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女主播在线阅读

守护女主播

短篇 / 短篇小说

9.9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02-22 21:13

书籍摘要: (什么?反派能有这么高的智商?)性感漂亮的舞蹈主播林晓婉,在下播回家的路上,差点儿被歹徒强拆,幸而被拳击教练伍牧及时制止,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然而等她回到家,却发现父亲被杀,凶手是谁?杀人动机是什么?一切的真相,静待揭晓。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老旧的节能灯从天花板上洒下惨白的灯光,阻隔了玻璃窗外深邃的黑暗,也照亮了室内狭小的客厅。四周的白墙,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在苍白的灯光中愈发素朴。客厅一侧,老式沙发虽有些陈旧,但相当整洁,彰显着屋主人的勤劳持家,沙发对侧,液晶电视机里正播放着新闻节目,纤薄的机身搁置在厚重的棕黄色刷漆木柜上,不同时代的产物和谐地组合在一起。木柜旁,一人身着白衣白帽坐在地上,微微后仰,怀里似乎紧紧抱着什么东西,生怕这东西从自己怀中挣脱开来。

  电视屏幕投射出鲜艳明亮的光芒,映射在一张因痛苦而扭曲的布满皱纹的脸上,这张脸双目怒睁,眼球微微充血,嘴巴大张,似在说话,却又没有声音,满脸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面容恐怖至极。这张脸的主人正在奋力挣扎:只见他双手时而向身后胡乱抓去,时而又抓向自己的脖颈,甚至不惜将指甲深深挖进皮肤,也要摆脱那紧紧缠绕在脖颈上的致命的黑色细绳。只可惜,黑色细绳的两端被对方死死地攥在手里,并不断施力。那细绳已经深深嵌入他的皮肤之中,哪怕脖颈上已经被自己抓出一条条血迹,仍然未能将其挣脱,那张脸仍是痛苦不堪,没有一丝好转,反而增添了一丝恐惧和死亡的气息。

  突然,他不再奋力挣扎,似乎已经接受被绝望吞噬的命运。他将一只手缓缓伸入裤子口袋,僵硬地掏出手机,用另一只手艰难地划开手机屏幕,试图拨出他生命中最后一个号码。此时,他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视野也越来越暗淡。

  按下数字“1”后,他试图重复这个操作,但昏花暗淡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名字。他不愿错过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于是放弃了原本报警的想法,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轻轻在屏幕上触碰那个名字。

  通话界面,处于屏幕中央的名字格外醒目,但此时,他的双眼已经渐渐上翻,仿佛一艘正在倾覆的轮船。他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听到手机听筒里传来微弱的通话声,“嘟嘟嘟”作响,似乎下一秒,他就能听到他生命中最熟悉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电话另一头,稍显杂乱的方桌上,手机屏幕亮起,并发出微弱的振动。

  正在对镜补妆的女人只稍稍瞥了一眼,见来电显示是“老爸”,便继续描眉画眼涂脂抹粉,安静的房间中,振动声清晰可辨。不知是补妆已经完成,还是觉得振动声太吵,女人这才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拿起手机,又犹豫了一会儿,用修长灵巧的手指将屏幕轻轻一划,竟挂断了电话,重新将手机放回桌上。

  “欢迎‘大飞哥’!”

  陡然间,沉寂无声的房间顿时响起女人说话的声音,嗲声嗲气,故作温柔。于言语中带笑,于笑声中撒娇。

  “‘大飞哥’你昨天不是说今天要送超跑的吗?怎么还不开始?”

  “看我今天这么早开播,就是为了等你的超跑带我兜风呢……”

  “欢迎‘泡泡糖’!”

  “欢迎‘温柔’!”

  “欢迎我家‘陈凯哥哥’”

  “‘陈凯哥哥’怎么这几天都没看到你呀?难道又有新欢了吗?”

  女人对着面前的电脑和摄像头,热情熟练地与直播间的网友打起招呼聊起天。

  只见这女人一头乌黑亮丽的波浪长发,如一袭瀑布竟生了波涛,从头顶倾泻而下,落在白皙光滑的肩膀上,碰撞出沁人的水花,闪闪发光。整洁的秀发三七斜分,覆盖在鹅蛋小脸之上,一字平眉,桃花媚眼,小巧秀鼻,红唇欲滴。不笑时清纯冷艳,微笑时活泼甜美。

  “哥哥们别急,”女人凑近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面带微笑地说,“再等几分钟,等9点,咱们9点准时跳舞哈。有礼物的哥哥可以投喂一波,投一投,喂一喂,小婉跳舞不会累。”

  女人又对着摄像头,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好看吗?还是这样好看?”一边摆弄头发的造型,一边和网友互动。接着,又开始撩拨自己的黑色吊带裙,略显做作地说:“哎呀,那我还得再换身衣服,我才想起来这衣服没办法跳舞。”话一说完便站起身,左摆右扭,在摄像头前展示自己的衣服。

  “什么?就穿这个跳?”

  女人念着屏幕上的弹幕,弯腰捂胸靠近,然后摇头回答道:“不不不,穿这个跳不起来,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露,会被超管封的,哥哥们,我们这是正规直播间啊,不搞颜色,还是要换一件!”

  女人仍然保持弯腰捂胸的姿势,一边念着弹幕,一边与网友调侃。

  此时此刻,只见女人站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身后是一张电竞椅,椅子后面是一堵逼真的装饰墙,左右墙角分布着许多装饰灯具以及一些辅助道具。而在她前面,则是一方电脑桌,桌角各类化妆品稍显杂乱,桌旁则是麦克风、摄像头、补光灯等各色设备,一应俱全。

  女人与网友嬉笑、互动,一刻不停。一个人的直播间,却有千军万马之势。

  “感谢‘大飞哥’的超跑!‘大飞哥’爱你哟!”

  “‘大飞哥’你说穿什么我就穿什么!”

  “不穿?那不行,那性质就变了!”

  “好了,到9点了,哥哥们等我一下哦!”

  说完,女人便渐渐从直播画面中消失,直播间只剩下欢快的歌声和空荡荡的房间。只不过,偶尔还会发出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随意丢弃在椅子靠背上的衣物。

  看着手机屏幕中的这一切,文星北清楚地知道,仅凭这些毫无意义的画面内容,也足以吸引不少观众继续留在这个直播间,毕竟这也是直播内容的一部分。因为看不见的诱惑,才最诱人。

  当然,文星北对这种套路心知肚明,也早已产生了免疫,现在这种诱惑对他来说,已经不再有吸引力。于是他果断地关掉手机,将手机轻轻扔在桌上,慢慢站起,随意摇晃着腰部和颈部,试图放松自己因久坐而僵硬的身躯。

  文星北一头短发毫无发型可言,头发在灯光下隐约还泛着油光;一双小眼睛被厚重的眼睑所覆盖,像是没睡醒,毫无精神可言;原本相貌平平,却又是五短身材,还略微发胖。正因此,他现在摇头晃脑的动作,看上去有些滑稽。

  短暂的放松活动完成后,他摆了摆手,同时接着一个深呼吸,然后,他便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站在房间门口,看到窗外已是漆黑一片,他又缓步上前,打开面前的窗户,任由黑夜中一股股冷风灌进来,这让一直身处暖气房的他顿时清醒了许多。

  他抖擞精神,望着一旁狭长的走廊,似乎一眼望不到头。走廊上密密麻麻的房间,房门紧锁,偶尔会从房间里传出不同女人的声音,嬉笑之声,欢迎之语,感谢之言等等,不胜枚举,几乎都是网红主播们的口头语。所以,毫无疑问,这些都是直播间,一个个狭小的房间里面关着大大小小的女主播。

  而文星北的工作,就是负责各直播间的搭建和调试,保证直播能够顺利进行。而这些大部分都是直播前的工作,一旦她们开播,基本上就没他什么事了,多少也算是个闲差,所以他现在无所事事。

  正当他漫不经心穿过走廊准备去上厕所的时候,前方一扇房门突然打开,走出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刚才一直关注的主播小婉,原名林晓婉。

  见到走廊有人,林晓婉赶紧将披在身上的羽绒服稍稍裹紧。不过与文星北的视线比起来,动作还是慢了些,里衬的酒红色缎面抹胸和超短裙,已经被文星北看在眼里。他脚下的步伐虽然没有停止,仍然慢慢走着,但思绪却停在几秒钟前的那一刹那,意犹未尽。

  他缓慢迎上前去,来到林晓婉身旁站定,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别裹了,都看到了,红色的!”

  只见林晓婉裹着羽绒服,露出一双如玉小腿,踩着棉拖鞋,双手交抱在前,鼓着嘴巴,双眼毫无恶意地瞪着他,文星北又点头补充道:“这套还不错,蛮好看的!”

  林晓婉一脸不屑地挪着小碎步稍稍靠近,正在文星北看着她的动作而疑惑之时,她迅速伸出小腿,从侧面踢了他一脚。由于羽绒服受限,她踢人的动作竟显得尤为可爱。

  “嘶……”文星北丝毫没有躲避,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踢,而后故作痛苦地弯下腰揉了揉自己的小腿,抱怨道:“至于吗?夸你好看呢!”

  林晓婉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却不屑地偏了偏头,用嫌弃的口吻回应道:“切……老色批!”

  文星北先是一脸无奈地咂嘴,但见林晓婉此时出来,想必有什么事,于是又归于严肃,出于关心,他真诚地问道:“怎么出来了?设备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林晓婉只是淡淡地摇头回答道,“房间太闷了,出来透透气。”说完,她耸了耸肩,随后又抬头望着漆黑的窗外做了个深呼吸。

  “没什么事的话,还是赶快进去吧,你这……”文星北皱着眉头露出微笑,故作姿态上下打量着对方,又用手掌指了指她的装束,“可别着凉了,现在下寒气了,外面还是挺冷的!”

  “行了……”林晓婉故意拖长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然后又是一脸嫌弃地说,“你该干嘛干嘛去,我一会儿就进去。”

  说完这话,她拿出了手机,在屏幕上操作一番后,便将手机置于耳边。

  见林晓婉在打电话,文星北也不便打扰,他与她擦肩而过,径直往前走去。来到走廊尽头的拐角,他突然闪身躲进墙角的黑暗处,仰头闭眼,背靠墙壁,仔细聆听着林晓婉的声音。

  可是,安静的走廊中,只听到她来回踱步时拖鞋与地面的摩擦,以及微弱的连连叹息,却并没有说话,文星北忍不住探头望去。只见林晓婉的脸上,失落和焦急显而易见,似乎某个重要的电话并没有接通。她将手机从耳边移至眼前,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屏幕,疑虑和无奈之下,她只能收起手机紧紧攥在手里,最后看了一眼漆黑的窗外,便转身又回到直播房间。

  看着眼前这一幕,文星北也不由自主地微微皱眉,担忧着林晓婉的心事,为林晓婉的失落而失落。等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他又重新仰躺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从桌上拿起手机,打开之前的直播间,小婉也重新出现在手机上——画面中的小婉较三五分钟前有了不少改变,头发简单地盘了起来,在身后轮廓光的映衬下,发色似乎也发生了变化,还戴上了一副金丝眼镜,又别有一番滋味。此时也脱掉了羽绒服,身穿酒红缎面抹胸,下着红黑拼接不对称迷你短裙,身材丰满却无赘肉,性感之姿吸引着包括文星北在内的无数游客绅士驻足直播间,弹幕四起,礼物横飞,络绎不绝。

  她仍然在摄像头前弯腰捂胸,口中念念有词:

  “哥哥们,9点热舞专场正式开始了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哥哥们都支持一波,哥哥们,冲冲冲……”

  话音刚落,便有人捧场,引得小婉连连道谢:“谢谢‘大飞哥’的璀璨超跑!谢谢‘大飞哥’!”

  “谢谢‘陈凯哥哥’的游艇,爱你哦!”

  小婉稍稍退了几步,双手在头顶比心,她也用这个动作,开始了今天晚上的热舞。

  有舞蹈加持,直播间自是热闹不已。但文星北看在眼里,羡慕、爱慕、怜惜之情交织在一起,内心五味杂陈,每每如此。

  文星北心想:如果自己年少有为,能带着她过幸福的日子该多好;如果自己也有钱,能给她刷礼物,博佳人一笑,该多好;如果自己有能力给她想要的生活,也许她就不用这么显肤露骨、抛头露面了,那该多好。

  正当他暗自唉声叹气、无可奈何之际,公司老板左卿突然开门,对他说:“小北,现在有没有事?没事的话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他也不等文星北回复,便转身而去。很明显,这意思是:不管有没有事,都必须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左卿虽说是老板,但年纪与文星北相仿。奈何有钱,与人合伙办了这个网红机构,招募一些女主播来替他们赚钱。作为同龄人,对于他刚才那种无可置疑的蛮横的态度,文星北自是有些不服气。另外,这左卿无论是身高还是相貌,都不是文星北可以比的,更有传言说他喜欢林晓婉,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文星北很是不爽。但自己终究是个打工的,再怎么不爽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照做。

  “左总,您找我?”文星北来到左卿的办公室,挂着僵硬的笑脸问道。

  尽管自己不怎么习惯对同龄人用这种敬称,但深谙职场规则的文星北仍然强迫自己这样与左卿沟通,就像此时此刻,他正在强迫自己微笑一样。

  “嗯……”左卿头也没抬,只管趴在电脑上,时而望着桌上手机游戏的画面,“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给我们的主播刷点儿礼物,加加直播热度……”

  话还没说完,他连忙捧起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操作起来。不一会儿,游戏语音稍歇,他才又趴到电脑上,点了点鼠标。最后,他才将电脑屏幕转向文星北,又将鼠标丢了过去。虽是面向文星北,但目光仍是瞥向手机,说:“这是我的账号,今天就让你当一回‘榜一大哥’,要是能钓到几条大鱼就更好了!”

  文星北只是看了一眼电脑屏幕,是直播网站的主页,却不知当谁的“榜一大哥”,于是他好奇地问道:“刷礼物吗?给谁刷呢?”

  “你傻呀!当然是小婉啦!”左卿的目光总算落到了文星北的身上,“她是咱们的头部主播,这种东西永远都是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碳的!况且,要想钓鱼,肯定得在大池子里钓啊,这种问题还用问吗?”

  文星北原本并没有当回事,但一听到林晓婉,他顿时陷入两难。一方面,给林晓婉刷礼物,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内心当然无比兴奋和激动;然而另一方面,用左卿的账号刷礼物,到时候林晓婉知道了,岂不是为他做了嫁衣吗?

  他望着只顾埋头玩手机的左卿,却不知如何是好。思来想去,他又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只能淡淡地问:“那……具体该怎么弄?”

  左卿正在手机上激战正酣,一时并没有回答,等到“战事”稍歇,他才回过神来,反问道:“啊?你说什么?”

  “具体给她刷多少?种类、数量这些,有要求吗?”

  左卿思索了片刻,回答道:“上限不超过200个超跑,既是刷礼物,也是钓鱼,刷的频率可以稍微慢一点,节奏你自己把握。”说完,他又立刻投入到“战斗”中去了。

  就这样,文星北在左卿的办公室,正大光明地观赏着林晓婉曼妙的身躯在屏幕上热情的舞动,他一时并不适应这份突如其来的美差。尽管办公室并无旁人,左卿的注意力也不在他身上,但他仍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不自在,偶尔还是会在办公室东张西望。

  看了没一会儿,他便用紧张而微微颤抖的双手缓缓移动鼠标,犹豫片刻后,激动无比地点击直播画面下方的礼物图标,送出了第一个礼物。直播画面一时被礼物特效占满,短暂而华丽的特效过后,用户昵称和礼物图标则显示在聊天区域醒目的位置,向众人充分展示着送礼人的慷慨与豪爽。

  小婉看到礼物后,利用舞蹈动作间的衔接,双手自然而然地在头顶比划出一个大大的爱心,口中则大喊道:“谢谢‘左陵王’的超跑……感谢老板……”

  虽然能搏美人一笑,但文星北始终觉得美中不足,毕竟真正送礼物真正花钱的人不是自己。而且,从昵称上看,想必林晓婉也猜出了“左陵王”的身份。所以,最初短暂的激动,因此也渐渐平复下来,他也清楚,这只是左卿交代给自己的任务而已。于是,内心毫无波澜的他,接着送出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感谢‘左陵王’!”小婉停下动作,靠近桌子,喘着粗气,手指捂着的胸脯在镜头前上下起伏,“哎呀……好累!我先休息一下。”站立片刻后,她便拉过一把椅子,坐着休息起来。

  “感谢‘大飞哥’!”小婉一边谢礼,一边对着镜头飞吻。

  想必是鱼儿上钩了。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大飞哥”,此时又开始活跃起来。

  于是文星北不甘示弱,接着送出第十个、第十一个、第十二个……

  “休息一下……”小婉坐在桌前,喝了口水,稍稍劝止道,“哥哥们也休息一下,喝口水,休息好了咱们再继续。”

  林晓婉趁着休息的时间,再次走出直播房间,来到走廊上,又给父亲回了电话,结果电话那头仍处于关机状态。

  她之所以如此在乎这通电话,原因有二。一是父亲的手机从不关机,二是父亲从不会在晚上,尤其是自己工作的时候打来电话。当然,工作内容具体做什么,她并没有告诉父亲。但父亲今晚破例打电话来,说明他一定有很重要的事,不得不说的事。

  林晓婉在心中暗自揣测:或许是父亲病倒了,实在扛不住想向自己求救,毕竟新的防疫政策出台后,感冒发烧的人不在少数;或许家里什么东西没了,需要她晚上带回去;又或许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拿不定主意问问自己……

  虽然这些情况以往也都有例可循,但林晓婉心中自始至终都悬着一颗石头。她本想早点儿下播回家,但现在的情况似乎骑虎难下:榜上有名的粉丝一个个热情不减,出手阔绰,加上疑似老板左卿在背后推波助澜,礼物一波接一波,兴头一浪盖一浪,既不能置左卿于不顾,又不能冷落了其他金主,所以现在下播已经不太可能。

  她只是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9点40,还能再播一段时间。她心想:等礼物少了,热度降了,再下播不迟。

  于是她收起手机,重新回到直播间,接着寒暄,接着热舞,接着收礼,接着谢礼。看客大饱眼福,主播不亦乐乎。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文星北心中默数的数字已经到达200,也就是说,他已经刷完了所有的礼物。完成任务的他如释重负,却又徒增了些许失落。他默默地望着屏幕,依依不舍,直到林晓婉下播,漆黑的画面才将他的视线逼退。这时,他才想起左卿,一眼望去,却不见人。

  正踌躇间,手机上收到一条消息,来自林晓婉。

  ——给我打个电话,快!

  文星北皱眉挠头看着这则消息,一时不解其意,犹豫了一会儿,只能照做。

  语音电话接通,不等他开口,林晓婉便抢先说个不停,却都是自言自语,自问自答。从她的言语中,文星北也猜到了她的目的,想必她是想借这通电话,当面拒绝某人难以拒绝的邀请。

  挂断电话后没多久,左卿便回到了办公室。联想到林晓婉的电话,文星北心里断定,那个难以拒绝的人就是他!

  看见他怏怏不乐,文星北心里却暗自高兴。见左卿回来,文星北站起身对他说:“左总,200个超跑已经刷完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

  “走?去哪儿?”左卿仿佛从梦中回来,先是一愣,然后质问道。

  文星北的本意其实是回自己的办公室,但经对方这么一问,加上林晓婉此时已经下播,他便突然有了另外的想法。

  于是他露出天真的微笑,小心翼翼试探着回答:“下班回家?”

  “回家?不是都还没播完吗?”左卿躺上靠椅,又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是没播完,但她们直接下播就可以了,东西我明天再来整理……”文星北小声回答,心中仍保留着一丝侥幸。

  “她们都没下播,万一出现什么问题,我找谁去?”左卿一边看着屏幕,一边语气轻佻地说,“别以为当了一回‘榜一大哥’,就真成了‘榜一大哥’了!在这里守着是你的工作,这里也不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文星北小小的试探并没有得逞,还换来一顿冷嘲热讽,无可奈何之下,他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轻声回答:“知道了,那我下去干活了。”

  “别走了啊!”左卿再次强调道。

  “不走,就在下面。”

  从左卿的办公室出来,现在变成文星北怏怏不乐,他低着头,无精打采地来到楼下。谁知他下楼的时候,在楼梯间正好碰上准备回家的林晓婉。

  “谢了啊!文哥!”她并没有注意到文星北的不爽,自顾自地微笑着开口道谢。

  “怎么,左总约你了?”见到林晓婉,文星北也收起了失落的表情,苦笑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林晓婉好奇地问道。

  “司马昭之心呗!”文星北回答道,“而且你电话一挂,他就上去了。”

  “唉……”林晓婉先是无奈地叹气,然后又微笑道:“刚才多亏了你的电话!”

  “要我说啊,是多亏了你自己的演技!”文星北微笑着调侃道,然后他又突然想起林晓婉在走廊上徘徊不定的情形,于是好奇地问:“今天下播这么早,还用这种方式推掉了邀约,是有什么事吗?”

  “嗯……家里有点事,”林晓婉点头回答,“所以想早点回去。”

  “哦……”文星北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早点回去呗,再见!”文星北故作洒脱地挥手道别,内心却有些不舍。

  “再见!”林晓婉也微笑着朝文星北挥了挥手,便快步离开了。

  相互道别后,文星北从楼梯间缓步踏上走廊,在走廊上停下脚步,透过窗户玻璃,默默地望着昏黄的路灯下林晓婉行色匆匆的身影——一身黑色羽绒服搭配黑色高筒靴,肩上斜挎白色皮包,双手插兜,步伐轻盈,亭亭玉立,步步生风。

  此时,他有些后悔,如果自己不问左卿那个问题,一走了之,想必也不会被发现,即便到时候被发现,大不了也是一通冷嘲热讽而已。反观现在,已经吃了一顿嘲讽,又被盯住,已经不可能跟着林晓婉一起离开了。

  所以,文星北只能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在内心深处温柔地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

  不一会儿,她便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之中。

书友还看过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记录与美化JOJO的跑团记录在线阅读
将自己当KP的过程记录下来,嘛,我也就开JO团,简介嘛随便写写就行了
术灭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龙车爷爷奇遇记在线阅读
龙车爷爷是中国铁路史上第一台火车——龙号机车的拟人。故事中,已逾百龄的龙车爷爷,通过过神奇的时间轨道,一路上先后遇上了各个时代、各式各样的火车,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动车组,磁悬浮列车,管道胶囊高铁……发生了许多惊险而有趣的故事。一部中国铁路发展历史,以及高铁未来发展的梦想,你都可以在龙车爷爷的这一番奇遇中找到……
高铁侠客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大漠燕歌行在线阅读
公元前139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西域,开启了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  但这条路上并不太平。  匈奴帝国虎视眈眈,一直有吞并西域各国控制丝绸之路的野心。  公元前44年,北匈奴郅支单于残忍杀害汉使谷吉。谷吉义子汉中游侠燕幕城剑出阳关,远赴万里去行刺郅支单于。  风沙无情人有情,西出阳关有故人。  孔雀河畔他与蓝铃古丽一见倾心。  公元前36年,为彻底歼灭北匈奴残暴政权、保障丝绸之路贸易安全,西域都护府都护甘延寿、名将陈汤联合西域十五国,在燕幕城协助下,对北匈奴发动了史上著名的郅支城之战!  楼兰城外,古道夕阳,一个牧羊女倔强地守候心上人的凯旋……
虞龙泽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穿过云层望见海在线阅读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岛屿,此刻欢迎登上欢子的岛屿来聆听欢子的故事~
袁若欢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春节前后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瀚晨安宇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喵呜在线阅读
国图甲骨文保护活动,“霾”字微故事s'd
情何以甚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梧桐诺在线阅读
他为他枯守千年 他为他一念入魔 终是错过了……
秣陵约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正五边形的夏天在线阅读
我将我前21年的生活中曾经热爱过的所有人写在这本书里,希冀用这样的方式留存住终将泛黄的记忆。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看到,并且在其中找寻到不曾发现的自己。 初入大学校园的李落星与大三的陈林岐在教学楼的男生厕所一见钟情,为了逃避晚自习而参加院足球队的李落星,与念念不忘的男生再次相遇,两人很快地就陷入了爱情的泥淖中。 初次喜欢上一个人的李落星满怀着憧憬,却因为无法告知的原因,而被迫在大一暑假向对方提出了分手。乐观开朗的李落星此后变得喜欢喝酒,变得沉默,整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失去了开心的动力。 直到他毕业再也不见,看着他送的手链,旁人不经意的一句“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却让她顷刻间彻底崩溃……
渔子甲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谢谢,我最好的爸爸在线阅读
老柏是个童话小说家,写作之路不顺,多年来不温不火。  好不容易熬出头,被一家出版社重视,却不想……  (不是一般的丧尸文,结尾有亮点哦!)
黑色乌贼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守护女主播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