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子救我

仙子救我在线阅读

仙子救我

指月玲珑

仙侠·古典仙侠·15.0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5-21 23:56

这是个文字可通神的仙侠世界。文人:以才御字,口含天宪,大可以臻邦家,小可以避灾祸。高僧:以心御字,经声所至,众生无不可渡。真人:以气御字,上可动天地,下可撼山川,明可役龙虎,幽可摄鬼神,功可起朽骸,修,则可以脱生死。应寻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可我除了仙子姐姐什么都没有啊……”……百年后,长生伞前,庙堂半数文脉子弟:请应师为我辈读书人提灯引路。苍梧山顶:应寻施主是我佛家有缘人,当为众生佛子。大雪庙女真人:臭小子,跟我回去,掌教真人们为了你的横渠四句快打起来了!鸿儒,高僧,真人,大妖,当这些人近在咫尺磨拳霍霍的时候。应寻:仙子姐姐,救命啊,是你让我修长生的,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001 还剑

  荒山,古庙。

  寒风咆哮,篝火摇摆。

  “为什么要丢下我呀,为什么呀,我还能帮你测字啊,我测字可准了,而且我也不要你的酬金,只要能带上我就行,真的,我发誓……”

  破庙不知名菩萨的注视下,月白色长衫衬托着少年应寻秀气的脸庞,一双笑起来如将满未满上弦月的眼睛,无辜地眨了又眨。

  被篝火隔开的对面,一个体型壮硕的大汉,寒风中嘴角抖了两下。

  “应公子,应大哥,应大爷,你就发发慈悲,放过我吧。”

  “是,你是会测字,也确实说得都挺准……”

  “可你没告诉我,跟着你能这么倒霉啊!”大汉几乎是用吼的,腾的站了起来,露出了只破烂成布条的长袍,跟满脸悲愤的样子。

  三天前,自己还是前呼后拥的镖师,手下徒弟随从十几个。

  现在,都他么快光屁股了。

  “额……李川大哥,你说有没有可能这就是个误会?”应寻偷偷瞄了大汉一眼,心虚中夹杂着小心翼翼的口吻试探的问道。

  “误会?你是说前天的猛虎拦路,昨天的强盗打劫,还有白天快把我扒了的那伙流寇,都是我自己倒霉才碰到的了……”大汉李川深吸一口气,太阳穴一动一动地乱蹦。

  “也不是没可能啊,人的命数时好时坏,又不是一成不变的。”应寻无辜的眼睛快速眨了两下。

  “哼哼,是吗,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一路遇到的倒霉事,都冲我来,就像没看到你似的。”大汉李川咬牙切齿地盯着应寻。

  “这……”

  “我真的不知道啊,李川大哥,你要相信我,我就只是想回家……”应寻裹了下身上的小被子,往火堆旁挪了挪,一脸委屈地抱住自己。

  又来了……

  大汉李川一捂脸,每当自己发现不对要一拍两散的时候,这小子就这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停,祖宗,你去哪儿我管不着,我就知道,我要是再不走,我怕是连家都没了……”

  说着,李川咣当一脚踹开庙门。

  庙外,风雪弥漫,吐气成冰。

  “李川大哥……”应寻开口喊道。

  李川大手一挥。

  “你身子骨弱,被子跟这些吃食的就留给你了,后会有期,不,最好还是别见了,你自己保重!”

  李川一步迈出,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我是说,你小心点,听说这山上,不干净啊。”应寻双手放到嘴边,朝风雪中喊了一嗓子。

  依稀中,风雪中传来咕咚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摔倒了,之后就没了动静。

  天地间,只剩下呼呼风声,跟噼里啪啦的篝火。

  “唉,这都第七个了,我只是想在家待着混吃等死,跟上辈子一样,咋就这么难呢……”

  应寻很幸福。

  带着前世记忆,降生到这个世界。

  自小到大,每天晚上做梦,还都有个好看到惊天动地的仙子姐姐陪自己说话解闷。

  多幸福啊……

  同时,应寻也很不幸。

  一身寒毒,求医无果,是个走路都要扶墙根的废柴。

  这就算了,还经常在梦里被仙子姐姐天天追着打屁股。

  本以为这就是个穿长衫天地君亲师的封建王朝,可就在上个月自己及冠礼那日,仙子姐姐突然在梦里跟他说,让他离开温暖的家。

  治病,修行,求长生。

  应寻才知道,这里,竟然是个仙侠世界。

  仙子是谁,应寻不认识。

  只知道从那天起,脑海中就莫名其妙地多了一把黑不溜秋的伞。

  仙子姐姐说是她给的。

  仙子还说,不去修行,就‘折腾’死自己。

  其实应寻真不想去,倒不是不想修行求长生,实在是不想离开那些小富即安的舒坦日子。

  但没办法,一身寒毒总要治,不然也活不久。

  而且从那天之后,应寻发现只要他还待在家里,不按照仙子姐姐给他规定的路线出发,或者要动什么歪心思,倒霉的事儿,一准儿会找上门,拦都拦不住。

  先是母亲做饭差点把房子烧了,跟着父亲走路都能被野狗追二里地,再就是姐姐晒书的时候好悬被一摞书砸死。

  一连串的倒霉之后,应寻终于相信仙子姐姐不是在开玩笑了。

  没办法,应寻只能收拾起自己的小被子,在父亲不舍,母亲瞪眼,姐姐嫌弃的目光下,踏上了寻医问道的路。

  眼下,已经是应寻出发半个月以来,第七次动回家的念头了。

  可结果摆在眼前。

  这次结伴而行的李川,只坚持了三天,就从一个前呼后拥的镖师,被自己嚯嚯成乞丐了。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往回走,想到李川的遭遇,应寻不由打了个哆嗦。

  “唉,没有人当倒霉蛋,就不能往回走了,还是老老实实照仙子姐姐说的做吧……”应寻认命般的长叹一口气。

  然后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捡起一根枯枝,在地上划拉起来,一边自顾自地念叨一首自己作的小诗。

  “灵台方寸驮青山,一重山是一重关,仙子姐姐应劫来,逼我去做小神仙。”念叨完,应寻一阵恶寒,自己给自己恶心的够呛。

  看着树枝在地上划拉的一个歪歪扭扭的字,应寻赶紧转移注意力。

  “寻……”

  “瞧瞧,菩萨您瞧瞧,应寻的寻,仙子姐姐都说了,我这名字看上去就有仙缘,一定能治好病,求得长生,成为父母的骄傲,灵台方寸驮青山嘛,对吧……”应寻比划着树枝,朝不知名的菩萨说道。

  “唉,他们倒霉能怪我嘛,都是仙子姐姐搞的鬼,我也不想这样的啊……”应寻眼睛眨啊眨,朝菩萨告起了状。

  “还说我是扫把星,说什么什么就来,我要是有那本事,您说我现在说来个女鬼陪我聊天解闷,她来嘛,来嘛?”应寻气呼呼的挥舞着手里枯枝,朝泥胎控诉起一路的委屈。

  话说得急了,一口寒风倒灌进嘴里,应寻被呛得重重咳了几下,脸色有些发白,赶紧扔掉枯枝,关上被李川踹开的庙门,添上一把枯枝,小被子裹得严严实实。

  “他们就是自己命运多舛,却非要把这些都怪到我身上,哼!欺负人……”

  寒风更急,风雪不歇,不知道过了多久,噼里啪啦的篝火逐渐弱了下去,嘟囔了一阵的应寻也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

  忽然!

  “啊!”

  风雪中忽然由远及近地传来一声惊恐的惨叫,吓得应寻一个激灵,小被子都差点蹬翻了。

  紧跟着,砰的一声!

  庙门被踹开,一道身影蹭地窜进了破庙,大汉李川,去而复返。

  “有……有鬼……”不知是冻得,还是吓的,李川牙关打颤,长袍褴褛的布条挂上风雪,已经被冻成冰棍,就像个开屏开一半被人一板砖拍晕的孔雀,满脸惊慌的躲在应寻身后,颤抖的指着门外。

  应寻心里咯噔一声。

  咋滴?

  自己说的话又应验了?

  “李大哥,这个世界哪有鬼啊,都是自己吓自己的。”应寻拍了拍李川的肩膀,温声细语地安慰道。

  我应寻这一路什么都碰到了,就没碰到过鬼。

  “真,真有鬼,你,你听……”李川死死抓住应寻的手臂。

  听?

  听什么?

  应寻有些摸不着头脑。

  刚要继续安慰李川,想着怎么让他留下来,同意带自己回家,应寻忽然觉得耳边像是被人恶作剧地吹了一口气,跟着就是一股恶臭冲进鼻子。

  “呕……”应寻差点吐了出来。

  “啊!”李川惊恐的惨叫声更大,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指着应寻身后,屁股蛋子当脚,逃命一样地往后挪去。

  应寻也觉得不对了。

  慢慢转过头。

  荒山,古庙,风雪中。

  一张女人惨白的人脸,就那么在应寻一尺左右的地方,跟应寻来了个对眼。

  应寻脑子嗡的一下。

  “卧槽!什么玩意儿!”

  突如其来的恐惧,让应寻脑子一时间忘了转了,只能用一句上辈子读书不多导致的国粹来表达恐惧。

  说实话,但凡这张脸下面有个身体应寻都不带怕的。

  可这就只是一张惨白的脸。

  都说恐惧到极致就是愤怒,这话一点也不假。

  然后,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乱搭了一下。

  应寻抬起手,一巴掌抡了上去。

  “啪!”

  “你不要过来啊!”

  一声脆响,应寻结结实实地给了鬼脸一耳光。

  镖师李川愣住了,心里对应寻的印象瞬间翻了个底朝天。

  逢邪祟而八方不动,沉着冷静,如此应公子,真汉子!

  惨白的女人脸也愣住了,神色有点懵,更多的却是不解。

  可下一刻,一道比方才大汉李川更惊恐的惨叫声在破庙中炸响。

  “妈呀,真有鬼啊!”

  然后,李川就看到自己刚认定的真汉子,裹着个小被子嗖地躲在了自己身后。

  这一嗓子,让鬼脸回了神。

  李川望着面前张开血盆大口恨不得吞了自己的女人鬼脸。

  还能说啥,跑吧!

  他还没抬腿,应寻已经没影了。

  李川恨不得抽自己个嘴巴。

  我就不该相信这家伙!

  接下来的破庙中,一个飘着的鬼脸,发疯一样地追起了两个倒霉蛋。

  叮叮咣咣,大汉李川那身孔雀开屏一般的冰棍长袍被追的碎了一地,惊恐地惨叫不绝于耳。

  应寻跑的小被子都快飞起来了。

  但很快,破庙中就平静了下来。

  没办法,破庙就这么点,二人没多大会儿被鬼脸逼入了死角。

  退无可退。

  鬼脸也不废话,张开血盆大口,嗷呜一声恶狠狠的朝李川脖子上啃了上去。

  李川认命般的眼睛一闭。

  这下算是彻底齐活,没他娘死在护镖的路上,却要交代在这不知名的鬼地方了。

  不过还好,有个人作伴,黄泉路上,也不寂寞了。

  他是认命了,应寻可不认。

  望着近在咫尺的鬼脸,应寻压着心底的恐惧,一把将李川拽到身后,挡在他前面。

  对着鬼脸,比划了个了停的手势,也不管人家鬼脸有没有看懂。

  “停一下,我有话说……”

  还别说,鬼脸还真停下来了。

  李川心里忽然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心底燃起一丝希望。

  或许这个测字很神奇的应寻真有办法。

  可马上,李川就不那么想了。

  只见应寻一歪头,双手放在嘴边,闭上眼睛,用尽所有力气,喊了一嗓子。

  “仙子姐姐,救命啊!”

  李川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我特么昨天咋没被那群强盗宰了啊……

  然后双眼一翻,无力的望着屋顶。

  老天爷,咱俩多大仇,你非要派这么个玩意儿来折磨我吗?

  应寻话音刚落,只觉得脑海中那把黑不溜秋的伞‘嗡’的震了一下,接着就听一声细微的碎裂声在心神响起。

  砰!

  眼前所有的画面瞬间碎开。

  荒山,古庙,篝火,全都消失不见。

  “本次大雪庙入门弟子考核结束,此刻还保持清醒的考核者随我入山门,余下一应学子,退回原籍!”

  一道说话都凌厉锋芒的女人声音在应寻耳边响起。

  应寻这才反应过来。

  什么荒山鬼脸,镖师李川大哥,那都是半年前自己第一次遇到鬼物时的事情了。

  如今,自己是参加大雪庙入门考核的求道学子。

  刚才,只不过是考核最后一项的问心路中,显现出来的幻象而已。

  “唉,这下是彻底回不了家了。”

  望着脑海中出门时还灰不溜秋,因为收了无数乱七八糟东西之后,早已变得璀璨琉璃的伞,应寻心中五味杂陈。

  长生伞,十八根龙骨长短不一,伞布上光彩夺目。

  随着大雪庙主持考核女长老的声音落下,长生伞嗡的一声,其中一根龙骨中,嗖的吐出一柄雪白长剑,悬在脑海之中,同时,伞布上出现一排金灿灿的蝇头小字。

  一斤人身七两苦,从生到死三两缘。

  飞剑,一斤人身!

  大雪庙女真人佩剑,抢于荒山破庙风雪之中。

  应寻满未满上弦月的眼睛,眨了又眨,望着已经被长生伞吸成剑干的软塌塌的飞剑,又看看大雪庙山门,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仙子姐姐,不带这么坑小孩儿的,长生伞抢来的飞剑,为什么千里迢迢的非要我来还。”

  “还就还呗,你让我拜在那个女真人的门下修行是什么意思,把人家的剑祸祸成了这个样子,还要拜人家为师,真的不会出人命嘛?”

  只是,应寻这个念头刚一动,长生伞嗡的又震了一下,跟着应寻就觉得屁股上一股巨力传来。

  砰的一声,整个人飞了起来。

  “啊……该死的流氓伞,你还没完了是吧!”

  一头撞进了大雪庙入门考核的女长老怀里。

  头一歪,昏了过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古典仙侠小说

仙子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