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崇祯中兴

崇祯中兴在线阅读

崇祯中兴

煌煌华夏

历史·两宋元明·23.6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4-08 06:40

崇者:重复、兴盛之意。祯者:吉祥、福禄之意。崇祯者,取光复之期许、合吉祥之愿景。只可惜天时岂是人力可违,大明二百多年的国祚来到崇祯一朝,注定是无力回天。倘若天可假大明国祚,让一个现代人去代替崇祯,那大明,可以中兴吗。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拿了崇祯剧本

  天启七年八月,顺天府北京城。

  两百二十年前,这里被永乐皇帝朱棣选中,成了大明朝第二个首都,自此迎来了它的新生。

  从最初的一座兵城、北地的一处战略要塞逐渐繁华成为这个国家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也由此开启了大明朝天子守国门的先河。

  只可惜永乐帝怎么都没想到,他的后人将这个国门守得一塌糊涂。

  自土木堡之变后,瓦剌的也先打到过这里、蒙古的俺答汗也打到过这里。

  甚至连曾经大明朝的臣子,建州女真也开始绕过边防,将兵锋战火烧进北直隶、烧到北京城。

  如今,建州女真或者更准确些:后金!

  后金汗皇太极已经兵围锦州、宁远,逼着辽东巡抚袁崇焕不得不遣使议和。

  或许是大明国运现在还不当亡,袁崇焕不负重托顶住了,宁锦防线没有丢。

  (袁崇焕原历史已经赋闲回家,后复用,书中为后续剧情圆润略作调整。)

  可战争的厚重阴云还是重重压在北京城之上,压在北京城内帝王将相、贩夫走卒的心头之上。

  外有贼患,内部也不太平。

  苏州、山西、陕西流民四起,数越聚越多已达十万之众。

  造反也好、起义也罢,明眼人的眼中已经看的清清楚楚,太祖、成祖留下的大明江山,眼下已是摇摇欲坠。

  也就在这个内忧外患、人心不定的当口,大明此刻的天启皇帝,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天启皇帝朱由校膝下无子,已经密旨将帝位传给其弟、信王朱由检。

  这一刻,无数道目光投向了皇宫,也投向了信王府。

  朱由检就是在这万众瞩目之中走进的皇宫、走出的皇宫。

  未几,噩耗自深宫中传出。

  天启帝,驾崩了!

  -----------------

  “殿下,殿下。”

  朱鼎迷迷糊糊的恢复些许意志,听着耳边这低婉的女子呼声睁开惺忪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绝美的佳人,面上带着浓郁的担忧之色。

  这让朱鼎几乎下意识的惊坐起来。

  怎么会有個陌生的,又如此漂亮的女人在自己家?还坐在自己床边?

  这是哪个王八蛋要陷害自己!

  本地的商人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净会做这些下三滥的事来拉干部下水。

  惊愕的情绪来的快,去的更快。

  随着脑子的飞速运转,一段陌生却又熟悉的记忆开始涌现,并迅速融入到意识当中。

  眼前的这个女人,叫周玉凤,乳名玉儿,而她的身份,是自己的妻子!

  妻子?

  我朱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如此年轻貌美的妻子,关键点在于,自己结婚都已经十几年了!

  重婚可是犯罪行为。

  刚刚融进意识中的记忆在朱鼎的脑子中和旧有记忆发生了冲突,从而产生了一种撕裂般的剧痛,让朱鼎不由自主捂着脑袋闷哼一声。

  这一声痛呼将坐在床榻边的美人惊起,她操着美妙的嗓音向外呼喊。

  “王大伴,信王殿下醒了,快传太医进来。”

  信王、信王、信王!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喊自己信王。

  对啊,我是信王,大明的信王,因为我叫朱由检。

  操!

  这是什么狗屎身份。

  朱鼎瞪大了双眼,我是朱由检?

  那朱鼎是谁?

  对了,也是我。

  所以说,我现在是穿越了。

  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十七世纪,从西元历的2023年穿越到中国传统皇帝纪年的天启七年,并且光荣的附身到了大明信王朱由检的身上。

  换句话说,自己成了历史上的崇祯皇帝!

  这是什么地狱开局?

  人的大脑远比计算机更加先进,处理信息的速度极快,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朱鼎已经将两段记忆融合到了一起,即使过程并不愉快伴随着恼人的疼痛。

  但他还是吸收了。

  赶在自己伴身太监王承恩领着太医进屋之前。

  顾不上去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朱鼎重新躺了下去。

  让太医把脉去吧。

  说不准是梦呢,再睁开眼就好了。

  什么穿越不穿越的,朱鼎是真看不上,他又不是在二十一世纪活不下去,相反,他活的真很滋润。

  出门有专车,回家有老婆孩子。

  走哪不是前后左右簇拥着。

  给个古代皇帝也不换啊。

  更何况还是崇祯皇帝。

  呸!

  谁爱当谁当去。

  别说崇祯这个亡国之君,你就是拿万历、嘉靖来换,朱鼎都不愿意。

  大明的亡国已成必然之势,救不回来了。

  因为朱鼎闭着眼,所以并没有看到此刻屋内的动静。

  一个三十岁许的太监站在五步外,满脸的担忧,甚至眸子里还噙着泪水。

  床榻边半跪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一脸慷慨赴死的决然表情替朱鼎把着脉。

  想来就是所谓的太医了。

  片刻之后,太医老头松开了把脉的手,迎着周玉凤和王承恩担忧的目光开口。

  “王妃宽心,信王殿下无事。”

  一句无事说出,两人肉眼可见的松出一口气来。

  周玉凤是个妇人,加上岁数只有十六岁,闻言只会道谢,而王承恩则引着太医出门后开口劝言。

  “府外都是魏忠贤的眼线,先生还是暂住于此吧。”

  老头露出了一丝略显悲凉的笑容。

  “老夫敢来便已经将生死抛诸于外,老夫不仅要出府,还要将信王无事的好消息传遍京城。”

  王承恩不再多言,沉默着一路将老太医送到紧闭的府门处,郑重作揖道别。

  老太医昂首挺胸,拎着医箱大步从洞开一条缝的府门中跨了出去,而后放声高呼。

  “太祖成祖保佑,信王无碍、信王无碍!”

  透过门缝,王承恩看的清清楚楚。

  那一个个由锦衣卫、东西厂番子假扮的贩夫走卒顷刻间撤了个干干净净。

  这里面既有魏忠贤的眼线,也有东林党的眼线,亦或者后金人的眼线?

  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原本还喧闹如市门前大街顷刻间寂静无声,只剩下躺在地上的老太医用低入尘埃的声音在呻吟着。

  “太祖成祖保佑,信王,无碍。”

  他死了,死于一支暗箭。

  没有人知道箭是谁射的。

  也没有人会在乎。

  信王府的府门重新关闭。

  王承恩转过身,从几队全副武装的护军中走回后院,最后站定在寝室之外,如老僧入定。

  -----------------

  东四,福州会馆。

  这里是福州人进京赶考、经商办事的落脚之处,同时,也是东林党人会晤议政之处,由党魁叶向高所建。

  东林党由东林先生顾宪成所创,经赵南星、叶向高、汪文言等人发扬壮大,自万历三十五年后至今,东林党接连战胜浙党、粤党、齐党、楚党等其他党派,彻底在中央一级实现众正盈朝。

  而今,他们的党魁,精神领袖,二度为相的叶向高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躺在病榻之上奄奄一息。

  十几个年岁不一的男人相继进了房间,沉默着一一落座。

  “今天,太医去了信王府吧。”

  病榻之上的叶向高开了口,虽然已是气若游丝,但依旧强撑着精神。

  离着最近的一个中年男人连忙上前,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回话。

  “伦魁放心,信王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叶向高闭着眼睛说话:“昨日信王入宫,回府后就高烧不起,老夫是真的担心信王被阉党毒害啊。”

  放下心来之后,叶向高也睁开了眼,作势欲起,身边的中年男子和临近一人赶忙上手伺候,扶着叶向高坐靠床头。

  “诸位。”

  叶向高说道:“信王无事,阉党的末日也就到了,诸位速去信王府,拥信王入宫继位。”

  屋内众人张望对视,之前那个报信的中年男子语带迟疑。

  “这个时候,信王府外的阉党眼线可是不少啊,去给信王请脉的太医刚出府就被暗杀当场。”

  叶向高没说话,另外一人忍不住哼出了声。

  “受之若是害怕,就留在这里,我等去。”

  “你说谁怕。”被称作受之的男人当即作恼:“只是阉党眼下已成穷途末路,为恐狗急跳墙,钱某这也是担心诸位同仁被其所害,玉绳你因丁忧而避祸四年,岂知阉党之残暴。”

  “我周延儒不怕!”

  周延儒正气凛然的喊道:“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也要去见信王,护着信王入宫继位。”

  眼见二人欲起争端,叶向高强撑着病体抬手打断。

  “不要吵了,你们都去吧,魏忠贤就算想要狗急跳墙也没那个本事了,既然信王无碍,他麾下的爪牙便不会跟着他一个没根的太监一条道走到黑的。

  你们再不去,田尔耕、许显纯这些人就该抢你们前面了。”

  有了叶向高这句话,不少人心中就踏实下来。

  适才还语带迟疑的钱受之,也就是如今东林党后起之秀的钱谦益也是赶忙表现。

  一群人争着吵着、呼朋唤友结伴去往信王府。

  顷刻间,福州会馆人去楼空,只留下病入膏肓的叶向高喃喃自语。

  “先帝慢行,老臣,就要去见你了。”

  -----------------

  咸安宫。

  这个宫殿的名字并不出众,但住在这里的主人却曾经是大明朝有能力呼风唤雨者之一。

  奉圣夫人客氏。

  也就是天启皇帝的乳母。

  曾经的客氏享尽了荣华富贵,狂妄的为所欲为,而今的她,褪去权力光鲜的外衣后,只是一个寻常不过、人老珠黄的中年妇女,蜷缩的躲在这深宫中惶惶不可终日。

  她的大靠山、保护神,不在了。

  唯一能寄托希望的,只剩下一个,不,半个男人的魏忠贤。

  阴冷甚至是带着森然的殿宇内,客氏见到了魏忠贤,一个满脸阴翳又带着几分忧心的削瘦老太监。

  “听说,朱由检那个杂种没有事。”

  客氏一上来就是质问:“你不是说你有办法除掉他吗,为什么现在还活着。”

  “眼下还没有机会。”魏忠贤垂目。

  “他不死我们就要死!”客氏像个疯子一样嘶吼:“让田尔耕、许显纯带锦衣卫去杀了他,杀了他!”

  魏忠贤冷冷的抬头看了客氏一眼,后者顿时如同被攥住咽喉的畜生一般,所有凄厉戛然而止。

  “你现在还指望田尔耕、许显纯?这两条狗都是白眼狼,喂不熟的,先帝走了,他们也开始待价而沽、左右张望了,不杀咱们俩去到朱由检那里邀功还是慑于咱家多年的威势。

  你还指望让他们去杀朱由检?”

  客氏哭出声来抓住魏忠贤袍袖:“要不,要不咱们去南京吧,去南京避祸,你不是说南京上下都是伱的人吗。”

  魏忠贤冷冷甩开,一字不吭。

  他看的明白,客氏直到现在还心心念念着属于她的荣华富贵,不忍放手。

  还想着去南京继续享福?

  简直是可笑至极。

  “事到如今,只剩下一条路了。”

  魏忠贤幽幽说道:“咱家改换门庭,希望信王他,能够高抬贵手吧。”

  言罢,转身离开。

  他手里至今还攥着东西两厂,攥着江南织造局、两淮盐课、漕运、市舶司等朝廷钱袋子,魏忠贤就不信,自己的价值朱由检看不到。

  只要能保全性命,他魏忠贤可以全部交出去。

  至于客氏?

  一个毫无作用的婊子罢了,她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条。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两宋元明小说

崇祯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