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魔门?良禽择木而栖在线阅读

卧底魔门?良禽择木而栖

仙侠 / 修真文明

7.2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03-03 23:36

腹黑
书籍摘要: “江杨,你在魔门一切安好?”“师尊,魔门日子太苦了,弟子愚钝,卡在瓶颈难以突破,您能再让大师姐送一些天材地宝过来吗。”……“江杨,刺杀魔女之事,筹备的怎么样了?”“师尊,我夫人她……咳咳,魔女她近来修为大涨,目前还不是行刺的好时机!”……“江杨,如今魔门猖獗,作恶多端,你的修为都快赶上为师了,为何还不动手?”“啧啧,你哪位?若你再要污蔑我圣门,可别怪下手太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师兄,你真是太厉害了

  “徒儿,卧底魔门这七年,辛苦你了,只是…”

  “你修炼的毒功,已经深深沁入五脏六腑,单纯的改练正道功法,是毫无意义的。”

  蒲团上,坐着一位眉须皓然,鹤发松姿的老者,头戴方巾,身穿道袍,一副高人模样。

  老者名为常生智,乃是癸水宗六大内门长老之一,道行高深,在宗内颇具名望。

  江杨衣着深色长袍,恭敬地盘坐在旁边蒲团上。

  “师父,那我该怎办?”江杨恭敬地问道。

  “哎~”

  常生智长叹一声,眼里不时闪过几丝忧郁,似乎在为江杨的身体情况而担心:

  “只能去散功坛散掉一身修为重修了。”

  “这……”

  江杨难为情地看着师父,呼吸有些急促,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他修炼至今已有八年,修为已至金丹六重,这个时候让他去散功坛散掉一身修为,未免太过残忍了些。

  常生智明白江杨心中所想,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中透露着慈祥与关爱:

  “徒儿,你对自己的天赋还没信心吗?”

  “以你的资质,和过往的经验,三年金丹,五年元婴,都是有可能的。

  “魔功虽强,却终究不是正道,再修炼下去,对你自己也是有害无益。”

  他说着,从袖口抽出一本泛黄的古籍,介绍道:

  “这是宗门执事才有资格修炼的功法《朝阳功》,等你散功后,为师会破格将这本功法传给你。”

  江杨稍作犹豫,本着对师父的信任,点了点头,同意散功。

  …………

  “江师兄,我仰慕您很久了,还特意穿了跟您同款的深色道袍呢。”

  “江师兄,我说出门前怎么屋头的喜鹊一直叫呢,原来早就料到我在路上能遇见您。”

  “江师兄,有时间想请您莅临寒舍指导指导师弟,拙荆的烧的饭菜那叫一个地道。”

  走在前往散功坛的路上,

  很多弟子见到江杨,都会热情的上前打招呼,目光中都带着尊敬和恭维。

  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在几天前还不认识江杨。

  突然出现个二十多岁的金丹弟子,瞬间引燃了门内弟子们的八卦之心。

  譬如长老的私生子,其他宗门的弃子等诸多传闻,应运而生。

  而真正知道江杨这几年的经历的,只有此时围在他身边的七个同门。

  这七人和他一样,是正式拜师在常生智门下的弟子。

  六大内门长老下辖六个水榭,每个水榭中弟子有很多,能正拜到长老门下的,却是凤毛麟角,无一不是资质优越之人。

  尽管如此,江杨金丹六重的实力,仍然算是常生智九名弟子中的佼佼者,唯一比他修为高些的大师兄,自从他回来之后,就闭关了。

  除江杨和大师兄外,七个弟子中三女四男,都有筑基期或金丹期的修为。

  “师兄,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强大就好了!”

  说话的女孩是小师妹茯苓,和江杨同时入门,由于年纪小一些,算是师妹。

  头上梳着一双发髻,淡黄的道袍配上精致的五官。

  清纯的外表让人看得一阵心痒。

  自打拜入癸水宗之后,江杨就爱慕上了小师妹茯苓,在癸水宗修炼的一年里,茯苓也时常跑来找他玩耍,一起练功。

  可惜好景不长,江杨没多久就被派去魔门做卧底了,这导致他和小师妹一年都见不上一两面。

  好在现在卧底任务完成,等散功之后重修正道功法,相信不日便可跨入元婴之境,届时要是能迎娶小师妹……

  茯苓被江杨盯得一阵脸红,喃喃道:

  “师兄,干嘛一直盯着人家。”

  “咳咳,不好意思小师妹,我在想散功之后重修的事,一时走神了。”

  江杨连忙解释道,他可不想自己的形象在小师妹心中受损。

  “师弟修炼魔功进步都如此之快,等重修我们癸水宗的功法后,说不定有资格竞争大真传之位了!”二师兄高洪文这时也称赞道。

  大真传是真传弟子之首,也是宗主之位理论上的继承人,是大多癸水宗弟子幻想得到的位子。

  像江杨这样的咸鱼没什么野心,根本没想竞争什么大真传之位。

  大真传有什么好争的?

  整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便是坐上大真传之位,还要背负宗门使命,兢兢业业工作。

  哪有躺平摆烂过的舒坦?

  正要义正辞严的拒绝,却又有几个师兄、师姐轮番恭维,把他吐到嘴边的话又塞了回去。

  来到散功坛外,师兄弟几个拿出身份木牌给看守的执事查看。

  看守的执事抬首扫过众人,缓缓道:

  “我这边没有收到有人要登坛的指令,足下还是请回吧。”

  众人神色一变,二师兄高洪文走上前道:

  “执事大人,我们这边都是内门常长老门下弟子……”

  只是还没等他说完,那执事就挥手打断道:

  “内门是内门,我们是执法堂管着的,互不统属,没有上面的指令,啧,有些不太好办啊!”

  高洪文说话被打断了也不恼,从袖口掏出两块灵晶递了过去:

  “还请执事大人行个方便……”

  那守坛的执事眼神一亮,环视四周见没什么人,将灵晶收了起来,话锋也一转:

  “不过嘛,规矩是规矩,常长老德高望重,你们第五水榭也是宗门中坚,我自然没有阻拦的道理,几位进去吧。”

  散功坛与其说是坛,不如说是一张以翡翠石为基的莲花宝座。

  像江杨这样的修为,想要散功,必须由九枚灵晶催动开来。

  走到这里,江杨却又有些犹豫了。

  虽说有了师父保证,大概率不会出什么问题,但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到底哪个先来临。

  见江杨在宝座前踌躇不前,小师妹催促道:

  “江师兄快上去吧。”

  “是啊,师弟,修炼之事应争分夺妙,快上去吧。”高洪文也催促道。

  “快点吧,我们为你护法。”

  之前一直没说话大师姐开口了,一头黑色的秀发如瀑布般垂在腰后,柳眉星眼,怀抱一柄黑色长剑,焕发出勃勃英气。

  在江杨心中,大师姐向来如此,冷若冰霜,沉默寡言。

  有诸多师兄、师姐护法,应该没事吧!

  他点点头,缓缓走上散功坛,盘腿坐于宝座之上,引动体内真气,刺破灵晶,催动散功坛上的阵法。

  由于修炼了七年毒功的原因,毒气在他引动真气之时,也如附骨之蛆般,跟着钻了出来。

  很快,散功坛上扬起一片青光,裹挟着黑光,朝江杨体内刺去。

  他双目紧闭,浑身上下的肌肉,在刺激下痉挛,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痛!太痛了!

  想到小师妹还在面前,他强忍着没有大声喊叫出来,紧咬着牙关,默默抗衡青光带来的摧心剖肝之痛。

  一柱香的时间后,散功坛上的光芒缓缓散去,江杨的身影再次展现在众人眼前。

  与登上散功坛前的锦衣绣袄不同,此时的他,浑身上下满是血污,衣服也早被那阵光芒绞的稀碎。

  感受到自己金丹六重的修为全部散去,体内的金丹已经消失,连储存灵气的丹田,和运转灵气的经脉都已经变成普通人的样子,只有骨头,仍是玉骨的形态,实力也降到了锻骨期九重。

  他七年前便是锻骨九重的境界,七年功力一朝散尽,心中不由得一阵患得患失。

  不过看到眼前的师兄、师姐后,他稍稍安心下来。

  世间万物,不破不立。

  以我的资质,再次凝结金丹指日可待,届时凭借雄厚的根基和经验,别说冲击元婴期,便是更高的出窍期也是水到渠成。

  散功坛下的一众同门,见江杨已经散功完成,皆面带笑容,快步朝他走来。

  不知道为什么,江杨感觉他们脸上的笑容,有些怪怪的。

  “师弟,怎么样,成功没有。”

  “师兄,你现在什么层次了。”

  见众人如此关心自己,江杨心中一阵温暖。

  从地球OL穿越至此已有八年之久,哪怕是自己去魔门卧底七年,师父和师兄们,也都给了他家人一般的关爱。

  对于之前那有些奇怪的笑容,江杨不再多想,微笑着回答道:

  “成功了,我现在的实力是锻骨九重了,以后在宗门重修的这段时间,可就多要倚靠诸位师兄的照料了。”

  “咻!”

  江杨话音刚落,便有长剑出鞘的声音倏尔鸣向,再看向小师妹茯苓时,她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锃亮的长剑。

  江杨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小师妹拔剑欲为何?”

  只见茯苓脸色变得阴郁,双目微微眯起,嘴角的笑容不再似往日那般甜美,反倒有些傲慢和嘲弄的意味。

  再看周围的几个师兄、师姐,表情各不相同,有神色复杂的、又咧嘴狞笑的、也有尽显厌恶的……

  江杨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想也不想,连忙拉开身位,朝后暴退了几步。

  师兄、师姐们也不去追,只有茯苓向前走了两步:

  “江杨!你现在不过锻骨九重的修为,别做无谓的抵抗了。”

  “你们要做什么!?师父呢!我要见师父!”

  他一边问着,一边摸向储物戒,想从中取出自己的武器自卫。

  可锻骨期根本无法运转灵力,他根本打不开自己的储物戒指。

  看几人面色不善,还说什么“别做无谓的抵抗”,明显是要对他不利。

  这些“至亲之人”的背刺,是他从未设想过的。

  “江杨,见师父你就别想了,我们这么做,都是有他老人家授意的,你堕入魔道多年,杀生太甚,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今日杀你,只为除魔卫道。”二师兄高洪文声讨道。

  江杨眉头紧紧皱起,尤其是听到师父授意时,内心仿佛撕裂一般难捱。

  师父授意!那个被自己当作再生父母般的师父,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

  “一派胡言!我入魔门,乃是执行师父的任务,又非真的入魔,况且我便是入了魔门,也未曾滥杀无辜,何以说我罪大恶极?”

  高洪文眯了眯眼,还要说什么,却被茯苓拦住了:

  “二师兄,何必跟他扯什么闲篇,死到临头之人罢了,实话说与他也无妨。”

  说完,茯苓看向江杨,目光中吐露着冰冷:

  “江杨,我敬你是师兄,便与你实话实说了吧,其实从你一入门,你的命运就是死亡!”

  “你未曾修炼便是铁骨,锻骨三重便是玉骨,锻骨六重时更是锻造出晶莹透亮的极品玉骨,乃是万中无一之资。

  “而大师兄却因天妒英才,在锻骨期没压制住灵根异动,被动突破,体内根骨尚未完全玉化。”

  “好在他乃是极品五灵根修士,靠着不强的根骨依然修炼到金丹,可那之后他由于根骨问题,修为进步缓慢,至今仍未突破元婴。”

  听到这里,江杨已经眉头紧锁。

  小师妹说了这么久,基本都是在介绍大师兄的情况,这与要杀我有什么关系?因为大师兄羡慕嫉妒?

  “你肯定在想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吧!”茯苓明显猜到了江杨的心思,接着道:

  “师父那里有一套换骨秘术,可以为大师兄替换根骨,你的极品玉骨便是首选!”

  “替换的根骨必须与替换根骨之人境界相同,这才让你修炼到金丹期。”

  “师父本想在你卧底任务完成时便将你杀掉,不过他在你体内种下的蛊有点特殊,如果被施蛊人没有背叛,施蛊者不能将被施蛊者杀掉,不然你又怎会活着回到癸水宗。”

  这时,二师兄高洪文在一旁一脸坏笑着提醒道:

  “你刚入门时,师父只是把你当做备选,毕竟是自己徒弟,他想着如果有合适的极品玉骨,就用别人的。”

  “啧啧啧,可惜可惜,玉骨都难寻得,极品玉骨更是凤毛麟角,有的是大宗门的核心弟子,有的是元婴以上的境界,与大师兄境界不匹配,所以只能……”

  江杨这时候已经彻底绝望了,理想信念崩塌了,他第一次知道师父还在他体内下了蛊,自己至亲至爱的师父,竟用魔道之人的手段来控制他。

  目光扫过面前几人,冷冷道:

  “师父……常生智那老贼为何厚此薄彼,我也是他徒弟,为何要加害与我!我与你们又是何怨何愁,为何要害我!!!”

  有他这一问,几个师兄、师姐也都七嘴八舌起来。

  “大师兄可是师父的亲儿子,不对自己儿子好对你好?别扯了!”

  “大师兄将来可是有望成为大真传,继位宗主的人,你是他的竞争对手,不杀你杀谁!”

  “像你这种背后没跟脚,兜里没灵石,还有魔道履历的人,就是修为再高,又有什么资格跟大师兄竞争大真传之位?”

  “每当想起你用那恶心的眼神盯着我看时,我就想吐!你不过是四灵根而已,就你也配喜欢我?我的男人,必须是像大师兄一样优秀的,他可是极品五行灵根。”

  最后这句话是小师妹茯苓说的。

  如果说前面师兄、师姐们的话是暴击,茯苓的话则像是一把利剑,刺入他的胸口。

  像大师兄一样优秀!

  可他八年的都无法迈入元婴啊!

  而我,从修炼至今也就八年,如果继续修炼下去,不出三年必能突破元婴之境。

  “我卧底七年,击杀魔门圣女,有功于宗门!你们凭什么杀我!”江杨此时怒目圆睁,朝着众人怒吼道。

  他知道他命不久矣,只是心中不甘就这么死去。

  他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意外穿越而来,不求万世功名,亿人祭拜;不求大道长生,羽化飞仙;不求妻妾成群,后宫红佳丽三千。

  他只求能与道侣相伴,余生一院一屋,一箪食一豆羹,自在逍遥即可,便是如此简单的愿景,尚且要中道而卒吗?

  不等江杨继续说什么,只见小师妹茯苓一剑当先,带着寒光朝他刺来。

  他伸手想要阻挡,可两人境界上的差距根本不给他阻挡的机会,长剑直直刺入他的心脏。

  江杨死了,身子僵硬地挂在茯苓的利剑上,随着剑身抽出,瘫倒在地上。

  众人冷笑着将他尸骨捡起,这是师父和大师兄需要的。

  至于他的金丹,在散功时早被散功坛毁掉了,灵魂要被抓去鬼地服役,这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事情。

  所有灵魂到了鬼地后,都会洗掉原有记忆,完全不必担心报复。

  江杨的灵魂感受到牵引,那是鬼地的召唤。

  他的灵魂慢慢朝着鬼地的方向飘着。

  或许是生前带着太多不甘,漂浮的速度相当之缓慢。

  他看到高洪文提着他的尸体,走到弟子最密集的中央广场上。

  尸体一经出现,立刻有大量的弟子围了上来。

  “这是谁?”

  “江师兄?”

  “江杨?怎么会是他?我刚刚还见到他好好的呢!”

  “他刚刚去散功坛了,难道死在上面了?”

  “不会吧,他不是资质很高吗?很难死在散功坛上吧?”

  “谁知道呢,听听高师兄他们怎么说。”

  台下众弟子的疑惑,高洪文赶在眼里,冷笑一声,将江杨的尸首高高举起,大声颂道:

  “江杨,奉吾师之命,卧底魔门,奈何心智不佳,堕入魔道,吾师念其功劳,欲带回宗门教导,怎料魔根深种,积重难返,吾等念宗门及芦洲百姓之安宁,谨遵师命,将此子斩杀于散功坛,已警示诸弟子,心向正道,切莫自误。”

  高洪文颂毕,众人议论纷纷。

  “江杨不是刺杀了魔门圣女吗?明明是为民除害,又为啥说他魔根深种?”

  “对啊,刚刚路过江师兄身旁时,他看起来很正常啊,不像入魔的样子。”

  “你懂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很多魔门中人看上去很正常,实际上确实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杀的好,宁错杀一万,不可留下一个祸害,这是对癸水宗的负责,常长老挥泪斩爱徒,真乃高义也!”

  茯苓看着众人有支持斩杀江杨的,也有为江杨鸣不平的,琼鼻微微皱起,有些不满。

  江杨这个魔头被诛,不应该是欢呼雀跃吗?怎么还有人在江杨之罪致不致死的小事上,议论纷纷呢?

  想到这里,她缓缓向前走了两步,大声道:

  “我们已经搜集到江杨大部分罪证了。”

  “七年零三个月前,江杨还在癸水宗,偷盗裘长老门下大弟子的重宝。”

  “六年零九月前,江杨屠杀加贺镇上万平民,锻骨期后天武者三人,炼气期先天武者一人,以祭炼魔幡。”

  “六年零七个月前,他吸食一百零八婴儿血肉,修炼魔功。”

  “六年……”

  “五天前,江杨回归宗门,为宗门及宗门附近潜伏的魔修提供便利和保护。”

  “就在不久前,江杨魔性大发,要用魔功,吞噬掉我们师兄弟几人,并准备以整个癸水宗低修为弟子为养料,祭炼魔功。”

  “以上所有罪行,证据确凿,江杨临死前已是供认不讳。”

  念了整整一柱香的时间,江杨的罪名才在几个师兄弟轮番通报下念完。

  听到最先几条时,只剩灵魂的江杨还是充满愤怒,到了后面,他心里只觉得可笑。

  他们所说的这些“罪行”,大多是芦洲境内近些年的疑难杂案,有几件是他有所耳闻的,乃魔门弟子所为,还有几件,他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

  裘长老大弟子重宝失窃的案子,他是知道内幕的,那件宝贝还是大师兄偷的。

  至于最后两件事,纯属扯淡,完全是他们自己臆造的。

  随着江杨的“罪行”被公布,整个中心广场骂声一片,此起彼伏。

  “杀的好!杀的妙!”

  “这样的魔头就该被杀!”

  “天亮了!”

  “天不杀江杨,芦洲万古如长夜!”

  广场上的弟子不停的嘶吼着,面色潮红。

  那些之前讨好江杨的人,此时成了骂的最凶的一批,仿佛与他有着什么血海深仇一般,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

  穿着江杨同款深色道袍的那位弟子,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一件淡蓝色衣衫,指着江杨高悬着的尸体骂这些腌臜之语,不堪入耳。

  山呼海啸之声,响彻整个宗门广场,连一些闭关的执事、长老,都不禁好奇地走出洞府,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说的江杨是谁啊?”

  有些弟子刚刚外出归来的弟子,不太了解宗内的传闻,并不知道江杨是谁。

  “管他是谁,我也不知道,跟着骂就是了!”有围观弟子瘪了瘪嘴道。

  “江杨这厮,可不光是这些罪行,我可是亲眼目睹他,强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农妇。”

  “不止如此,听说太东城的怡红院,一夜之间被灭门,而那一晚,江杨就在太东城中。”

  “小庙岭脚下有个山村,一夜之间全成了干尸,所用功法留下的痕迹,与江杨的功法完全符合。”

  “前两天江杨回宗后,有个弟子就因为没打招呼,被江杨打成了残废。”

  “你们……你们说的这些有证据吗,先不说你们怎么知道江师兄功法是什么,就说前两天被打废的那个弟子,不是赵执事打的吗?”

  “还有高师兄他们刚刚说的,有两起屠城事件,间隔不过一天,一个在芦洲最南,一个在芦洲最北,就算是元婴高手也……”

  这个为江杨鸣不平的弟子还没说完,就被气势汹汹的七八个剽悍弟子围上来打断道:

  “什么意思,你觉得江杨是冤枉的?他一个魔头有什么可冤枉的!”

  “不知道是怎么了,我们癸水宗还有像你这样三观不正的人,竟和魔修共情!”

  “刚刚高师兄说了,宗门里还有潜伏的魔修,是不是就是你!”

  “肯定是他啦!控制住他,我要报告宗门,抓到魔修可是要奖励灵石的,到时候大家一起分!”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重生地球之徐福在线阅读
他叫徐福,两千多年前从地球飞升到太古灵界。 在地球之时,乃是驰名的方士,身份尊贵。 自从他来到这太古灵界之后,情况完全变了。此地空间辽阔,生态多样,遍布着各种族群,各自为战。强者如云,稍有不慎便要殒命。 此刻的他已经扛过了八十道天雷,只要再挨过这最后一道天雷,他便可以羽化成仙,长生不死!
一代文嚎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寻情仙使在线阅读
李永生从仙界到位面做观风使,这是仙界体察民意了解实情的职务。 不过他主动下界,除了要完成任务,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寻找在下界转生的仙侣。 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找到她呢?对观风使来说,这有点麻烦……
陈风笑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师兄我绝不吃药在线阅读
“师兄,请吃药。” “拿开,快将这些恶心的虫子拿开,我不要,不要啊!!!” “师兄魔障了,这玉液中哪有什么虫子,分明只有阵阵灵光流转。”
水墨秋冬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拔魔在线阅读
道火不熄,魔种永传。  逆天之修,顺天成丹。  这是一个被魔种入侵过的少年、在视魔为生死大敌的道门里修行成长的故事。  他被打上“需要警惕”的标签,注定他的人生轨迹与众不同。  拔魔月票群344496575,订阅用户可加入  冰临神下读者群481462,主要面向贴吧读者  拔魔读者群459959247,面向所有对拔魔和死人经感兴趣的读者。
冰临神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逆行神话在线阅读
神话绵绵无穷尽,仙道茫茫且徐行。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是一条命运长河下游逆行的鱼,在神话传说中借假修真,证道永恒的故事。  而一切,要从聊斋讲起。  读书群:【771243828】
西城冷月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我带凡人女子修仙长生在线阅读
修仙十年,资质平平的齐风远不能说一事无成,只能说毫无建树。  更糟糕的是,他在一次与人斗法中伤及根本,恢复无望,即将由仙落凡。  无奈之下,齐风远只能遵循家族的复兴之策,准备娶妻,就在这时候,他迎来了独属于他的机缘,重登仙路,顺带了一支独忠于他的娘子军……  【关键词:凡人流、创立家族、种田经营、无系统】
池菱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人在大晋,重铸地球荣光在线阅读
作为穿越者,陈启回到了大晋仙朝,这里诸子百家,化气为灵;武道旁门,悟法参天,所以,他的选择是? 陈启:老子要一本《马原》塞进这些家伙的嘴里,让这些老古董,好好感受近代主义思潮的洗礼。 …… 【编号:A-013】 【名称:《资本论》】 【历史:本书是由公元1867年,德国思想家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创作的政治经济学著作,全书共三卷,以剩余价值为中心,分别研究了资本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以及剩余价值的具体形式。本书从经济、政治、哲学等多个领域,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规律。】 【正面效果:阅读全书后,阅读者有两种途径。 1、成为“羊”,失去所有理智。“羊”拥有巨大且无具体实体的身躯,肢体由黑泥、触手构成,可以吞噬周围的一切物质,毛孔中浸出的鲜血具有极强腐蚀性。且由于身体特性,“羊”无法被从物理层面消灭; 2、成为“狼”,保留理智。“狼”的身体无任何变化,仅可控制“羊”。 注:“狼”、“羊”可互相转化。】 【负面效果:使用者的初始途径无法确定。】 【作用目标:阅读此书的人。】
阿辰抬头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真灵门阀在线阅读
重生一世,灵宝伴生。 宗门不存,仙朝永治。 福地洞天立国,真灵镇运! 一个个灵性世家,真灵门阀活跃其中。 徐易带领寒门家族,封侯称王,成仙做祖。 闲暇时回头一看,他已经成为先天真灵,庇护人族,威名响彻万界。
和枫伴酒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凡人之从夺舍曲魂开始在线阅读
重生凡人世界,从夺舍曲魂开始。 踏遍千山万水,求一个长生。
不染人间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卧底魔门?良禽择木而栖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