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身为影后对照组的我突然爆火了

身为影后对照组的我突然爆火了在线阅读

身为影后对照组的我突然爆火了

不食五辛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8.5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03-01 23:50

娱乐圈查无此人的糊咖江时雨作为影后对照组参加综艺,本以为会被追着骂到姥姥家,结果在自己因为挨骂而导致知名度达到最高点时,一条博文直接让她逆天改命,一跃在娱乐圈爆火。知名奢侈大牌邀请她成为代言人?接!老牌女性杂志邀请她拍期刊封面?接!国际著名导演邀请她参演女主角?接!星途正顺时,江时雨逐渐淡出娱乐圈,孰料一年后,众人看着代表江氏集团出席宴会的江时雨目瞪口呆。所以你淡出娱乐圈其实是回去继承家业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影后对照组

  寰亚娱乐,三楼D区某间办公室里,两个女人隔着一张靠窗放置的原木办公桌相对而坐。

  其中一位二十五六的年纪,发乌肤白,眉眼灵秀,挺翘的鼻梁上一颗俏皮的小痣,唇珠圆润艳丽,微卷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象牙白粗花呢短开衫上,整个人温婉明润,秀丽非常。

  她天生嗓音柔和,只是话语中却带着讥诮:“赵姐既然升官了就别再苦着脸,我最不耐烦别人冲着我得了便宜还卖乖。说起来,这间办公室也晦气,上一位和上上一位坐在这个皮椅上的,此时此刻竟然都在城西监狱蹲着。”

  被称作赵姐的那位大约不到四十岁,生得一张文秀面孔,原本也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角色,却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着那个抱着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艳丽女人,只觉得臀下的椅子好像密密麻麻的生了针,叫她有些坐立不安。

  “我知道你为了这个角色准备了很久,可就算没有我拱手相让,冲着沈意凌上头的那位,这角色也迟早是她的——江时雨,你不是看不出来。”

  赵姐的声音带着疲惫,不住的捏眉心,仿佛头很痛。

  江时雨居然点点头,很干脆的承认:“可不该是你,可不该受益者是你。”

  赵姐和沈意凌的经纪人最近几年一直有竞争关系,连带着她们俩前后脚签下的艺人也时常被放在一起比——其实也没什么好比的,因为江时雨和沈意凌糊的不相上下。

  上头老板云里雾里的和赵姐说了几句,赵姐就很乖觉的把江时雨到手的角色让给了沈意凌。本着不好一组人马两头大的原则,公司就奖励苦主江时雨的经纪人赵姐升了官,比沈意凌的经纪人再高一级,独享整间办公室。

  赵姐苦笑一声——可那又怎样,这本该在四年前就应该属于她。

  “我们俩都清楚,就算是李佑安导演的电影又怎么样,那么一个只有短短几分钟高光部分的小角色,既火不了你,也成全不了沈意凌,只是你一直和沈意凌别苗头,这口气出不来而已。”观察着江时雨的神色,赵姐继续说:“何况沈意凌的演技可远不如你,就算硬塞进剧组又怎样,到头来丢脸的还是她。”

  江时雨从喉间溢出一声冷笑:“别转移话题,你知道我不是气这个。”

  赵姐叹口气。

  相处了两年,她多少了解江时雨的秉性,江时雨看似清冷话少,实则内里却傲娇别扭,明明心是热的,明明极重感情,可外表总是装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尤其嘴毒的厉害。

  “我知道,你是气我没和你统一战队,没和你一条心。可沈意凌新傍上的这个着实有点权势,与其被逼着拱手让人,还不如卖上头一个好,何况我也不是一点没为你打算。”

  见江时雨的面色没那么难看,但仍倔强的冷着脸,赵姐柔和着声音,像哄小孩一样说道:“有个综艺,叫《人间烟火》,你应该听说过。《人间烟火》第一季在菠萝TV大爆之后,节目组就紧着开始筹备第二季。先别急着反驳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凭你现在的资质,的确够不着《人间烟火》的门槛。

  这节目有两位固定女嘉宾,其中一个坑位,已经叫影后周若琳占了。周若琳背后的资本恰好是这节目的冠名商,于是他们向节目组施压,这节目的另一位女嘉宾,必须要作为周若琳的对照组存在,要在节目里想方设法的发疯,以此反衬最近风评不佳的周若琳。

  你现在知名度实在太低,随机来个街头采访,二十个人里有十九个半都不认得你。作为对照组参加《人间烟火》走黑红路子虽然冒险,但好歹能打开知名度。等到节目一结束,你也有了知名度,公司会慢慢的给你运作洗白……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人间烟火》的导演胡波是我的大学同学,早半个月前他就找我了,只是那个时候我隐隐约约发现了沈意凌似乎傍上了个厉害的,就没敢乱说——你们俩一直糊的不相上下,我就知道她肯定会抢你资源。现在她抢了你明面上的那个小角色,后续档期至少占上了,我也就不担心了。”

  赵姐患有咽炎,多年来深受其扰,多说了几句话就口干的厉害,她端起面前的杯子想喝口水润润嗓子,谁知却被烫的够呛。她努力的做好表情管理,接着说:“你好好想想,《人间烟火》只要参与了就是大火,不比在那个众星云集的电影里只露两面要强的多吗?”

  江时雨蓦地从椅子上坐起,随即双手撑着桌子,俯身到赵姐面前:“别一而再再而三的转移话题,你敢说,你没存一点私心吗?”

  说完,江时雨拎起桌子上的手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江时雨上着一件短开衫,下面是条紧身蓝色牛仔裤,踩一双皮质很好的短靴,显得双腿笔直修长;某知名奢侈品牌的Bella手袋在她落座后就很随意的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抽绳处加了条同品牌的老花丝巾,系出一个颇有层次感的蝴蝶结。

  赵姐看着江时雨窈窕的身影,张口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忍住了。

  江时雨虽从未与她交过底,但她眼底的清亮和笃定、浑身的贵气与气派却骗不了人——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啊,孤身一人逐梦演艺圈,如果肯搬出自己家的背景,说不定现在混的比周若琳还好些。

  想起去年寰亚老总来视察,周围同事都起身迎接,唯独江时雨因拍摄动作戏时崴了脚,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老总先装模作样的关怀了几句,而后又话里话外的指责江时雨不懂事——哪有老板在坐着的员工面前站着的道理?

  她那时怎么说来着?

  哦,她不冷不热的说:“你说的对,所以你也坐下吧,我不喜欢仰视别人。”

  赵姐暗暗笑着,听着江时雨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她拨通内线电话,毫不客气的使唤公司新配给她的助理:“给我换一把新椅子。”

  ……

  《人间烟火》是档生活类综艺,录制地点大都选在风景秀丽的小山村,主打“告别都市,怀抱山野”的路子,第一季曾被评为年度最治愈综艺第一名。

  江时雨心想:不错,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真香的无脑绿茶公主病。

  自打前些天答应了来参加《人间烟火》,看着赵姐一脸“早知如此”的神情,江时雨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过往演过很多角色,可从没一个角色和绿茶公主病搭边。江时雨好强,凡事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哪怕这件事做的越好就被骂的越狠。

  为了提前适应角色,江时雨每天都拿赵姐练手:在赵姐对着电脑敲击键盘时,她就在旁边不阴不阳的开口:“赵姐真厉害,还会用五笔输入法打字,如果我知道怎么打开电脑,是不是就能和赵姐有共同语言了呀”;在赵姐开会回来时,泪眼婆娑满脸艳羡的看着:“真羡慕赵姐是个独立女性,不像我,每天靠着我的世界首富老公养着,我多走一步他都心疼,特意给我配了一只约克夏猪当坐骑”;在赵姐口渴从饮水机里接水时,她不知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幽幽道:“我如果有赵姐那么坚韧的肠胃就好了,随便找口脏水就能喝,而不是每天从阿尔卑斯山空运雪水再经过九十九道工序进行杀菌和消毒……”

  前面周若琳已经简装出场,一身桃粉色紧身运动服不仅活泼干练,还显得身材凹凸有致,深棕色的头发俏丽的束成马尾,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阳光养眼。她笑着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周若琳。”

  轮到最后一个出场的江时雨时,她自觉自己已经做足了准备——

  只见一辆宾利(周若琳团队租来的)自远处平稳驶来,而后精准的停在笑容甜美可人的周若琳面前,挡住了她一半的镜头。

  车门缓缓打开,不少工作人员都举着摄像机等在一旁。

  江时雨妆容精致,一条裁剪合身的MiuMiu小短裙堪堪落在膝头处,露出笔直纤细的小腿。款款下车后,戴了两三个假钻石戒指的手的将鬓发别在耳后,笑容甜美的对着摄像机挥手:“哈喽大家好,我是你们的雨宝。”

  此时正值早春,刺骨春风里尚带着几分冬日的寒意,另外四名嘉宾均以长袖长裤裹身,年龄最大的何瑞生更是穿了件很挡风的皮夹克,可江时雨却直接露着胳膊露着腿的穿了条短裙,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红想疯了。

  顶着众人虽隐晦但鄙夷的目光,江时雨很自然的站到了周若琳身边,故作不可置信的说出周若琳团队写好的剧本里的第一句台词:“若琳姐,你穿的这么寒酸就来录节目,是不是不太好?”说完,含羞带怯的瞥了一眼导演的方向:“你是不是有点不太重视这个节目呀……”

  周若琳在心里给江时雨狠狠的竖起大拇指,面上却神色如常:“来参加生活类综艺也不是颁奖典礼,还是运动服比较方便。你要不要也换一身衣服,这样的话一会无论是干活还是做游戏都好施展。”

  江时雨不可置信的看了周若琳一眼:“啊?还要干活吗?我不会诶,我连火都拧不开的……”

  其实江时雨在心里惶恐:说错台词了。原本的台词应该是,我连菜都不会切。她怎么把自己的实际烹饪水平给说出来了?

  小心的看了看周若琳的脸色,还好,她似乎没听出来。

  按照剧本,这时候她应该很鄙视的看了一眼周若琳,然后不动声色的挤开她,去跟另外三人打招呼——这另外三人分别是知名主持人何瑞生,更知名的演员易临,以及非常知名的新晋顶流程诉。

  在娱乐圈,有男有女就有CP,因为两人合作的新戏上映在即,周若琳和程诉私下里已达成了协议要在节目里组CP,而作为对照组,江时雨很无奈的被周若琳团队告知,她还得时不时的骚扰一下程诉,因为撬别人墙角的行为更加可恨。

  江时雨凑到程诉身边,整张脸如扇形统计图一般,呈现出三分激动三分羞赧以及四分眼馋:“程诉哥哥你好,我是时雨……”说着,她轻咬嘴唇,朝程诉抛了个媚眼:“我是程诉哥的粉丝,喜欢你很久了……”

  程诉心中一阵恶寒,他生平最恨那些女人装模作样的贴上来,答应与周若琳炒CP已经是被逼无奈,可这个朝自己抛媚眼的江时雨又是怎么回事!

  程诉退后一步,脸上的表情几乎称得上严肃:“你好。”

  江时雨仿佛没察觉程诉的疏离,继续凑上他身前,夹着嗓子说:“往后几天,请程诉哥多多指教哦。”

  程诉几乎要报警,出于对镜头的尊重,他回了句“应该的”就赶紧转身去找何瑞生搭话:“……何老师你看,今天天气真好。”

  仿佛才想起还有另外两个活人杵在一边,江时雨很自然的又凑到程诉身边,手很自然的搭在他的肩膀上:“我都没注意到这还有两位老师,何老师,易老师,你们好。”

  何瑞生和易临本来就对江时雨的印象差到极点,听见那句“我都没注意”后更是觉得江时雨有捧高踩低之嫌,可镜头开着,二人也只好和江时雨打了个招呼。

  “欢迎各位参与到《人间烟火》第二季的录制,我是导演老波。接下来,请各位把手中的行李打开箱,节目组要没收的违禁物品里,包括但不限于手机、平板等各种通讯设备以及食物等,希望各位自觉的把违禁物品上交到节目组……”

  江时雨没什么反应,但看见周若琳朝自己使眼色后,估摸着是要给她加戏,于是便娇滴滴的开口:“导演大叔,我能不能不交手机呀?”

  周若琳很满意,其他人的神情则更加奇特。

  导演清清嗓子道:“不行。”

  江时雨撅嘴撒娇道:“不嘛,导演,人家舍不得手机嘛,拜托了,导演大叔。”随即,她又故作天真的转头向程诉道:“程诉哥,你说呢?”

  程诉的嘴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一言不发的把手机放进节目组准备的篮子里。

  江时雨的笑容僵了一瞬,还想说些什么,就见导演在镜头外抬手,声音严厉的说:“不交手机就直接退出录制吧。”

  江时雨的眼睛瞬间红了,眼泪汪汪的看向程诉,却被实在懒得做面子功夫的程诉厌恶的躲开,她只好从行李箱里把节目组禁止带在身边的物品都交了出来。

  在收走违禁物品后,导演对着小喇叭道:“节目组会把各位的行李搬运到你们一会要住的院子里,现在,咱们先前往第一个拍摄场地!”

  节目组预留了几分钟的时间给各位嘉宾补妆,于是关闭了摄像头。

  江时雨其实已经不大想说话了,但还是走到何瑞生和易临身边,声音虽依然柔和,却不再做作,一层惹人厌烦的假皮囊短暂的脱下,只余江时雨本真的模样:“对不住了,两位前辈,节目组给立了个人设,刚才对二位多有冒犯。”

  何瑞生和易临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诧异,还是何瑞生老道,率先开口:“都是为了综艺效果,可以理解。”

  随即又走到程诉身边,她知道自己刚才让程诉很讨厌,于是站的远了些:“刚才我是不是吓着你了?真是抱歉,不过你放心,镜头之外我不这样。”

  程诉看着江时雨,神情复杂。

  他起先讨厌江时雨,没有眼力就算了,偏偏还是个自以为是的作精,谁知等到关闭摄像头后,江时雨竟完全是另一副样子,他从谈话中大约猜出了事情始末,合着是一个祭天的炮灰——还是对自己压根没兴趣的炮灰。

  他的喉结滚动了几下,最终“嗯”了一声。

  还想再说什么,自己身边的助理却已拦到他面前,劝道:“别忘了和周影后表现的熟络点呀程哥!”

  助理在一旁说的唾沫横飞,他抬眼,正好看见江时雨的背影。

  三月的春风里,江时雨独自往前走着,分明凌弱瘦削的一个人,却犹自挺起脊梁。

  ……

  麦田里,等待着节目组颁发任务的几人闲聊起来,何瑞生早与易临相熟,周若琳则笑容可爱的和程诉聊天——也不知道刚才周若琳把程诉叫走说了什么。

  找准时机,江时雨从两人中间钻了进去,不动声色的挤开周若琳,一派天真对程诉道:“程诉哥,你们聊什么呢?”

  程诉心中复杂,但仍满脸不悦的将周若琳重新拉到身边,冷声道:“没什么。”

  江时雨的脸“唰”的阴沉了下来,隔着程诉,她神情愤愤的瞪着他身后的周若琳:“程诉哥,你……”

  僵持着,导演的声音从镜头外传来。

  他装模作样的说着大家事先就知道的游戏任务:“如大家所见,眼前的是一片麦田,而你们要做的,则是要给小麦除草。每人一个装草的背篓,等到半小时后比赛结束统一上称,按照比赛排名来决定自己本期节目里住房的好坏。第一名可以获得带浴室、电竞舱以及卡拉OK的一号房,最后一名则要入住土坯房单间,床与灶台处在同一个空间——呵呵,劳动最光荣嘛。”

  明星就是明星,演技一个赛一个的好,即使知道在关闭摄像头之后他们会入住节目组统一准备好的小别墅,可面对着镜头,他们的脸上的震惊与不解还是如出一辙。

  “导演,我觉得你的安排不太合适。”

  江时雨夹着嗓子开口,见众人目光都落到自己身上,江时雨的神情颇有得色,声音更加柔媚,话语中也多了些底气:

  “我认为《人间烟火》既然是主打治愈系的综艺,那我们就应该展现出乡野生活里岁月静好的一面,而非让那些劳累的上班族下班回到家,点进《人间烟火》想放松一下,结果只看见我们顶着太阳苦哈哈的拔草,看的心里更累。”说完,还一脸娇羞的看了眼旁边的程诉:“程诉哥觉得呢?”

  程诉淡淡的瞥了江时雨一眼,不动声色的离她更远些。

  一旁的周若琳开口:“想要岁月静好是有代价的,你所谓的对着烈日除草,只不过是这里老乡的日常。《人间烟火》主打治愈系没错,可是它不能两脚离地,一味去展现山野优美的田园风光,而忽略了这里日复一日劳作的农民。”说着,她又语气轻松的活跃气氛:“拔个草而已,我就不信我干不好了,我今天的目标就是配置最好的一号房,你们谁都别跟我抢!”

  这话引来周围一阵善意的笑声,程诉微笑看向周若琳:“这么有志向?”

  周若琳俏皮的点头:“当然了,到时候邀请你来我家唱K哦!”

  一旁的导演见效果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好了,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其他人都老老实实的下了田,只有江时雨还在原地跺脚。

  “导演,大叔,我不想干这种粗活……”

  “把我裙子弄脏了怎么办?”

  “你们都说话呀!”

  导演看着尽职尽责的江时雨,心里暗暗叹气:这丫头等节目播出时得被骂成什么样,天杀的周若琳,非要搞雌竞这一套。

  见周围无人搭理自己,江时雨转而把目标换成自己的固定跟拍摄像大哥。

  她眸中含泪,轻咬嘴唇:“我难道做错了吗,拔草不应该是农民干的活儿吗?”

  摄像大哥始终沉默着。

  见没人搭理自己,江时雨抽抽搭搭的下了田,可是——

  她裙子穿的太短,弯腰时都很需要注意仪态,更别提是干活。

  江时雨泪水涟涟:“我能不能回去换身衣服?”

  导演很痛快:“可以。”

  江时雨一喜,刚要抬脚,就听见导演说:“但要从你的半小时里面扣,你现在已经闹了五分钟。”

  一时之间江时雨站也不是,走也不是,泪水又重新涌入眼眶。

  僵持之中,周若琳从麦田里起身,仔细的擦净了手,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抖了抖灰尘:“你拿这个围着吧。”

  江时雨嫌弃的看了那件外套,想张口说些什么,但最终咽下了。

  她穿着短裙,腰上又系着一件外套,神情嫌弃动作笨拙的从地上抓起一把野草扔进篮子之后还要用更多的时间擦手。

  ——而实际上,所谓的拔草其实也不过是作秀,节目组一早就备好了杂草,就等着录过素材之后装进明星的背篓里。

  不过录了五分钟的素材,导演硬是说道:“半小时计时完毕,现在开始测重。”

  镜头外,何瑞生好心问她:“你要不要从节目组准备好的野草里抓一把凑凑数?”

  江时雨懒得再装,把围在自己身上的运动外套解开,道:“不用,左右都是土坯房,一两草和一斤草的差别也不大。”

  何瑞生很善良:“可是……”

  江时雨把衣服扔给对面的周若琳,笑道:“谢谢你了,何前辈,可是,我在这里的人设,本来就是一个对照组炮灰。”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娱乐明星小说

身为影后对照组的我突然爆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