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2003在线阅读

重燃2003

万古青天一株柳

都市·都市生活·275.58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4-23 12:05

厨房里切着菜的卿云,扭头看了看家里的麻将桌,叹了口气,男人太难了……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黎叔,我饿了

  阳光、迟到、操场、背影……

  下课、走廊、小卖部、暗恋……

  偷看、侧脸、对视、躲闪……

  心动、晚自习、晚霞、三年……

  坐在课桌前的卿云,打量着教室里的一切,嘴角牵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关于青春的一段段岁月,浮光掠影般在他心间不停的闪过。

  不过,教室前面黑板写着的“距离高考只剩71天”的提示,让他心里又些微的惆怅起来。

  趴在桌上打个盹便回到了20年前,恐怕这是有史以来最简单的重生。

  可惜了,再早重生两年,经历一个完整的高中该多好。

  嘴角牵起一丝微笑,他晃了晃脑袋将注意力集中在身前的课桌前。

  人心不足蛇吞象,还是不要太矫情了。

  望着眼前写得满坑满谷的试卷,就算没有黑板上的倒计时提示,他也知道今天是2003年的3月27日。

  这日子……

  怎么可能忘?

  记得这么牢,不是因为此刻高考前二诊模拟考试理综的题目有多么难忘。

  人的记忆力哪有那么强,试卷的题目早就忘光了。

  而是因为,随后这间教室将要发生的事,让他的人生沦陷了二十年,却不可自拔。

  卿云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自己座位的右边。

  右手边的座位与他相距大约两米的距离,中间却没有人。

  毕竟是二诊考试,完全比照高考,无论是试题还是考场布置。

  甚至为了最大程度上模拟高考的场景,教室里的监考老师也是两位。

  就连教室外面的流动监考员,也是校领导亲自担纲。

  让卿云扭着脖颈的,不是答案。

  而是人。

  或者说,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再一次欣赏那道倩影十七八岁年纪时的青春之美。

  好吧!

  去你妹的剩男剩女相亲局!

  天知道是接盘还是魂环加身!

  回到二十年前,老子这只癞蛤蟆就是要去亵渎那高贵的白天鹅!

  卿云看去的那个座位靠窗,对着操场,一道倩影正端坐着。

  接近两米的距离,要是说有什么馥香袭来那就是鬼扯了。

  他摩挲着鼻子,只是给自己的偷窥动作打打掩护。

  在欣赏美的角度上,历尽千帆的成年灵魂已经习惯了从下到上。

  小孩子才先看脸。

  成年人会先看腿。

  但是,卿云还是先看向了女孩的眼睛。

  女孩正目不斜视的仔细做着检查。

  卿云嘴角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眼神这才开始放肆的欣赏起来。

  千篇一律的校服其实没什么可看的,学生们在服饰上唯一可以彰显个性的也只剩下鞋子。

  一双小白鞋很是普通,并不张扬,但在38岁灵魂的眼里却是了然。

  白底暗纹的MLB二十年后烂大街了,但在这个阿迪耐克还被年轻人顶礼膜拜的年代却足够低调。

  毕竟,这是几年前才创立的牌子,国内根本没卖的。

  而小白鞋和蓝色校裤之间那抹闪烁着象牙光晕的细腻,让18岁的身体呼吸有些急促。

  She turns me on!

  学坏只需要一個瞬间。

  在38岁灵魂的污染下,18岁的身体瞬间便明白了‘风情’二字的含义。

  男人至死是少年,38岁的灵魂和18岁的身体在这一刻达成了共识,融合在了一起。

  宽大的春季校服,遮掩了女孩那曼妙的曲线。

  但这并不重要。

  裸眼3D建模是人们特别是男人与生俱来的天赋。

  学术一点便是说,李曼普在《舆论》一书这么认为,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身外世界实际上已经是“不可触、不可见、不可思”的,但人们可以在脑海里对客观环境进行挑选、重组而生成拟态环境。

  重生前,卿云是个教授。

  虽然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末流大学里带着末流学生水阴间论文。

  但这不影响他用学术的眼光来进行必要的建模。

  家境优渥的女孩,在坐姿上优雅的无可挑剔,挺直腰身的写字姿势如教科书一般的标准。

  嗯……

  在卿云看来,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完美。

  规范姿势要求胸口离桌一拳,显然这要求有些为难女孩了。

  还好课桌是这两年新换的,承压能力不错。

  人生有三境界,但欣赏小日子艺术片却有十大境界。

  显然,经过几十年数百位大师的熏陶,卿云的解构之眼已经大成。

  自然界中一切事物,经过分解,转化,再组合之后,就会形成各种的场景!

  仰望星空,见繁星点点,拼出众多盛世美景,或坐、或卧、或微目羞红……

  欣赏书法,宛若女体摆动,或急或缓,笔锋转处,犹如体位聘换,目不暇接……

  春虫秋籁,无一不是浅唱低吟;

  夏日冬雪,何时不能炮火纷飞?

  此时无女不可优,无优胜有优,突破了那‘遁去的一’,达到超凡入圣的的一代宗师境!

  卿云吸了一口气,生生中断了这红尘历练,目光继续上移着。

  毕竟自己身上运动裤一般的校裤,丑是丑,但弹力十足。

  二诊是真刀真枪的硬考。

  但考硬,在哪儿都说不过去。

  女孩颀长的秀颈边是那浓厚乌黑的齐肩长发,犹如黑色的瀑布被一个小巧的酒红发卡别在脑后。

  逆光里,春日暖阳斜照下随风微微晃动的金色发梢,是无数男人多年后午夜梦回时心中的那片柔软。

  桌上传来的两声“咚咚”让卿云被迫收回了目光,抬头望见的便是监考老师那愠怒而又意味深长的眼神。

  活了快40年,卿云又怎么不知道老师这眼神里的意味。

  他笑了笑,将自己的卷子拿起来递向了前方,“黎叔,交卷。”

  黎叔,黎方平,数学老师,也是他的班主任。

  中学校园里,“老班”、“班头”、“老X”这是学生对班主任的统一称呼。

  但素爱和学生打成一片的黎方平,在高一开学时便自己选择了‘黎叔’这个称号,说前面几届都是如此。

  直到2005年的春节,这个匪号才因为一部电影改了。

  望着眼前的试卷和少年脸上的微笑,黎方平心里有点发堵,逐步酝酿好的情绪被卿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打破。

  眼前的少年,是年级第一,也是他的骄傲。

  只不过,是曾经的。

  进入高三后,卿云的成绩稳步下滑,每次月考总分都会降个十来分。

  上次月考,他的总分已经是年级排名两百多名了。

  堪堪坐稳这个学霸云集的基地班倒数第一的位置。

  如果卿云不是农村定向扶贫生,如果不是那令人悲悯的经历,估计两个月前就被踢出这个班了。

  黎方平是知道卿云成绩下滑的原因的。

  领养人离世,无良乡干部昧抚恤金不成便以无领养手续为由,要收回宅基地和田地。

  此时,产生了一个连锁反应,户籍存疑学籍作废。

  身无分文的17岁少年面临一脑门子的官司,能安下心来读书才是怪事。

  虽然在学校的干预下,事态很快的得到了处理,但漫长的司法程序却会不断牵扯卿云的精力。

  高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黎方平也只能干着急。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卿云的状态还是有了回升的迹象。

  就在黎方平为卿云松了口气的时候,刚刚卿云那望着女孩的眼神,却让他着实有些生气了。

  少年慕少艾,人之常情。

  可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

  一阵的恨铁不成钢涌上心间,黎方平深呼吸一次后才缓缓轻声说道,“还有十来分钟,你不再检查检查?”

  卿云摇了摇头,“黎叔,我饿了,头有些晕。”

  黎方平闻言脖颈抽搐了一下,深呼吸两次才忍住了怒火。

  他知道面前这孩子确实有低血糖的毛病,但……

  罢了,罢了。

  爱咋地咋地。

  黎方平皱着眉头接过试卷,一股郁气自鼻间而出,深深的看了卿云一眼后,便无奈的走回黑板前坐下。

  ……

  卿云的提前交卷在教室里引起了一些骚动。

  能够在基地班呆下去的学生,自然大多数都是有好几把刷子的学霸。

  特别是这个考场,呆在这里的,都是学号前30的存在。

  高中不是义务教育阶段,不会顾忌谁的面子。

  学号就是分班时成绩名次。

  如果没有大的意外,他们就是这次年级前30名。

  嗯……

  卿云除外。

  他就是那个最大的意外。

  考场里绝大多数人早就做完了试卷。

  不过是碍于“二诊”这个特殊的考试,给班主任面子没有提前交卷而已。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卿云这个倒数第一反而提前交卷,这就让各个逼王心里多少有些不平。

  但更多的是对他此刻这种不合理行为的疑惑。

  他怎么敢的?

  相比起他们这些城市里靠优秀教育资源喂出来的孩子,出身农村的卿云,显然天赋更高。

  重要的是,更加成熟。

  所以,他不可能不知道二诊的重要性。

  特别是对他的重要性。

  作为竞赛生的卿云,不仅因为家事缺席了去年的高中数学竞赛失去了保送资格,更错过了宝贵的第一轮复习。

  对打比赛失败的竞赛生来说,从高一高二的专攻模式切换到高考总分模式,是需要时间来调整的。

  何况是浪费了大半年时间的卿云?

  每一次考试,对他的复习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参考。

  那,现在的提前交卷是为什么?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个眼神开始在教室里交汇着。

  至于检查试卷这件事,他们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毕竟,对这群高兴了便奖励自己一套卷子的高考学霸来说,如果除竞赛外的考试卷子都能反应出他们的错误,那他们是真的堕落了。

  还是八卦更适合他们。

  黎方平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台下蠢蠢欲动的学生们。

  众人心里咯噔一下,暗骂了一声卿云后,便纷纷埋下头做着自己的事。

  人大面大的,为了这点小事罚站、写检讨、请家长,就臊皮了。

  目光巡视着考场的黎方平,也很无奈。

  作为班主任,他很清楚下面的孩子心思压根也没放在检查上,都特么的在不干正事。

  练字的有。

  睡觉的有。

  两眼空空发呆的更是比比皆是。

  就是没一个认真检查的。

  其实他也觉得,二诊考试对于普通的孩子可能有很大的裨益,能够反映出学习的薄弱性,加强随后的几十天复习的针对性。

  但对眼前这群孩子来说,重要性就没那么大了。

  竞赛生们,此刻已经上岸,不用参加二诊考试。

  教室里的全是高考生。

  这么说也不准确,眼前这群高考生其实绝大多数也是竞赛生。

  只不过,是打国赛失败后及时止损的竞赛生。

  但就算是国赛失败的竞赛生来做这些卷子,也是降维打击。

  随着大学的扩招,现在的高考难度越来越低,试卷越来越没挑战性。

  分数的高低已经无法区分学生的水平,比的是熟练度和细致度。

  现在他压制着这群熊孩子乖乖的呆在考场上,只是为了贯彻校领导的指示精神,不给普通班学生太大的压力。

  毕竟手下这帮逼王的言论,普通班的学生听了很容易抑郁。

  好在这些孩子还是听话给面子,老老实实的坐着。

  看了一眼教室后面端坐着的高二普通班班主任,黎方平也反应过来了。

  卿云提前交卷就提前交卷吧。

  估计那孩子也是看出来自己准备训斥他那点小心思,为了大家的面子提前溜了。

  这孩子一向成熟,有这种将事态冷处理的方式,不足为奇。

  但情感上……

  唉!

  貌似也无可厚非。

  同样农村出生的黎方平很清楚,在农村,卿云到现在才有这心思,已经算很晚了。

  好在现在离高考没多少天,那孩子素来聪明懂事,应该不会做傻事。

  正感觉心里好受一些时,黎方平便又瞳孔一缩皱起了眉头。

  让黎方平皱起眉头的,是窗边那个别着酒红色发卡的女孩。

  一双能让少年们脸红心跳的秋水剪瞳,正望着窗外的方向怔怔出神。

  悄悄踱步过去的黎方平站在女孩身后,顺着目光方向看去,卿云那离去的身影正逐渐消失着。

  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是吧……

  这……

  难道不是单相思?

  快高考了,来双向奔赴这套?

  就特喵的不能再忍忍?

  就在黎方平咬了咬牙上前一步,准备敲桌提醒的时候,女孩拿着她的试卷站起了身。

  “黎叔,交卷。”

  一道轻清柔美的声音在教室里响了起来。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都市生活小说

重燃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