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贵人系统:从被公司裁员开始

贵人系统:从被公司裁员开始在线阅读

贵人系统:从被公司裁员开始

鬼谷仙师

都市·异术超能·22.46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05-14 20:01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来扶持!这系统也太宠我了,被游戏公司裁员后,刚想创业,一款神品游戏的策划案便摆在了我面前,叫什么《咩了个咩》,系统还保证必火,呵,听都没听说过,也不知道能不能赚钱;我说我不想奋斗了,马上又送我一干爹,年纪轻轻就遇上了贵人……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出门遇贵人!

  “平哥,这次的事,实在是抱歉,发行部那边把事情捅到老板那儿,你们老大也说了你不少坏话,老板很生气……”

  会议室里,陈平十分淡定的坐在椅子上,对面人事部的妹子秦倩脸上写满了抱歉。

  “当然,你可以申诉的!”

  “不必了。”

  陈平摇了摇头,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十分的果决,“我们项目现在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一刻也不想呆了,直接走流程吧。”

  大学毕业后陈平便进入了这家名叫鲲鹏的游戏公司,在一个休闲游戏项目组担任系统策划的职位。

  从项目立项,到框架设计,再到开发上线,有两年多了,从始至终陈平也没想过挪窝。

  倒不是因为这家公司福利待遇有多好,关键是工作轻松,团队气氛还不错。

  但是,再好的气氛总会是有被破坏的时候。

  大约半年前,公司高层地震,据说是和老板发生了利益冲突,研发部和其他几个部门的老总集体被裁。

  因为陈平所在项目的制作人沈飘飘是研发部总裁的铁杆,所以他们项目组很顺理成章的被针对,列入了年底的裁员名单。

  那是陈平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职场。

  整个项目40几个人,被裁了20多个,就连制作人也在其中,给了个理由,说是不配合发行团队的工作。

  策划组是重灾区,其中五个系统策划,只留下了一个,而陈平就是那留下的一个。

  一开始,陈平还感觉有些侥幸,但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老板安排了一个十几人的团队融入他们项目,给项目补充新的血液。

  但,说是融入,其实是接手。

  新来的团队老大叫孙杭,三十几岁的胖子,从接手项目的那一刻开始,便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了敌意,处处排斥他们这些老人。

  不少同事心中都有怨言,但为了饭碗,只能忍着。

  从新团队入驻开始,系统方面的工作几乎全部压在陈平的身上,不能按时完成,轻则阴阳怪气你几句,重则直接指着鼻子辱骂。

  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一边要赶项目进度,一边还要写孙杭安排的那些堆积如山、几乎毫无用处的策划案。

  拖着重感冒的身体,陈平天天加班到凌晨,别说周末了,就连过年都只休了三天,差点没猝死。

  孙杭那帮人却是天天端着个保温杯,聊天打屁,嘻嘻哈哈,准时打卡下班。

  工作都往他们这些老员工的身上丢,出了事却也都让他们这些老员工扛锅,短短两个月,已经有好几位老同事扛不住,主动离职了。

  上周五下午,发行部过来一哥们儿,找到陈平,说要改一个不痛不痒的系统需求。

  陈平没有理会他,周一就要更新线上版本,动更包都已经出完了,现在跑过来给我说改需求?

  需求改完还得重新出更新包,测试还得重新测,这就意味着整个团队都别过周末了。

  别说我不答应,你去问问程序和美术,看谁能给你好脸色?

  而身为项目新制作人的孙杭,非但没有帮陈平怼回去,反而还胳膊肘向外,指着陈平一通训斥,甚至还动手推攘。

  于是陈平爆发了,直接扇了他两个大耳刮子,连着把发行部那货也按在地上锤了一顿。

  那两货,一个矮一个胖,怎么可能是陈平这个一米八大高个的对手?

  ……

  不出意外的,仅仅是过了一个周末,陈平便被裁了。

  严格说来,这事算是互殴,很多同事也表示能帮陈平作证,而且公司也有监控可以证明。

  如果陈平选择申诉的话,就算最终无法留下,也能极限一换一,哪怕带不走孙杭,也能把发行部那货给带走。

  但是,有什么意义呢?

  那货也是被当了枪使,而且又被他给锤了一顿,陈平已经爽过了,打工人又何必为难打工人。

  ……

  “不再考虑考虑么?如果你现在走了的话……”

  秦倩有些失望,她是陈平所在项目的HRBP,也就是项目人力资源负责人,对项目的情况是很了解的。

  公司现在的盈利项目不多,陈平他们项目算是其中一个,去年年底的裁员已经让项目失血过多,现在陈平再一走,项目前景堪忧。

  整个项目,虽然现在也有三十多人,但真正能做事,在做事的,太少了。

  “现在是公司要裁我,不是我考不考虑的问题,而且,地球离了谁都会转,不是么?”

  陈平摊了摊手,态度已经很坚决了。

  知道已经无法挽回,秦倩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桌上的电脑推到了陈平的面前,给陈平看了看裁员的补偿。

  “你来公司刚好两年半,公司正常补偿N+1,四个月的工资,加上加班调休、未休的年假折算,一共是43220.56元。”

  “平哥,你看看,如果没有异议的话,签个字吧。”

  ……

  挺好,有零有整的,对他来说,也算是个大礼包。

  陈平大概看了一下,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签了字。

  “离职手续办完之后,补偿金会和本月工资一起发放。”

  “平哥,感谢你这两年对公司的付出,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一起共事。”

  ……

  解脱了。

  走出会议室,陈平突然感觉一身轻松。

  办完离职手续,回到工位,花了五分钟写了个简单的工作交接文档。

  从人事找谈话,到收拾好东西滚蛋,前前后后还不到两个小时。

  “平哥,咋的了?”

  “什么情况啊平哥?”

  “狗老大刚刚召集我们开会,点名骂你了。”

  “赔了你多少?快说,赔了你多少?”

  ……

  群消息响个不停,以前老团队的工作群,但是,里面有好多曾经熟悉的头像都灰掉了。

  知道陈平被裁,群里一个个都燃起了八卦之魂。

  正巧,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工资到账,52325.25元。”

  效率倒是挺快,补偿金和本月工资一起给陈平结算了,从此,陈平便和这家公司彻底两清。

  “大家,江湖再见。”

  简单的回了一句,陈平开心的哼起了小曲。

  正准备潇洒的离开,一个臃肿的身影拦在了他的面前。

  陈平直接无视。

  “站住。”

  孙杭冷哼了一声,眸子里毫不掩饰的戏谑和愤怒。

  脸上的肥肉微微的颤抖,隐约还能看到陈平之前那两巴掌留下的指印。

  “干嘛?”陈平淡淡的俯视着他。

  或许是考虑到自己这体格的确不是陈平的对手,孙杭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周围的同事都被这边的情况给吸引,一双双眸子里,有意外,也有期待。

  他们在孙杭面前不敢吭声,但是围观一下孙杭被揍,还是很有代入感的。

  孙杭色厉内荏,冷笑道,“没什么,就是想提醒你一句,咱们游戏行业这个圈子很小的,尤其是在蓉都……”

  “不要以为离开了公司,这事就结束了,我会让人事在他们圈子里好好宣传宣传你,你以后想在这个行业混,恐怕是难了,就算是有公司要你,小子,我也明确的告诉你,过不了背调这一关。”

  狠啊,这家伙。

  周围的同事,很多都往陈平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胖子。”

  陈平笑了笑,一点都没有被他吓到,反而脸上写满了真诚,“其实,那天揍你,我故意的,毕竟,让公司裁我,还能拿个大礼包不是?说起来,还要谢谢你了。”

  孙杭那一双眼睛瞪得溜圆,陈平后面的话他压根没有听,光听到陈平叫他胖子了。

  他忌讳这个。

  随手抄起旁边桌子上的一个水杯,直接就往陈平扔了过去。

  咣当一声。

  水杯摔在了地上,稀碎。

  没打中。

  “陈平,你给我等着,你要是能在蓉都混下去,我特么就不信孙……”

  整个写字楼,似乎都在随着孙杭的爆吼而颤抖。

  ……

  ——

  三月的天,还有点冷。

  难得的艳阳,但是太阳却没什么温度,道旁的香樟木已经抽出了嫩芽,春天已经来了。

  从办公楼出来,陈平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是自由的气息。

  抬头看了看,感觉今天的太阳似乎有点怪怪的,但是具体哪儿怪,他又说不上来。

  “呼!”

  呼出一口浊气,回想起刚刚孙杭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陈平的脸上又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丝笑容。

  可是,笑过之后呢?

  爽是爽了,工作丢了。

  离开了这里,接下来该何去何从,陈平还没有仔细的想过。

  这两年很多行业环境都不好,游戏行业也不例外,对于很多人而言,能保住饭碗就不错了,更不用说跳槽换工作。

  街道上,男男女女,来来往往,像是一群为生活而忙碌着的蚂蚁。

  都说蓉都的生活慢节奏,可参加工作两年多,陈平却是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先休息一段时间吧,最近这段时间也是太累了。

  还好公司给了裁员补偿,能让他在短时间内没有后顾之忧。

  “检测到附近有宿主贵人出现,是否花费1点贵气值获取信息?”

  “【是】【否】”

  ……

  刚从地铁出来,一个略带几分机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陈平的耳边,把他给吓得差点原地飞升。

  左右看了看,还以为是地铁里的广播声,可他现在都从站里出来了,广播声哪里传得了那么远。

  福至心灵般的,陈平闭上眼睛,一个淡灰色的对话框,似乎是直接投射在了他的眼帘上。

  那个声音,是从自己脑海里传出来的。

  感冒后遗症?幻觉?

  陈平拍了拍自己的脸,重新闭上眼,那对话框依然还在。

  贵人?贵气值?

  难不成自己成了爽文主角,被什么系统选中的幸运儿?

  “是。”

  也不管是不是幻觉了,带着几分忐忑,陈平直接做出了选择。

  下一秒,一段简单的文字出现在了陈平的脑海。

  “请宿主一分钟内,前往铜丝街十字路口,过时无效。”

  “倒计时开始,59,58,57……”

  都还没有看完,直接就开始了倒计时。

  那声音就像是催命一般,陈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跟着狂跳。

  铜丝街,铜丝街有我的贵人?

  陈平心中将信将疑,但还是立刻往铜丝街的方向跑去。

  那也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从文殊院地铁口出来,他现在的位置是金丝街,过两个路口,大概两百米的距离就是铜丝街。

  一分钟。

  赶在倒计时结束前抵达了铜丝街十字路口,短短两百米,抱着个箱子,累得陈平有点气喘吁吁。

  左右观望了一下,旁边是景区入口,街道上来来往往人不少。

  这么多人,谁才是自己的贵人?

  “请宿主原地等待。”

  正想问问自己脑海里那个声音的时候,那个声音却先开口了。

  原地等待。

  好吧。

  陈平选择了相信这个声音,站在原地没动。

  “吱……”

  “嘿,让开,小伙……”

  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的声音,伴随着一个大爷的呼喊,迎面的人都在往旁边躲闪。

  人体对于危险的本能预判,让陈平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步,但还是迟了,屁股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的杵了一下。

  力量出奇的大,陈平一下子失去重心,整个人几乎是半飞着出去,摔在了马路中间,箱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哦哟。”

  周围的行人停下了脚步,一道道目光都往这边围了过来。

  什么情况?

  陈平被摔得七荤八素,头晕眼花。

  拍拍屁股站起身来,赶紧检查身上的零件。

  “喂,你这小伙子,耳朵聋了还是怎么的,让你让开让开,你没听见么?”

  而此时,罪魁祸首,街边的一辆电动三轮车上跳下来一个老头,气冲冲的走过来看陈平的情况。

  直到这时候,陈平才知道,自己这是被车给撞了。

  这小老头,应该有个六十多岁,个头不高,白头发,方正脸,穿着个白色背心,二三月的天,也不觉得冷似的,看起来身体应该是不错。

  “你走路不看路的么?”

  老头上来就先声夺人,仿佛被撞了还是陈平的错。

  “大爷,你这怎么说话的,你这车怎么能上人行道?”

  你这老爷子,撞了人不说声对不起,还搁这儿数落起我来了。

  陈平郁闷得不行,我搁这儿等贵人呢,被你这么一耽搁,我那贵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老头回头看了看,似乎也觉得有点理亏,周围看着的人不少,他这车是在地铁口拉客用的,市中心不允许他们干这个,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

  打量了陈平两眼,老头给陈平拍了拍身上的灰,“看你也没受伤,就这么算了吧,以后走路小心的。”

  啥玩意儿就这么算了?

  陈平一肚子的郁闷,对方连个道歉都没有,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一把抓住老头的手腕,“大爷,我这屁股都摔成八瓣了,这能叫没事么?”

  “怎么的?你还想讹我不成?”

  老头一听这话,两个眼珠子一下就瞪了起来。

  陈平脸皮狂抖,被这老头给整无语了,我就想让你给我道个歉,怎么就讹你了?

  “大爷,你要这么说,我可真躺下了?”

  既然你说我讹你,那行,我就讹你了吧。

  陈平作势便要往地上躺。

  老头一看,急了,连忙把他拉住,“小伙子,有话好说,是大爷不对……”

  “刚刚我也是躲避行人,不小心撞了你,你看大爷挣点钱也不容易,给你拿二百块钱,这事就这么算了,行不?”

  “这可是我一天的收入了,大爷有急事,家里还烧着开水呢……”

  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着,一只手从裤兜里摸出二百块钱,塞进了陈平的手里。

  这态度,转变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早这样不就行了。”

  陈平倒也没想要他这二百块钱,“大爷,不是我说你,一把年纪了,骑车慢点……”

  老头一边点头笑着,一边回到了车上,电门一扭,拐个弯儿就没人了。

  一把年纪的,还出来三轮拉客,想来也是生活不容易。

  跑这么快,看样子是真怕被陈平给讹上。

  看着手里两张红钞,陈平站在原地有点凌乱。

  还真特么的是出门遇贵人?

  这贵人就值二百块钱?

  你好歹找个豪车给我撞撞啊,找个三轮车来撞我是几个意思?

  “恭喜宿主成功与贵人张大河产生羁绊,奖励贵气值5点!”

  没等陈平兴师问罪,脑海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

  宿主:陈平。

  等级:0品。

  贵气值:8【金色】。

  贵人图鉴:张大河【吉】。

  ——

  闭上眼睛,一个类似系统面板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看着上面的信息,陈平有些呆滞。

  “哎哟,小伙子,你怎么让他给跑了?”

  没来得及细看,耳边一个声音,把陈平带回了现实,映入眼帘的,是个提着菜篮子的大妈。

  哪里都不缺热心的大妈。

  “那老头跟你装可怜呢,你别看他蹬三轮拉客,他家里可有钱的很……”大妈一边说着,一边帮陈平捡着地上散落的东西。

  “阿姨,你认识他?”陈平连忙询问。

  大妈撇了撇嘴,“他就住我们隔壁院子,叫张大河,这景区附近有一半的商铺都是他的,就是这人脾气特别古怪……”

  听着大妈的话,陈平有点走神了。

  张大河,是他?

  想到老头那条印着某某饲料的背心,陈平实在难以把这形象和贵人二字等同起来。

  “那他具体住哪儿,你知道么?”回过神来,陈平立刻问道。

  大妈指着街道尽头,一副正义感爆棚的样子,“电影院旁边,锣锅巷18号,独门独院那一户……”

  “你赶紧上医院好好检查检查!”

  “要是查出什么问题来,赶紧找他去,他要是不认账,你给我打电话,我给你作证……”

  大妈也真是个热心肠,临走前还给陈平留了个电话。

  ……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异术超能小说

贵人系统:从被公司裁员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