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郑1652在线阅读

明郑1652

胜者即正义

历史·两宋元明·144.8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1-19 22:58

永历六年,西元1652年,大西军出滇,连战连胜,复地千里,天下震动,掀起了第二次抗清高潮。同年,闽南漳州,亦是风起云涌,在前一年获得了磁灶战役、钱山战役和小盈岭战役的胜利,克复平和、漳浦、诏安、南靖等地之后,郑成功亲统大军合围漳州城,郑军声势日益高涨,俨然成为了东南抗清的主力。不过,就在清军固山额真金砺率领万人大军开抵福建,进入泉州府,东南再次陷入危局之际,作为郑军领袖的郑成功却忽然病倒了,军中甚至传言其得了癔症。“海贼?这天下,只有海贼能救!”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在郑成功的心中呐喊道。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向天再借五百年

  夜风呼啸,火光摇曳,漆黑的夜幕之下,福建东南漳州府府城城南十里,位于新桥-东山一带的明军大营正是戒备森严,秩序井然,一派肃杀之气笼罩其中。

  九月底的漳州依旧闷热非常,便是已经入夜许久,可只要稍微活动一下,也很快就会汗流浃背。

  只是,此时此刻,这座外有河沟,鹿角,木栅相拒,内置上百门铳炮防守的庞大军营之内,燥热的又何止是天气?

  单单是营中随处可见,全副武装的巡逻兵丁,以及身着各色官服的文官,便知道其中的不简单。而军营中心的大帐之上,数面正迎风招展的“朱”字大纛,更是直接道破了其中的玄机。

  要知道,当今的福建,甚至是整个东南沿海,“朱”字大纛只有一人可用,大纛所在,便也就意味着那位统合了东南沿海多股力量,拥兵数万,近两年来屡战屡胜,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东南抗清领袖的国姓爷,就在此处。

  不过,此时的郑军大营之内,却不见一点屡战屡胜的喜悦轻松,无论是值守兵丁眼中的警惕和疲倦,还是全身甲胄的将领脸上的忧虑,大帐之中文官的愁容,都说明了局势的严峻。

  且说,自永历元年于小金门以“忠孝伯招讨大将军罪臣国姓”之名誓师反清以来,花了四年时间,终于吞并了闽南粤东所有郑氏兵马,确立了自己独一无二领导地位的郑成功旋即对闽南清军开始了一系列反攻。

  郑军在闽南小盈岭、海澄等地先后取得了磁灶战役、钱山战役和小盈岭战役的胜利,克复了平和、漳浦、诏安、南靖等地,漳泉清军屡战屡败,根本无力反击。

  到了这年年底,在舟山战役中被江浙清军击败,包括定西侯张名振在内的鲁王一系兵马皆来投靠,郑军的声势更是日益高涨。

  而随着次年海澄,长泰相继克复,“江东桥大战”,“崇武海战”接连取胜,清军东南主力损失惨重,满清浙闽总督陈锦,福建提督杨名高兵败后龟缩同安,郑成功也得以集结大军,再度包围漳州府城。

  要知道,这个时候,西南战事胶着,满清在福建已经无兵可派,只要攻取漳州府城,歼灭其中的数千绿营精锐,郑军便能依仗城池之利,在大陆之上获得一块立足之地,还是漳州府这块膏腴。

  这也就意味着,一直困扰着郑成功的军粮和人丁问题,都能得到极大地缓解,甚至于凭借着郑家在福建的多年经营,郑成功还将获得更多地方力量的投靠。

  只是,漳州府城固若金汤,易守难攻,极速膨胀的郑军短期内又缺乏攻坚能力,郑成功只能采取长期围困,粮尽自降之策。

  但这年九月,满清悍将固山额真金砺奉顺治之命,除了本部兵马之外,还抽调了一千杭州八旗驻军,三千浙江绿营精锐,率领这支万人精锐大军开抵福建,进入泉州府,又汇合了驻扎于此的福建清军残兵之后,随即西进漳州。

  面对如此强敌,迫不得已之下,郑成功只能下令解除漳州之围,集合兵马,严阵以待这支战力非同小可的八旗野战精锐。

  不过,若是如此,还不至于使得郑军上下一片忧色,毕竟连战连胜了近两年,歼灭了近万福建绿营,郑军的士气和军心都已经非同以往。满清八旗兵固然强悍,但郑军也并非不能一战。

  可是,正值此危急之际,作为郑军核心的国姓却忽然晕倒了,醒来之后居然胡言乱语了一番,还嚷嚷着什么“日更过万”,“证道成神”,平日里总也亲历亲为,身先士卒的“藩主”,居然连续三日都没有在军中露面了。

  要知道,郑芝龙降清之后,以海盗起家的郑氏集团实质上便已经分崩离析。

  那时候,年仅二十二岁,领兵不到一年的郑成功不过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军头,短短六年间,以数百兵马于南澳岛起兵走到如今的东南抗清领袖之位,其中的魄力和胆识,可谓万中无一。

  换言之,两军对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一军统帅的行为如此诡异,难免不让人心中怀疑,军中更是因此人心惶惶,士气低落。

  一时间,不只是“藩主”摔坏了脑子,得了癔症的流言,便是“藩主”身受重伤,难以指挥大军作战,已经秘密离开大营,返回金厦的传闻,甚至于是定国公郑鸿逵阴谋夺权,幕后策划,设计陷害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当然,以郑成功在军中的无上威望,各镇将领又调动如常,“藩主”设计引诱清军,寻机破敌的消息也同样传遍了军中,并得到了绝大多数士兵的认同。

  “藩主,金砺领军入城之后,便不断派出哨骑出城试探,恐怕很快便会寻求与我大军的决战了。”

  就在军中流言四起之际,中军大帐之中,郑成功却是依照这几日的惯例,召集了麾下心腹大将,听取最新的军情汇报。

  “金砺所率之援军至少在两万以上,其中近半数都是披甲骑兵,城中又尚有五六千清军绿营,如此规模的兵马,每日粮草耗费巨大,以漳州城中的粮草储备,清军必然难以支撑,决战应当就在这几日。”中提督甘辉之后,郑军前提督黄廷也拱手抱拳,当即出言道。

  而醒来了足足三日,也在这中军大帐中待了足足三日,此时正身着一件淡蓝色衣袍的郑成功却是微微蹙眉,随即又肃目道:

  “当前军中将士的士气如何?各镇各营可有异动?”

  “承藩主之威,各镇各营皆恪尽职守,森严戒备,一切安然。”郑军右提督黄山当即道。

  郑成功听罢,点了点头:“你们刚刚所说的,都没错,明日金砺便会领兵出城扎营,不出三日,定会来攻。”

  “藩主......”黄山闻言,不由得面露惊诧,刚要细问,却又立马被肃目厉声的郑成功挥手打断了。

  “军情大事本藩都已经了解了,应敌破敌之策,明日召集诸将再详议。”

  此话一出,大帐之中的郑军三大提督甘辉,黄廷,黄山,以及郑军参军兼工官冯澄世,都不由得微微一怔,不仅是因为郑成功刚刚那番精确到日的推测,更是因为这位一军统帅,全军的主心骨,终于要开始谋划战事了。

  要知道,自从三天前金砺领着清军主力入城之后,郑军便再无任何行动,只是加强了营盘的戒备,严防清军夜袭。局势到了如今的地步,怎能不令人担忧?

  “臣等领命。”

  冯澄世反应最快,第一个回过神来,当即领着另外三人弓腰应道,然后就立即退出了大帐。他早就察觉到了面前的藩主与往常不同了,在弄清楚情况之前,是绝对不会多言的。

  另外三人见状,也纷纷跟上,他们虽然远不如冯澄世那般会观言察色,但却早就已经知道,跟着面前这个人精行动,总是不会错的。

  看着退出大帐的四人,郑成功好像是忽然怔住了一般,然后又忽然冷笑了一声,自顾自在那里摇头道。

  “他娘的,老子还真的成了郑成功了!”

  只能说,冯澄世虽然聪明,但也没有猜对。郑成功确实和以往不同了,但绝对不是因为数年前的大败,面对满清的八旗大军,怯战畏战了。

  而是因为此“郑成功”非彼“郑成功”,这位东南抗清领袖,堂堂国姓爷,三日前便已经被一個来自后世的灵魂给夺舍了。

  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不仅占据了这位抗清枭雄的身体,还继承了身体原主的全部记忆,甚至是全部的技艺,其中更包括权谋心术,以及领兵打仗的经验。

  其实,这几日,很多时候“郑成功”都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称雄东南,不可一世的国姓朱成功?还是二十一世纪一个熬夜过度,昏睡醒来就已经穿越了三百多年时空的无辜历史文写手?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得已将迫在眉睫的战事暂时搁置,每日只召见几个心腹,了解军营内外的动向,以确保自己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错。

  毕竟,虽然意识不时模糊混乱,但根据脑中的记忆和周围的人,郑成功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时间确实是永历六年,西元1652年,反清大战的第二次高潮,他真的是回到了明末清初。

  说来也是凑巧,这个三百多年后的青年,熬夜拼命敲击键盘,想要趁着许多同行们都已经中招,被迫请假休息的机会,加更冲量的,就是这段令人惋惜,留下了无数遗憾的历史。

  试想一下,一个正是血气方刚,有着无限可能却又只能蜗居家中码字,以弥补心中无限遗憾的青年,回到了这个风起云涌的年代,穿越到了一代枭雄,民族英雄的身上,正要力挽狂澜,恢复汉家江山,难道还能有比这更有吸引力的事情吗?

  换言之,这个遍地腥膻,鞑虏肆虐中原大地的屈辱时代,这个东方文明即将坠入深渊,数百年都一蹶不振的时代,任何一个了解过这段历史,有骨气有良知之人,都不会不想去改变,去挽救!

  更不用说,这个时候,西南的大西军三兄弟还未反目,五年养精蓄锐,一朝震撼半壁江山,而东南则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六年磨砺,以二岛争雄天下,一切都还有着无限的希望。

  不过,问题也恰恰就在这里,在原本历史上,这份无限的希望之中,藏着太多太多的遗憾了。

  最有希望驱除鞑虏,恢复河山的西南明军,因为兄弟内讧,屡屡丧失歼灭满清主力的机会,最终功亏一篑。而东南沿海的郑军,虽然因为郑成功的铁腕手段,始终团结一心,可毕竟天生缺陷,陆战实力不足。

  而这个时间点,对于郑成功来说,也未免太关键了,几乎可以说是稍有差池,郑军就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要知道,穿越之前,我们的这个二十一世纪青年,为了写好稿子,可是专门翻阅了无数相关史料的。虽然还达不到专家的水准,但对其中的许多事情,却也是如数家珍。

  平心而论,这个节骨眼还是太迟了一些,三日后的那场大战,关乎着郑军的命运,甚至可以说是除了孙李湖南大战之外,另一个彻底扭转局势的机会,只给他三天准备,实在是过于为难人了。

  就算融合了原主的记忆之后,又拥有了许多现代知识,知道了清军取胜的原因,郑军战败的关键,原主前期的排兵布阵,兵马调遣也几乎没有问题,可精神状态刚刚稳定下来,就要指挥千军万马,其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不过,若是再晚几天,“漳州大战”结束之后,再穿越过来,似乎就真的太迟了。

  这可是国姓爷郑成功啊!不会真的有人觉得自己不过是站在上帝视角,多看了点史书,平日里办公室政治都玩不转的,穿越而来,就要比这个征战天下的枭雄强得多吧?

  如果真的有,那绝对是还没被社会毒打过,真以为知道和做到是一回事!

  若不是完全融合了原主的记忆,继承了对方的全部技能,咱们的穿越者青年现在或许真的要坐蜡了。

  不说过几日的大战要如何打,单单是如何统御麾下的悍将,新近投靠的鲁王一系兵将又如何安排,军需粮草,兵马行军,这些身为一军统帅可以不亲力亲为,但是一点不了解,那可就万万不行了。

  当然了,若是再早一点,大方向依照国姓爷原本的路径,关键时候扇动蝴蝶翅膀,或许可以使得漳州大战的时候,郑军的实力要强一些,可能这场关键大战,就能胜了。

  但还是那句话,起兵的这六年,原本历史上的国姓爷犯的错误本就不多,许多都是因为无可奈何,错失良机了,换个人来,还真不一定能做得更好。

  只要稍微了解一下郑清之间的实力差距,就知道原本历史上郑成功能做到两度北伐,拥有千舟万军,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好在,因为原主的手段和威望,军中的这些文臣武将们,倒也都是忠心耿耿,在这个关键时候,几乎没人有什么异心,郑成功也不用担心手下的人趁机作乱。

  这倒是让郑成功恢复得比他自己预料得还要更快,短短三日,便已经缓了过来。如今的言行举止,都已经和原主无二,甚至根本就已经是一个人了,一个同时拥有两份记忆,灵魂来自后世的郑成功。

  当然,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明日金砺就要领兵出城了,三日之后,至关重要的“漳州战役”最终的大决战就要打响了,就算缓不过来,也得缓过来,亲自上阵才行,清军可不会乖乖的在那里等着。

  想到这里,郑成功忽然抬头,环视了大帐一圈,看着倒映在帐篷之上的巡逻兵马身影,耳边似乎突然响起了那段震撼人心的旋律:

  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年复一年......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血,淹没人间,安得太平美满?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宋元明小说

明郑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