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别作死了

人类,别作死了在线阅读

人类,别作死了

二杨

科幻·星际文明·14.6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8-18 14:41

“人工智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是我们人类从未预想过的。”“我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说来惭愧,但也可以说是居功至伟。”“没有我,也没有你们AI的今天。”“所以……”李尔顿了顿,睁开眼睛看向了眼前的无尽AI大军:“你们能把激光炮放下好好说话吗?”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案发现场

  站在案发现场这间制式公寓的门口,便能看到这个普通公寓房间的全貌。

  这房间很小,小到显得有些逼仄。

  窗户不大,但窗外的霓虹却仍然透过雨幕和玻璃照入了房间。

  一应家用设备显得饱经风霜,即便是远远看着,也能看出其上明显的使用痕迹。

  李尔站在这里,看着屋内的站满了巡察署的同僚们,却是有些目眩的揉了揉眉心。

  刚刚那个梦……

  画面虽然已经忘了个七七八八,但是那梦里无助绝望的感觉,却仍然萦绕在身周。

  “压力太大了吗?”

  他甩了甩头,试图忘记那些。

  可是看着这案发现场,又觉得有几分怪异。

  好像自己曾经来过这里一样。

  这种奇怪的感觉……令他有些狐疑。

  这种狐疑冲散了许多由那梦里带来的古怪感觉,但是眼前这份熟悉感,又是源于何处?

  但李尔明白自己不可能来过。

  之所以会觉得熟悉,大概是因为下城区的公民们居住环境都大体相同,而自己已经见过太多了。

  都是这样逼仄。

  谈不上什么生活品质,在这里,它只能称之为是生存。

  虽然已经是联邦历840年……

  虽然已经是科技高度发达的社会……

  但是在下城区生活着的人们,却仍然享受不到这个时代的红利。

  曾经承诺过的一切都消散在了时间之中,甚至不再提起。

  与生俱来的贷款和高昂的生活消费,让这些下城区的人们难以负荷。

  不过,这已经成为了常态。

  没有人在意他们的生活品质。

  就连他们自己都沉浸在了其中,看着全息霓虹广告之中上城区的美好生活,望眼欲穿。

  一直乏味的工作到寂寂无名的死亡,最终得到的却是不够努力的总结。

  这样的事情太多,多到李尔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房间背后的意义。

  毕竟……

  眼下的这个案子,才是他此行最为至关重要的目标。

  抛却杂念,再细细看。

  这次一看,倒是能看出与寻常下城区公民住所的不同。

  在千篇一律当中,却是有几分别出心裁。

  能看出这户房客对于生活的向往和期待。

  然而……

  他们的希望已经戛然而止。

  那两具尸体横陈于冰冷的金属地面,触目惊心。

  看着他们胸口被整齐切开的创口,即便是已经有所预料,却也一样不由得呼吸一滞。

  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过,这案子好像和上城区那桩连环凶案相关……

  那桩六个月内用相同手法连杀七人的案子,至今没能破获。

  而这七名受害者的共同点,就都是被开膛后挖空了内脏。

  此刻摆在眼前的,虽然还没有明确证据,但也都已经心中默默认定了,这就是第八、第九名受害者。

  李尔仔细的看了看现场。

  虽然被挖空了内脏,但是尸体周围却并没有血迹。

  凶手在离开之前,甚至有时间进行一定打扫?

  凶手为什么要打扫?

  其他受害现场也是类似的吗?

  不过李尔仍然没有开口询问身边的同僚。

  毕竟,整理现场、调查取证的工作不属于他。

  在李尔身边那些同样穿着黑色制服的同僚们,正在进行着房间内的数据采集。

  他们操作着那些散发着蓝色光束的小仪器,正在扫描着这个房间之内的每一个死角。

  李尔有意旁听些线索……

  但还不等他听到些什么,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

  “李尔!”

  “李尔!?”

  “你来一下!”

  李尔收回视线,走到了门口的全息隔离带之外。

  他的视线从隔离带上滚动着“下城区巡察署”的字样,转到了自己上司的脸上,微微点了点头。

  这个看上去相当不修边幅的中年人,叫做约里·盖茨。

  是下城区巡察署的四级巡察官,目前现场的主要负责人。

  此刻,约里语速极快的开口道:

  “李尔。”

  “这案子还没被中央智脑锁定凶手……”

  “像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很少见。”

  “经验宝贵,这次行动也没什么危险,你本身也还在实习期……”

  “我们时间紧,大家都没有时间教你,你就好好看好好学……”

  “有什么问题,等回到署里再问。”

  “明白了?”

  李尔点头:“我明白。”

  约里看到李尔点头,也满意的点点头作为回应。

  不过,他眼神里马上又闪过了一丝刻意的疑惑,四下看了看,又开口问道:

  “你的构造体呢?”

  “怎么没见和你一起来?”

  构造体,在联邦前的时代里,有很多称呼。

  或许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或者只是机器人,又或者是智械。

  但是从联邦开始将智械投入到战争中后,他们的名字就被确定了下来。

  被称作是“构造体”。

  李尔对这个称呼有所猜测……

  这可能是为了强调。

  强调身为创造者的人类,在那些机器人诞生之初,就站在了造物主的位置上。

  强调着他们的出生,是由人类构造而来的。

  李尔其实也明白,自己这种没后台又是新来的家伙,这样的案发现场,其实根本没有道理被叫过来。

  究其原因,当然是因为那台从皇家军事学院毕业后分配给自己的构造体。

  只是今天实在不巧……

  李尔尴尬一笑,道:“她去升级系统,预计……还有一个小时能赶过来。”

  听到这话,约里皱了皱眉头。

  “升级系统?”

  李尔解释道:“最初代构造体,安全协议不支持远程升级,所以……”

  他还没有解释完,就被约里摆手打断了。

  他看着李尔的视线里写满了毫不掩饰的无奈。

  似乎是有些后悔把李尔叫来了。

  “行吧。”

  约里摇了摇头:“记住我说的,别乱说话。”

  “你现在的经验不足,即便是有什么见解,也不要开口。”

  “这是我很诚恳的建议。”

  “李尔……”

  “如果你你想给自己年轻岁月时留下什么伤痕,不想在回忆自己人生时留下什么不愿意想起的回忆……”

  “那就别说话。”

  那眼神里的轻视已经溢于言表。

  但是说着这些的时候,似乎又带着些对过往的追忆?

  不过不管如何,李尔对此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看到李尔点头,约里也嗯了一声:

  “好好学好好看。”

  “本来还以为你那个构造体能起到点作用……”

  他这么说着,转身走进了现场。

  看着他的背影,李尔沉默着,但是眼神之中却有些闪烁。

  正如刚刚约里所说,这案子是很少见的类型。

  之所以少见,并非是因为案件鲜有……

  而是因为现如今在联邦中央智脑的视线之下,很少有犯罪嫌疑人能于光辉之中遁形。

  也正因为这案子可遇不可求,所以在场的所有巡察署的探员们,都将其视作极其宝贵的机会。

  这话说起来或许对于死者虽然有些残忍……

  但事实就是如此。

  尤其是当考虑到这案子甚至与那个连环凶案挂钩,考虑到当今巡察总署面对着的巨大压力……

  结合着这些,就更能说明这案子到底有多么重要了。

  约里从李尔身边走入了现场,而李尔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嘀咕声:

  “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该死的贫民窟?”

  “在这鬼地方简直不是人能呆的……”

  “这些个破案子人手根本不够,抓什么走私?管什么黑市?”

  “好不容易调来个有构造体的,还是个第一代……”

  “我就知道上面没憋着什么好屁!”

  嘀咕这么两句之后,他又提高了嗓门:

  “情况怎么样!?”

  “上城区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半个小时就能到!”

  “要是还想去上城区,就赶紧动动你们的脑子!”

  “把握住这个机会!”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人类,别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