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竟然被幕后大boss盯上了

我竟然被幕后大boss盯上了在线阅读

我竟然被幕后大boss盯上了

作家6AJA7C

短篇·短篇小说·5.2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28 22:52

被神秘学宫录取的少年,为报血仇踏上了前往学宫的路途,途中的所见到的灾厄,亡魂...一个又一个故事却意外一齐指向那十五年前的往事,命运的轮盘,原来自那时起便已开始转动。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录取信

  “小郎君,快回家看看吧,李先生从城里回来了,说有你的信,老爷子让我喊你回去呢。”

  初春的上午,风中仍然带着寒意,王寒从田中起身,将自己的锄头交给一旁劳作的二皮叔,向前来传信的张家二婶子道一声谢,拍了拍身上农活时粘上的浮土向着村子走去。

  湟南村,湟水南岸的村子,因而叫这个名字。王寒赶回家,门口的大黄远远的看见了他,摇着尾巴小跑过来。在俯下身子揉了揉狗头之后,王寒跨过门槛,踏进宅门,一身风仆的李先生手中拿着一副木册正在堂前等候。见到王寒入门,他收起了木册,起身走来,两人各自执礼问好。

  “一别半月,小郎君可好。”

  “蒙先生挂念,寒自是无恙,倒是先生奔波半月,应当多加休息。”

  李先生摇头笑了笑,将手中木册重新取出,交给王寒。

  “蒙小郎君关心,凌并无大碍。”

  “这是何物?”

  王寒接过木册,这小册正面除有古朴的镐京二字外再无额外装饰,看起来朴实无华,但其背后绘有图案,不似绘画,倒像是地图,不由得出声询问。

  “镐京学宫的录取册,知小郎君有惑,但凌认为小郎君还是去的好,小郎君想要做的事情想来终究是需要助力的。”

  不待王寒回复,李凌又开口道:

  “木册背面是从此地至镐京路线图,小郎君此时出发,若无意外,八月前便可至镐京,皆时将木册交予学宫博士即可,若是小郎君另有他事,在二十五岁之前报道亦可。”

  “寒有疑惑,还请先生解惑。”

  “小郎君请说。”

  “先生耗费十二年光阴,便只为寒一人,值当吗?”

  王寒有很多疑惑无从解惑,两年前的寒夜里,他拿着爷爷交给他的玉牌逃至此处,在力竭昏迷后,被此处主人收留救下。随后赶来的李凌认出了他手中的玉牌,赶走了追兵,让村长秦老爷子收留了他。也是李凌为自己取姓为王,加上自己取得的寒字,得名王寒。

  “十年前不曾见到小郎君之时倒是不值得,但如今想来是值得的。小郎君的疑虑凌自是知晓,凌身后之人虽不曾隐藏身份,但也不是凌可以泄露给小郎君的人,还请小郎君见谅。”

  李凌略带歉意回答道,随即再次开口道:

  “不过学宫一事,凌觉得倒是对小郎君百利而无一害。此间事宜已了,凌亦是无需留于此地,离乡十二载,凌也该回家了,凌回乡之路倒是可与小郎君同行一段,不知小郎君之意如何?”

  王寒亦是回礼,虽不知李凌为何要拿十二年的时间来等待自己,但李凌在他来到村子后两年多时间里,对自己确实称得上关照备至,教导自己修行识字,指点迷津,如此大恩,王寒当真是无以为报。

  “两年来,倒是辛苦先生了,望先生一路平安,学宫一事,寒仍需思酌一番,不便相送,还望先生见谅。”

  “凌知晓,此等大事确实需要细心斟酌,藤凌在此先行告辞,小郎君留步。”

  王寒一怔,他明白这才是李凌的本名,随即再度拜别道:“藤先生慢走。”

  目送藤凌出门去,王寒独自站在空荡的庭院中,抚摸着木册,册上的镐京二字自指尖传入,胤国的都城,这个他只在别人口中听过的地方。孤身一人,前路不明,心中忐忑难免失神。

  可能是方才看到了李凌的出门,知道他们已经说完了事情,秦业从屋外走了进来。方才王寒进屋之时不曾看见老人,还以为是老人仍放心不下田中事务,又自己下地去了,他往日也总是这样不服老,明明是含饴弄孙的年纪了,却更喜欢往地里跑。看到一个人站在庭院里发呆的王寒,秦业出声唤道。

  “阿寒”

  呼唤声打断了王寒的思考,他抬起头,看见了秦业,于是快步走到老人的身旁。

  “秦爷爷,寒一时失神,没有注意到爷爷进门。”

  “没事没事,阿寒,想事情没有注意到周边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人坐在王寒刚刚搬来的木凳上,又开口询问着。

  “李先生走了吗?”

  “李先生走了,他也要回家了。”

  “都已经十二年了阿,他也确实该回家看看了。”

  老人喃喃的说着,一旁的王寒询问着老人,他想知道关于藤凌这个人过去的一些往事。

  “秦爷爷知道李先生家是哪里人吗?”

  “我哪里知道李先生是哪里人呢?在十二年前村子还没建起来的时候李先生就已经在这里住下了,平日里见人也很少说话,你来之前这么多年也就老头子我因为平时要给他开到城里去的路引子和他说的多了些,往常时候我也没有见到过或者听到过他有亲戚什么的过来看他,想来离开家到这偏远的地方也是因为家里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老人说话间安排王寒从一旁的房间里抬出一个大背篓,这孩子有修为在身,背篓对于他只是看起来大而已。背篓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了,带着浓浓的沧桑感。

  老人坐在坐凳上,取出背篓里面用粗布包好的东西,解开粗布外的绳子,一大一小两个皮包从其中露了出来,王寒坐在一旁一遍递送工具一遍和老人说话。

  “听爷爷的意思是,李先生来的时间要在村子建起来之前了吗?”

  “那是自然,这村子也才多少年呢?大概也就是在十五年前,更北边那时候还叫北朔方的那些人,和我们胤人在这里打了一场大仗。也就是那一仗打赢了,现在的湟水谷城才建起来,我们这个村子也是后面慢慢的人来得多了才建起来,这地方最开始苦是苦了点,但地好,最开始十年也不用缴赋税,我就带着虎子二皮到这谋生活来了”

  老人熟练的用牛角油给牛皮小包上油,继续向眼前的小家伙解释着。

  “李先生在来村子之前,就是在湟水谷城待过一些日子,这些事是他之前和我闲聊的时候说的,当然那个时候的湟水谷城,说是城,其实也就只是军帐和土房搭上一圈营栅,也就是城主是个有本事的,十五年里才建成现在这个样子。李先生他有文化,能写字也能讲书,平时就光写城里的文书工作或者在北朔方的人来换牛羊的时候请他去的收入就够生活了,所以之前我倒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搬到村子里来。不过现在看来,是为了你吧,就是没想到等了十年你才来。”

  老人哈哈的笑了起来,王寒抓了抓头发,辩解道。

  “那时候寒还是个幼儿,自然是不关我的事。”

  老人将已经上好一面油的小包掉了个面,继续说道:“当年虽然是我在干草堆那里遇见了你,但若非是李先生认出你手中玉牌,寒儿你也未必能撑过去。虽说老头我也不知道当年你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家伙为什么会入他们的眼。”

  王寒不语,他自然是还记得自己来这里的原因,但在中毒箭后陷入昏迷的自己并不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情,只知道自己从昏迷中醒来便在秦爷爷家中,之后便遇见了李先生,在李先生拿着相符的玉牌验证身份后便由李先生接过了后面的事情,过往的记忆重新浮现在眼前。

  一袭皮衣的李凌将皮帽脱下,手上亮出了与王寒手上一模一样的玉牌,介绍着自己。

  “在下李凌,是来接小郎君的。”

  他说着王寒听不懂的语言,但好在王寒认识他手中的玉牌,知道他便是爷爷让他找的人。

  李凌看出了王寒并不能理解自己的话语,自门外拿出一把染血的长刀,扔在地上,王寒认出了这是追杀他的人的兵器,兵器在这里,人却不在,他便放下心来,向着眼前之人道谢。

  他突然听懂了眼前这个青年说的话,虽然断断续续,但他说的很清楚。

  “小郎君在此安心养伤,在下李凌,是来保护小郎君的。”

  老人仍在继续讲述那个冬日的故事。

  “两年前,那时候天都还没亮,大黄在门后面叫唤,我悄摸摸的走到门口,隔着门缝看见门后面有一条牛犊子那么大的大狗,脸上,身上都是血,在那里嘤嘤嘤的哭,它好像是知道我隔着门缝看它,于是就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我,我不知怎么了竟然在它身上感觉到它好像在求我,就打开门准备把它带进来看能不能救下,然后发现了被它护在身下的你。”

  秦业将已经上好油的皮包放好,又从背篓中拿出一大块磨刀石。

  “然后呢?”

  王寒看向一旁拿出磨刀石后就安坐着的秦业。

  老人眉宇一挑,开口道:

  “说了这么多,老头子我想歇会怎么了?你去我房里,在我床头墙上有个暗柜,里面的东西你去挑一柄来。”

  “...,爷爷你有句话说错了,她是狐狸不是狗,你说她是狗她知道了她是要生气的。”

  王寒边说边向着房间走去,留下一脸怪色的秦业依然留在原地。

  ....

  “镇域,你倒是会取。”秦业脸上怪色更甚,看着面前这柄朴实无华的剑。

  “此剑可有什么特殊寓意不成?”

  看着老人怪异的脸色,王寒不解的询问道。

  想起了某些传闻,秦业面上露出回忆之色,随后一脸正色道。

  “剑,不过是拿来杀人或者不被杀的武器罢了,哪里有什么好剑坏剑之分,又哪里能有什么寓意呢?不过日后你若是惹出什么祸患出来,还是莫要说是我给你的这柄剑。”

  秦业伸手接过镇域,这个带有暮气的老人的体内在这一刻仿佛出现了一个新的灵魂,他活跃,朝气,全然不似老人的沉暮。

  “剑者,君子武备,所以防身,入鞘则朴实无华,出鞘则锋芒毕露。”

  老人自凳子上起身,一双手缓缓扬起,一柄剑,横空而出,气冲云霄,银光乍起,皎若游龙,似水波荡漾,如火树银花;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轻盈如燕,点剑而起,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收剑平气,老人看向王寒,多年不曾舞剑,老人此刻的呼吸明显带上了些急促。

  “可有所悟。”

  “有!”

  “此等感悟,寒儿你不必说,自行体悟即可。”

  “不是对剑感悟,而是我不会短兵,先前家中长辈跟我说以后会有其他人教我短兵,所以我之前只练过长兵而不曾联系过短兵,所以我觉得秦爷爷你与其给我镇域不如给我根竹棍,至少竹棍比剑长,打的远。”

  王寒停顿了下,看向脸黑的秦业,想了想又说道:

  “虽说寒不通剑术,但秦爷爷你剑术高超还是看得出来的,您老人家这一手可也是不简单啊。”

  老人暴起,方才气喘的老人现在如同年轻人一般抄起剑鞘追着少年满院子打。

  “你不会短兵你糊弄鬼呢?一手的老茧比我老头子的都厚,刚才拿剑的姿势要不是为了快速出手你能想到那么摆?现在跟我说家中长辈不让你习短兵,我打死你个连老头都骗的活鬼。”

  “别的没有,爱要不要。以前是以前,现在就是个村里老头,年纪大了,自然见到的就多了,见到的多了自然就会了。那只狐狸如今在哪我也不知,它把你放下之后便离开了这里。之后便是李先生凭借你与他手中的玉牌催动边境的大阵将追兵击退,具体情况,你在去往镐京途中可以询问李先生,自己熟悉熟悉,拿着就当培养感情了,耍完之后用磨刀石给剑磨个锋就行了。”

  秦业坐回凳子,将镇域和磨刀石递给王寒,他确实是老了,追着小家伙打一会便有些喘不上气了,只得把这磨剑的事情交给王寒做了。

  王寒接过镇域,四方剑身,剑面如镜,剑长四尺,长剑似有灵,发出了微鸣声。大抵人都是喜爱枪剑的,仗剑而行,自有豪气而生。

  “磨锋?灵器也能磨锋?”

  “这剑是要我双手握还是单手握?”

  老人本来不想搭理这些无聊的问题,这孩子还在装,也不知道是谁教他的这种不好的习惯。

  “就跟平常菜刀一样磨刀就行了,三尺六寸的长度的都是单手剑,长度再往上走才是双手剑。”

  他终究是还想和这个孩子多说几句话。

  镇域选了这么一个剑主,名剑说不得是要继续蒙尘了。看着满院子舞着乱七八糟的招式的王寒,秦业拿起凳子进屋,他还要为王寒收拾路上的行李,顺便眼不见心不烦。

  途中虽然是胤国境内,但难免会遇见想不到的情况,一会还是给这孩子的写一份路引子算了,虽说有学宫的录取书便无需过关文书,但只凭借着录取书并不能使用沿途的驿站。虽然学子身份尊贵,路上遇见驿站一般都是会乐意提供食宿的。但恐有万一,还是有路引在手为好,只是自己现在多一些麻烦罢了,但若是能为这孩子带来一些便利便是值得做的,若是途中遇见问题也能借着路引到驿站寻求帮助,补充用品。穷家富路,自是要多加上心。

  目送着秦业的进屋,王寒停下了乱挥的剑招,将镇域插回剑鞘中。平心静气,双手上扬,方才同样的剑式在另一个人的手中再度出现,但更显凌冽。

  他说谎了,爷爷拿自己的命换来了自己的自由,将自己安置在这里。他很清楚,最初的爷爷收养他只是为了要让自己替他报仇,但不知从何时起,爷爷所求的便只是让他捡来的这个小孙子安全的活下去。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因为他们,他与这个世界有了联系,从小到大,他遇见的都是很好的人,也正因为这样,不可以让他们知道,他不想将他们扯入其中。

  借着九彩当年留在自己体内为自己镇压灵台的尾巴,他倒是可以隐隐的感知九彩状况,她确确实实是在恢复,这便好,自己也能放心一些了。王寒收剑,自一旁木桶中舀出一瓢清水洒在磨刀石上,水桶的水面上映照着他的面庞,眉眼清秀,左眼眼角一点泪痣点缀,衣服洗的虽说有些发白但干净整洁,王寒伸出手,撩起涟漪,将水中的自己打碎,院子中响起了一下一下的磨剑声。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我竟然被幕后大boss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