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东京开始重拾自由

从东京开始重拾自由在线阅读

从东京开始重拾自由

耿鬼不吃皮可西

都市·娱乐明星·81.9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16 04:30

从东京开始,遇到可爱的人。明菜、单女主、日常向、不止日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重生与和解

  “嘶~”

  睡在榻榻米上的青年皱着眉发出了一声听起来就不是很舒服的呻吟。

  “头怎么这么疼?”

  “怎么还有酒味,我昨天没喝酒吧?”

  他用手揉捏着肿胀的额头,感觉自己的大脑就像吸满水后又被狠狠拧干的海绵,麻木且干涩。

  直到感觉好些后,才缓缓睁开眼睛。

  虽然睡眼惺忪,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看清这陌生的天花板,甚至能看到一块不明液体留下的可疑痕迹。

  “坏了!”他叫了一声后赶紧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睡醒后突然看到陌生的天花板,这任谁都会害怕吧?不过他好像并不是因为区区天花板的问题而紧张的。

  “怎么会忘摘眼镜呢?”这让他有些恼火,他可不想喜提一双布满粉红血丝的红眼。

  “卧槽!”原本轻车熟路想取下隐形眼镜的他痛呼一声。

  但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似乎也稍稍唤醒了他麻木的神经。

  “这他妈哪啊?!”终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青年顾不上眼球的疼痛,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站在床铺前环顾着四周的装潢,甚至冲出了房门,一月初清晨的冷风让他打了个寒颤。

  赤脚站在走廊里的他在路过邻居莫名的眼神下讪笑着缩回了屋内。

  “不对呀,我跑什么。”

  他嘀咕了一句后又打开了门,“您好请问……”

  刚想问问邻居这是哪里的时候,廊道里却没了人影。

  再次关上门后,他靠在冰凉的门板上滑了下去,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这时他才真正开始思考,不过宿醉的感觉让他的脑子有点僵硬。

  “不是在做梦。”感受着背后的冰凉触感,呼吸着潮湿又有些沉重的空气,他闭着眼深呼吸平复着快速跳动的心脏。

  “呼~冷静、冷静。”

  等他真正由内到外都冷静下来后,再次睁开眼睛时,一段段本不属于他的记忆开始从大脑的某个不知名区域涌出。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确实有点魔幻,但作为一个经历过二十一世纪网络信息轰炸、喜欢唱跳ra…read book的老二次元,这种事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

  话虽如此,能够理解却不等于能够接受,但不管他能不能接受,这些记忆也不会因为他的抗拒而消失。

  虽然抗拒,但他又不得不细细回顾这一段段琐碎的记忆。

  因为这已经是他目前唯一能依赖的东西了。

  想要将这些碎片化的记忆一段段串联在一起,也着实有些费劲,花了好一番功夫,他才勉强摸清了记忆的主线。

  说起来也是蛮有缘的,他名叫夏生,因为在夏天出生,所以就被草草的起了这样的名字。

  而目前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名叫花山夏生,1967年生人,今年21岁,刚从早稻田大学文学系毕业,一年前父母双双在车祸中丧生。

  得知噩耗的花山夏生此后一直浑浑噩噩一蹶不振,勉强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这间怕是不到20平方的小屋中借酒浇愁,如果不是因为内心世界的崩塌,他或许能有一个不错的人生,毕竟是能考上早稻田的人,能力想来也不会太差。

  “兄弟,你不会是喝酒喝死的吧?”来自夏生的调侃从花山夏生的嘴里吐出,这场面透着说不出的怪异,让夏生有种本能的抗拒。

  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变成花山夏生的,但至于他为什么能变成花山夏生……

  “不过来都来了,我多半也是寄了吧?”虽然很消极,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身体确实不好,突然挂掉也不是很意外。

  “难兄难弟哦。”他轻轻说道,不知是在同情花山夏生,还是在可怜自己。

  紧张情绪过去后,胃便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似乎是挺久没吃过东西了,而且这被酒精折磨了许久的脆弱肠胃,在抗议的同时还开始微微的绞痛。

  夏生控制身体缓缓站起,在地上盘腿坐久了,双脚已经开始发麻了,他捶了捶腿,扶着墙蹭到冰箱前,这是屋里为数不多的电器。

  “吱~”冰箱的柜门发出了让人轻微牙酸的塑料摩擦声,紧接着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腐败的酸味。

  “哕……”突如其来的恶质气味让他有点恶心。

  “算了,还是去便利店买点吃的吧。”

  打定主意后,夏生随手在洗手池里洗了把脸,说是洗手池,但却在灶台旁边。

  洗完脸后,他随手拿起低矮书桌上扣着的小镜子照了照。

  这是一张和“夏生”有七八分相似的冷脸,不过脸颊消瘦,看起来苍白又虚弱,完全看不出什么美感,一米七四的个头现在也显得瘦瘦弱弱的。

  但和病弱的面孔相比,这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又显得那么富有生机。

  撂下镜子,穿好衣服,夏生又一次走出了房门。

  这是一个独栋的民居,一楼是房东一家在居住,二楼的四间屋子则作为出租屋对外出租。

  虽然同为租户,但邻居们都不是很待见这个整日酗酒的年轻人,反倒是房东对他关照有加。

  “花山君,要出门吗?”花山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陌生,但是夏生知道这是在叫他。

  回过头去,是房东牧之原太太。

  “是的,准备出去吃点东西。”夏生回答时带着几分微笑,让牧之原太太有点小小的惊讶。

  “这孩子之前不是一直都板着脸的嘛?”牧之原太太心里默默地想道。

  “要不要在我这里吃一点,刚刚煮的乌冬面哦?”她作为母亲本能的心疼这个失去父母的孩子。

  “啊?可以吗?”牧之原太太的邀请让夏生有点局促,虽然很饿,但是总不能厚着脸皮就去人家家里吃饭吧。

  “当然,不小心就煮多了,刚才还在担心要怎么办才好呢~”

  ……

  “我吃饱了,多谢招待!”夏生放下筷子感激道。

  刚才吃饭的时候牧之原太太就一直坐在桌边看着他。

  “不必客气。”虽然牧之原太太总想劝劝这个不幸的孩子,但又时常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过夏生多少还是能感受到一点来自这位房东阿姨的温暖的,所以又笑着补充道,“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乌冬面!”

  “哈哈,不就是普通的乌冬面吗,你这孩子可真会说。”夏生恭维的玩笑让牧之原太太也笑了出来。

  “对了,牧之原桑,您这里有理发用的工具吗?”

  为了方便租户们,牧之原夫妇在家里准备了很多工具。

  “嗯,有是有,你要剪头发吗?”牧之原太太有些奇怪。

  “是的,想把头发全都剃掉。”夏生坦诚的说道,他从初中时期就一直是一头圆寸,现在顶着快要遮住眼睛的长发属实有点不习惯。

  而且这么圆的脑瓜儿,不来个圆寸实属可惜了。

  但看着牧之原太太疑惑的样子,他想了个合适的理由解释道,“昨天晚上梦到了母亲,她说希望我能好好活下去,所以我想剃掉头发重新开始!”

  “好,我这就去给你拿,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哦!”牧之原太太也鼓励道。

  在她看来,花山夏生能够迷途知返着实让人欣慰。

  回到房间后,夏生用凉水简单洗了洗头,给电动推子插上电,拿起便贴着头皮剃了下去,不带一点犹豫。

  差不多剃光时,又拿起镜子照着补了补刀。

  失去了浓密刘海的掩盖,花山夏生的全貌出现在眼前。

  “这不挺帅的嘛,干嘛要遮起来。”

  夏生摸了摸只留短短发茬的脑袋,“手感对了!”

  将理发器还给牧之原太太时,看到如此另类造型的花山夏生,她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样看起来真是精神呢,好好加油哦,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虽然她说精神是假的,曰本人并不觉得寸头精神。

  夏生摸了摸脑袋说道,“总之先去打一份工吧,不过现在只想把房间收拾干净。”

  “那我先去帮你问问好了。”花山夏生的振作让牧之原太太也干劲十足,想要帮花山夏生张罗着。

  夏生没有拒绝,道谢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虽然只是区区20平米的空间,但清理起来也真是要了老命,这屋里最多的可能就是空啤酒瓶。

  将垃圾都搬到楼下不远处的垃圾箱后,夏生回去洗了个澡,不足5平米的卫生间却有淋浴,这小屋空间虽小,但至少五脏俱全。

  清理干净的小屋看起来舒服多了,这时他才终于有时间摸起了那靠在墙角的吉他。

  这是花山夏生十岁时父亲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虽然颓废了许久,但这把吉他却被他打理的很好。

  拿起这把吉他时,就像是接触到了某种媒介,一段段更加细碎的记忆逐渐涌出。

  拨动琴弦后,悦耳的琴声让夏生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到好像曾经听过千百万次,又陌生到好像从来没有听过。

  泪水在不经意间噙满了眼眶,但夏生却丝毫没有感受到悲伤,等他注意到时,视线早已被泪水折射得扭曲又模糊。

  他抹掉眼泪,心里不是滋味,既不是悲伤也不是郁闷,这种怪异情绪的来源可能是因为同命相怜的共感,也可能是因为鸠占鹊巢的愧疚。

  似乎是想逃避这种从未有过的奇怪情绪,夏生放下了那把吉他,转而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矮桌。

  桌上散乱的放着几本书,好像有一些是花山夏生在学校使用的教材,但有一本显得很特别,封面上用稚嫩的笔法写着“にっき”。

  这是一本日记。

  虽说是日记,但里面的文字也并没有多么详细的记录着主人的日常,只是简短的记录了当时的时间、发生的事情和心情。

  或许起初只是因为花山夏生儿时贪玩的懒散性格,但后来大概就形成了习惯。

  “1973年4月17日,今天池田老师说要每天写日记,好烦!”后面还画了一个在踢球的小孩。

  “……”

  “1974年1月1日,新年快乐!还想放烟花!”后面画了一个绽放的烟花。

  “……”

  “1977年8月10日,过生日好开心,爸爸我还送给我吉他作为礼物,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希望能早点弹出音乐给爸爸妈妈听!”

  看到日记里写着的“吉他”,夏生一时间很难判断他打开这本日记的做法是对是错。

  “看都看了,那就看下去吧。”夏生心一横,又看了下去。

  “……”

  “1983年5月21日,Akina桑真可爱~”后面跟着一个小小的笑脸。

  “Akina?中森明菜啊。”看到这里,原本脑海里像卡壳的磁带一样滞涩的记忆突然转动了起来,但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属于花山夏生的记忆好像活了起来,刚刚消失的共感又出现了。

  “1985年11月23日,想要环游世界!”

  越往下看,共感就越强烈,可能刚才还开开心心,看到下一段文字时就变得愁眉不展,但看到这一段,难以抑制的悲伤涌上心头,夏生很清楚,这情绪并不是来自花山夏生的,而是来自他自己的。

  他的梦想也是环游世界,但很可惜还没实现就挂掉了,现在想来,没能实现梦想的人生,原来这么让人悲伤啊。

  合上还未看完的日记,夏生叹了口气,再次端起了吉他。

  他一边生涩的弹奏着,一边开口唱着。

  “この地上にあるもの全てが

  如果这世间的一切

  時と共に形変え行くものならば

  都会随着时间而变迁的话

  僕らが抱いてる貴いものに

  那我们所拥有的珍宝

  本当にすがる価値はあるのでしょうか

  是否真的有依靠的价值呢”

  弹吉他的技巧是花山的,唱歌的技巧是夏生的,他们虽然是不同的人,但在现在却又不分彼此。

  片刻的沉默后,夏生的心里多了几分了然,用只有自己能听到声音说道。

  “我会作为夏生,连带着花山你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的,这次,我们一定能实现梦想!我保证。”

  两段跨越了无数时间的人生因为“梦想”二字交汇在一起,之后,它们大概会合二为一,延伸出一条崭新的道路吧?

  一定会的。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娱乐明星小说

从东京开始重拾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