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剑客传在线阅读

白衣剑客传

武侠 / 传统武侠

21.7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07-03 20:32

书籍摘要: 【天寒冷风,凉凉微落雨。雨中楼城,浑光照地,轻蓑白发衣。挺身挎剑,冷扫前遍敌。举壶饮酒醉高歌,一笑人世有几何?淡然挺身敌前立,举剑杀破旧山河!豪侠壮志不为乐,贩马走卒又如何?一人…一剑!问世间不平!一马!一壶!笑嘲无能苍天!醉客行侠皆仗义!仗义侠行皆不义…表面如迷雾,一望遍模糊......何为善恶?吾剑下自知!】“PS留言:“给书打个广告,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但是打个。【化身宝可梦在精灵世界的造梗生活】太好看啦!”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回:“不会武功的武功高手……”

  “呼~”

  凛冬时节,狂风呼啸,参杂着白雪,把地落得一片洁白。纯净的不忍将它踩脏。潺潺冰河,绵延万里!仿佛这一场冬,要将那广阔的海洋一同划入自己的领地。

  此时此景,正应那句名诗:“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哎,嘿嘿~好酒来喽~”

  “哈哈哈~好,好!小二尽管上酒,不少你银!”“咣当!”

  “唉?谢谢大爷!谢谢大爷!小的这就去取!”“哈哈,快去吧。”

  飞扬的暴雪里,一处荒野,一间散着昏暗亮光的客栈。

  即使外面是一阵阵的风扬雪刮,里面,依然是一副欢声笑语的景象......

  “咣当!”“不跟你们吹嗷,老子年轻时啊…可威风的紧!”

  把喝空的酒盅往桌上一扔,一名身着锦衣的瘦削少年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把腿一抬,单腿呈一字马状站在吱呀作响的木椅。瞪着一双惺忪的睡眼,模糊不清的得意吹嘘。

  只见其面如冠玉,唇红齿白,皮肤带有微微的棕黄,但大部分的还是洁白。身着的锦衣还花里胡哨的用金线秀上了一个个图案,一看,就知是一名家世雄厚的公子哥。

  “哈哈!陈少爷你才几岁啊?”

  酒桌旁的座椅,一群身着厚厚棉衣的人群中,一名体格雄壮的大汉朝他笑道。脸上一副络腮胡须,手臂粗壮,身体在行动间隐隐露出了几道伤痕。

  上前熟络的拍着那名公子哥的肩膀,他豪爽的笑道:“好啦!少爷!该回房休息啦!”

  “哎哟~”

  肩膀突受重击,陈少爷俊俏的脸庞一扭,痛的呲牙咧嘴:“牛哥,轻点轻点!这就睡!这就睡啦…”

  “真是…下手不知道轻重…”

  陈少爷忿忿不平的在嘴里念叨着,扶着栏杆,摇摇晃晃的沿着长长的楼梯走上二楼。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啪!啪!”

  目送着身影进屋,那名被青年叫作牛哥的大汉拍了拍手将众人注意力吸过。温和脸庞顿时严肃:“兄弟们!咱们可要注意啦。这趟大单要是被小贼劫了,咱们都要吃土过日子啦!”

  一面说着,他一面转过头,眼神紧盯一名席间强睁着朦胧睡眼的男子,出声问:“东西教兄弟看好了吗?”

  “看好了牛哥!有六子刘子柳子瘤子在那看着,这一片大雪,难道还真有贼能冲进来抢不成?”

  男子的脸庞勉强勾起了一抹微笑,随即,可怜兮兮的问:“牛哥,我是不是能睡觉啦?”

  “整天一到晚上就喊着要睡睡睡,你瞌睡虫上身了?想睡自个睡去!”

  大汉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不耐烦的向他挥挥手。男子如同得了大赦,连忙快步上楼往自己的床铺奔去。

  看着他衣袖飘动时露出的图案,再看着其余人在喝酒时不经意间露出的独特标识。有人看到,心间必然一明。

  这些人…是群镖师!

  “也不知这场雪何时能过…”

  席间,眼睛凝视着窗外的雪花。放下酒杯。圆桌旁的一圈座椅上,一名身着儒服的先生面带怅然。在客栈的燃的昏黄灯光下,映的他的脸庞显得有些憔悴......

  “呵!”他的话语引得其身旁一人不屑一笑,不忿的说:“这雪停又如何,不停又如何?不过就是多等几天。”

  话语入耳,那名先生一愣,随后,显得有些怅然若失:“是啊,不过是多等几天......”

  “哗啦!”

  众人正吃着,头顶上,忽然响起了一声破碎声。正拿着一只羊腿猛啃的大汉抬起头,视野里映入一个露天的大洞。面容一肃,转过了头去。

  “喂,叫主家的来!”

  对着一名打着瞌睡的镖师喊了一声,大汉一屁股坐回了座位。

  突闻话语,那名镖师模糊的心绪一醒,打着哈欠,率先向着老板时常出现的柜台走去......

  柜台里,空无一人……

  “咚咚咚!”“掌柜的,你家客栈天顶破了!”

  烦躁的敲着柜台陈旧的木面,在数次叫喊未果后。这名镖师不耐烦的向着掌柜所住的房间走去,用力的敲下了手。

  “咚!”“喂!掌柜…”“吱呀~”

  (门是开的?)

  眼前,满是风霜的门面轻轻地向里转动,发出刺耳的吱呀声响......

  “掌柜?掌柜?”

  镖师试探的向黑暗的里面叫了几声,见没人回应,只好无奈的迈步预备走回去......

  “救命…救命……”

  (求救声?)

  但在他刚转过身,一声声微弱的求救声忽然从背后传来。

  听到这几声熟悉的话语,那名镖师心里想的不是立即去看,而是......

  (糟了!)“嗖~!嗖~!”

  几声劲弩的响声传来,他的眼眸蓦然的紧缩!心知此刻抽身疾退已然躲闪不及,他反手拔出腰间佩戴的长刀,忽的便是一阵挥舞......

  “当当当~”

  金铁交鸣,点点寒光在空中向后横飞,接连坠落于地。紧握着手里的长刀,镖师身形一纵,急急的向后退去,提防敌人再度的攻击。

  背靠粗糙墙壁,视线不断左右横转。眼前,虽然一片黑暗,但处处是模糊不清的身影。

  “滴答…”

  他额头流下了一滴冷汗……

  (是劫镖的贼子!)“来人…!”“呼~!”

  刚欲出声唤人,头顶便即刻传来一道风声。镖师无暇上顾,立即向旁急躲。眼睛微斜,却映入几柄寒光闪闪的匕首。

  “噗!”

  入肉声响,镖师身上顿时多了三把利器。黑暗里,他眼睛一瞪,三处痛感霎时传遍全身。

  借着痛,他大吼一声,咬牙一刀逼退四周朦胧的数道黑影。持刀拄地,艰难地喘息。

  这几刀没刺入要害。但,却令局势愈加艰难了几分……

  “踏…踏…”(可恶…)

  看着眼前逐渐接近的众多敌人,听着远处依然一片欢声笑语的场景,那名镖师心中一凉。

  刚刚那声大吼…他们并未听见!

  “切,杀一个够本!”

  他暗暗唾了一口,挥刀,重重的隔开一根飞来的弩箭。这种弩箭他也见过,与其配套的短弩用来打猎非常适合。但用它来杀人,也是分毫不差!

  “呼~咣当!”

  正当那名镖师陷入围攻,正逐渐难以挡架之时。一道黑影忽然略过,重重的坠在远方!

  “喝!喝!什么声音?”

  主位旁的座位上,听着突如其来的闷声。这名魁梧的大汉皱起眉头,反手拿起身侧斜靠在椅旁的大刀。

  “兄弟们且喝,少爷有令,客栈里,风吹草动皆不能放过!我看看什么东西!”

  大汉吆喝着,迈动着厚厚的棉鞋向那走去。只见一块碎银静静的躺在上楼的木梯旁。他俯身捡起,摸到一股湿润,奇怪的翻了个面。却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血字......

  (求?不对…是救!!)

  他惊讶的抬起头,立即三步并作两步的往楼上赶。行路未半,耳畔便已听到一阵的兵器的相撞,眼眸里显出怒火,大步的向声源处赶去。

  “噗嗤!”

  一柄匕首再度刺入身体,顺势在其身上划出一道血色的痕迹。

  镖师咬紧牙关,持刀狠狠的往四周挥出个半圆!畏其威势,俯身预备欺上前的众敌连忙向后退去......“

  噗嗤!”黑暗中,血色迸出!一个浑圆的物体向旁倒去。

  “什么?”“什么?”

  众敌发出了惊声,随即,便见一道庞大的身影映入眼帘!

  “敢动俺老牛的兄弟,那就一个也别想走!”

  挥动手里几近于门板的大刀,大汉发出怒吼,如同一道黑风般杀入面前的人群。众敌立即哀嚎连天,不过半香,血色遍地,场中已无站者……

  “兄弟可无事?”“再饮三缸酒也无妨!”

  杀尽前敌,大汉转过头。眼见靠坐墙面身影话语中仍有中气,松了口气,当即便想搬他进房医治。

  但想了想,还是转头发出了一声怒吼:“都别给老子喝了!!来个会医术的来!!!”

  声音之大,仿佛要险些震破这所摇摇欲坠的客栈。耳边的欢呼劝酒声蓦然一停,接替的,则是一声声手忙脚乱的声响......

  “切,这些小娃娃,就是没见过大事。”

  转回头,大汉面带不屑,右手紧握着刀刃,不住地向四周巡视......“噗嗤!”

  正巡视间,一声微小的入肉声传入耳内。正惊疑是何人有伤,一股剧痛已然老神自在的才缓缓传入心头......低头一观,一截青锋已然在胸口处露出了尖尖一角......

  “啊~!”

  他发出声怒吼,右手骤紧,反手便是狠狠的一记挥刀!大汉自幼天生神力,年少时便可举起数百斤的石磨。

  而今,力道更是惊人。仅凭一身猛力,在镖师之间,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这记含怒一刀,更是使了十二分气力,不管那人是何,必然有所伤!

  “铛!!”

  刀剑相交,顿时发出了一声震天声响。在大汉惊愕眼神里,自己的大刀竟然反而向后飞去,狠狠的砸裂了厚重的石墙。而他,竟然毫发无伤!

  “又是江湖高手!”“哼~”

  正惊着,黑暗中传来一声充满不屑的冷哼,他立即提起警戒。但不知为何,脖颈为保暖紧系的围巾忽而急掉!

  “里面藏了铁片?”

  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轻咦,而地面上的羊毛围巾,其正中,多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不过是多捡了一会儿命罢了。”“咕嘟~”

  再度响起嘲讽的男声,暗中寒光顿时烁闪!大汉脖颈顿时一凉,连忙用双臂交叉挡在脖前。这时,饮酒声蓦然传来。

  (一名醉汉罢了。)

  人影手持青锋剑,正欲展开进攻。听到这一声,看也不看,不耐烦的反手把剑往那处刺去!但这剑,却在半空中忽然的静止。

  人影奇怪去看。眼前昏黄亮光下,一道身着长袖白衣的少年正左手双指紧夹剑锋。

  右手举起酒壶痛饮,好似来了兴头,正醉醺醺的吟诗:“在下镖局一少爷,平生不爱管闲事。但若闲事要惹我,我便上前先惹事!好诗!好诗!”

  “你!你是虎威镖局的白衣秀士?”“嗯?”

  瞪着迷糊的睡眼,好似才看到人影。松开双指让他收剑,少年摇摇晃晃,迈着仿佛会倒却怎么也倒不了的步伐。大大咧咧的走到了人影面前两步以内。

  这样的距离,以以往人影的手段,其必然是一招卸兵,两招取其狗头。但人影却紧张的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手中青锋剑本已牢牢紧握,却仍越握越紧......

  不仅仅是因为其能够两指制住自己宝剑,更多的,还是其在江湖上响当当的恶名。据江湖传,死在其手上的三流高手,不计其数!

  “阁下堂堂一介高手,今日,是在下有眼不识明珠,不识抬举。还请高抬贵手则个!”“唔~要喝酒嘛?”

  人影收回剑,慌慌忙忙的举手作揖。少年惺忪的醉眼一斜,却驴头不对马嘴的举起手里的酒壶......

  “啊?”“接着。”

  一件酒壶被少年抛来,人影条件反射的抬手往酒壶把手抓去,却抓了个空。酒壶坠地,摔的粉碎,顿时,满是血腥气的地面立添了一股酒香......

  “啪嗒!”“可惜了,一壶好酒。”

  把手里的完好的把手一扔,少年满脸的可惜。人影则是瞳孔紧缩。

  毕竟要想直接用手拽下陶瓷铸成的陶把,已经很难。要想完好无损的拽下更是难如登天!

  寻常莽夫,如若猛然使劲。还未拽下陶把,脆弱的壶身便早已轰然破碎。即使以他们这些人尽力去做,也是极为不易。更别逞论那件陶把是毫发无损了!

  “在下…在下…”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腿脚如同筛糠一般。人影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可笑的生怕以此触怒了面前的那人。

  见此,少年摇了摇头,随后,不知从身上哪处再摸出一个比先前略小的酒壶掷向人影。

  “啊?”

  人影连忙稳稳接住,手与壶壁相触,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其中液体的晃动。奇怪的将其打开,里面,竟是满满的碎银和银子!

  “这…这是?”

  双手颤抖,人影心里满是不解,(我伤他镖师,为何反倒给我银子?)。

  “哈哈!”

  凝眸看去,却见那少年洒然一笑,转过身,幽幽地留下了话:“我只杀该死之人。你这种?观你这人,怕是在人下居了许久,来此不过也是奉命办事。可对?”

  “啊?!确…确是如此!分毫不差!”

  人影吓得张大了嘴,说话也仿佛变得不甚利索。他未曾想到,对方仅仅是一眼,就已然看出自己的底细。

  心中惊骇之余,更是不敢隐瞒丝毫,生怕谎言被其看出,一剑将自己杀了。

  “怎样?这便是我家少爷的实力。杀你?如同杀鸡一般!”

  看着原本盛气凌人的人影此时变得畏畏缩缩,大汉先是不屑一笑,随后,挠着头向少年问:“少爷,您为何要饶他?还给他一壶银两?他莫是您家亲戚?”

  “不。”

  背着身体,少年摇了摇头,语气里已无刚刚酒醉的放荡,而是种言简意赅的冷静:“此人衣衫浸湿,匕套结霜,皮肤已然冻紫。分明是在暴雪中急赶来至。

  冒此罪来劫,乃无可奈何之举。既是无可奈何,也有苦衷,人杀了,其家眷也得救。如不是他们在雪中冻久,他安能活命?”

  “原是如此!”

  看了眼正被一人医治的男子,大汉恍然大悟。只见在少年适才与人影交谈时,众镖师镖客已然到场,正警戒的紧盯着那道隐于黑暗中的人影。

  (他离我如此远,我为何不用轻功纵去?)

  紧紧抱着怀中冰凉的酒壶,人影方才醒悟。迟疑的看了远立的少年一眼,立即准备纵身离去。

  毕竟眼见着他们抬起了标枪劲弩,再不走,如若之后他们翻脸,自己必难脱身!

  “喂!”

  身体才刚刚一动,一声冷冽的男声蓦的传来,惊得他僵在了原地。

  “人可走,剑留。”

  看也不看身后,少年的语气平静:“在下平生略爱好剑,更爱收集有名剑客的佩剑。自运镖伊始,直至今日,已有有名剑三百二十把。无名宝剑近千。

  今日,你劫我镖,欲杀我弟兄。呵~我不与你较过,但也不能坏了爱好。剑留,人活。剑走,人死。嗯?”

  “啪嗒!”

  话音未落,把手里的青锋剑一抛,人影急急的转身,好似逃命般的破窗而出,离了客栈。

  “宝剑送到我客房。”

  见此,少年挥了挥手,让一名镖师捡起地面上的宝剑,自己则是在众镖师的护卫下转回了自己先前的客房里。躺在床上,立马按住了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

  (刚刚,真是吓死人了!还好,是个胆小的,被小爷给唬住了。真是…传闻的东西哪有真的啊?)

  盖好被子,少年看着自己黢黑的掌套,连忙做贼般的向左右看了看。随即轻轻的把它从掌上取下,珍重的放在衣衫的兜里。

  “咔!咔!”

  两物略一接近,立即急速相合,联成一体。

  少年随即,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啊秋!尼玛,大冷天的冻死小爷我啦。下次得告诉六子,不要买这种单薄的衣服!”

  “阿嚏!”

  少年又打了个喷嚏,立即毫无形象的用衣袖抹了抹。随即,笨拙的翻身下床。颤颤巍巍的用手关紧了不知何时被风吹开了木窗。

  一言一行,全无武功在身的洒脱。反而,是一股深深的沉重之感。没错,他,不会一点武功!可为何有那恶名?这还要从那时说起……

书友还看过

传统武侠小说推荐

逆血江湖在线阅读
大武侠时代,随身携带的却只有一本《葵花宝典》,而可以当做靠山的师傅却身患重病,命在旦夕! 练不练, 这是个问题! 新书《轮回之打造最强天赋》已经开始更新,希望喜欢的朋友多多支持! 逆血江湖群:481730273,喜欢的朋友可以加群来一起讨论。
3颗石头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梅花雪剑之沧州风云在线阅读
故事发生在嘉靖33年(公元1554年),胡宗宪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奉密诏进京向皇帝陈奏东南剿倭事,消息泄露引来大批江湖人物追杀,由此引起武林争斗,恰逢武林盟主宝座争夺之际,武当派被卷入其中,一场腥风血雨就此展开。
淡月浅墨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云之海鲸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lkaqht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幻海寻渚在线阅读
飞鹰镖局少当家雷秉本来淡泊名利,胸无大志,但由于家逢巨变,不知不觉卷入武林洪流之中,渐渐带起一件件江湖事,儿女情。
正环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江湖逐鹿行在线阅读
何处是江湖?踏萍渡水追逐,爱恨情仇交融,亦笑亦狂亦疯! 什么是江湖?十方豪杰煮酒,八千红袖起舞,如歌如醉如梦! 以侠义镌刻下的英雄传奇,却写不尽这人世悲喜! 将妩媚缠绵在的红颜柔情,却拉不住这生死红尘! 浪迹天涯是潇洒惬意的样子,还是孤独萧瑟的故作洒脱?英雄美人是郎情妾意的甜蜜,还是貌合神离的强颜欢声? 刀光剑影闪烁,九天玄尘起落。策马长空去,岁月正斑驳。遥遥江湖路,幽幽逐鹿行。
辞逦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高手传在线阅读
顺治19年,皇帝驾崩。皇后改年号为顺民,继承皇位。可真相之下,莫非真就如此吗? 没人知道,就连这皇后,或许都是被推上台的傀儡。 恰逢春色,这满园的梨花也留不住想走的人,乱世终将开始,谁会甘心久居人下? 可这乱世里,恰巧就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为名利,不为钱财。哪怕是改朝换代,他们也只当是过眼云烟。 这群人的名字很多,可到最后却被人们统称为: “高手。” “高手?” “高手。”
霍德莱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侠士恩仇录在线阅读
江湖是什么?这到底是一个地方,一种现象,一个组织,还是,一种精神?侠客是什么?这到底是一种职业?一种做法?还是,一层意境?情与义,爱与恨,在大势面前,怎样抉择才是侠?草原上的少年,为了追寻这些问题的答案,毅然踏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
科尔法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飞鸟国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吴青泓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开局从山大王开始模拟在线阅读
别人开局都是高大上的职业,我开局却是一个山大王,好在有模拟器,我就老老实实的做山贼这么一个有前途的职业好了!
蓝色的深沉
日更千字
传统武侠
当前位置: 武侠 传统武侠 白衣剑客传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