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手里干

  周秀用一只攀着墙上各种凸起,连续的借力,让身体下坠的速度放缓。在到三层楼高度时一口气落下。

  “砰!”双脚触地。

  这是居民楼后面的一条暗巷,除了两头是没有出口的。周秀又翻过了前面的一道墙,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院子里有条大狗刚想叫,就被来了一记电疗。

  从院子大门走出去,就来到了另外一条马路上,周秀扶着马路牌平复一下情绪,想着自己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无意间抬头看了眼手边的马路牌,上面赫然写着“富民路”。

  “淦。”“富民路”“富民巷”原来是特么平行的两条路!对于不熟悉的外地人来说,这种叫法是非常具有迷惑性的。周秀感到浑身发凉,万一因他一时的疏忽,导致徐倩倩重蹈了上一世的悲惨遭遇,可能会他会陷入某种心境上的缺失。

  不敢再耽搁一分一秒,周秀立马给眼睛和双腿都注入能量,一边跑一边快速在街上巡视。突然发现远处有两个人好像在架着一个女孩往黑暗处走去。正是马尔科和雷福斯以及被绑架的徐倩倩!

  “还好!”只要对方还没动手,那一切还都在周秀的掌控之中。

  似乎察觉到后面有人靠近,马尔科和雷福斯走的更快了。

  这个时候再通知警察肯定来不了。管不了那么多了,看着二人挟持着徐倩倩转入一个黑暗的小巷子。周秀紧紧跟上。

  没成想一转弯,就看到对方二人不远处在站着等他。

  “一个人?”两人有些出乎意料,但依然不敢大意。“兄弟,什么来路?”马尔科出声问道。而雷福斯则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横在了徐倩倩的脖子上。

  感知了一下周围没什么人,周秀嗤笑一声:“这对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龙王小说。但且告诉你们也无妨,在下事业单位绯云坡往生堂临聘人员胡秀是也。”

  说完单脚往地上狠狠一跺,一块盲道砖直接被震飞了起来,单手一把抓住。

  这一手直接把对面二人惊呆了,随后周秀突然向他们身后大喊一句:“堂主,你也来了?”

  两人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扭头往后看去。

  趁他们露出破绽,周秀右手臂抡圆,猛地向前掷去。

  同时大喝一声:“吃我一记——正方形手里干!”

  在盲道砖刚脱离手指的时候,周秀发现自己犯了个可能致命的错误,对方是有两个人啊。他们这种亡命之徒即便被打倒了一个,另一个依然会对人质造成极大的威胁。

  怎么办?

  不用慌!

  周秀右手迅速跟上打出一道闪电,将盲道砖从中间一劈为二!

  “手里干影分身!”

  一阵破空声想过,马尔科和雷福斯一人中了一干后,连个闷哼都没发出就直接倒地了。

  周秀赶忙跑上去从地上扶起早都吓得六神无主的徐倩倩。

  “倩倩姐!倩倩姐!没事了。”周秀晃了晃徐倩倩,试图让她清醒过来。

  徐倩倩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在黑暗中发现是昨天跟他说过话的那个英俊男娃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周秀一边安抚着徐倩倩,一边想要拿出手机报警。却发现她死死的抱住自己,让他没法去掏裤口袋。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乖!”

  “倩倩姐,先冷静一下,让我报个警先。”

  “倩倩姐,你勒的太狠了,放松,放松。”

  “我去,咱先擦下鼻涕,我的阿迪王!”

  一阵抽搐过后,徐倩倩获得了婴儿般的高质量睡眠。周秀把她放到墙边靠着,摇头道:“非逼我电疗。”然后拿出手机又报了警。

  很快隔壁正在扫H的警车就开了过来,周秀定睛一看,哟呵,老丈人!

  “古队,确定是马尔科和雷福斯。”年轻警官检查后说道。

  古兴业转头拍了拍周秀的肩膀:“小伙子干的不错。”

  “古叔叔过赞了,我也是正好碰到同村的姐姐被歹人劫持,一时冲动了。”周秀看见徐倩倩已经被抬上救护车拉走了。

  “哦?你认识我?”古兴业敏锐的发现了周秀话中的重点。

  周秀挠了挠头,憨憨地笑道:“我跟古雅茹是科大附中的同班同学,昨天还跟她一起坐车回来的。”

  古兴业哈哈大笑一声:“那感情更好了。”

  当晚周秀留在警局录口供,在脑海中迅速琢磨好2.0版本的故事后,他深情地诉说了自己是从哪来,到哪去,要干什么,又是怎么发现歹徒,怎么击倒歹徒的过程。

  录完口供后,周秀要了一桶泡面和一杯咖啡,看着外面忙来忙去的人们。这种大案嫌疑人的落网基本惊动了全县公安力量,他们之中不知道多少人的命运会因此发生改变。

  就比如古兴业,上辈子因为应为这个案件受到组织批评,导致前途受阻。那现在肯定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这个世界从来不是如表面般温情脉脉,在看似平静的生活之下,隐藏起来的邪恶总在伺机而动。对于大多数平凡的人来说,这件事可能只是明早的新闻上的一道谈资。而对于那些受害者家属来说,则算是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解脱。

  无论他们是哪种情感,而于周秀来说,他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身为“人”该干的事。但不可避免的是从现在开始,后世的走向就已经逐渐偏离了它原有的轨道。

  古兴业从医院回来已经是后半夜了。

  来到办公室看到周秀在捧着咖啡发呆,开口问道:“小伙子练过的?那两人都被打成脑震荡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古叔叔叫我周秀就好了,我就是手劲大,扔石头一类的比较准。我还一石头打死过发狂的大猪呢,村里人都知道。”

  “哦?”古兴业挑了挑眉毛说道:“这么晚了,让你回村里也不现实,要不你去我家住一晚吧?”

  “好的,那我就打扰古同学和刘阿姨了。”周秀显然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

  “跟家里通过电话了吗?”

  “打过了,还说了古叔叔您在这,我爸妈表示很放心。”

  另一边,府南市出城的路上,一辆五菱之光正在飞驰。

  “老周,你倒是再开快点啊。周秀这孩子三天两头进局子,比他老子去的次数还多,这病看来得好好治才行,可急死我了。”张沛芹在副驾上面露焦急。

  ……

  第二天七点,古雅茹穿着睡衣从自己屋里走出来去卫生间。打开门一看,里面有个穿着古兴业睡衣的人在刷牙。

  “爸爸,你今天起这么早啊?”古雅茹随意问了一声。

  周秀听见声音,转过头来打了个招呼:“早啊!”

  “砰!”古雅茹又把门关上了。

  “我一定是眼花了。”

第二十七章手里干

新人海量作品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