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现代练炁士

现代练炁士在线阅读

现代练炁士

醒在郊眠寺

仙侠·现代修真·2.51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4-22 23:36

【一点民俗传闻,少许胡思乱想】【不是地球,平行宇宙请勿带入】世界上真的有仙人吗?回到老家参加同学会的仇千瓦,半夜竟然遇到了“官将首”在斗“跳钟馗”,隔天在村里的游神会后居然得到了一卷天书,一个不为人知的练炁世界掀开了一角幕布。烤瓷人..桧树仙..闾山派,真假天师,大罗天门,甚至是传说中的火解仙人宋无忌,故事就从那个晚上开始了…..有个声音说道“这是最后的练炁时代了“————————-—————————————-天庭消隐,太阴境匿,颂神魔秘讳无回应香火成神,众生沉沦,方仙练气人与天争天地有寿,道无名寿,太虚境界与道合真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官将首斗跳钟馗

  黑雨滴一样的鸟群,从黄昏飞入黑夜。

  树枝状的闪电蔓延在天空,雷声带来骤雨。霎时光亮的公路上只见一人影沿边走着。

  轰隆的炸雷吓得千瓦一激灵,雨珠劈头盖脸打来,他赶忙撑起了雨伞,忘了是谁在唱完歌后胡乱塞来的。

  微醺的酒意已然散去八九,夹雨秋风就吹得有些冷了。

  现在脑子才清醒一点,千瓦有些后悔自己不让阿邦送到家。

  下了阿邦那不怎么顺路的顺风车,离他家还有不长不短三公里的路。

  阿邦是他高中最好的死党,这次同学会要不是他打电话说了好几次,自己也不会参加。

  说起来阿邦,他居然和高中班长何惠结了婚,刚刚也是看着车里何惠越来越臭的脸,他才慌称自己晕车要吐,让阿邦送到路口就好。

  千瓦他知道何惠很不乐意阿邦送他一趟,毕竟和他们家是两个方向的。

  人都是很现实的,像他这样二十六七了还是要啥没啥的情况,不是所有人都会掩盖他们的不屑。

  “唉。”

  思绪戛然,他扯紧了衣物往前走去。

  十来点的县道上只有拉货的卡车时不时开过。

  一辆打着远光的小轿车停在了千瓦旁边,车窗摇下。千瓦眉头微皱,怎么遇上他俩。

  车里的不是别人,正是千瓦的前女友和他的高中同学何东。

  何东仗着自己的家庭背景,从小就是校霸,千瓦没少受他的欺负。

  最近何东还考上了公务员,这次的高中十周年同学会无疑就是他的个人秀。

  “啧,达邦那小子就给你扔这了啊,也该你个大男人连辆车都没有。”驾驶位上的何东鄙夷地看着千瓦说道。对于千瓦他从来都是不掩饰的嘲笑,谁让他是念慈的前男友。

  楚念慈就是副驾驶位置上的女人,也就是千瓦在高中时的女朋友。

  “坐我们的车回去吧,今天阿东睡我家,刚好顺路。”副驾上的楚念慈把鬓角的细发拢到耳后。

  千瓦看着这个看着语气温糯的女人没有回话。他可深刻了解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

  飞溅的雨滴不时溅到车窗里,何东不耐烦的对楚念慈说道:“妈的,你理他干嘛,雨都打进来了,赶紧关上。”

  千瓦没有搭理车里的俩人自顾自往前走去。

  何东的黑色奔驰车没有疾驰而去反而是挪到了千瓦的前面一点点的开着。

  看起来是何东不爽他的态度。面对何东的刁难,千瓦不以为意。

  他最大的优点就是情起归性,说不生气也不可能,但是他不往心里去。

  看着县道旁边的小山坡,他翻过公路的栏杆就往山上走去。

  这是一条山路,翻过山岗就是他们村子。

  繁密的树林遮盖了视野,不一会就看不见公路了。

  千瓦已经很久没有回老家了,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他拿着兼职存的钱就开始了义工旅行。

  到处走走就是四年。

  他撑着伞走了好一段路,心绪才渐渐平稳。

  在千瓦的记忆里,这座山上有块很大的地平平整整铺了卵石。

  平时村里的游神活动就都在那举行,所以那块地也被叫做迎神埕,这座后山千瓦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离家近,小时候和伙伴们没有少跑。

  .........

  雷雨来的快停的也快,秋风高爽遮月的云也散去了。

  细细碎碎的月光透过枝桠散了下来,照在山路上好似水一样静谧流动。

  山里的树很杂,有四季青的竹子,也有已经落了叶的刺槐,散乱的蕨类四处缠绕。

  风雨后山路上布满落叶枯枝,稍微有些泥泞。千瓦收了雨伞走在上路上,他估摸着大概五分钟就能走出这片林子了。

  因为何东的刁难有些烦躁的心绪已经完全平静。

  这时候千瓦才感觉大半夜走山路不是一个好选择。

  有些不对劲........

  千瓦咽了下口水。心里一怕,漆黑的林子也变得可怖起来。

  在西南做义工的时候,他也常常在山里徒步,他觉得现在安静得有些古怪了。

  除了他自己踩在枯枝落叶上的咔嚓声,山里寂静至极,声音仿佛都流向了深远的黑暗里。

  虽然小时候天天往山上跑,但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回来了。

  千瓦不由地握紧了手机快步往前走,走着走着他的步伐越来越快。

  直到身体都微微沁出一层细汗,他终于走出了林子。

  再没有树木的遮蔽,月如盘挂在夜空。

  视野一下开阔多了,看着眼前熟悉的鹅卵石台子,千瓦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这就是那块迎神埕,是村里用来迎神的时候摆放神轿的。

  过了这片空地就是下山的路了。

  夜色如水,千瓦继续往前走着,松了口气。关于这块用鹅卵石铺就的迎神埕他的记忆很深刻。

  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哭得可伤心了,谁的话也不听,一个人就往山上跑。

  家里人出来找了一宿没找到,隔天急得要报警的时候他自己从山上回来了。

  太久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他记得自己一个人在这块迎神埕的乌石板上睡了一晚上。

  迎神埕中间的乌石有五六米长宽,平整的面朝上。

  村里的老人都说这块石头很有灵气,很多小孩被老人家拉来让乌石做干爹,千瓦也是其中的一个。

  记忆里哭到累的自己趴在乌石上睡的还挺舒服,明明那时候是夏天又是山里,却一宿没有蚊虫骚扰,半夜也没有冻醒。

  回忆到这结束。

  因为走在台子上的千瓦这时候突然发现不对劲!

  迎神埕中间原本是乌石板的地方却都填上了鹅卵石。

  咋回事,自家干爹那么大一块石头呢。

  但是没等他多想。

  脖子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凉风,还以为是飘落的竹叶划过。

  他缩了缩脖子回过头去。

  “我草。”人在受到惊吓时都会不自觉地说出自己美妙的母语。

  一个只有半张脸的女人头颅悬在他背后,皮肤惨白泛紫,空洞的眼框似乎在看着千瓦。

  一人一物四目相对,活见鬼了!

  凉意嗖的一下从千瓦的脚底窜到了天灵盖,鸡皮疙瘩瞬间就布满全身!

  他的大脑直接吓得宕机过去,一会后才反应过来撒丫子狂奔,也不管地上的水洼,一下子跑出去百来米。

  不知怎么月光也好像变得黯淡了,秋风也不合时宜得穿过林间。

  身后呜呜簌簌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半张脸的鬼怪追了上来,狂奔的千瓦根本不敢回头。

  “呼呼…哈..”

  超高负荷让千瓦剧烈喘气,喉咙反上来一股子血腥味。

  捂着嘴不让自己咳嗽的千瓦刚刚要往下山山路上跑去,但他又突然停住了脚步。

  并且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浑身一震。

  因为前方看不清的山路林子里居然发出了一阵铃铛声。

  “叮铃...叮铃”

  清脆的铃铛声就像是凭空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那样清晰。

  这时候的千瓦浑身发抖,脚都已经发软了,牙齿也在不受控制的胡乱打颤。

  千瓦是相信灵异鬼怪的,因为他曾经就是亲历者,在西南有一次他爬雪山遇到了小雪崩被困住了,是一位光着脚的喇嘛救了他,赤着脚领着他走到山底然后凭空消失在了风雪里。

  但是今晚他妈的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了。

  黯淡的月光下下,一个高大的人影走出了林子。

  出现在千瓦前方的是一个涂着黑白脸谱,口带长髯,头顶乌纱,足蹬草鞋,挺着将军肚,罩着紫红袍,手上拿着把红扇子的高大人影。

  “卧槽,钟馗老爷?!”千瓦目瞪口呆地喃喃。

  这是来抓鬼的吗,千瓦莫名有一丝荒诞的奢求。

  仿佛是注意到了千瓦,那黑白脸谱上的俩只眸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然后就往千瓦这一瞪。

  哗啦一下打开扇子就踩着罡步朝千瓦走来。虽然不像那鬼物一样面貌吓人,但是人们对神像之类的原本就有先天的恐惧,更别提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出现,只能说是诡异至极了!

  千瓦被瞪的心惊胆颤,也不管之前看到的诡异鬼影,猛地转身就往回跑去。

  还好形似钟馗的人影还在慢慢走着,千瓦又是一段拼了命的猛跑,最后三两步跳到了迎神埕的石台子上。

  他弯着腰剧烈喘着气,刚一抬头,就好像听到了上山的路上也传来了什么声音。

  仔细一听像是铁链互相拖拽的碰撞声。

  “哈...哈..呼...不会吧,我X。”千瓦是巴不得自己现在直接晕死过去算了。

  但现实是他这辈子没有这么清醒过。

  他是实在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回头一看那个钟馗还直愣愣地朝他走来。

  在千瓦心如死灰的时候,上山山路里的声音主人也现身了。

  和形似钟馗人影一样,那个高大人影也涂着脸谱。

  却是绿面獠牙,鼻上点了三点金粉,怒眉连额,头戴宝冠,双肩翘甲,手持一柄银亮钢叉。

  “损将军?!”来人居然像是闽台地区庙会形象官将首一样。

  这些年官将首很出圈,很多民俗电影都出现过它们的形象,所以千瓦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其人同样是怒目圆睁,朝千瓦走来,走的是两浅一深的三步赞,宝冠上还徐徐燃着三支日头香。

  迎神埕台上千瓦看着这惊悚又奇异至极的情形,他想着自己要不要一头撞死在石台上好了。

  “今天喝的是假酒吧,操蛋。”

  手脚却是先比脑子做出反应,来去都没法走了,他往石台下一跳就往树林里跑去。

  现在哪还管什么有没有路,跑了再说。

  树林里不像路上那么好跑,不时就要被树枝划拉到,铺满树叶的地上也可能是坑洼。

  没跑出去多远。

  扑通一下被树枝绊倒的千瓦在地上滚了两圈,他实在没有力气跑了。

  千瓦靠着树干树盘坐起来,拉风箱似的喘着气。

  此时原本准备等死的千瓦,才发现那俩大神没有朝他追来。

  反而他这边因为地势高一些,隐约能看见树缝间的水泥台子的轮廓。

  “锵。”巨大的撞击声从台子那边传来。

  “咕噜”千瓦咽了口唾沫,我滴乖乖,他俩难不成打起来了。

  月光下的迎神埕。

  正如千瓦所想的那样,损将军和钟馗不知道为什么打了起来,一方捏着集神诀,一方握持子午诀。银亮钢叉撞上七星宝剑,激荡的气息吹飞了四周的落叶。

  听着不时传来的哐铛声,千瓦感到一阵荒诞,感情我是碰上您二老约架了吗。

  看着身上十来道大大小小的口子,他忍着痛扶着树干起来,还是找个方向先下山去吧。

  太诡异了今晚,千瓦感到心力憔悴。

  “嘭。”

  在千瓦看不见的位置,损将军的银亮钢叉直直朝他飞来,声势浩大射穿了好几颗树,但依旧非是常人能及的速度,没等千瓦做出动作就直接扎在了千瓦身后的树木上。

  钢叉已经叉在了树干上,千瓦才反应过来,想往旁边侧去但是一个重心不稳,就往山下滚去。

  磕碰间好像看到最开始见到的那个半脸的飞颅,被飞来的银叉死死钉在了树上。

  翻滚中天旋地转,最后千瓦头还磕到了石头,一阵剧痛。

  眼一黑就昏了过去,恍惚间好像又看见了一个白发的女人抱住了自己。

  “啥…啥玩意…”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仙侠小说现代修真小说

现代练炁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