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上马在线阅读

木兰上马

历史 / 历史传记

1.5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3-10-06 15:33

书籍摘要: 大型文化历史人物影视作品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木兰上马(上)

  九月的大地已经是一片萧瑟,菊黄、授寒衣、青女落泪雨。此刻的弯月正泛着皎白,黄土地上也冉起了一阵阵寒气。双星伴月,国之战事窦起!今又逢得帝星晦暗,天下!将注定要掀起一场浩劫。

  宫城外五里处的朱雀台上,七色的角旗随风摆动,时不时地发出“嘭、嘭、嘭”的声响!旗面上纹绣的兽神是异常的狰狞!台下篝火燃起的烈焰腾空窜出五米多高,那些滚滚的浓烟和着灰烬又在四散飘荡。此时的乾位、玄武早已经是黑蒙蒙的变成了一片坟寝,献文帝架崩三年,崇光宫内再无光亮。

  在篝火旁,喀木狍皮神帽上的鹿角冲向天空,帽上有十五条飘带叉在了肩上,五颜六色的飘带或长或短!带稍上系着的铃铛“叮叮、当当”,伴随着喀木的跃越而响!喀木神帽前面的小铜镜则是映耀着火光。

  喀木身穿神衣,头戴神帽,左手持鼓,右手拿槌,蹬腿跳跃。他双眼时而半睁,时而半闭,时而又打上几个哈欠!他一边击鼓,一边跳跃,又一边吟唱!其音调极其深沉。每当他口唤:“扎列”,周围的人们就会伴随着他合唱。

  喀木的鼓声渐紧,他下巴哆嗦,牙齿也咬得格格作响,他又双目紧闭,周身摇晃,仿佛是极其痛苦的状态。这时有人拿出了一团烧红的火炭,放在了‘萨满神’喀木的脚前!只见喀木鼓声突停,混身大抖,这时喀木惊恐的开口唱道:“火,有火,有大火”。

  角旗上绣着的虎、鹰、鹿等等诸神,此时显得更加诡异。只见喀木走向神案、他取下腰铃、铜镜,又放下抓鼓、鼓槌,他把一块猪胛骨握在了手上,猪胛骨的阔面向下,喀木把嘴贴近了猪胛骨的上端,低声得祷告着。

  祷告完毕,喀木把那块胛骨放在灼热的火炭上烧烤,过了一会才拿起,他又在胛骨上面吐了一口唾沫,只见胛骨上裂开了多道细纹,有竖纹也有横纹!

  此时正端坐在远处榻椅上的冯太后,她也是表情略显有了几许疑重!就连她颈后的那件油黑发亮的貂皮披风上面,居然也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她脸颊上的那片遮面纱巾,竟然也随着她的胸脯和呼吸忽平忽凹。

  此刻喀木额头上面的细汗已经微微渗出,神衣的内衬已经是湿透!情急之下,喀木急忙奔向了篝火,紧接着他就又跳又唱!喀木突然将手中的那块猪胛骨投向了篝火堆!然后口中大喊道:“吉兆,吉兆……”。

  华严塔五级油柳,两级樟木,油柳可千年不腐,樟木可护持经书。华严塔方圆百米是芳香扑鼻,异常庄严!此塔经得了道武帝、明元帝这二位先帝的营造方才得逞,故此就是后世之中的太武帝,于‘太平真君七年’亦不敢下诏毕毁!因而宝塔上面两级供奉着的华严经卷,方才得以保全。

  塔内三层,烛光摇弋,昼夜长明,小皇帝正在一本正经的抄写着《华严经》,他日日如此。继位三年来,他的‘纨劣’也是日渐成性!于是太后就锁他于华严塔内,迫他抄写经文,研修心性。塔内存放着的火油足够他日日夜夜燃用上三年之久。

  “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莲花出之于水却不着于水,日月行于空却不住于空!人心亦当如此,当如莲花高洁出尘,当如日月光明流转。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法!佛是过去人,人是未来佛。一切众生于相千差万别,窥其佛性却是无二无别,之所以是众生!皆是因妄想、执着遮盖了佛性!若能熄灭妄想和执着,佛性当是自然显现。小皇帝这是在自言自语,又或者是说与诸法空界。

  小皇帝又自忖道:华严经的弃权开实之法,当是称得经中之王!至顿极圆之法又皆都是直开之法,直开如来理,直开如来事,直开理事即是圆融。一切诸佛上成佛道,下化众生!始成终得无上甚深微妙之法:如莲、如法、如如……,若如法运行,如如不动!行者应当以清净、智慧、自在去面对诸界与自心,可达超越……。‘超越!’悟到此处,小皇帝突然就想起了风言:塔内地宫有秘道通向武周山,到了武周山就可以瞻仰到‘成帝’。

  丑时将末,一道小黑影捷步靠近了华严塔!须臾之间,塔内底部就有了烟火外延,也是在顷刻之间就是火光冲天!塔内传来伴驾宫人惊恐而愤怒的嚎骂声:“喀木!你连你爹都黑?”,紧接着就是几声惨叫,然后悄无了声息!只有那熊熊火光,和着异香扑鼻的浓密烟雾,在宫城的夜空中弥漫散开。

  太和殿内,冯太后的面巾如同她的心情一样,似风侵!又似气腾!久久不能平复。殿内的牛油红烛,则是忽明忽暗!娆是增添了几分诡谲。五步之外跪扒着一个瘦小的老头,他浑身上下都在不停的颤抖,状如筛糠,额头的汗滴早已经把地面的青砖给洇湿。

  冯太后先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问道:“大火三天死了两名宫人?”

  老头应了一声:‘是’。

  冯太后继续舒着气,待她脸面上的那片紫色面巾稍微平复了一些,随即便厉声的问道:“小皇帝怎么就安安稳稳的端站在了宫城门口?”

  只听老头先是‘咚、咚、咚’的磕了几个响头,然后才战战兢兢的应答道:‘老臣亦不知……’。

  冯太后呼出一口浊气,她看了看跪着的老头淡淡的吩咐道:“喀木,秘传汉医程罡进宫见驾!然后,然后你就去自行了决吧!”

  只见老头浑身一紧,抬起泪眼‘唔’了一声,方才颤颤巍巍的退出了殿外。

  紫檀榻上躺着的小皇帝,他两眼望着榻梁上的深红色默默发呆,他的呼吸时缓时迟,牙齿紧扣!汉医程罡包好脉枕,急步来到了太后身前三步之遥,轻声急道:“皇上是悲极心气绝、恐极肾气衰、怒极肺气降、三气犯胃锁脾,故而流食亦不能进食。”

  冯太后沉声询道:“可有开治之法?”

  程罡低首回道:“只有一味主药实难寻得!”

  “何药?”

  “龙山背阴十年黄芪!”

  闻听此处,冯太后疾呼:答应!

  侍从急急忙忙碎步跑来,口中诺道:“太后有何吩咐?”

  “昭令长司府,速寻龙山背阴十年生黄芪……”说道此处,冯太后望向了汉医程罡,只见程罡忙忙说道:需供一百六十两。

  冯太后继续吩咐答应道:“昭令长司府,速寻龙山背阴十年生黄芪二十斤。”

  答应退下之后,太后凝重的看了看汉医程罡,然后又严声的说道:“今许你双份黄芪,望你竭力救治,保得陛下周全。”

  长司府门前,两匹明驼踏尘而去,扬起的飞灰,被远远的甩落在了骆驼的身后。班路魁与班路丹胯骑在明驼的背上亦是心急如焚!此去龙山,需跨浑河,越恒山,皇命诰急,怎能不让人心焦。

  __________

  秦汉的长城早已经成了断壁残垣,唯有秦时明月汉时关的依稀唏嘘!还有那些存在着的影样和土基供后人观瞻。

  在湛蓝的天空之上,飘浮着雪白的云朵!看着它就感觉到自己在转动,看着天就会发现是云朵在奔腾。

  羊群在甸地里悠闲自在的吃草,此起彼伏的咩咩声,惊的那些草中莺虫远远的飞走。

  一匹平齿马绕着羊群来来回回的踱步,又或者是在奔跑。一女子此时正手拿牧羊鞕,在花草丛中望着这白云还有那蓝天,只见她长发及腰,额前的两道麻花小辫向后扎起,满头的乌发被束缚于脑后,豆青色的及臂襦裙随风飘逸!远远望去美不胜收,宛若仙子临凡。

  木兰突然“倌……”叫了一长声,随即又挥鞭“啪、啪、啪”地一阵空抽,羊群就从一道溪水旁慢慢的掉转回头,木兰望着羊群也望着远方,她露出那妩媚的一笑!能让人心悸动容。

  突然间,一道凄厉的呼救声划破了晴空,可怜这塞上如此美好的画面!硬是遮盖不了这个多事之秋的现实与狰狞。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啊……!”一道女声凄婉而悠长。

  木兰被这突如其来的呼救声惊的是怒目圆睁,她紧握牧羊鞭,脚底生风的跨上平齿马就匿声寻去……。

  一名绿衣女子跌跌撞撞的奔跑而来,在她身后,追来的男子则是一个飞扑,就将这名女子压倒在了自己的身下,只见这男子狞笑着说道:“看你板娃子往哪里跑……”,然后他就扭头对着后面的另一名男子灿笑说:“老大,这嫩板娃儿先给我做媳妇好不好?”

  此时的另一名男子则是早已经发现了拍马驰来的木兰,于是他便贱笑着回答道:“老二啊!这泼天的便宜你且先占着去,你的嫂嫂已经到了近前,哥哥我要亲自拿下……”。

  木兰瞭着这两个野蛮的男人倒也不惧,只看到这两名男子油腻腻的长发后披,麻布缚裤镶着几块狗皮,纶巾则是围在胸前,如此装扮着实不伦不类,更觉让人生厌。

  后面蹿过来的男子盯着木兰喝问道:“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如此发问,更让木兰生恼,只见木兰嘴角上扬,羊鞭举起,轻蔑的说:“问你爹去。”

  就在男子愣神的瞬间,他的脸上已经增添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木兰用沾着血的皮鞭指着另一名男子吼道:“放开那个女孩。”

  骑在女孩身上的男子看见哥哥被打,早已是气的七窍生烟,只见他飞扑过来伸手就拿木兰的太溪,木兰毫无惧色,她调转牧羊鞭反手前刺,口中吟道:“膻中”,男子就应声倒下。

  这时,另一男子已经把捂着脸的右手悄悄地探入了身后,谁知木兰早已经下马跨步到了他面前,鞭杆横扫,轻吟一声:“章门”,男子瞬时也卧地呻吟,一把牛耳刀掉落在了地上,男子也无暇顾及。

  木兰指着地上躺着的两名男子厉声说:“我大魏国政通人和、法纪严明,今朗朗乾坤你等怎敢强抢民女?”

  此时的两名男子只有出气的力,没有了说话的声,剩下的就是嗨呀!嗨呀的叫。

  此刻那名绿衣女子已经起身捡了那把牛耳刀攥在了手上……。

  木兰将两名男子用其腰带捆绑起来,回首向着绿衣女子吩咐道:“我去唤我爹来,你且先看着这俩歹人。”

  木兰说完,她立刻就返身单手掐鬃,飞身跨马,待得平齿马奔出五步,她又回头吩咐道:“你手上的尖刀可不敢刺入他们的心口窝,否则他们立刻就会毙命!你等着我,我去去就来……”。木兰话毕,她就拍马远去。

  绿衣女子望着远去的木兰,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牛耳尖刀!她的眼眸里凝聚了异色,她的嘴巴浮起了冷冷的笑意。

  木兰拍马奔向了屯子,在她的脑海中不经意间,就又浮现出了那个追风少年的身影!

  回忆总是美好的!那是在两年前的一个晌午,木兰在林间演习杀敌的功夫,突然就被一只恶狼给盯上了,奈何她产生了惧怕!于是她就想攀爬上树杆呼救,谁知那树枝又偏偏被她给别断,于是她就掉落了下来!当饿狼睁着猩红的眼扑过来时,一支厉箭就穿透了恶狼的脖颈,将那恶狼钉在了地上!木兰张眼望去,只见一名少年正骑在马背上将弓箭挎在了肩后,这时那少年也看向了木兰,他坏笑着说道:“你妈唤你回家吃饭……”。

  少年拍着马走了!他在马背上俯身抓起一把地上的沙土,扬着沙追风而去……。当木兰收起了自己的回忆!她也拍马奔回到了屯子。

  夕阳西下,北风的凛冽让一队人马感觉到了一阵子寒意,这队人马将绿衣女子接回了屯子,至于那两个歹人!不出所料已经被绿衣女子杀死,待得木兰一干人等来接绿衣女子之时!那两个歹人早已经凉透。

  三日后,去长司府报讯的屯民带回了一队府兵,和着一乘红顶马车浩浩驶来,此时的绿衣女子已经是洗梳的好生光鲜!娆是一个绝色的美人胚子。绿衣女子让报讯人带去的信物显然已经是惊动了宫里。

  这是一个夕阳西下的后晌,木兰望着那一队府兵远去的影迹,她暗暗忖道:“此女仅凭那张脸就可以祸国殃民,今日端的这般身份!着实不可小觑,又奈何她心智甚是超出了常人,此女子的富贵,它日不可估量!”

  木兰又远远的瞭去,不远处!一支魏军正延着夯土长城由远而近,然后他们就穿过那道长城的豁口,向着夯土长城外面的世界疾行而去!更远处则是传来了一阵阵长调歌,其曲调悠长,而且又隐蕴着几许凄凉!

  这道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木兰起身接连跑了几步,然后她就飞身跃上了一孔窑洞的脊顶,她向着那歌声的方向放眼寻去……,只是稍许时分,木兰就忖度道:“是他!是他!就是他,那个扬沙的少年。”

  而此时年轻帅气的鲜卑将领步六孤亮,正骑在马背上悠然自得的引吭高歌!他胯下的马儿走得不是很快,马上的步六孤亮唱得好不快哉!

  此时此刻的木兰,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热切和痴迷!步六孤亮也蓦然的回首,他的目光像那支利箭一样的射了过来!木兰也根本就无法躲藏她自己的热诚,她只有痴痴地!傻傻地!站在那里,她一语不发。然而此刻的步六孤亮却嘎然停止了歌唱!他远远的向着木兰挥动着自己手里的长枪,他又坏笑着吆喝说:“你妈唤你回家吃饭”。

  闻的步六孤亮如此和自己打招呼!木兰的眼神先是一愣,然后她就矫羞而若揉的撇过了脸去!木兰不由地轻声低语:“小子!你给我等着……。”

  木兰的嘴角上挂着微笑,她又撇回了脸望向步六孤亮远去的方向!那道夯土长城的豁口已经模糊,夕阳也远远的抛下一道余光,远去!那是一缕遥远的招唤。

  这时,木兰的父亲与几位同辈鲜卑族人走来。木兰父亲与同伴说:“到家了,我自己能走,几位兄台,辛苦了。”谈笑中,一位兄台说道:“据说柔然小人,又犯我大魏疆土,前方打得正猛呢。”另一位应道:“柔然呀!柔然,实在是惹人烦。许多次作乱,许多次被歼,他们跑得比狼都快,一溜烟就找不见了。我们刚刚安生下来,他们却缓过神来,再次过来寻死。”另一位则是说道:“一听说柔然,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没说的,谁让咱是军户,披挂上阵,打他狗娘养的呗。”木兰父亲看着几十米外的木兰,他长长一声叹息。一族人见此情景,他便对着木兰父亲咐道:“你腰腿不行,自然应当在家歇着,看我们的。”木兰父亲无语,他只是拍了拍那位兄台的肩膀。

  木兰父亲与他们酒友之间的这番谈话,被杵立在窑洞上面的木兰顺着风,听了个一清二楚。

  

书友还看过

历史传记小说推荐

桃花浅浅红在线阅读
问我作何选择? 有你的地方, 哪还需要选择。
刺啦大雪崩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岭南九状元传奇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烈火祖师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胡扯五千年在线阅读
史书太薄,装不下五千年风流潇洒
双眼探花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统万城在线阅读
这是一部匈奴人的最后绝唱。匈奴这个民族,在中国的北方称雄了两千多年,但始终没有固定的地盘,直到东晋未年,南匈奴的铁弗部赫连勃勃在朔方,即今天的鄂尔多斯和周边地区建立了大夏国,将其都城选在无定河畔,起名叫"统万城",意为统御万代、万方之城。现已被滚滚黄沙掩埋。小说《统万城》以赫赫勃勃波澜壮阔的一生为主线,写了大夏国从建立到灭亡的全过程,并用简洁的语言叙述了当时社会的动荡和人性之险恶。
集米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闲谈谈在线阅读
作品主要讲述历史上的一些人中龙凤,以他们的行为为依据,去考虑他们到底是设么样的人,能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启发。
作家tujQAl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狂想远古在线阅读
我是一个咸鱼,也只想当一个咸鱼……这本书就是我的脑洞加幻想,不要指望我,毕竟我只是个咸鱼
醉卧烂塌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海上传奇之归陆在线阅读
林秀出身低贱,为疍家船妓,在性格与命运推动下,成长为海盗世界万人敬仰的龙嫂,带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海盗集团纵横洋面,各国海军闻之色变,而后却在巅峰时期激流勇退,谋得朝廷诰封,带领不容于世的疍家人,在陆地上站稳脚跟。这是一场跨越阶层的逆袭,也是一个女子纵横四海的传奇。
瑞特船长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凉州马超在线阅读
推荐
凉州好大雪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我重生成了唐三藏在线阅读
“嘿嘿,听说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 “呆子,快带师傅走,让俺老孙来对付这妖精!” “哎,猴头你且退下,看贫僧如何对付这妖精!”
良言君
日更千字
历史传记
当前位置: 历史 历史传记 木兰上马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