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牌在线阅读

玉龙牌

猫哩酱

玄幻言情·异族恋情·50.9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7-08 22:26

#报恩#山神九尾白狐#药王独女#聚魂养魄的龙丹“盈盈,明日就是你的生辰,我们成亲吧!”“什么?!殿下是说,要与我成亲?!!可是,殿下不是一直都不喜欢我吗?”大婚之日,余盈盈不知去向。“盈盈,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千年的灵珠内丹不算什么。你不要为了我而难过,我会化作人间风雨守护在你身边”再见司徒寒玉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司徒寒玉,你就是个傻瓜!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就是祸端。如果再没有了你,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殿下,你看到这些漫天的明火虫了吗?它们有自己的光,有自己的翅膀,飞的自由自在。若是有来生,我也想化作一只明火虫,就像这漫天的星火一样,常伴在殿下身旁”“殿下别伤心,我的肉身虽然陨落,但是魂灵却不会散去。不管来生变成什么,殿下可要认出我来才好”“盈盈,不管你去到哪里,我都会等你回来,不管你变换成什么,我都会一眼就认出你”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紫阴山

  昨晚一整夜的雨,洗去了上江城多日的阴霾。

  大街上,到处弥漫着雨后泥土的芳香。

  上江城位于南盛国之南,百里之处,由东至西房屋错落。

  南北由一条宽又平坦的官道隔开。

  官道两侧,铺面繁多—酒家、茶社、驿站、戏园、街边杂耍、游街吆喝,好不热闹。

  不管是何营生,这些铺面前,多以布帘书以内容,再缀于竹竿一端,悬于门前,以招引来往客官。

  不远处,有一构建气派的宅邸门前却没有挂幡。

  大门前,左右站立两名少年,均是素巾束发、着装干练。

  他们腰杆笔挺挺地站在两侧,双目炯炯有神。

  黑漆大门之上,门顶蓝底匾额赫然写着“庆余堂”三个金漆大字,这便是药王余尧的居所。

  “雨后泥土的气味,真是清香啊”。

  一个着装素雅,模样八九岁的小姑娘,站在庆余堂门口,闭着眼睛,鼻子在空气中嗅嗅,神情可爱,她就是药王余尧的独女,余盈盈。

  “小姐”。

  门口两侧少年左右转身,微鞠躬,朝着余盈盈抱拳作揖行礼。

  余盈盈没有理会,只是举起拳头伸着懒腰。

  懒腰过罢,她又揉了揉眼睛,顺势向前走了几步。

  “嗯,阳光好刺眼呀”。

  她抬手遮在额头前,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庆余堂院内,堂主余尧正在收拾上山的行装。

  “盈盈,你快来帮忙,跟爹爹去山中采药啦。昨夜下了雨,今天日头这么好,山上定能寻些稀奇的药来”。

  余尧半躬着身子,手里将采药的工具清点过罢,尽数装进了背篓中。

  少许之后,他见没人应答,便又喊了一声,道:“盈盈!~”。

  声音落地,余盈盈依旧没有回应。

  余尧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一边,身子像一侧倾斜,朝着大门口望了望,随后朝着门口走去。

  “盈盈,你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迷?”,余尧边说边朝着余盈盈走来。

  余尧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刚跨出门槛,就见门口两位少年,立刻左右转身,深鞠一躬,抱拳作揖道:“堂主!”。

  余尧抬手轻挥示下。

  余盈盈也闻声回头,脸上嬉笑,道:“爹爹!”。

  声音软糯,随后她迎上余尧。

  余尧顺势牵起余盈盈的手,父女二人相随,跨过门槛,朝着后堂走去。

  后堂内,正当间摆放一张八仙桌,左右两把太师椅。

  木质家具均呈黑青色,是以草药浸泡喂出药性所致,正因这药制家具,堂内飘着一阵草木清香,春夏还可免蚊虫侵扰。

  左侧太师椅中,余夫人正坐品茶。

  一旁侍从站立,侍从也似大门口那两位少年一般装扮。

  余夫人名叫卫青禾,是卫桑子的女儿,也是余尧的师妹。

  她见余尧带着余盈盈走进堂内,便放下手中茶盏,脸上溢出笑容,起身来到余盈盈身旁,抬手整理了一下余盈盈鬓角两侧的碎发,语气温和,道:“你呀,总是冒冒失失的,哪还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余夫人语气中虽带着些责备,可眼中尽是宠溺。

  余盈盈咧嘴笑了笑,回应道:“娘亲,爹爹刚才说,要带我去山上采药材”。

  余夫人闻此,嘴角一抿,看着余尧道:“师兄,你要带盈盈去紫阴山?”,话语中似乎带着些埋怨和抗拒。

  “青禾,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原谅师父吗?”。

  余尧看着余夫人,接着道:“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爹,盈盈长这么大,都还没有见过外公”

  话音还未落尽,只见余夫人长袖劲力一甩,道:“他不是我爹!要不是因为他,我娘就不会死!他明明可以救她的!”。

  话到此处,余夫人眼中泪花打转。

  余盈盈见状,三两步上前来。

  她伸手扯着余夫人的衣袖,眨巴着眼睛,安慰道:“娘亲,你别生气。若是娘亲不想让盈盈去,盈盈不去就是了~”。

  余盈盈小小的人儿,到是比大人还要体贴。

  余尧见此,接着余夫人的话,又道:“师父那样的性情,怎会对师娘见死不救。我想,他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青禾,师父终归还是你我至亲之人,总不能一辈子不见面了”。

  余尧看了看一旁的余盈盈,再道:“难道,你真的忍心让盈盈没有外公吗?”。

  “娘亲~”。

  余盈盈接着话茬,再次扯了扯余夫人的衣襟。

  余夫人回过神来,抬手拭去脸上的泪痕,深呼吸,嘴角一抿。

  紧接着,她侧转身来,弯腰抚摸着余盈盈的脸颊,道:“你瞧瞧,都怪我,怎么就牵扯到你一个小娃娃身上。一会儿啊,让胖婶多做几个菜,吃了饭,你就跟爹爹去紫阴山,好不好?”。

  这边话音刚落,余盈盈和余夫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余盈盈点头应声,道:“嗯!”。

  ~~

  紫阴山,仙山胜地,且乃南盛国龙脉之所在。

  此处,不管冬夏如何更迭变换,四季温暖如春。

  即便没有雨水,在这地界之内,也是草木丰盈。

  若能有一场雨,那便更是神奇:只需一夜,这山中的花草,便像是疯了一般,前日还看似枯死的草,转眼间便能冒了新芽;原本只是露了尖牙的笋,倏忽间离地已是三尺。

  这里万年龙气聚集,凝结成龙形玉牌。

  江湖之中传闻,若得此玉龙牌者,可得永身之躯。

  而这玉龙牌就在紫荆阁卫桑子手中。

  多年前,卫青禾的母亲被贼人劫持,要挟卫桑子交出玉龙牌。

  而卫桑子不想让这玉龙牌落入贼人之手,不愿交出,只是夫人性命也是不能不保。

  正当他犹豫之际,卫夫人不想因为自己,牵连到整个紫荆阁,故而自绝经脉。

  因此,卫青禾认为,是卫桑子贪恋长生不老,才不肯交出玉龙牌,导致她母亲的死。

  卫青禾哀痛之下,负气与卫桑子断绝了父女关系,离开了紫阴山。

  想这十多年来,看着膝下余盈盈慢慢长成,加之余尧在一旁宽慰,卫青禾心里实则已经慢慢原谅了卫桑子。

  只是生性倔强的她,嘴上还是这般不依。

  余尧心里其实也明白,这么多年,卫青禾始终还是牵挂着卫桑子的。

  ~~

  晌午过半,庆余堂后门处。

  管家余福牵着一匹马,朝着大门前走来。

  余尧和余夫人带着余盈盈正在门口等候。

  “老爷~”。

  余福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提着余尧方才整理好的背篓,半躬着身子,下巴微收,等着余尧上马。

  余尧转身朝着余夫人话别,道:“青禾,快回去吧”。

  这般说罢,余尧一手轻拽马鞍前端,右脚踩入马镫,左脚轻点地面,轻松跃上马背。

  这边坐定之后,余福将手中背篓递给了余尧。

  见余尧整理妥当,余福从余盈盈后背腋下将其抱起,送上马背。

  余尧接过,双手勒起缰绳,将余盈盈环抱中央。

  随后,他双脚夹紧马腹,微侧身再次朝着余夫人,道:“放心吧,我们很快就回来”。

  话音落地,余尧手中缰绳一拽,脚下马镫一踢,那马儿四蹄空中翻腾,径直朝南奔紫阴山而去。

  余夫人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声长呼,道:“千万小心呐!”。

  等不见余尧父女二人身影,她才转身回府,余福紧随其后。

  ~~

  山脚下不远处路旁。

  一竹杆挑着布幡,布幡上写着醒目的一个‘茶’字。

  茶摊四周,碗口粗细的四根竹竿,撑开一块白布四角遮阳。

  白布下,两三张方桌随意摆着,只供这南来北往的人暂时歇脚。

  一处火炉边,有一位老者正在煮茶。

  余尧早在马背之上,就看清了此处,临近时才下马。

  他将余盈盈抱下马背,手中松了缰绳,用手轻拍马背,让马儿在此吃草歇息一下。

  左右此处之后,林中路窄陡峭,也骑不得马。

  余尧带着余盈盈找了一处坐下,他将背篓放在脚边上,抬头朝着那老者道:“老人家,劳烦来两碗茶”。

  老者顺势拽下搭在肩头的白色布块儿,点头示意,道:“唉,客官稍等,这就来”。

  片刻之后,老者一手端着两个茶碗,另一手中提着刚煮好的茶,缓缓来到余尧身旁,道:“客官,茶来了”。

  这边说着,老者已将茶碗倒满。

  接着老者又是一句,道:“慢用”,话罢,他站在一侧,满脸笑容。

  余尧端起茶碗满是一口,道:“嗯!老人家,你这茶很是特别,入口微苦,回甘清冽”。

  老者一听,笑脸又迎上前来,道:“客官好品味,这可是老汉我今日新煮的茶。嗯~,是那~~~”。

  话到此处,老者却是来了兴致,想要卖个关子。

  他抬手指了指余尧手中的茶碗,接着道:“我看这位客官相貌不凡。既是能吃出老汉这茶的不同,不知可否说出此茶的玄机?”。

  余尧抿嘴一笑,放下手中茶碗,正要说道,不想被一旁的余盈盈抢了话茬去。

  “金棘草”。

  余盈盈这边说着话,两只小手捧着茶碗,茶碗底边贴着桌面,碗口斜向她嘴边。

  老者一听,惊叹道:“好厉害的丫头!今日,在老汉此处歇脚的客官,也有几人,不说知道这金棘草的,就是能品出不同的,都少有人数!敢问,客官是做什么的?”。

  老者脸上笑容顿时灿烂不少,想是自己遇上了高人。

  只是这老者的惊喜还未说尽,余盈盈接着又道:“这有何稀奇,庆余堂有好些呢~”。

  “庆余堂?!”。

  老者一听,先是一惊,后又喜不自禁,道:“这么说来,二位是庆余堂的人啦!难怪,像这种稀有的药材,寻常人哪里见过,就算见了,怕是都不认得”。

  余尧见这老者夸赞不休,甚是烦恼。

  他接着老者的话,道:“小女年幼,到是耿直,还请见谅”。

  说罢,余尧侧身低头,看着余盈盈道:“盈盈,休息好了没有?时辰不早,我们该走了”。

  伴随话音,余尧拿起放在地下的背篓,带着余盈盈欲要离开。

  老者见余尧似是忘记牵马,指着不远处正低头吃草的马儿,急忙说道:“客官,你的马!”。

  余尧道:“山中再行,不便骑马,就先留在此处,老人家无需管它”。

  老者点了点头,朝着余尧父女二人离去的方向自顾说着:“好~,好~”。

  忽然,老者好似又想起了什么。

  他急忙忙往前追了几步,喊道:“客官!慢走!若要上那紫阴山,定要小心贼人呐!!”。

  ~~

  “爹爹,为什么我们非要来这紫阴山采药?来时,我听胖婶说,这里有好多妖怪呢!”。

  余盈盈抬头看着余尧,两只眼睛似黑色水晶一般,透着灵气,那雪白的肤色透着粉嫩,娇俏活泼。

  余尧停下脚步,低头看着余盈盈。

  他嘴角一抿,语气缓和而温暖,道:“嗯~,胖婶说的也不全对。这紫阴山,可是咱们南盛国一块儿宝地,什么珍奇草药都有。当然,也是因为盈盈的外公就住在这里。一会儿,我们采些药材之后,就去见外公,好不好?”。

  “外公?!”。

  余盈盈脸上欣喜,但是心中又有些犹豫,道:“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外公。他会不会不喜欢我?”,余盈盈仰头看着余尧。

  余尧抬手抚摸着余盈盈的额头,眼里尽是宠溺,道:“怎么会呢,外公一定会喜欢盈盈的”。

  余盈盈听余尧这般说,心里自是欢喜。

  她接着再道:“真的?不过,爹爹,我忘了给外公准备礼物了!”。

  余尧看着眼前这般纯真的女儿,道:“嗯?哈哈,没关系的,盈盈就是给外公最好的礼物啊。外公见到盈盈,会比见到任何礼物都要高兴呢”。

  正当余尧父女二人说话之时,不远处草丛中有一人影攒动。

  还不等人反应,就听得一人哇呀呀地从草丛林里跳将出来,嘴里呵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牙若崩半个不字!爷爷管杀不管埋!!”。

  这熟练的话语,当家的气度,想必此人久居山里,靠劫财为生。

  还真让山下那老汉给说中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言情小说异族恋情小说

玉龙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