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勃兰登堡到神圣罗马帝国

从勃兰登堡到神圣罗马帝国在线阅读

从勃兰登堡到神圣罗马帝国

你滴靓宗

历史·外国历史·18.67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1-10 15:06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我能所做的就只有奉献我的汗水和心血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三十二章赎罪

  虽然说腓特烈和玛丽两个人还没有回到勃兰登堡,但是他们的消息,早就传开了,不少勃兰登堡的贵族们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要知道勃兰登堡这块地方,自古就是出刁民的地方,而且这些刁民还不好惹,他们一般被称之为强盗贵族。

  当然也有国家很关注这个北德意志国家,丹麦和汉萨同盟们,但尤其是他的老邻居条顿骑士团,

  1225年,应马佐夫舍公爵康拉德之请,条顿骑士团攻略了古普鲁士人的土地,授他们以基督真义。

  “日耳曼化”他们的语言与身份认同。

  1410年,条顿骑士团在格伦瓦尔德惨败于波兰-立陶宛联军,是为其作为独立政治实体的兴盛之末,衰亡之始。

  自此,三纸沉重的条约压在骑士团身上:《第一次索恩和平条约》《梅尔诺条约》《布热斯克-库贾夫斯基和平条约》。

  自此,骑士团不过是波兰的附庸而已,当然,这种附庸只是名义上的,条顿骑士团仍然拥有自己的外交权和经济权,虽然说他们仍然拥有强大的军队,但是全国的经济状况仍然不容乐观,

  举国上下,贵族商贾争相联合,所谓普鲁士联盟的出现可谓火上浇油,雪上加霜,那些普鲁士商人恨不得立即将这个国家撕碎,然后快步跪到在他们波兰主子的脚下。

  此时此刻的条顿骑士团大团长汉斯,单是应付这个联盟就要目不暇接,更不用说波兰、立陶宛,联合,只要这个巨人只要轻轻踹一脚,骑士团这顶破房子就会轰然倒塌,

  但是就在汉斯大团长记得原地发转的时候,远方来的邻居却传来了一个,也许是好消息,也许是坏消息的消息,勃兰登堡获得了和条顿骑士团接壤的4块省份。

  欢喜的是,他和现任的勃兰登堡选帝侯,说错了,是勃兰登藩候,有联姻关系,这样也许条顿骑士团在西边的压力能够减轻许多,让他担忧的则是,强大起来的勃兰登堡,也许会像条顿骑士团提出领土要求,要知道条顿骑士团和勃兰登堡,其实是有领土争端的。

  没错,就是那两块飞地,诺伊马克和徳兰堡。

  诺伊马克原为勃兰登堡的一部分,但过去的边境伯爵为了筹集资金,先将其作为抵押,而后干脆将这片土地卖给了条顿骑士团。

  但是这两块地方毕竟是飞地,条顿骑士团,虽然勉强在那里建立的统治,但是那块土地上面倒是充满了强盗,而为了应对那些强盗,条顿骑士团不得不在那里驻守了大量的兵力。

  这片土地带来的麻烦可比它在条顿骑士团统治下能提供的价值高多了。

  想到这里,汉斯大团长,连忙拿起了鹅毛笔在在自己书案上写出了一份书信,写完之后,他便递给了一旁的信使,说道:“告诉勃兰登堡藩候,为了应对不能选择,我们不得不将原来的两块土地重新卖给他们,如果他们愿意接受,就请藩候出资1万杜卡特金币。”

  “大团长,我们真的要把那块地方卖给他们吗?”

  一旁的副手听到这话直接就急了,他连忙说道。

  汉斯大团长一听到这话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讥讽的脸色,他看着那名副手冷冷的说道:“如果说你有更好的办法,让我们在那片土地上面获得更高的效益,而且在面对波兰入侵,确实不会丢失,那我就把我这封信扔进火堆里面。”

  “我没有办法……”

  那个副手听到这话脸不由得变得涨红起来,随后便吞了吞自己的唾沫,身为条顿骑士团的副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为了应对波兰人的入侵眼前的这位大团长可算得上是砸锅卖铁了。

  从今年一月份开始就向汉萨同盟的商人们贷了七八笔款,又是求爷爷求奶奶的,又是卖特权主权的……

  好不容易将军队对维持在了三万人左右,这才暂时打消了那些波兰人的野心,但是就这样小小的条顿骑士团怎么可能维持三万人的开支,要知道条顿骑士团的常备军也才11000人左右,一下子扩充了三倍军队,直接让条顿骑士团的国库差点爆炸,所以说大团长也不得不继续向本土的普鲁士商人们加税。

  但是大团长这样搞,又引起的那些普鲁士商人的不满,他们勾结在一起联合波兰人准备一起推翻骑士团的统治,所以说条顿骑士团,此时此刻,哪怕是每天都要巨额的消费,也不能削减自己军队的人数,。

  毕竟钱没了,还可以再挣要是特权没了,那可怎么办?

  雪白的骏马在勃兰登堡的乡间大路上驰骋,100多名骑兵高举着勃兰登堡的旗帜,在阳光的照射下那白底红鹰,好像诉说着他的荣耀。

  忽然,在远处的田间射出了一枚弩箭,射在了勃兰登堡马车周围的一名骑兵身上,强大的力道直接将他从马背上射了下来。

  “敌袭!”

  勃兰登堡藩候的侍卫长,看到这幅场景,连忙大喊了一声,但是他的话刚刚说完,周围的七八名骑兵再一次被射翻在地。

  “杀!”

  伴随这些弩箭来的,还有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这些人虽然只穿着锁子甲,但是他们的旗帜却大有来头,红底黑鹰,显然是勃兰登堡的老对头,强盗男爵们。

  强盗男爵的产生一直都是勃兰登堡藩侯国的耻辱。

  勃兰登堡有着贫瘠的土壤、沼泽与黑森林,本来就不是神圣罗马帝国最富饶的土地。

  在前几次统治者,维特尔斯巴赫和卢森堡家族治下,这个地区只被当做快速收入的来源,从来都没有用心建设过。

  但是随着霍亨索伦王朝的到来,这种情况才慢慢地开始发生改变,腓特烈的爷爷腓特烈一世在整个统治期间都在致力于削弱勃兰登堡阶级的影响力。

  并与无处不在的违法行为斗争,这个地区有许多长时间不受管束的强盗男爵,他派出军队进攻了他们的城堡,但是这些强盗男爵,都是难啃的骨头,基本上是浇灭了一波,又会起来一波。

  直到腓特烈一世死亡之后,也没有彻底根除这些事情。

  腓特烈的父亲「铁人」腓特烈二世都很好地继承了他爹的政策。

  他继续其父的政策,粉碎当地权贵与贪婪商人的权力,为勃兰登堡收取了大量的财富。但是很可惜这位很有作为的君主,却死在了战场。

  腓特烈成为勃兰登堡选帝侯时,这些强盗男爵一度想和腓特烈和解,但是腓特烈怎么可能将延续的三代人的政策给摧毁掉,身为勃兰登堡的继承人,他可太明白了。这些男爵手上掌握了多少人口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控制的这些人的手上。

  “这些该死的强盗男爵。”

  侍卫长辱骂了一声,随后抽出自己的佩剑跑到了勃兰登堡的马车周围。

  “发生什么事了?”

  腓特烈一把掀开了马车的帘子,看向了周围,还没等那些人回话,他就已经明白了现状,脸上露出了笑容,要知道这可是古代西欧,贵族老爷们都是能打的货色。

  他腓特烈从八岁开始就进行了武装训练,终于到现在了,有了用武之地。

  “选帝侯这里太危险了。”

  侍卫长咽了咽唾沫,伸出手掌将腓特烈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无妨!”

  腓特烈才不慌呢,虽然说对方人多势众,但多数都是步兵,而且这些人多半只披着锁子甲,根本不是他们这群人的对手。

  只见他招来侍从,吩咐了几句,跟在身后的骑士们,就开始准备催动自己的战马,像那些人冲刺过去……

  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选帝侯陛下这是怎么回事?”

  作为腓特烈的大管家,卡尔·冯·安多尔看着眼前就吃惊的一幕,几乎眼睛都快蹦出来了,因为他不敢相信平时温和的腓特烈,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因为腓特烈的马车后面又新添了一架马车,那马车上面没有装饰物,只有人头,大约七十多个人头被腓特烈的骑兵们用斧头剁了下来,磊在了一起,那场面,几乎是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就连有些过来欢迎腓特烈回来的市民都被吓了一跳。

  “没事。”

  腓特烈接过随从递过来洗脸帕,擦拭着自己脸上的血迹,听到管家卡尔的话,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说道:“只是那些强盗男爵的士兵罢了。。。。还有以后不得再叫我选帝侯了,我已经不是选帝侯了。”

  “。。。。。”

  只不过他这温柔的话语,在卡尔眼里看到的就如同恶魔一样,他有些不明白平时看起来那么温和的选帝侯,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情……

  “好了,卡尔。”

  腓特烈看着卡尔楞住了,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此时此刻已经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作为选帝侯,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整合新增幅土地上的人口和赋税。

  此时此刻整个神圣罗马帝国流行的税收有两种。

  第一种是地租,农民向当地领主支付地租,以换取土地使用权,地租是基于土地的价值和生产力,大部分是由当地领主决定的,而作为勃兰登堡选帝侯直属的领土是很少的,而且当地的贵族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将租金提高到六成或者五成,仅仅留下农民勉强能存活的样子。

  第二种是家庭税,直接上缴给中央税吏,家庭税由帝国各地的中央税吏决定。当地领主的责任就是要保证这税都按时上交,中央税吏和当地领主会共同记下谁付的税款和多少税款,来确保税款不会被重复征收,但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体制和这一套并不相同,虽然说皇帝名义上拥有对全诸侯的统治权,但是诸侯们只需要向皇帝每年提供一定的金币和人力就行了,而且这种税收还是固定的,基本上不会有多大变动,所以说这就给了神圣罗马帝国诸侯们极大的自治权。

  尤其是选帝侯们,拥有他们拥有自己的铸币权和司法权基本上就是事实上的国王,自然虽然说勃兰登堡失去了铸币权,但是对于像他这种体谅的小国家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

  神罗的农民一般有三种纳税方式,第一种是直接付钱币,第二种是实物上交,比如交出他们生产的农作物,第三种是通过无偿劳动,说人话就是服徭役。

  比如修建公共道路或教堂当然贵族和神职人员被给予了所谓的特权可以减少他们的税收和平时期也可以适当放宽农民征税,因为皇帝知道被逼急的农民可能会破坏帝国的稳定在战争时期可以征收特别税,其中比较多的是农场税,同时可以没收教堂财产,主要是黄金。

  而腓特烈想干的事情就是把这些税收全部废除掉,重新建立一套属于勃兰登堡的体制,将那些原本属于贵族的领地,全部集中到他的手中,首先第一步就是要将境内的强盗男爵们全部清除掉,将他们的人口全部转移到柏林。

  要知道此时此刻的柏林可不是后来的那样的大城市,现在的柏林最多被称之为大城堡,常住人口甚至没有两万人。

  而勃兰登堡藩候七块省份加起来有没有20万人都还是个问题,当然腓特烈此时可没有机会去搞什么人口统计,所以说他根本就不清楚手底下能控制多少人,他只知道大概的数字,如果再加上今天加上了四块领地的话,勃兰登堡直接控制或者间接控制的人数大概在30万人左右。

  30万人供养10000常备兵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他就有一定的实力了,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由得就看向了远方,诺伊马克,那些强盗男爵的老巢,其实腓特烈的爷爷腓特烈一世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他来到勃兰登堡,只花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就把这些原本盘踞在周围的强盗男爵们,给摧毁德一个不剩,但是这些强盗十分的狡猾,他们利用条顿骑士团关系,将自己的据点放在了条顿骑士团的飞地里面。

  他们被击败了七八次,但是每次都能卷土重来,因为一旦战败,他们就流向诺伊马克,休养生息等到勃兰登堡的军队撤离之后,他们又卷土重来,搞得勃兰登堡不得不在那边修建了一个要塞来抵御他们的入侵。

  这种情况到了腓特烈的父亲腓特烈二世上台末期,才有所好转,因为勃兰登堡和条顿骑士团的大团长联姻了,条顿骑士团大团长派出使者明确的警告了这些男爵强盗,让他们安分点,所以说勃兰登堡的边境才勉强安静了一下……

  “藩候,藩候,条顿骑士团的使者到了!”

  就在此时,前方传来了一个骑马的信使。

  他一只手举起一个类似于卷轴的,一边高呼道:“条顿骑士团的使者到了。”

  ......

  让你久等了…,卡尔多。”

  腓特烈刚刚推开大门,就看到了一道让他熟悉的身影,赫然是自己的好兄弟,卡尔多。

  卡尔多·冯·安多尔原先的家族是勃兰登堡的一个小贵族,是腓特烈小时候的玩伴,但是虽然身为勃兰登堡的传统贵族,他并没有为勃兰登堡效率,而是参加的条顿骑士团。

  卡尔多看到腓特烈脸上也是也是露出了笑容,然后一把抱住自己的这位好兄弟,两人相视一笑,心中的思念之情尽皆绽放。

  过了很久,腓特烈才推开了这位好兄弟问道:“这不是条顿骑士团的光荣骑士吗?怎么有空到我的地方来了?”

  “哈哈哈哈哈!”

  闻言,卡尔多则是哈哈一笑,用用套着铠甲的那双铁手轻轻砸到了腓特烈的胸口上,笑着骂道:“怎么我就不能看看你这个狗东西吗?我带来了大团长的最新消息。”

  “说说看。”

  腓特烈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很显然他很是满意对方的表现,左手一摊,示意对方坐下。

  卡尔多也不含糊,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说道:“大团长决定将诺伊马克两个地方卖给波兰人,以缓解我们的压力。”

  “波兰人?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我的兄弟。”

  腓特烈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要知道这两个地方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可是志在必得的,如果说波兰人拿走的这两块领地,那么勃兰登堡的处境,可真的危险了,到时候勃兰登堡将不得不考虑和波兰人结盟,要知道,之所以勃兰登堡能存在这么久,还是因为自己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只要自己受到入侵,那么皇帝必然会参加战斗。

  但是如果说这两块地方真的交到了波兰人手上,那么那些波兰人就可以依靠这两块地方的强盗男爵,强迫勃兰登堡就范,到时候别说复仇了,就连他本人都会跪倒在波兰国王的脚下,喊对方主子。

  “你着急了,不是?我还没说完呢,兄弟。”

  卡尔多端起桌面上的茶水,给自己抿了一口,然后说道:“但是手底下的市民,他们不愿意让波兰人的统治他们,毕竟那里大部分都是萨克森人,他们可不愿意投入那些波兰佬的怀抱,所以说……”

  “所以说你就代表你们大团长出来将这块地方卖给我吗?”

  腓特烈此时此刻已经猜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于是出口打断到。

  “你为什么不问是不是白送呢?”

  卡尔多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好像是打定主意要作弄眼前的这个兄弟一般。

  “天上可没有掉馅饼的事儿,这是我父亲说的!”

  腓特烈怂了怂自己的肩膀,很显然他坚信这个道理。

  “哈哈哈哈哈。”

  卡尔多点了点头笑道:“没错,我的兄弟,开出你的价格吧?”

  腓特烈看着眼前的男人皱了皱眉头,很显然他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学坏了,要知道他出门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奸,但是腓特烈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聪明的要死,自然是不会接他这个话题的,张口就把皮球踢了回去说道:“我还是比较欣赏大团长价格还是你们先说吧。”

  “一万杜卡特金币。”

  卡尔多毫不含糊地开出了自己的价格,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商人自然不会坑自己的兄弟,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底价道:“虽然说这个价格很贵,但是我相信,霍亨索伦家族的实力是拿着出来这么多钱的吧。”

  “同意,明天我就会派出一支队伍,将这10000金币送往柯林斯堡。”

  腓特烈自然是会相信自己兄弟开出的价格,而且用钱能买到的东西,都是最廉价的东西,而且一万杜卡特金币对于霍亨索伦家族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接下来我们来谈谈正事儿,大团长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吧?”

  腓特烈伸出手给卡尔多倒上了一杯茶水,试探性地问道,毕竟他可是太需要条顿骑士团的情报了。

  “?????????”

  卡尔多听到这话,心中的警钟不停的敲响着,他的眼中闪过忌惮神色,说实话,此时此刻他已经有些后悔,将这两块领地卖给眼前的这个儿时玩伴,眼前这个兄弟的野心,实在是有些太大了,且不说,他还没有消化刚刚吃下的那些领地,就已经将下一个扩张目标瞄响了条顿骑士团吗?

  但是仅仅过了几秒,他的脸色就变换过来,只见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格外的轻松说道:“兄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我们条顿骑士团,可是歌舞升平,一切都在蒸蒸日上。”

  “是吗?我可听说那些波兰人要动手了。”

  腓特烈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但是他可没时间和这位眼前的玩伴废话,他可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所以说直接问道:“我听说就连你们手底下的那些商人也不够安分,他们在颠覆你们的统治是吗?”

  “你想得到什么?我的兄弟?”

  卡尔多听完这话,眼神中已经变得格外警惕,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他的手掌甚至在不停的捏紧,放松,捏紧,放松,好像对方下一句,只要说的不对,他就会将自己的铁拳狠狠砸在对方的脸上。

  “这些矛盾还用我说吗?你问问勃兰登堡的哪个群众不知道?如果说条顿骑士团的处境,真有你说的那么好?那你们为什么征兵的文书都发布到了我们勃兰登堡的边境上?”

  腓特烈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但是他仅仅开一开口,就把眼前的这个男人辩驳的哑口无言,确实条顿骑士团,为了招人什么烂招都使出来了,就比如说骑士老爷,晚上总是喜欢袭击勃兰登堡边区的几个村庄,将里面的成年青壮全部拿走。

  只要勃兰登堡的部队没有反应过来,那么他们就可以顺顺利利的拉到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壮丁,勃兰登堡的边境官已经向他反映了好几次这样的问题。

  “这……这……”

  这话说的顿时,让十分警惕的卡尔多变得哑口无言,甚至羞红了脸,确实条顿骑士团这么干有些不地道,只见他磕磕巴巴的道说道:“基督兄弟的事儿?怎么能算是拉壮丁呢?而且我们是骑士团,骑士团的事儿只能叫做征兵,他们都要为上帝服务的,更何况大晚上的天黑,我们骑士团的士兵迷路了也很正常嘛。”

  “正常?那您这样说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可以向向条顿骑士团提出领土需求?反正我们的边区都是一些模糊不清的疆域,最好用手中的剑来清算一下。”

  腓特烈听到这话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杀机,就如同此时的勃兰登堡一样,他如同像条恶狗一样,只要看到肉,他就会狠狠的扑上去撕下肥肉,来养活自己。

  “你敢,我的兄弟。”

  卡尔多听到这话如同炸了毛的猫一样,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用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腓特烈说道:“和我们作战,只会让你自取其辱,我的兄弟,利沃尼亚骑士团将会和我们并肩作战,我们的50000军队将会碾碎你们的城市。”

  “你确定?”

  腓特烈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他可太明白条顿骑士团现在的处境了,他们现在虽然和利沃尼亚骑士团结盟,但是他们两个可算得上是波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更别说此时此刻,他们的北面丹麦人早就想从他们身上撕下一块血肉,建立起一个环波罗的海的北欧帝国。

  一个波兰加上立陶宛。,至少能拉出100000野战部队,更别说丹麦了,就条顿骑士团和利沃尼亚骑士团两个难兄难弟的50000大军,给人家是牙缝都不够。

  “那你到底想获得什么?我的兄弟?”

  现如今的卡尔多已经将自己的铁拳狠狠的捏紧了,他很想一拳打在这个往日兄弟的脸上,但是他并不能这样做,这样做救不了条顿骑士团,只会给他们徒增一个大敌。

  “放轻松,兄弟。”

  腓特烈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随后他说道:“我什么都不会要求的兄弟,我们签订一条密约吧,攻守同盟,只要你们能在和波兰的战争中,坚持三个月,那么我们将无条件地加入你们的阵营,毕竟谁都不愿意波兰人获得一个出海口,难道不是吗?”

  “那么代价,又是什么呢?”

  卡尔多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有些看不懂,他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了,他说道:“正如你那句话一样,这个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餐,说说你的请求。”

  “当然勃兰登堡是不会无条件作战的。”

  腓特烈的语气中充满了诱惑的声音,卡尔多发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一个毛骨悚然的要求,那声音在他听来就好像是恶魔的低语一样,格外的诱人。

  “我们将签署一条秘密协定,第一条你们帮助我们剿灭在诺伊马克的强盗男爵,第二条就是在战争之中,你们必须为我们提供10000杜卡特金币,之后,我们勃兰登堡将会义无反顾地保护你们的安全。”

  ......

  他真的这么说?”

  汉斯大团长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要知道此时此刻的条顿骑士团可算得上是举目无亲,在整个欧洲除了旁边的骑士团兄弟基本上没有任何人愿意和他们结盟。

  因为此时此刻已经有俩个超级大国盯上了他们,一个是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第二个就是北方的卡马尔联盟,(丹麦,此时的丹麦控制着瑞典和挪威,他们是一个共主联邦),此时此刻勃兰登堡选边站的话,也应该是从他们身上撕下一块肥肉,而不是和他们结盟,因为这并不是最优的选择,

  “腓特烈藩候,他说,他不希望在他的旁边出现一个超级大国,所以说要支持我们的战斗,前提是我们必须支撑三个月,”

  卡尔多指了指契约上的条件,至于那10000金币,他也根本没有拿,因为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大团长绝对会同意一个这么优惠的条件。

  也许是玛丽让他放弃了对我们的想法吧,汉斯大团长摸了摸他自己的胡须,然后想到,然而事实上玛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说这件事纯粹就是依靠大团长的自己脑补才想到了,这一点。

  想到这里,他连忙放下手中的书信,拿起了桌面上的鹅毛笔写了两份契约,这份契约,一份是将诺伊马克上的条顿骑士团驻守的兵力调回条顿骑士团本部。另外一份就是将诺伊马克上的领土还给勃兰登堡的文书。

  随后,他将这两封信封,涂上了条顿骑士团特有的纹章,交给了卡尔多,卡尔多并没有废话,直接拿起了文件转身离开了。

  ……………………………………………………….

  那么此时此刻的勃兰登堡藩候在干什么呢?

  此时已经大半夜了,昏暗的灯光照射在藩候的桌子上映射出了文件的字样。腓特烈正在用法语签署各式各样的文件。你说为什么不用德语?因为德语的语法远远没有法语的完善,所以说德意志诸侯们经常是用法语来统计文件或者来交流,

  所以说在神圣罗马帝国的诸侯们基本上都是会法语的……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腓特烈终于直起了自己的腰,随后他满意的点了点自己的头,自顾自的起身在那张硕大的勃兰登堡地图,上面标注了几组数据。

  施德丁统计人口45000人,斯塔加德统计人口统计人口31000人,科尔贝格统计人口23000人,斯托尔普统计人口12100人

  这四个省份的人数远远超出了腓特烈的预料,因为在他看来,经过长期战乱,这四个省份的人数至少也要人口锐减,没想到居然能保留这么多人口。

  当然,这并不能怪腓特烈土鳖,而是因为这四个省份都是沿海省份,而且相比于柏林这种建立在沙丘上的城市而言,好了不知多少倍。

  如果说再加上诺伊马克的两块领地,这下勃兰登堡的领地人数至少也得有40万人左右,在整个神圣罗马帝国也勉强算得上地区小强了,你说为什么是小强,不是大强?看看勃兰登堡周边的这些怪物。

  首先就是波兰王国,这里没有加上立陶宛,他直接控制下的人数大概是在400万人左右,要是再算上立陶宛的话,整个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控制下的人数至少是在700万人左右。

  40万对700万人口属实是有点不够看。

  更别说勃兰登堡的好兄弟萨克森了,萨克森,可是比北边的小兄弟,不知道富到哪里去了,首先人口不加图林根的话,人口数量至少在100万左右,如果再加上他的联统国图林根的话,人口至少有160万人左右。

  如果说在向北边看的话,卡尔马联盟虽然说这三个国家是属于北欧,人口一直很少比不得神圣罗马帝国地区的人口数量,但是三国加起来好歹也有接近400万人口左右

  这实在是就没办法比了,在将目光看,向勃兰登堡的南方好邻居,波希米亚王国,这家伙可更是重量级,加上西里西亚人口,至少在200万左右,而且国内富得流油,哪里是勃兰登堡这种穷逼能比的?

  哦,对了,勃兰登堡的北边倒是有一群小国家,但是这些家伙都属于一个组织,汉萨同盟,如果说,勃兰登堡对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宣战的话就视为对全体人员的宣战,而且他们都是帝国的商业城市,大多数都是有钱人,如果说勃兰登堡真的敢对他们动手,好家伙那滋味……

  所以说,勃兰登堡就只能挑软柿子捏了,那么这个软柿子是谁呢?自然就是勃兰登堡的好兄弟,条顿骑士团喽。

  条顿骑士团控制整个普鲁士地区,那里的德意志人口不少于70万人左右,哦,对了,还有5万波兰人,两万立陶宛人……

  当然,至于利沃尼亚骑士团,那还是算了吧,虽然说人口也有100万人左右,那里的人基本上不讲德语,到时候消化不了,那才是真的难……

  想到这里,腓特烈将炙热的目光投向了条顿骑士团的属地,人口啊,资源啊,还真的是诱惑呢,想到这里,他还不由得舔了舔嘴巴。

  这玩意儿当真是让人兴奋。

  就在此时,直接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腓特烈的幻想,

  “谁?”

  腓特烈将手放在腰间,试探性的问道。

  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藩候,条顿骑士团的使者到了,他们带来了大团长的最新回复!”

  ,“!!!!!!!”

  腓特烈听到了这里直接打开了门,脸上全是惊讶的神色,不可置信的再次问道:“居然这么快?是谁,领队的?”

  要知道条顿骑士团的首都柯尼斯堡到柏林,至少也得两天的时间,没想到这仅仅过了还不到三天就有了回音,很显然对方是连夜赶路过来,这已经说明了对方的诚意。

  “是您的老朋友,卡尔多。”

  那个侍从很显然是被腓特烈的表现给吓到了,有些磕巴的说道,很显然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腓特烈如此的激动。

  “Okay!Okay!Okay!”

  腓特烈一连说了三个好。随后连忙起身走了出去,说道:“他在哪里赶紧带我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外国历史小说

从勃兰登堡到神圣罗马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