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英桀游戏

英桀游戏在线阅读

英桀游戏

缘结斩界

科幻·星际文明·4.1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3-11-25 16:01

”全知者先生,您当初为何要成为玩家?“”来钱快?“”不是,那还有呢?“”……来知识快?“”?“-----------------------------------------2255年,所有事情都陷入一潭死水,发展停滞,但是“游戏”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灾难与新奇,是它的代名词企业开发游戏,从此游戏进入大部分人的视野中:无论是作为观众还是玩家。格局裂变,称颂与唾弃……在这种时代下,却有这样一种人,他们神秘,虽势单力薄,却有莫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有影响格局的潜力。而正是游戏的存在赋予了他们一个称号“英桀”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一 沦落

  一艘孤独的飞船,载着最后的坚持者,默默地航行着。

  他没有冬眠,而是保持着清醒,任由时光击打他的生命。

  “我多么希望,世界不是现在这样……”老人目光无神,凝凝自语。

  他是最后的探索者,在那个“富足”的年代。此行之后,再无远方。

  即便是同行者也不能完全理解他,不知为何这个老人追求着虚无缥缈,回报率极低的那些东西。

  只是……他还是憧憬着,憧憬着,直到他死在这无果的路上。

  “我希望……”对着灰暗的宇宙,老人许下了他的愿望。他的无力,遗憾,以及强烈的意志都饱含在其中。

  “我听见了。”空寂的宇宙中竟响起不知何来的声响,清晰宏大。

  “你的愿望,正是我的愿望。”那个声音竟然如此说道。

  于是,世界,被以霸道的方式改变了。

  100年后,2240年。

  白-16星,周围轨道,密集式居住用空间站。

  一个房间内,两个稚嫩幼小的孩子在里面讲话,声音松软。两个孩子10岁左右的样子。

  云野是大哥,他一直听父母说的话,无时无刻不关照着弟弟。

  不过他也才10岁,弟弟小上一岁——这个年纪的孩子其实没什么可干的,每天的三餐又都会有人送来,他们只要懂得自己洗漱整理,其余完全没什么可操心的。

  弟弟云季在看电视,作为弟弟,他一直很乖,也很懂事。云野从来不需要多说什么。

  他有时候会想,也许哪一天,危机就会降临,然后他“大显神通”,最后在父母面前赢得赞扬的目光……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毕竟自己可没有什么“神通”去“显”。

  此时,他听到走廊上隐约穿来一些交谈声,他悄悄地凑到墙边。

  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是,他的耳朵很灵。

  “就是这户吗?”

  “对啊,我跟你说,里面两个孩子老可怜了!”

  “确实,父母一直在外打工,真的是,一头钻工作上,恐怕都忘了自己还有个孩子!”

  云野心里道:其实父母之前经常会回来,虽然基本不会住下来。

  “哎呀,不止这些!你还不知道吗?我听说——

  两人的声音稍微小了些,仿佛要隔绝一下周围的耳朵——然而实际没小多少。

  “我听说:他们父母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听得云野有些恼怒,不过他没有冲出去,而是继续听着。

  “你怎么知道的?”一个人有些惊讶,也带着些难以置信。

  “哎呀,这你就别管了;再说了,已经三个月了!什么工作三个月不能回来?”

  云野细细地听着,同时也在思索,说实话,他自己也不清楚父母的工作。

  “你别说啊,可能是那种工作~也有可能不是吗?”

  话刚落地,对面就急着打断:

  “不可能!如果是那种不体面的工作,哪有闲钱让小孩住这儿?你也是会想的……”

  两个人叽叽喳喳,又走到别处去了。

  这里的人都很闲的,没事就会逮着一个不知哪里来的话题聊,云野也是知道的。

  想不到这次聊到自己头上了。

  两人的话里逻辑也有些毛病,真真假假。

  他当然不好冲出去问个清楚,别人肯定不会说。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弟弟,有什么谣言等爸妈回来自然就破了。

  然而……他们没有回来。

  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云野走上前去,以为是父母回来了

  但站在门口瘦高那人,云野见过,是这空间站的职工。

  “你们的房租到期了,请你们离开”

  房租?在云野的概念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词汇。

  “那个,我……“

  话没说完,门已被外面的人关上。

  云野傻傻地站在门前——他从未应对过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解决。

  他同样没有和弟弟说这件事,因为他相信弟弟也没办法。

  “房租……”云野查阅资料,这才知道是住房的花费。

  “这好办!我和弟弟都有些零用钱,都拿出来,到时候让那人检一下就行。”

  过了三天,他们几乎快忘记这事时,却来了许多人,猛地打开房门——这次连敲门声都没有了。

  云野拿着钱凑上去,但是他们看都不看。他只好自己开口:

  “这些钱可以补上房租吗?不够的话……”

  “钱?这房租,收的可不是钱。”

  之前那个瘦高的人也在几人里面,用带着怜悯的眼神看着云野。

  随后,不容分说,云野和弟弟被高壮的两名员工揪了出来。

  云野还张着嘴,极力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云季更是反应都没反应过来。

  刚才说话的人旁边一人走了出来,推着他两往外走。

  “接下来,你们就不能待在空间站上了,离开这里吧”

  云季还在问,想回去,云野突然大声地问道:

  “那我们去哪儿?”

  他的目光与弟弟同样迷茫,但是直直地看着那个员工。

  员工的眼神有些复杂,似乎不知道说什么,但过了会还是低声说:

  “你们到下面的冰原去吧,那里有长途量子迁跃机,随便找个地方去吧,反正不要回来这里了。”

  云季还想问为什么,云野拉着弟弟就走,边走边回头弯腰道了个谢。

  这里的太空站是23世纪后建的,没有采用太空电梯,而是优化后的短程量子迁跃。

  云野没有用过,旁边的傻瓜式引导让他一次成功。

  在有意识的下一个瞬间,他们已经站立在寒冷的冰原上了。

  寒气像无数的蛆虫,往两人的体内钻。

  空间站的温控十分到位,两个小孩从出生为止就从未体验过这种感受。

  “为什么迁跃站点直接暴露在外面?”云野暗自疑惑。

  “哥哥!我好疼”旁边的弟弟难受地叫出了声:“我是不是得病了?”

  吐出一口寒气,云野摸了摸弟弟的头:“不要慌,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

  不过走了几步,身体开始战栗、牙关打架。

  他眯着眼,观察着荒芜的周围,内心也感到十分无助。

  忽然,他捕捉道了一个身影,在远方的水边。一片冰白的世界里,那红色的头发十分耀眼。

  “那应该是个湖,我在百科上看到过。”弟弟边抖边说话。

  两人几乎是跋涉过去,云野大声地朝那人说话:

  “你好!能帮帮我们吗?”

  坐在“水边”的人转过身来,一看,他的胡子十分夸张,面部也一片邋遢。

  “干什么?”他的话短促模糊。

  “我们想离开这里,你知道怎么走吗?”

  那个大叔没有回答他们问题,而是打量了两人一番:

  “小孩,你们家长呢?这地方可不是乱跑能跑过来的。”

  “那个……”云野赶忙道

  “算了,先跟我来烤烤火吧。不然你们该冻坏了”

  大叔看起来不像坏人,两人遂跟着他走。

  走到一块土屋前,大叔推门走了进去。

  “这居然不是自动门?”

  云野从来没见过这种房子,像是“大自然搭出来的”。

  没看清大叔做了什么,噌一下,熊熊的火焰升腾。

  一下子两人顿时感觉暖和了不少。

  云季好奇地盯着火看——头一次亲身体验火焰的温暖。

  云野则是好奇的问出了口:“为什么不用温控系统呢?”他曾经在这方面往里探索过,知道“温控”的存在,自觉十分聪明。

  大叔哈哈一笑,点着火焰说:“这不是?”

  场面之后就变得寂静下来,谁也不说话。

  “你们暖和了吧,暖和了就可以走了,我带你们去长途站点。”

  云野有许多问题想问,但是他又觉得没必要了。

  走出小屋,身体刚烤的热腾腾的,余温未散。

  大叔最后没有问他们是什么情况,或者他并不关心……

  “大叔……这个迁跃站台……要钱”

  云野发现自己没办法用现金。这个站台也没找到口子。

  大叔讶然,然后又摇头笑了笑:“你们这……”

  云野低着头,生涩地吐出几个字:“能…不…能……”

  低着头,似乎在纠结:“这可要多钓几天鱼了啊”

  但是,他还是帮云野他们付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冰原上讨生活的明明都那么穷了,却还要多管闲事。

  大叔捋着胡子,似乎还想到一个人,同样的小孩。

  “谢谢大叔,你是个好人。”云野带着弟弟一同道谢,随后就迁跃走了。

  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半个冰原笼罩在空间站的阴影里——

  他没看到,身后的空间站坠毁了。

  沦落的他也不会知道,再回来时冰原已已沦落。

  出来的地方是夜晚,华灯初上,只留暗淡的光。周围除了路灯便只余漆黑了,除了旁边一家酒馆。

  或许人的天性就是向往光明,他们朝那个酒馆里去。

  推开朦胧的玻璃门,里面昏黄的内室映入眼帘。

  一个窈窕的身影斜倚在吧台后,并无其它客人,冷清透面而来。

  进了酒馆,两人也不知道干吗,他们既没有住处,手上的钱也不多。

  云野走到吧台前朝那个穿的不多的女人问:“有吃的卖吗?”

  她似乎摇摇欲睡,听了这话缓缓醒转过来。

  “咦?”看见面前是两个小孩,她有些惊奇。

  “有的”语气似是还没完全睡醒。

  随后她走到后面,云野隐约听到一些说话声。

  不一会,她又走出来,问:

  “你们要吃什么?”,递了过来一个菜单。

  两人看着上面的东西,有许多没有见过。

  云季指着其中一个没见过的:“哥哥,我想要这个。”

  云野摇摇头,他连考虑都没考虑:“我们要剩着点,就点最便宜的几个面包吧。”

  听到他们的对话,女人走上前来:

  “小朋友们,你们是不是走丢了?”

  云野摇摇头。

  她露出一个笑容:“我是这里的老板,你们可以叫我卡密拉”

  顾盼生姿,颜笑相溢。

  但云野只有10岁。

  “你好,老板。我们要点这个。”

  老板没有回应他:“你们是自己来这里的吗?”

  云野没有说话,弟弟点了点头。

  老板就这么看着他们,然后道:“有地方去吗?”

  云野有些震惊,讶然看着卡密拉。

  她笑了笑:“没事的,你们可以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反正我们这里没人。”

  过了会儿,她又道:

  “有钱吗?”

  云季摇了摇头。云野看着云季,皱起了眉头。

  老板还是那副笑容。

  “没事的,如果困扰的话,我们这里刚好缺一些人手,你们可以帮衬着干点活,起码保障每天生计。”

  她为什么直接就这么想了?云野觉得她的思维有点跳跃,在没有那么明显的情况下,这让云野有些疑惑。

  说罢,她走出柜台,排开两个沙发。

  “今晚就凑合下吧。”声音温柔,让云野之前的疑虑也打消了。

  两人互道一声晚安,向老板道过谢后就躺平了。

  老板走到门口,摸了一下门口,把门锁上。

  随后,昏暗的几盏灯竟也灭了。屋子里彻底陷入漆黑,只有窗外的几个路灯透入光来。

  “好了,可以进来了。”

  老板拍拍手,竟然进来一个光头男人,身材臃肿。他脚步很轻,就往云季方向走去。

  云野眼睛圆睁,就看着他靠近。

  走到旁边时,他突然一个跨步过来,手中翻出一个钢笔大小的物件,然后不由分说,就戳在弟弟云季的身上。

  云野感到血压上升,不可抑制地站起来朝他大吼:“你干什么?”

  他希望这是一个误会,也许是一些医疗工作。

  光头听到声音,被吓了一小跳,转过来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小子,麻醉没有了,你少反抗点,跟着我走,就不会吃苦头。”

  云野看着大概是用生物锁锁住的门,再看看光头硕肿的身形,他举起了双手:“好,我不会反抗。”

  光头收了笑容,一手抱起失去意识的云季,一手把云野揽在另一个胳肢窝里。

  云野仰着头,看到自称卡密拉的女人倚在吧台前,似是没有看见云野和弟弟的遭遇。

  “老板!老板!”他大喊,无果。

  晃动的天地,紧紧胁迫住他身体的大手,以及眼前不闻不问喝着酒的窈窕女子……

  冲击着!少年的眼中映入人的恶意。

  他不再大吼,无力的垂下软弱的双手。

  “这就对了”光头声音低沉:“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只能去接受他了。”

  云野不想说话,看着旁边昏迷的弟弟,心如刀绞。

  “我没有尽到责任吗”

  从离开空间站到现在为止,他只觉得无力步步加深。

  光头带着他们穿过后台,走出后门,云野看到那里有辆车。

  原来刚才卡密拉进到后面不是为了准备烧菜,而是去呼唤光头吗。

  最后进入房间的一眼,他看到老板带着歉意与内疚的眼神。

  他不明白,既然如此,她最开始那些举动是真心的吗?还是惺惺作态?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光头提着他两走到车后,一手一下把两人塞到里面,后面是隔开的一片密闭空间。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光头说罢,甩手合上后面的门。

  他最后看了一眼云野:“可惜你们命不好,要是出生在稳定区,说不定可以去孤儿院呢。”

  在黑暗中,云野保持着清醒,尽管已经十分疲累。

  车身没有任何晃动,他也不知道开了多远。

  当门打开的时候,他觉得似乎过去了无数时间。

  “到了,别耍滑头,否则有你们苦头吃。”

  走出来,首先进入云野视界的是与前面那颗星球截然不同的天空,纵是黑夜,也明朗如银缎——稀薄的大气层透过更多星光——这里已经不是他们从迁跃机出来那个星球了。

  “我们在哪里?”

  光头猛地往云野右脸呼了一拳:“说了老实点!你不听是吧!”

  火辣的疼痛以及冲击力带来的略微变形让云野的意识陷入空白。

  “为……”

  光头又一拳打在云野的左脸上,发出一阵闷声,云野直接被击倒在地。

  “悠着点,别打死了。”远处走来一个身材瘦长,脸也瘦长的人,声音尖锐细碎:“咦!一次搞了两个?你个懒鬼什么时候那么勤快了?”

  光头哈哈笑起来:“这两个是自己送上来的,头一次见一起送的。”

  两人聚在一起,一人拖了一个小孩。

  云野大吼:“我自己能走!”

  这次甚至光头都不理睬他了。

  走到一处荒凉的地方,周围是许多荒废的土壤,旁边也尽是些简易的房子。

  “来交货了!”

  他们走入一间圆形的房子,房子很简陋,从外面看以为就是个极粗的圆柱,到了里面,除了一根柱子外,别无他物——但是里面聚集了不知多少他们这样的小孩。

  一个个蜷缩着身子,坐在墙边,低着头,眼神无助。

  云野想问“你们要干什么?”,但他闭上了嘴,没有说。

  紧接着,瘦长的男人先是踢了弟弟几脚,把他踢醒,然后凑到他面前,满脸笑容。

  他的脸本来看起来尖嘴猴腮,很符合云野对坏人的想象。

  笑起来却也人模人样。

  “小朋友,你喜欢玩‘游戏吗‘?”

  弟弟刚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听到这个问题,回答道:“喜欢。”

  瘦人拍起了手:“明天,你们就可以一直‘玩游戏’啦!”

  云野冷冷地说道:“你就是把我们绑来‘玩游戏’的吗?”

  弟弟一脸懵的看向旁边的哥哥,发现他脸上红肿的淤青十分显眼。

  “我叫管硬,有事可以找我”,瘦人没有在意,而是笑嘻嘻地赞同了这个说法:“没错,就是这样。”说完,他就离去了,反手关上了门。

  云野此时已经疲惫到极点,竟直接昏昏睡去。

  待他醒来时,只听得一阵阵嘈杂的声音。

  “快点!走了!争取多玩几个游戏!”

  “玩游戏还不积极!你们玩游戏就有活路,我还羡慕你们呢!”

  云野听到一声嗤笑,似是忍不住后憋出来的。

  他看到弟弟站在他身旁推他:“哥,快醒醒,不然他们可能会打你。”

  他指了指其它地方,一些大人正在拳打脚踢地“叫”醒其它小孩。

  他们往往身材瘦小,比云野他们矮上半个头。

  “看来再这里吃的不怎么样。”云野暗自想。

  然而大人都往往有一身横肉,尖嘴脸那样的瘦子是少数。

  “哥,走。”弟弟把云野拉起来,往进来的门口方向走。

  他看到外面已经有个大部队了,竟然已经聚集了不知多少的孩子。

  “真是无法无天。”他不曾知道,这个社会阴暗的一面。

  熙熙攘攘间,所有人都到了一片空地。

  “好了,接下来要‘分流’了。”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科幻小说星际文明小说

英桀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