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年代,我家反派超乖

穿书年代,我家反派超乖在线阅读

穿书年代,我家反派超乖

程溁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102.57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2-06 21:27

她是书中替女主下乡的早死小炮灰,天性喜摆烂的她为了苟命,被迫勤奋。手撕女主、斗极品、创外汇、考大学和漂亮男知青相亲相爱,为祖国发光发热。建设家乡,报效祖国,人民模范就是她!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她就是大女主本主。意外得知,她家温文尔雅的对象,居然是书中的反派大佬,最为心狠手辣的存在。小心肝瑟瑟发抖……他是她漂亮的邻家小哥哥,高大挺拔,英俊伟岸。前世,他因众叛亲离,而深深厌世。因无法治愈童年时期,母亲虐待的心伤,终生都孑然一身,无妻无子,更无家人。意外暴毙,泼天富贵都沦为那个生了自己,却没尽过一日母亲责任的遗产。生生把他给恨的重生了。叽叽喳喳的小姑娘,让他感触到久违温暖。他不由自主,甘愿贪恋其中。财富什么的他真的厌了,也腻了。他只想给她明媒正娶,把所有的美好通通捧到她面前。他们的家鸟语花香,流水淙淙。他还要告诉世人:他也有家人,也有人嘘寒问暖,为他洗手做羹汤。众人:这是傻妞?明明是算盘子成精!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这不是当年邻家的漂亮小哥哥,晏衔?

  1975年,三月下旬。

  哏都,团泊镇,杨柳大队。

  晚霞赤红,映照在无边的芦苇荡里,湖水也衬的波光粼粼。

  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满脸恐惧愤慨,在滩涂间横冲直闯,惊得野雀乱飞。

  “郁葱那个傻妞滚湖里这么久都没见冒头,别是做了水鬼?”

  “你别大声嚷嚷,引来社员咋办?”

  芦苇荡的浅滩里,郁葱穿着补丁摞着补丁旧衣窝在那里,胸膛起伏不定,断断续续的喘息着,死死捂着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方才,她惊扰了一对“野鸳鸯”。

  其中那女的就是文中不择手段的恶毒女配,为了工农兵大学的名额勾引大队长,碰巧被来捡柴的郁葱惊扰。

  按照剧情,大队长将她生生逼入水中。

  他担心自身丑事暴露,先是对落水的郁葱砸石头,让人生生溺死在河沟,又为以防万一,造她黄谣,让人死都不得清净。

  还不待她捋顺记忆,那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就越发靠近。

  她真能跑出飞人的速度,逃出生天?

  这身子骨有些孱弱,如何弄得过心狠手辣的恶毒女配与身形敦壮的大队长?

  哪怕想闹大靠舆论也不行,大队长在杨柳大队积威不浅,在没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绝非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小知青能扳倒的。

  她心中百转千回,手上迅速将破旧的外罩衣脱下,裹在一块大石头上。

  套在里面的棉袄她是舍不得糟蹋的,这个年代棉花难得。

  泥泞滩涂之间,借着芦苇荡半遮半掩,有七八分像溺水的尸首。

  随即,郁葱悄悄潜入水中,连个气泡都不敢冒,徒留盈盈水波。

  从对岸视线死角爬出,不敢留下脚印,蹭着树丛阴影,踩着石块一点点的挪。

  就在低头间,猛然入眼一位年轻男子。

  他横躺树下,周遭是半人高的杂草。

  穿着单薄,白衣黑裤,头顶的红星帽斜斜盖着脸……

  春风料峭,格外萧瑟,蛮横的吹起头发,针一般地刺进郁葱湿乎乎的衣服里。

  她缩了下脖子,刚准备避开,却见那人的红星帽被吹掉,露出卓隽俊颜。

  青年男子气质清华,就算闭着眼眸,也自有一番清新俊逸,韵味隽永。

  也不知他哪里不舒服,英眉紧蹙,额头上不断往外冒着细汗。

  咦?

  咦咦咦!!!

  晏衔?

  这不是当年邻家的漂亮小哥哥?!

  她秀眉微挑,心头有点小激动。

  别看小哥哥也是下乡知青,但他身手极好,得贵人赏识,给那些想找茬的坏人彻底揍服,见了他就发怵。

  如今别人都叫她傻妞,只有晏衔对她暗中帮扶,孤男寡女的没法明着帮。

  额,对了,她是穿书来的,还是第二次穿到了同本书,首次是胎穿到八岁落水,回到现世,眼下直接又穿到十八岁,也就是刚刚。

  自从她八岁意外魂回现世,这副身子脑子就不大灵光了,别人都叫她傻妞,替团宠女主堂姐成了下乡的知青,在知青点和村里也都不受待见。

  就她这样软弱可欺的小傻子,要不是晏衔念旧,甘愿照顾一二,她早就被人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在她溺水枉死后,也是晏衔将大队长绳之以法,为她洗脱黄谣的。

  难道,这就是天命炮灰!?

  然,认命?

  那就是蛤蟆长毛。

  ——不可能的事!

  她郁·扭骷髅·葱是不可能认命的,走剧情,更是不可能走的……

  当即,她小心的朝他凑过去,不好出声,轻轻扒拉,又按了按人中。

  他周身并无血迹,可人仍旧不醒。

  “嗞啦……”侧身时棉袄手肘的补丁被乱枝钩开,露出里面湿乎乎却洁白的湿棉花。

  她这袄子补丁摞着补丁,但肥瘦合体,如同良心定做,就连里面的棉花都是崭新的。

  怎么看都是低调有内涵……

  这是晏衔随手丢给她的来着。

  难怪在文中她死的那么顺理成章。

  对她有善念的邻家小哥哥,居然会在同块地界遇险。

  且他俩人几乎前后脚同时……

  真的是巧合?

  芦苇荡另一头,大队长与恶毒女配已经发现她裹在大石头上的外罩衣,那里正处在下风口,恰好听到异声,搜索范围越发的靠近。

  “要不是你刚刚妇人之仁,老子早就抓到傻妞了?”

  “你凶我做什么?”

  “你个娘们当初嫌下田苦,求老子给你接替老记分员,老子有本事给你办成了,但有本事的男人就是脾气大,能受着也是你的福气。”

  “你……”

  “老子不会委屈跟我的娘们,马上就能送你回市里上工农兵大学。”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好了,赶紧找傻妞,绝不能让咱们的事情闹开,懂?”

  郁葱听出对方话里狠辣的意味,暗道不好。

  心跳加速,忙匍匐在地隐藏身形。

  大拇指绷直,又在晏衔的人中加把劲!

  她趴在晏衔的耳畔,压着嗓音疾呼,道“小晏哥……晏知青,快醒醒,再不醒咱俩命就没了,灭口知道不?灭口!”

  倏忽,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在鼻尖萦绕。

  她又轻嗅几下。

  是猪笼草的味道!

  诡异的萦绕在晏衔耳畔。

  猪笼草开的小花,叶顶的瓶状体是捕食昆虫的工具,同时能分泌香味,引诱昆虫。

  某些昆虫天性爱钻缝隙、黑洞。

  倾身去瞅。

  果然,那虫子藏在左耳窍深处,且还活着。

  杨柳大队不算富裕,连赤脚大夫都没有,镇上医院也格外简陋,只能送到市里的医院。

  民间老人倒是建议用油性液体倒入耳道里,让昆虫窒息,可这样会让昆虫垂死挣扎使劲往里钻,谁知会不会冲破耳膜?

  一旦虫子穿破耳膜,耳朵也就聋了。

  哪怕万幸及时处理了,残存个虫子断肢,也会引发炎症。

  好阴损的法子……

  不过,难不倒她!

  她伸出小拇指,紧紧的堵在他的右耳孔上,严丝合缝。

  这是土偏方,左面耳道进虫,堵右面;反之,右耳道进虫,堵左面,左右耳道的空气相通,虫子没有空气自己就本能的爬出。

  不过喘息间,赫然看到,一只棕红色的蚂蚁摇动触须爬出。

  她眼疾手快,用口袋里的雪花膏盖扣在石头上。

  为了以防万一,她稍稍等了一会儿,又出来只小蚂蚁。

  蚂蚁也知道逃命,那小腿捣腾的极快,但也没逃开她的手速,小铝盖扣的板板正正。

  介玩意儿都是证据,可不能遗失。

  这回小哥哥人没事了吧?

  想法是美好的,大队长跟狗似的隔着重重的芦苇愣是能步步紧追。

  人啊,要自救,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

  她憋着一口气,忙将晏衔拖到树下,靠在树下。

  给他摆出一腿伸直一腿半曲的自然随意姿态,将红星帽盖上,压低帽檐,让阴暗藏住眉眼。

  表演开始了!

  她昂着小脑袋站起来,直直指着大队长杨国祥。

  “晏知青,杨大队长和徐知青脱光光,玩亲亲,被我发现,他们就追我,你看没骗你吧,他们都追过来了!”

  杨国祥与徐红霞看见豁然出现的傻妞正要冲过去,却又见晏衔靠树坐在那里。

  顿时,犹如五雷轰顶,眼睛瞪的极大,布满恐惧与心虚。

  徐红霞两只眼睛紧张的向杨国祥求救,手里捡得破烂外罩衣啪的落地。

  杨国祥脑子也懵着,无数种恐怖的猜想在他心头缠绕。

  这晏知青可不是善茬子,一人敢单挑一大帮,连他这个大队长都在乱拳里挨过揍,可疼可疼了。

  这时再想起晏知青那双静默的眼睛,就感觉似是能窥探一切。

  绚烂晚霞透过树影,沐在晏衔周身,眼色很淡的薄唇紧闭,蕴藏着锋利寒意。

  徐红霞也对晏衔发怵,心想傻妞也没看到正办事的那会儿,狡辩道“晏知青,别听傻妞胡咧咧,我和国祥是清白的!”

  郁葱的确没看见关键,但男人干完坏事,眉毛会竖起来。

  如大队长这像猫炸毛般根根立的眉头,若是不亏心就怪了。

  她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昂着小脑袋哼了哼,道“国祥,国祥,叫的这么亲,还好意思撇清关系,当我傻妞真傻好糊弄不成?”

  杨国祥:“……”可不就是傻子!

  “啥?”郁葱似是听到晏衔说什么,猫着腰将小脑袋凑到他跟前,拧眉深思,道“那样……不好吧?”

  晏衔:“……”

  然后,郁葱就半蹲过去,用身形半遮晏衔,只留自己的侧脸给那俩人,口中还在低喃,仿若在与晏衔对话。

  杨国祥与徐红霞仔细的听了又听,就是听不清。

  “一二三四五六七,J Q K八九十。”郁葱眨着杏眸,拧着眉心,很是认真,似是在思索什么,口中低低的念叨。

  暂时没有脑子想要说什么,但只要表情到位,她就是影后本后。

  “噜噜噜,不要脸!”郁葱豁然站起,遥遥对着那俩人做鬼脸,扯着嗓子,道“哈哈哈,让你们欺负我!

  现在怕了吧?”

  这话将拒不承认的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刹那,徐红霞脑中的几根弦全数崩断,整张脸都扭曲起来,白中泛青。

  心存的侥幸,被击得粉碎。

  杨国祥也是脸色大变,眼神慌乱,但咬紧牙关不露怯,所以比徐红霞要好一些,抬手拍了拍她,让她缓缓。

  这个晏知青看着也挺目下无尘的,怎么还能关注到那么隐晦的事?

  要是像傻妞这样的,他们想怎样就怎样,可这人是晏衔。

  整个公社最狠辣的孤狼,连道上那些人都忌惮的存在。

  就看对方这般亲近耳语,亲热无比的样子,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

  郁葱见这俩人汗珠子都冒出来了,再次猫着腰听晏衔的话,时不时还回上一句。

  晏衔:“……”

  “东汉末年分三国,曹魏、蜀汉、东吴。”

  晏衔:“……”

  “勾股定理,a²+b²=c²。”

  “噢噢,明白!”

  晏衔一句话没说,郁葱一人嘚啵嘚,说的津津有味,先是张嘴表示吃惊疑惑,又是皱着眉头,十分纠结,最后点头如捣蒜,笑的露出一口小白牙。

  而晏衔随意自然的姿态,更是像极了迁就的模样……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婚恋情缘小说

穿书年代,我家反派超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