人。

  “……”鹤氅裘老道。

  “……”纤细少女。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幻想修仙小说

不是吧君子也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