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在线阅读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

夜雨飘灯

诸天无限·诸天·106.3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03 13:16

端一壶老酒,交三俩好友,道一声“江湖”,饮尽恩仇!本书非原创无限流,不喜勿入。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操刀鬼

  1899年。

  天津卫。

  人如草芥的年头。

  正逢岁末,鹅毛大雪落在这疮痍狼藉的世道,冷风吹冻了人间,吹白了天地,似是连老天爷也不忍再瞧,想要涂个清白,一了百了。

  街角一家简陋的食肆里,阵阵带着些许腥膻味儿的热乎气透过半掩的布帘溢了出来,散在了雪里。

  一些个脚夫挑夫围坐一桌,裹着破到不能再破的棉袄,缩头缩脑的蹲在凳上,叫嚷着各自的吃食,聊着天南地北的趣事儿,热闹的紧。

  无他,驴肉火烧、羊杂汤。

  等东西上桌,一个个才肯将袖筒里紧揣的手给露出来,一面往火烧里塞着切好的酱驴肉,再涂上一层酒馆老板娘拿手的辣酱,等不及地就放进嘴里咬下一口,唇齿一合,浓郁的肉味酱香混着一股如火燥辣瞬间在舌头上散发开来。

  直到一口口嚼碎了,才被送入口的肉汤顺进喉咙,原本发冷的手脚立马暖和起来,干裂的两瓣唇转眼也裹了一层油膏,让人忍不住发出一声舒坦的长呼,就连冷白的脸色也跟着红润不少。

  谈不上多地道的吃法,能来这里的不是混迹于市井的九流中人就是南来北往的过路客,要么是走江湖的手艺人,只图肚子里有点热乎气,哪那么多穷讲究。

  放眼望去,阔绰有之,落拓有之;有人吃肉,有人喝汤,还有人就是进来避避风雪,暖和暖和,闻闻味儿。

  帘子虽厚,架不住门外头的风雪太大,时不时掀起一角,卷进一小股凉风,吹的人肌肤起栗,打着哆嗦。

  “听说了吗?昨儿个夜里南市死人了。”

  店内有人起了话头。

  一句话出口,周围人顿时没了闲聊的心思,叽叽喳喳谈论了起来。

  “哪能不知道啊,消息今早都传开了。”

  “死的是那‘吃宝局’的赵老九吧。”

  “赵老九只是其中一個,总共死了六个,都被割了脑袋,背后还被剥了皮,身子淋着热血给贴在了雪地里,听人说那是关中刀客才有的杀人法子。”

  听到这么个凄惨死法,众人无不是缩了缩脖子,撮着牙花子。

  “该不会是因为半个月前的那件事儿吧,听说赵老九干起了拍花子的勾当,结果喝醉酒办了件蠢事儿,把那些拐来的女人孩子赶到了雪地里,他倒是回屋就睡,可怜那些人全搁外头冻死了。”

  “八成是惹得哪位豪侠瞧不过眼,暗地里被抹了脖子。”

  “你们都忘了那‘变脸王’梁瘸子了?他就是被赵老九瞧上了变脸的绝艺,人都说露个底就放他一马,死活不愿,最后愣是一头给撞死了。可怜他家中还剩个半大的闺女,又是病秧子,也不知道躲哪去了,往后就算不冻死饿死,日子也好不了,干不了重活儿,八成得去窑子里才能缓口气,造孽啊。”

  “可惜了了,那‘变脸’可是川中绝艺,独一份儿,就此失传了。”

  “那可不一定,这年头谁没个后手。”

  “要我说就不能传,这绝活儿之所以绝,便是一代只传一人,你想啊,他传了,气数尽了,自然就死了。”

  “甭管是谁,那人可都是干了件大好事儿,赵老九坏事做尽,死有余辜。”

  “慎言,那赵老九背后有‘神手门’撑腰……唉,要说如今这世道,挑舌挖眼有甚稀奇,年前在京城的法场上我可瞧过钝刀子砍头,刽子手那都不是砍了,连锯带剌,没等头一个咽气,剩下的倒是先吓死了,我自己连着俩月吃不得荤腥,一吃就吐。”

  有过路的手艺人心有戚戚的说着,脸色越说越白,看了眼面前飘着油花香菜的羊肉汤,喉头已在蠕动。

  这时,布帘掀起。

  一团霜雪当即打着旋儿的钻了进来,寒意透骨,众人皆是一个激灵,接着就见有一穿青色棉袍的身影挤进酒馆,宽厚双肩落满雪花,背后还背了个老背篼。

  背篼一角,一颗龙眼大小的铃铛叮叮咣咣响个不停,清脆极了。

  众人听得耳熟,循声瞧去,不免诧异。

  这老背篼不就是“变脸王”梁瘸子吃饭的家当嘛。

  再看来人,却是个蜡黄脸的年轻人,皮肉粗粝,嘴唇开裂,戴着一顶狗皮帽,底下浓黑墨发若隐若现,沾着零星雪瓣,一张瘦脸上浓眉斜飞,挂着一副迫人刀眼,满身的江湖气。

  众人面面相觑,想着先前才说过的话,心里已有了几分猜测。

  再看看青年棉袍上那比寻常衣裳要高出一截的领子,更是确信了对方的身份。

  他们虽不通“变脸”的诀窍,但耳濡目染与那梁瘸子打交道久了,自然也能瞧出一些,其中的门道多半是在衣裳底下藏着呢。

  “十个火烧,两碗羊杂汤。”

  这人挑了个位子坐下,一开口就惊了众人一跳。

  嚯!好饭量!

  众食客暗暗称奇,细一瞧青年的身形,却有过人之处。宽肩阔背,身段颀长,且袖筒里的一双手五指骨节纤长,指肚圆润,犹若猿掌,两臂垂下,都快到膝盖了。

  “不知这位爷和那变脸王梁瘸子是何关系?”

  有人忍不住问了句。

  片刻功夫,驴肉火烧、羊杂汤已是上桌,青年一手拿过火烧,一手端碗,张嘴便见大半个饼子被撕咬进了嘴里,嚼都不嚼,腮帮子一鼓,喉结一动,竟生生给咽了下去。

  再一张嘴,半碗滚烫无比的羊肉汤裹着油花冒着热气,已被送进了喉咙。

  如此骇人的吃相委实把所有人都看呆了。

  这得是八辈子没吃过热乎饭了?

  “无甚关系,早些时候从老家逃荒出来,学人走关东,快咽气的时候那瘸子拉了我一把,还管了一顿饱饭,最后跟他搭伙儿走出来的。”

  青年嗓音不轻不重,说的干脆,仿佛先前喝下的热汤和凉水无异。

  语气虽说平常,但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能从那关东一起活着闯出来,这是过命的交情。

  食客们也是心中大为惊奇,谁能想到往日里那么个圆滑世俗、爱贪小便宜的瘸子居然也闯过关东,以往怎得就没听其说起过。

  可青年接下来冷不防的一句话却让众食客屏住了呼吸。

  “知道那赵老九的靠山是谁么?”

  “嘿嘿嘿,那您得去金银楼问问,谁不知道赵老九拐带的女人大半都进了那里头,您……”

  好在有个醉汉晕晕乎乎的接过了话茬,但不等说完就被同伴慌忙捂住了嘴。

  也就几句话的功夫,那十个火烧、两碗羊杂汤已被青年囫囵吃了个干净。

  没理会周围人的反应,青年夸赞道:“好味道,那瘸子果真没说错。”

  “哈哈,这位爷说的是,咱这地方虽小,东西却是实打实的地道。”

  老板娘闻言笑着附和道。

  青年笑了笑,一抹嘴,搁下两块龙洋,“照着刚才的再给我备一份儿,我出去办件事儿,背篼帮我照看着,多的赏你了。”

  “得嘞,搁我这儿您把心放肚子里。”

  听到店家欢喜的回应,青年当即起身掀帘出去。

  等人走远了。

  “你们听出来了没?那位说话好像带点儿关中腔嘿,会不会就是……”

  先前那走江湖的手艺人再次开口,眼神却一个劲儿的往旁边的背篼里瞟,就那六颗脑袋现在都还没下落呢,可瞅了没几眼,他脸色一白,却是不敢瞧了,生怕里头冒出来几双眼睛。

  有人忍不住低声斥道:“亏你还走江湖呢,祸从口出的道理都不晓得?”

  手艺人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讪笑道:“刚才那位爷瞧着挺和善啊。”

  “你也不想想,梁瘸子虽说‘变脸’的绝艺独一份儿,可他不通拳脚啊,能从关东活着闯回来,你当靠的是谁?”

  “谁不知道敢闯关东的都是狠人,腰间揣把刀子逢人就敢拼命,这位爷更是霸道,一人就去了,还和善?保不准手底下杀的人比你吃的鸡都多,说什么来着,后手,梁瘸子交了这么个人物,这是来讨债的。”

  “少言,休要多管,那等杀人不眨眼的人物已不是咱们能够招惹的。”

  “是极!是极!”

  众人连忙附和,等仓惶吃完桌上的东西,却是一个个逃也似的走了。

  ……

  北风呼啸,飞雪漫天。

  时近暮色,一座灯火通明的花楼里,姑娘们揽客迎人的欢声笑语传出老远。

  这年头,正经行当绝然是赚不来钱的,想在这鱼龙混杂的天津卫赚大钱那就更难了,最快的法子便是嫖、赌、抽,青楼、烟馆、赌坊可都赚了大钱,也逼得多少人卖儿卖女,家破人亡。

  再赶上了对外通商,还有贩子往国外拐带活人的。

  眼前这座楼子就叫“金银楼”,楼高三层,四面红灯似火,映的整座花楼都成了金红色,是津门头一号的花楼。据说里头每日嫖客的花销足能堆成金山银山,已非斤两可以计算,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市井九流,皆流连其中,为的是那百十位风韵动人、妩媚娇俏的姑娘。

  但千万莫要小瞧了这些个赚皮肉钱的风尘女子,外头揽客的不过是个场面活儿,真正压箱底的人家压根都不露面,吊着那些商贾高官自己登门,但凡能走出去,得用八抬大轿来抬,隔天摇身一变兴许就成了一方大官的夫人,巴结都来不及。

  风雪漫过,陈拙站在雪中,晦涩眸光一垂,只见面前的雪地上凭空多出几行小字。

  【运主:陈拙】

  【世界:清末民初】

  【命格:贪狼入命】

  【气运:七品乙等】(注:九品为始,一品为最。)

  【命数:倒反天罡,横死凶亡】

  【天赋:集运】(注:贪狼吞天,噬敌集运。)

  提示:命随运改,运随人为。(注:若气运攀至一品,可另投它界,气数重定,命运更迭;若气运超越一品,此身往他界之后,当复青春之貌,留全盛之功。)

  周遭人来人往,仿似无人察觉地上的异样。

  陈拙又抬头瞧了眼楼上朝自己招呼的姑娘,一抿唇,眸子一凝,随着地上的字迹消失,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双肩一摇,蜡黄的脸上已凭空变出一张青面獠牙的罗刹脸谱,乍一打量,只似雪幕里杵着一只噬人恶鬼,瞧得人头皮发麻。

  他甫进门来,立马就有善于察言观色的大茶壶快步迎上,神色惊诧,眼中警惕,“呵呵,这位爷,您这是唱的哪出啊,来楼子里变戏法么?”

  笑说着,拎起水壶就要倒水沏茶。

  陈拙搭眼一瞥,面无表情,袖口里的食指横拨一过,拦下了倾斜的细长壶口,顺势指尖再一挑,盘里的茶杯当即凌空一个跟头,稳稳倒扣一翻。

  大茶壶是个中年汉子,神态和善,见谁都露着笑脸,可瞅见这一手,表情立变,只往前一凑,压低声音道:“恕在下眼拙,敢问弟兄是哪条线上的老海,入此山门,所为何来?”

  与此同时,楼上楼下,一些个还妩媚娇笑的姑娘,以及添茶倒水的大小茶壶也都有意无意的朝这边瞧来,周围的嫖客转眼已不知不觉的被人引到了屋里,这是在腾地儿呢。

  陈拙脸谱底下的眼珠子骨碌一转,环顾一扫,嘴上道:“西路川陕这条线上,操一口勾魂刀,在合字上混口饭吃,干的是摘瓢的勾当。”

  “关中刀匪?”大茶壶脸色沉凝,几个大步赶到前头,“这位朋友,咱们干的是笑迎八方的买卖,不记得和操刀鬼结仇,您是不是误会了?”

  陈拙顿足,身子没动,脖颈上的脑袋却似鹰视狼顾,拧向出个匪夷所思的弧度,盯向对方,“赵老九认识不?”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诸天无限小说诸天小说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