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员工非人哉

我的员工非人哉在线阅读

我的员工非人哉

过水看娇

都市·异术超能·31.5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07-03 21:00

从我继承这家按摩店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过水出品,必属精品,三本精品完本,千万字累积,请放心投资,多多月票。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按摩店

  街边,张逸看着面前桃红色玻璃门上,门面用红色的贴纸贴出【按摩】两个字,只是贴纸的质量显然不好,此刻已经开始掉色了。

  确认地址没有错后,张逸走上前,推开玻璃门。

  “叮铃!”

  玻璃门上悬挂着一只铃铛。

  房间里,一张布帘将房间分为内房、外房,挂在墙上的镜子正对着两张按摩椅。

  “需要按摩么?”

  站在按摩椅旁,戴着深色的墨镜的老人抬起头。

  “您好,我叫张逸,张书来是我的父亲,我接到他死亡的通知,来给他收拾一下遗物。”

  “你就是张逸?”老人将墨镜抬起来,用左边那只眼睛仔细审视张逸的脸庞,“你和你父亲很像。”

  “哦!”

  “我姓曾,我和你爹是过命的好兄弟,你叫我曾叔吧。”

  “你好,曾叔。”

  “坐下稍等一下吧。”

  “好。”

  曾叔重新把眼镜戴好,走到一旁桌上的香炉前,在香炉里撒上一些粉末后,将香炉点燃重新盖上盖。

  青烟从香炉里升起。

  “嘶……啊!!”

  躺在按摩椅上的男人,却对着空气狠狠地深吸上一口气,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身体开始放松下来。

  男人的声音,引起张逸的注意低头望向这位客人。

  对方看上去已经七十出头的年纪,光亮的脑瓜顶在灯光下都能反光。

  “啪、啪、啪、啪……”

  曾叔把手在老人的脸颊上轻轻拍打,手法很轻巧,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发出马蹄般的拍打声。

  随后从一旁的箱子里,取出一瓶药酒涂抹在掌心,反复地揉搓后放在老人的脖子上揉捏了一阵后,做出类似锁喉的动作:“低下头。”

  “嘿!!”

  “嘿!!”

  曾叔连续提了几下,结果发现自己提不动,只能转过头看向张逸:“帮下忙吧。”

  “帮忙?”张逸看了看老人,轻轻皱了下眉头。

  “对,搀一下他就行。”

  张逸点了点头,将手搀扶在老人手臂上,老人的手臂很硬,捏上去的感觉像是捏在石头上一样,张逸用力一抬,老人竟是纹丝不动。

  “用力!!”

  “好!!”

  老人配合着两人的动作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腰挺起来。

  “放松!”

  曾叔另一只手托在老人下巴上,用力一扭。

  “喀!”的一声。

  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老人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睁开眼睛,目光看向面前的镜子里的那张脸,手掌在脸上摸了几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这一辈子,从头到脚吃尽了苦头,不过就是有你这份手艺,让我觉得,我还对得起我这张脸。”

  “多坐会。”面对老人的称赞,曾叔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身向张逸,“你等一下,东西不多,我收拾收拾。”

  张逸点了点头。

  “小伙子,谢谢你啊,刚才要不是你,我还真起不来了呢。”

  “没事。”

  张逸说着,目光在老人身上扫视了一眼,这时候才注意到,老人身上穿着紫色的长衫,外面套着一件马褂。

  “嗡嗡……”

  这时张逸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是一条短消息。

  看到上面的信息,张逸神色有些为难,这条信息前天就收到过一次了。

  “怎么,有事了?”

  “没,朋友的父亲出了意外,今天上午11点开追悼会。”

  “哦,赶得上,殡仪馆离这里很近,出门左拐,去客运站的那条路,再多往前走几步就到了。”

  张逸把手机收起来:“几年没联系了。”

  “那就算不上什么朋友了。”

  老人半个胳膊靠在扶手上,食指和中指张开悬着手比划着。

  “我那几个老朋友,就算是去了外地,每个月都联系着,隔年就在一起聚聚,听听曲,喝喝茶,几年都不联系的人,别说他爹死了,他死了又关你什么事。”

  老人说得上头伸手在衣服里摸索了一阵后,拿出一包华子。

  又摸索了一阵,没能找到火机。

  “嘿,我家那小兔崽子光顾着给我烟,没给我火机,小兄弟有火么?”

  张逸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递上去。

  老人接过火机:“我这一辈子,就两个爱好,听曲抽烟,喝茶唱戏。”

  说着他撩开衣服,从腰间拿出一个粉色随身听,按下播放键。

  一曲琵琶和二胡伴奏的苏曲小歌。

  听着小曲,老人才把烟放在嘴边,打火机一点,香烟像纸一样燃烧起来。

  但老人也不在意,拿出一根烟递过来:“来一根?”

  张逸盯着老人手指上还冒着火苗的烟,摇了摇头:“我不抽烟。”

  “不抽烟你还带着火?”

  “应酬用。”

  老人点了点头,把烟收回去,拿着手上的烟狠狠吸上一口。

  “嘶……噗。”

  “舒坦,人这一辈子,什么都是虚的,到死的时候,葬礼上能来几个亲戚,几个朋友才是真的。”

  老人起身,抽着烟,听着曲,晃晃悠悠朝着门外走,嘴里还忍不住跟着调子哼起来:“听着曲,抽着烟,这才是人生嘛!”

  “叮铃、叮铃”房门关上。

  张逸目送老人离开后,曾叔从布帘后面走了出来,手上抱着一个箱子放在桌上。

  箱子上放着一份死亡证书。

  “给,这些都是你爹的东西。”

  说着指了指这家店。

  “包括这个店铺。”

  “店铺?”张逸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曾叔才是店铺的老板。

  张逸看向面前箱子,伸手把死亡证书拿起来,黑白底色的相片上是一个陌生的男人遗照。

  “这东西我不要,您看着处理吧。”

  他把死亡证书收起来,至于那个箱子,张逸则是一把推了回去。

  “不要?”

  曾叔抬头看向他。

  “我嫌脏!”

  自己才刚记事那年,这家伙就直接带着小三在家里睡觉,被母亲撞破后,不仅把母亲打伤住院,还抛弃了他们母子,带着小三逍遥快活这么多年没回来过。

  “我来没别的意思,就想亲眼看看这家伙死了,他的东西您随意,以后别打扰我就行。”

  “等一下。”

  眼看张逸要走,曾叔喊住了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和一支钢笔。

  “这些东西,不管你要不要,总是要留下个凭证,在上面签个字,省得以后为难起我这个老瞎子。”

  张逸接过纸,上面的字迹全是用毛笔写出来的,字迹工整大气。

  大概意思是自己已经收到了遗物,以后不得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

  “别说以后,如果没有意外,我这辈子都不会回L市。”

  “保不齐的事,谁说得准呢,你不签个字,我不安心。”

  “行吧。”

  张逸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钢笔,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把笔放下转身就走。

  “叮铃……”

  听到关门的声音,曾叔把玩着手上那张签有张逸名字的纸,站起身,拉开身后的布帘。

  只见布帘后面,有一个摆放着灵龛的供桌。

  从供桌上拿出一根长香点燃插在香炉里,看着灵龛里供奉的男子照片,

  “你那么丑,你儿子倒是挺俊俏,嘿嘿,怕不是你老婆背着你借种了吧。”

  “开个玩笑,是你儿子就行,你死了,你儿子顶上来,我就不信,我找不到那件东西。”

  说着从放着遗物的箱子里,拿出一本黑皮书放在供桌上。

  手一抖,那张签着张逸名字的纸章浮起,上面的墨迹溶解扭曲,围绕着张逸留下的签名,纠缠在一起形成诡异的咒纹。

  咒纹犹如墨汁般流下来,浇灌在黑皮书上……

  街上,张逸的步伐很轻快,街上不时能看到一些穿戴着唐装汉服的行人在拍照,街边到处都是古装店,配合上L市的仿古建筑做背景,倒也不显得违和感。

  “张逸!!”

  一辆车从张逸身边驶过,停了下来,车窗放下后,一个头上戴着孝布的男人探出头,朝着他招了招手。

  怎么在这碰上了?

  “咔!”

  王斌走下车,神情激动地走过来:“我刚才还以为我看错人了呢,没想到真的是你,我没想到你能赶过来,谢谢,谢谢。”

  张逸闻言,知道对方误会了,但他没解释,只是顺着王斌的话说道:“正要赶过去,就遇到你了,节哀。”

  “王斌。”

  车上一个女人从车窗探出头。

  张逸印象里见过女人一面,知道是王斌的母亲,主动开口说道:“伯母节哀。”

  王斌母亲木然地点了点头:“上车一起过去吧。”

  “好!”

  和王斌一起乘车来到殡仪馆。

  “张逸、谢谢。”

  王斌其实一肚子话想要和张逸说,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什么话等今天过去再说吧。”张逸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就是抽烟抽出的肺癌,你还给他烧烟!”

  两人走到焚纸炉旁,王斌母亲一把夺过小儿子手上的纸烟,三两下将其撕碎扔进垃圾桶。

  王斌见状赶忙搀扶着自己母亲离开。

  小儿子见母亲离开后,悄悄从一旁树丛里提出一个塑料袋,里面全都是纸扎出来的烟,一条一条的大中华。

  张逸从他身边走过去,看着一条接着一条的纸烟往火里面丢,突然想起今天老头抽烟没火的模样:“别光烧烟啊,记得烧俩打火机。”

  小儿子一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来参加葬礼的客人很多,但并不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悲伤。

  张逸夹在人群里,不时能听到周围讨论的家长里短,几位上年纪的老人也在人群里,神色悲戚。

  “上次我们还说好,去苏州,听正宗的潇湘夜雨来着。”

  “老王这一走,咱们这几个老家伙想要再聚一起唱戏,机会可就少了。”

  “哼,他走得比我快,就剩下咱们这些老朋友,谁活到最后,谁没人送。”

  “去你的,乌鸦嘴!”

  这时,喇叭里响起一阵哀乐声,压过了耳边的闲言碎语。

  “咚咚……”

  这时司仪走上台,拍了拍手上的话筒,检查话筒的同时,也是在提醒众人,告别仪式开始了。

  庄严肃穆的哀乐,与司仪的悼词一起,引得人群里不时传出一阵哭声。

  静默、礼毕。

  张逸随着人群排着队往灵堂里面走,完成遗体告别的最后一程。

  往日里觉得刺耳的唢呐声,今天听上去,有种不一样的味道。

  一进灵堂大门,就听到身后大娘不悦的吐槽声:“要死啊,怎么这么大一股烟味,谁在这地方抽烟。”

  张逸提了提鼻子,确实是有一股烟草的味道,但没对方说得那么夸张,随着队伍往前走,张逸一抬头,就看到了悬挂在大厅的照片。

  黑白色的相框里,一个老头面色和蔼地笑着。

  张逸的脸色一下难看了起来,僵硬地转过脖子,将目光看向水晶棺。

  熟悉长衫让他不敢把目光往上看,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双平放在胸前的手。

  左手虚握着那台粉色随身听,右手食指和中指微微曲张,做出夹烟的姿势。

  丧乐里的唢呐音调越来越高,张逸脑子里却是浮现出老人的声音。

  “听曲抽烟,听我自己的哀乐,我也要抽根烟……”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都市小说异术超能小说

我的员工非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