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荒野孤坟

荒野孤坟在线阅读

荒野孤坟

八大处

悬疑·诡秘悬疑·10.4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2-12 18:54

故事以步步惊心、处处悚然、环环相扣的情节,依发生在清末京西宛平县,在其所辖黄村一带,关于围绕当地一座“荒野孤坟”,而流传甚广的各种杂说、传言为蓝本,描写了有些人心怀叵测、图谋不轨,妄想找到、并打开孤坟内藏有宝贝的大门,由此来满足自己的贪婪。里面讲述了家住黄村的麻生兄弟俩,由于痴迷这孤坟里有宝贝的传说,却对有人为此而丧命的恐怖毫不在意。在经过充分准备后,便疯狂地对孤坟下了狠手-----与他同村有个叫勾胜的人,早就发现麻家兄弟的秘密。为了既不暴露自己,又可以在背后突然下手,轻松的在麻家兄弟手中,夺走从孤坟里得到的宝贝,便给自己定下“黄雀在后”的妙计,没想到最后却是惹大祸上身-----故事既为传言,犹不可信。为满足个人无休止的私欲,会被魔障缠身,从而陷入无可救药的可怕境地。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魔心躁动

  清末一九零九年夏,京西宛平县城西、偏北三十多里,有座五六十户人家的小村庄——黄庄。

  原本平和安宁的庄户人家,却因距本庄向西十多里地、有座百十年来都不曾消停、闹得就连在县城、及周边众多村镇的人们,都谈之色变的“荒野孤坟”,而变得是“名声在外”。

  这不嘛,十几年前在别的村子,因“荒野孤坟”闹过“双尸毙命”的诡异事件,刚刚被人们忘记没几天后,在黄庄又为这“荒野孤坟”,出了件更加惊耸、离奇的怪事。

  这“荒野孤坟”,静静地卧在一片辽阔苍茫的荒野之中。那没膝的杂草、繁茂丛生的荆棘,却也造成绿油油翻波作浪之势。其中,獐狍野兔、毒蛇蝎子乱窜,凶狠的郊狼时时会现身游荡,若无其事的好不自在。

  绿野中只有孤坟坟茔边上,竖着一根不到两米的灰白色石柱,周边长着九棵,看上去似乎根本就从不在生长、永远是拳头粗细、三米来高、也不知道是死是活、通体呈黑紫色的不知是松树呀还是柏树。既显得十分突兀扎眼,更显得鬼怪邪性。

  再就是,在“荒野孤坟”周围十多米内,不管冬春,无论夏秋,从未见过有野花绿草,有的只是常年终日不变的、浅灰色的地上长着浅灰色的、也就是半尺来高在稗草。

  这一天,正是点灯时分,突然,从东边半空中,“呼啦啦”卷起阵大风。不久,只见“刺啦啦”像是从天至地般,亮出道长长的厉闪,刹那间把整个村子映的如同白昼,随后便听得惊天动地的“咔嚓”一声,那闷雷惊得人心头激灵灵的要抖上几抖,方可再静下心来。

  就在人们刚刚于惊吓中略微的缓过神来,应有黄豆粒大小的雨点,就已经把房门、窗户,砸的是“啪啪”乱响。有的人家来不及将门窗关好,于匆忙中已被急雨打湿衣衫。

  此时,家家户户是房门紧闭,老老实实地坐在屋里,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任凭风雨交加,任凭闪电雷鸣,在头顶上肆意的张狂、宣泄。

  这般光景,还别说有人敢出门,就连平日里胆大妄为的郊狼,也乖乖的躲入深深地洞穴里不敢露头。

  然而,村子里的的确确有两个胆量过人的能者。他们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大雨天,心里是喜出望外。

  在村西头靠南的一家小院子里,屋内有亲兄弟俩,正在面带喜色的说话,只听哥哥说道;

  “二子,真是天赐良机,咱们刚做好准备,老天爷就咱们送来大好时机。我想这一次准能探明孤坟里的玄机。”

  “哥,话虽如此,可我还是有些担心。你说,你判断的能准吗?”二子又面露难色的问。

  “你管他准不准呢,要是什么都不做,那孤坟里的宝贝能自己溜达出来嘛。”

  言罢,他咽了口吐沫,然后接着说道;

  “在这之前,咱们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可还是瞎忙活了两年多。但是,有了这两年多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教训,我相信,这一次我的判断是准确的。咱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咱们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走走又能怎么了。还是那句话;宝贝不会自己溜达出来,溜达到咱们的炕头上来。”

  “对,咱们什么也不说啦,走吧。”

  二子口气坚定的说。

  哥哥看二子的表情如此坚定,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咬着牙吐出个子来;

  “走。”

  说完,两个人弯下腰紧了紧鞋带儿,然后是十分利落的,各自取下挂在墙上的大草帽,快速的带在头上,麻利的系好帽带儿,推开屋门一前一后,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当他们来的院子的大门时,二子双手扶在门闩上,轻轻地将门闩拉开,慢慢的把院门打开。

  不料,当他二人刚刚迈出脚步,只见迎面“唰”的,现出道极为刺眼的厉闪。而后,那雷不仅来的太快,而且,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竟然十分罕见的顶出一个圆圆、红红的大火球,直直的正落在离他们俩不到十米的一棵大树上。与此同时,只听得轰隆、咔嚓两声,将大树的树冠上,挺粗、挺长的一节大树杈子给劈断。并且随着火光和硝烟,霹雳吧啦的砸向地面。

  而然,就在断枝还悬在半空中时,闪电、火球、硝烟,刹那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就是在两三秒后,黑夜的大雨中,十分清晰的听到,断枝砸到地上所发出沉闷的轰隆声,同时,溅起的碎树枝等物,击打到他们的身上,令他们顿感疼痛不已。

  这突如其来的震撼,让他二人离立刻是惊恐万分。尽管他二人是不惧风高雨急的夜行人,可眼前从没见过的这般惊险,着实令他俩心惊肉跳。

  走在前面的二子,给吓得身体颤抖两腿发软,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跟在后面的哥哥,也是被吓得魂飞天外,腿肚子直在转筋。没法子只好赶紧靠在门框上,免得自己一屁股坐在雨地里。

  但是,他还算是有些胆量,尽管心里恐慌,可并没有到被吓破胆的地步。就在自己倚住身体的同时,在黑暗里恍恍惚惚的看见,二子正在向后摔倒,急切中赶紧伸出双手,扶住他也贴在门框上站住。

  兄弟俩心头砰砰乱跳有好半天,这神智才有所恢复,还是二子心有余悸的先开口说话;

  “哥,这闪电霹雷太邪性了,哪有这几样东西差不多同时出现的。”

  “是,是邪性的出奇了,我还真没见过这种场面。”

  哥哥也仗着胆子说。

  “哎,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在提示预警,提示咱们别去了。”

  哥哥听罢,略微的沉思片刻,说道;

  “也有你这么一说。不过我想的是,老天爷也在提示咱,那荒野孤坟里确实有东西,不然的话还提什么醒。什么也不说啦,就按咱们事先商量好的办,不把孤坟里的情况搞明白,不把里面的宝贝拿到手,咱们誓死也不罢休。走。”

  二子虽然看不到哥哥的面目表情,可透过他如此坚定果敢的口气,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拗不过哥哥的。再就是哥哥勇气也感染到自己,因此,只得把心一横,重新打起精神,跟着哥哥迈开大步向村外走去。

  他们俩贴着墙根儿,趁着雨中的夜色,犹如一条巨大的穿地蛇,曲里拐弯的穿街过巷,快速的向西口游动。

  也许是他们俩的脚步,声早已被各家各户的看门狗所熟识,也许是闪电雷鸣把狗都给吓坏了,躲在狗窝了不敢出头。

  因此,当他们俩踩在水里,不可避免的发出“吧唧、吧唧”的脚步声时,各家各户院子里,仍然是悄无声息的毫无反应。

  很快,他们俩离开村子,人也加快脚步,急急的向西北方向奔去。

  大雨还在下,雷还时不时的还在半空中炸响。可这两道黑影,不但没有丝毫的缓慢,反倒是以更加极快的速度向前冲。

  约有半袋烟的功夫,两个人在一座瓜棚前止住脚步。二子上前取下插在门环上的小半截铁丝,然后,两个人便闪身而进。

  瓜棚不大,靠里边是用石头支起的、铺着干山草的木板床,旁边是把破旧的柜子,既可以当桌子使,又可以当椅子用。

  只见二子并没有做稍微的喘息,便一头扎到床下,跪在地下在那里捣鼓、捣鼓的,很快就从地底下拎出个布包。然后将布包放在床上,打开布包,从里面取出一盏马灯,随即立刻把马灯点燃,小小的瓜棚里顿时现出明亮的光芒。

  哥哥也没闲着,在床尾处的地下,刨出一把铁钎和镐头拿在手中。这两把铁器在灯光的照射下,竟然泛起道道冷森森、蓝哇哇的寒光。

  “哥,这马灯没问题。”二子说。

  “没问题就好。看这钎和镐,也都锋利的很,用起来十分的趁手。”哥哥满意的说。

  二子听罢并没有答话,只是瞥了一眼,便把马灯止灭,拎在手里向外就走。哥哥则把铁钎和铁镐扛在肩头上,跟着走出瓜棚。

  两个人走出没多久,前面不远处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荒野孤坟,

  这孤坟在风雨交加中,孤零零更加显得诡异难侧,黑洞洞越发的令人胆战心寒。

  这孤坟年代久远,也不知其是何人所留,何时就已经被人盗挖。原本挺高、挺大的坟茔,早就坍塌了大半部,只留下边缘处很少一部分,似乎还在奋力的要掩住下面黝黑的墓室。

  其墓前没有汉白玉雕成的围栏,更没有石像生之类,来表示墓主人身份的石雕。现如今只剩下左边,还有根折断且残破的石柱,死气沉沉的竖立在那里。

  此时,他们俩已经来到孤坟前,没有任何的迟疑,二子便蹲下身来,就着墓道的残垣处把马灯点燃。哥哥放下手中的铁镐,拎着铁钎走下墓道,沿着一米来宽的墓道左侧,借着马灯的光亮,用铁钎开始清理地上的碎石、枯枝,很快就清理出一条窄窄的通道。

  二子习惯性的向四下里望了望,尽管周围是漆黑一片,之后,他这才也走进了墓室。

  两个人站在已经是能见天的墓室里,仍然是十分认真仔细的,开始了自己的探秘工作…

  这兄弟俩姓麻,就是本村人,父母已亡故多年,家中只剩下他哥两个。哥哥叫麻生,今年二十六岁,弟弟叫麻火,今年二十二岁。村里人都称呼他们麻大和麻二。

  在麻大刚刚记事时,就从父亲口中,听到过关于“荒野孤坟”的许多传说。什么里面有宝贝啦、什么不知怎么的就出了人命啦,等等离奇古怪事情,慢慢的都在他心里留下来深刻的印象。

  为此,到后来他也把自己的这些个认知,有意无意的都传个了麻二。

  就在麻大十六岁时,他带着麻二,第一次来到孤坟前。看到大坟头里面黑乎乎的,墓道里还有大蛇抬起头来,向外面直吐着长长的信子。这心里还真是怕的要命,连脚跟还没站稳呢,就拉着麻二,急急忙忙的往回跑。

  可是,随着岁月的流转,听着有人对孤坟的种种传言,他在惧怕中又增加了许多的好奇。为此,在心里曾经暗暗的想过;

  “在深坑里真的有什么?真有鬼怪吗?真的有没被人发现的宝贝?有大蛇我倒是不怕,我有法子对付它。不过这也怪了,要是这里面没有宝贝,哪为什么会有一拨又一拨的人,拼着命不要,也要闯进这‘荒野孤坟’中。这样看来,里面必是有吸引人的东西,哪东西能是什么?必是宝贝无疑了,那宝贝肯定是黄金、珠宝了。”

  因此,在这种极富想象、极富诱人的思维中,一定要下到孤坟里探个究竟的想法,便在他少年时期,就已经在无形中深深地,也是牢牢地植入到脑子里。

  就在几年后还是夏天时,麻大第二次带着麻二,又站到了孤坟前。看着眼前仍然是阴森森的、还冒出阵阵凉气的墓道,哥两个只站了有几秒钟,还是不顾一切的撒腿就跑,慌里慌张的逃离此地。

  待跑出很远了才停下脚步,麻二连呼哧带喘的说道;

  “哥,真太瘆人啦,我还是怕,以后咱别来了。”

  “也是,我怎么刚站住脚,就感到从脊梁沟里往外冒凉气,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这鬼地方的确是够邪门儿的。”

  “哥,我看还是算了吧,以后真的别来了。如果你非要来不可,那你就一个人来,别再叫上我。”

  麻二真是胆怯的说。

  麻大听此言,很是不高兴的、也是在拿话将他说;

  “怎么,这还没下到里面呢,你就先成怂包蛋了。”

  “我不是怂包蛋,就是不想来了。”

  麻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麻大见他说话声小了下来,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因此,和蔼中也夹着兄长的威严说道;

  “没关系,胆子都是练出来的。你听我的,咱们现在就返回头再回去一趟。我数了,刚才咱们在洞口站了有四五下,只要这次咱能站上十下就行,反正咱也不往里面走。你听我数十下,然后咱们就往回走。听好喽,是走,可不是跑。”

  说罢,不等兄弟答言,便伸手拉住他的手,转回身就往回走。

  麻二既没有哥哥的力气大,想要挣脱被紧紧拉住的手已是不能。再加上也不敢与哥哥闹翻,只得依从。

  于是,两个人很快又站在了刚才站过的地方,都睁着双眼,死死的盯着墓道往里看,竭尽全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但是,就在麻大刚数到五时,黑松林里有只乌鸦,“呱”的一声,发出刺耳的叫声。随即噗噗啦啦的飞走了。

  这突如其来的响动,让精神高度紧张的兄弟俩,立刻是惊恐万状。不由得双双被吓得一个屁股顿就倒在地上,同时也尿湿了裤裆。

  麻大尽管已是如此,可当他听到弟弟的哭声时,还是立刻有了反应。连忙鼓足勇气,站起来拉着弟弟的手,是一路狂奔跑出有二里地,这才在一棵大树下站住。

  的确,人的毅力和胆量,真的就是靠磨练、刻苦的磨练,才能够练出来。

  这哥俩自从有了这一次屁滚尿流的磨练后,又经过大半年的锻炼,这胆子的确是大了,而且是极大。又过了几年,父母相继过世。没了父母的管教,这哥俩更是无所顾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以至于开始在夜里,尤其是在风雨交加的雨夜,去探访“荒野孤坟”。

  就这样,经过几年连续不断的坚持,如今他们俩在深夜里来孤坟,那大模大样、从容不迫的样子,就像是到自己家另一间屋子里似得,没有丝毫的不适。

  有心人是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哪怕是从老人口中听来的传说。为此,麻大是特别上心的,经常去找村子那几位好聊的、七八十岁的老人闲白话。老人也很乐意有人和自己东拉西扯,何况又是同村里的熟人。

  听得多了,知道的广了,麻大还要到县城听书,还和算命先生套近乎,还假装无所谓的样子,买了本介绍本地皇家和王公大臣墓葬的小书,以此来印证那些听起来很可信的传说。

  也由此对这方面的历史有了浓厚的兴趣,以至于在今后的几年中,竟然成为本地小有名气的、古墓葬勘察方面的高手。

  在两年前,他最终认定;“荒野孤坟”绝不是眼前的样子,其中必有重大隐情,尽管百十多年前就已被盗。但是,在它不为人知的内部,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没被人发觉,自己必定成为发觉这个秘密的第一人。

  正是为了这个坚定不移决心,他和弟弟二子,利用夏天草高树茂,便于隐蔽的有利条件,只在后半夜或者风雨满天之时,趁着夜幕的掩护,且每次只在墓中干上半小时,对孤坟进行秘密的考察和挖掘。

  而在离开时,还会把被移动过的地方,进行全面的恢复,做到只要外人不再动手开挖的话,绝对发现不了,这里已经有被人动过的新痕迹。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荒野孤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