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何面对一个恋爱脑霸总

如何面对一个恋爱脑霸总在线阅读

如何面对一个恋爱脑霸总

凤静夜

现代言情·商战职场·64.49万字

连载 | 更新时间 2024-03-01 10:40

一句话看懂:理智脑年上怂包姐姐VS恋爱脑年下爹系霸总。反向养成一对奇迹CP”,是如何在“你逃我追,你插翅难飞”的霸总文式爱情中,边联手花式坑死各种职场奇葩,边默契搞垮各家商界毒瘤,保护中华传统文化遗产的。女主简介:体重157,身高161,脑子灵,想法多,活得怂,爱帅哥。永远在人性中屎里找糖,马上40还顽强保留初恋权的顾华月,在38岁时遇到了此生最离谱的人生命题——如何面对一个小自己6岁,对自己一见钟情,想成为她初恋加老公的恋爱脑霸总?!赵月华表示他的世界与我无关,我得回去我的世界继续执行谋杀傻批上司的大计……男主版——Bking五官,蛊王肉体,男女通杀的行走荷尔蒙。超高双商,超贵气质,行事冷血,商战大神,人送外号“蓝蛇”,人生履历完美到电脑判断他是“霸总纸片人”的杜斐活到32岁,最想完成的人生任务居然是——如何让只比他大4岁9个月22天,就要他尊老爱幼,正气凛然的皮相下天生媚骨撩人不自知,还见他就跑的那个事业脑怂包相信,他是真的只想娶她回家好好爱她?!杜斐表示这太有挑战性,一辈子不尽兴预支个十辈子夫妻还有可能…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看到“谋杀计划”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给她修改建议?这个霸总有大病!

  赵月华是真的没想到,这世上,第一个看到她“谋杀傻批组长董若媚计划”的人……

  居然是她金主爸爸的金主爸爸,蓝柏集团的高级总裁,杜斐。

  杜斐啊!!!

  那是风翔传媒CEO程羽每年要提交年报时,才有资格慎而又慎地写封申请文件,发给对方约时间面谈一小时的杜斐啊!

  是她看错了吗?

  是她看错了吧!

  不然怎么可能呢?

  她不过是因为上周休个5天年假却连续5天被微信夺命连环call高铁上还花式加班还通宵两晚赶临时加进来的稿件外加周一销假来周会又例行被傻批上司董若媚针对化训斥了3个小时后又单独留下来加班2小时继续针对化训斥导致积累了过量怒气害怕不发泄会憋出病而趁着全公司没人试图用网上学来的心理小技巧写个谋杀上司计划用企业邮箱发给自己个人邮箱左手倒右手去YY发泄一下……

  怎么就会发到了她公司的上上级蓝柏集团第二把手,集团高级总裁杜斐的企业邮箱?

  她一颗底层小杂苗,是怎么会跟杜斐邮箱产生联系的!

  而且就算她真的有那个运气能连跳整个集团18级近千位大小领导和两级分公司30多位老总,直接把信投到了这位集团总的邮箱里……

  那这封名署名杜斐,主题栏写着“TO赵月华:《谋杀傻批组长董若媚计划》修改建议”的回信……

  又是什么情况?!

  杜斐怎么会给一封明显就是恶作剧的邮件写回信?!还用这么正儿八经的主题?!

  她是不是又发噩梦了?!

  面前电脑屏幕上,发信人一栏里的“蓝柏集团高级总裁杜斐”,赵月华下意识地伸手去揉自己的眼睛。

  手还没碰到眼皮,另外一只冰冷而修长的手突然出现,轻而稳地握住了她的肉手。

  “戴着隐形呢,别揉。”

  温柔,轻而低,一把无比适合唱慢情歌的声音,含着三分宠溺的微暖,三分情欲的沙哑,三分无奈的磁性,还有一分不容拒绝的霸道……

  就这么撞进了赵月华尚未老化的耳膜里。

  赵月华缓缓抬头,一张搁在偶像剧里,绝对是爱而不得后期黑化的斯文败类深情反派男二脸;一双满是邪恶心机与腹黑算计的狭长吊梢凤眼,眉目含情地对着她笑。

  笑得让她全身发冷,忘了问他怎么知道自己戴着隐形眼镜。也笑得让她想起杜斐那个人尽皆知的外号——蓝蛇。

  高贵,冷血,美丽,强大的肌肉群,轻轻挪个尾巴,就能把十倍大于自己的对手绞碎。只能自然变异而生,无法人工筛选基因的生而不凡,也给这种生物赋予了无予伦比的珍异性和神秘色彩。

  但再怎么高贵,再怎么美丽,再怎么神秘……

  那也是条蛇啊啊啊啊啊!那是皮肤黏呼呼,有双可怕的眼睛,嘴巴张开的角度能吓死人做噩梦的大蟒蛇啊啊啊啊啊啊!!!

  吓到快飙出眼泪的赵月华,一边强忍着尖叫,和跳起来搬电脑砸死这男蛇……呃不,这男人的冲动,一边努力抛开脑中那副画面——

  就她的面前,就在她的办公桌上,就盘着一条巨大的蓝色大蛇,正盯着自己,慢慢地吐着信子。

  她飞快把手放在办公桌下,在杜斐和她都看不到的地方,努力地,拼命地,彻底放弃了手皮地擦擦擦擦擦,试图用物理方法,来去掉杜斐手上那种冰冷如大理石的触感。

  抬头,看到姿态优雅地坐在办公桌一角的杜斐,赵月华又本能反应地摆出职场老油条应有的受宠若惊:“啊,您是杜……杜……”

  意态闲适的杜斐,轻轻扶了下金丝半框眼镜,对着她微微地笑:“杜斐,不过,我希望你能直接叫我的字,子诚,杜子诚。”

  ……还NM有字!你当自己是千年蛇仙,中了个穿越副本,来现代当霸总玩?

  赵月华一边努力输出内心OS,一边继续保持住得宜的职场笑容:“杜总您客气。杜总您这是……那什么……来找程总的嘛?程总他今天好像不在呀……哎奇怪了,平常这个时候他都还在加班……”

  他来干啥的?这封email真的是他发的吗?还是其他人顶着他的名头,或者借用他的邮箱搞的恶作剧?

  赵月华其实想问的是这些。

  但12年的职场经验告诉她,这个时候最好的应对方案是装傻。

  如果再有余力,那就像她现在这样,用七分真三分假的“不经意式泄密”话术,来替自己顶上的大BOSS程羽,在这位顶顶顶层大BOSS面前,暗戳戳地邀个功。

  ——职场上,背后说人的好话,虽然没有背后说人的坏话传播得快,但其对人际关系带来的惊人好处,是赵月华绝对不会错过的。

  当然,说好话的前提是要符合对方的真实情况。否则硬编出来的好话,只会损人更害己。

  赵月华想到这里,抿了下嘴,突然有些犹豫:那……董若媚呢?她也确实经常加班啊,可她的加班,是因为公司9点半上班,她却总是12点半才到公司打卡的原因吧……

  要说吗?

  平时吵归吵,可面前站着集团最大的BOSS之一呢,她……她总归是自家领导。而且她也只是……跟自己价值观不和,外加有点情绪吸血鬼的毛病而已……

  再说,这事儿也确实是她赵月华先做错了。这种恶作剧的email,本来就不该写,既不能改变她被董若媚压榨PUA打击抢功劳的现状,也不能让她的情绪更好一点。

  偏她写就写吧,还寄错了人,还寄给了这么一位绝对不应该寄的人物,还收了他的回信。

  无论杜斐是出于什么心态回的信,也不管他此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真的因为对这封信感兴趣,但回复她的邮箱确实是杜斐的。

  所以他早晚都会知情的,就算今天他杜斐不知道,明天也是一样会知道的。

  赵月华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这件事如果真的闹起来,固然恶贯满盈的董若媚留不下来,但做为当事人的赵月华,她也绝对不会再讨得了好——

  虽然是恶作剧,但她赵月华的确是出于个人对直属上司的不满,才写出了这种荒唐的东西,还用办公邮箱,给投到了母集团最顶层管理者的邮箱里。

  这样的行为,已经不能算是鲁莽或者失误了——这是职场灾难。

  一旦杜斐想追究——以他的名声来看他肯定会追究的——那,整个风翔都会跟着她倒霉。

  她唯一的机会,就是看能不能用自己主动离职的条件,来打动这个以冷血和高智商,称霸商界的男人——

  她得用最小代价,保下其他无辜的人。

  是的。

  惊吓过后,赵月华很快就理清了自己的处境——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再留在这里了。

  或者说,她主观意愿上也确实不想再留下来了。

  进入风翔三年,除了无休止的加班,就是无休止的PUA,无休止的质疑,无休止的打击式激励……

  她累了,真的累了。

  所以借机离开,不仅是对其他能因为这件事无辜受牵连的同事小伙伴们,最负责的做法,也是自己的一种解脱。

  这段心理活动形成文字篇幅长长,但在现实世界里,从赵月华甩开杜斐的手到现在,不过才过去了短短三分钟的时间——

  虽然在她看来却像已经过了三年。

  深呼吸一下,赵月华抬头,思考着如何组织语言,但杜斐的下一个动作,却把她给逼得不得不缩进自己的办公椅里——

  杜斐双手看似无意地支撑在赵月华的座椅扶手上,将她困在他的胸膛和椅背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双眼紧盯着她,缓缓地探过了上半身,慢慢地将自己的鼻尖,无限地靠近她的鼻尖。

  “想跑啊?”

  他微笑,偏头,让双唇更靠近她的,轻声发问的同时,身上清冷的、纯净又魅惑的沉水木香调,跟温热的吐息纠缠在一起,徐徐地,暖暖地,在她的唇上铺开。

  赵月华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努力向后靠,把头仰出一个近乎折断的角度来,拉开两人的唇间空间。

  同时,她也不断抽动着嘴角,试图挤出一个笑容:“杜,杜总……您……您要是对我有啥不满意您直接教训哒哈哈……那什么……您这样靠着我……这时候……那什么别人误会您……那什么您训我都好好听,那什么……这让您的名声受损可就不值当了……”

  杜斐却似未所觉,只是手上微使把劲,把她往面前连椅带人一拉,笑着把丰满的唇珠再往前一送,将两人双唇间的空间,挤压到只剩几毫米,停住,用唇齿间那点带着微微红酒香气的吐息,继续纠缠她。

  该死的!这男蛇……啊不!这男的喝酒了!

  难怪他能对着她这么一个异性吸引力负数的女人,都能露出这一脸起码憋了30年的欲相来!

  他不会……不会已经醉到看不清人了吧?不会吧?这酒味儿,这酒味儿也不冲呀!但万一他是个一杯倒哪?

  她怎么办?

  那她怎么办?

  救命!

  谁来给他一头冷水让他醒醒酒啊!为什么偏偏是她这么倒霉啊!

  看着越逼越近的杜斐,赵月华的恐惧感越来越深,甚至化成了寒意。

  但很快,一股无名怒火,突然冲上大脑,冲断了她大脑中最后一根紧绷着的神经线。

  凭什么啊!

  她突然心酸,鼻酸。

  凭什么是她啊?

  接着,她眼眶一酸,有泪涌了出来,滑落脸上。

  杜斐愣住了,笑容停在了眼角。

  她不过就是怂了点嘛,不过就是害怕丢工作嘛,不过就是……就是想赚点钱的同时,对职场的期待、对工作和感情有点理想主义,所以一直没稳定下一个工作,发展一段感情关系了嘛……

  凭什么?

  凭什么就她被各种加班各种PUA,各种干活没成绩还背锅?

  现在甚至还要落得一个明明真的正被X骚扰,但因为说出去很可能也没人会信,所以连自己都不敢出声的地步?

  赵月华没哭过,至少近两年,她一滴眼泪也没再掉落了。

  可此时此刻,积累了几年的委屈和愤懑,突然爆发了。

  去他的主动离职!

  她想。

  去他的HR联盟警告!

  她想。

  去他的下一家公司背景调查风险!

  她想。

  咬咬牙,手指颤抖着一划一点,赵月华悄悄打开了自己手机上的某个功能。几乎是同时,她喷涌而出的怒气也化做了手劲,“啪”地全甩在杜斐的脸上:“滚开!你个蛇胚!”

  猝不及防被打偏了脸的杜斐,停滞不动了。

  赵月华趁机脚下一蹬,向后发力想逃跑。

  但杜斐突然伸出的双手,却像铁钳一样再度紧紧地扣住了她的座椅,将她重新拉回了他怀里。

  “你……我告诉你……”

  空气静默片刻,赵月华突然颤抖着手,亮出手机相册里刚录的视频。但还没来得及说完,杜斐就伸手把她的手,和手机一起包裹在手里。并再一次逼近赵月华,把她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

  赵月华绝望挣扎,高声叫道:“你个王八蛋放开我!我已经把视频发给我朋……”

  她的话没说完,或者说,她没机会说完。

  因为杜斐捂住了她的嘴,紧紧地,但并不用力地捂住了她的嘴。

  接着,他闭起双眼,双唇靠在手背上,隔着手背,轻轻地对着赵月华的唇吻在了他的手背上,口中慢慢地呢喃:“我知道,我明白,你很懂自保,我很开心。不过……”

  赵月华错愕地看着他慢慢睁眼,狭长到邪气的凤眼里,此刻满是清澈得近乎刺眼的光芒:“我的姑娘,要对付真正的坏人,你的方法可不够。”

  说完,杜斐淡淡一笑,放开捂着赵月华嘴巴的手,替她擦掉眼泪的同时,金丝半框眼镜后的凤眼顺势向后抛出一瞥。

  真正的……坏人?

  赵月华一怔,目光也跟着他想往后扫,但还没定住,就被及时发现的杜斐闪电般捂了眼:“一坨垃圾,你不要看。”

  但是,赵月华的全身已经无法自制地再次颤抖起来——更深的恐惧,紧紧地缠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出声。

  虽然只是一瞬,但她还是看到了——

  面前这片黑暗的办公区深处,那间玻璃和百叶窗隔开的总经理办公室里,一片黑暗中,一张人脸浮在半空中,透过百叶窗,正阴沉地盯着他们。

  像一抹鬼魂。

  赵月华发现自己想尖叫,但叫不出声来。

  那是……什么?

  杜斐感觉到了怀里柔软身体的颤抖。这让从他刚刚第一眼看到赵月华时起,就难以中止的悸动,疯狂漫延到了全身每一根神经末梢。

  柔软而酸麻,细如丝又密密织织的痛楚,裹住了他整个心脏,甚至是整个肉体。

  他紧紧地抱住她,轻声地在她头顶低喃:“不怕,我在呢。”

  赵月华无法克制颤抖,只能轻轻地问:“谁……他……你……”

  杜斐微顿了下,皱眉低头看着她头顶的发旋,最终还是轻叹口气:“媒介副组长贾伟,也是那个刚才趁你不在,把你的恶作剧发进我邮箱里的人。”

  媒介副组长?

  贾伟?

  那个上季度最后一月,顶薪入职,轰动全司的内容事业部小BOSS预备役?

  ……为什么?

  赵月华有太多的话想问。可她发现无法摆脱那种止不住的恐惧颤抖,还有种完全跟不上情况的茫然。

  好在,杜斐很明白她的状态,轻轻拍了她的后背,微微放开了点力度,一边用一种虚虚的,外人看起来,异常亲昵的姿势环着她,一边继续低声解释:

  “目前情况有点复杂,先配合我演场戏。等他走了,你要怎么样,我随你。”

  目前的……情况?

  赵月华突然冷静下来,从杜斐怀里抬起头,同样用一种外人看来很亲密的姿势,仰头看向杜斐,小声捋顺事情的真相:

  “杜……杜总,我是有听说咱们公……风翔,今年拿到了总集团的半个亿资金,任务是扩大线下实体业务占比。所以最近公司开了很多新的HC,来了很多新人。甚至有几个还是HRBP使了点手段,从竞对公司里挖来的多年精英……所以……

  他是商业……间谍?”

  杜斐意外地看着她,目光越来越灼人:“嗯。”

  他不动声色,再次往后瞥了一眼,确认办公室里那张脸基本已经消失在黑暗中,只剩下一点被手机屏幕映亮的余光。这才回过眼神,继续对她低声:“等结束了之后,你要怎么样,我都随你。”

  赵月华尴尬一笑,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句话。

  她不知道该怎么接,杜斐却知道她想怎么接。笑着再往下低一低头,营造出更暧昧的气氛,这才低声道:

  “今晚我的任务,是听从你们程总的调度,当只毒饵。你是他安排的临演,陪我一起钓鱼?”

  赵月华更尴尬了,想笑,但又笑不出来。

  想哭,但也哭不出来。——天杀的,事情居然回到了原点!

  不但理亏的还是她,更惨的是,虽然他也不占理吧……但她不分三七二十一就那么使劲儿地打了他……他脸上那五道红印子眼瞅着都肿起来了……

  神啊,她如果现在好好配合,等下提离职,能不能得个痛快解脱啊?

  还是说她待会儿要坏人当到底,索性用视频假戏真做,直接威胁他放过自己得了?本来他就是不对嘛……

  “看来,你是个意外……怎么,又想跑啊?”杜斐低笑打断了赵月华的个人头脑风暴:“我建议,你最好放弃。”

  看着赵月华气到吃憋,又委屈到不行的小表情,杜斐笑开,眼底染上了丝邪气:“怎么,你真的不想留下来,亲眼看看这个真正的王八蛋,最后会是什么结局?”

  赵月华猛地抬起头,看进了杜斐的眼中。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商战职场小说

如何面对一个恋爱脑霸总